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冰裂[中篇故事]

冰裂[中篇故事]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6-05-07 阅读:
  篝火渐弱,东方翻起鱼肚白。蓝飞收好行装,朝地上还在发愣的潘文廷示意:“走吧?”
  
  “走?往哪儿走?”潘文廷目光中尽是疲惫。常年在大学教书,接连十天行走在昆仑山腹地深处,他的体力早已到了极限。
  
  “穿过那片雪岭云杉林,海拔就超过四千米,岩薇最后发给你的照片中罕见的高寒棘豆,应该就在那一带。”蓝飞话音刚落,耳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石头滚动的声响。蓝飞拔出靴中的藏刀,压低声说:“小心,可能有狼!”
  
  果不其然,循着黎明渐强的光线看去,两边水汽弥漫的山石间,一双双绿色的眼睛隐约闪烁。蓝飞举着枪,让潘文廷走在前面。
  
  “当初叫你在家候着等信儿,你偏不听,非要跟来……”蓝飞有点埋怨地说。
  
  “岩薇是我的未婚妻,她生死未卜,我当然要参与救援……”潘文廷的声音却越来越没有信心。
  
  蓝飞没有说话,在他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岩薇是个动植物摄影师,她在拍摄任务中失联后,潘文廷找到自己,但却只给出了岩薇失联前发过来的一些照片,还有她事先做好的行程路线图,然而究竟跟什么人同行,潘文廷却一直含糊作答,一时说岩薇是跟一帮摄影师组团,岩薇和众人失散;一时又说团队中有调研考古的人同行,说有人在山谷腹地中发现一些壁画和建筑遗迹,岩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亲自前往一探究竟……
  
  “蓝飞,按你在新藏一带做特种兵的经验,一个人独自走失在这样的地区,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句话,潘文廷几乎每天都要问蓝飞一遍。
  
  蓝飞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说:“如果真有这样的地方,也不会是你我发现的,当地人以及部队、科考队,早就在这之前率先留下记号了。高原缺氧,少说几句吧。”
  
  所幸,进入林区以后,狼群没有继续跟来。蓝飞观察林间的踩压痕迹,最近这一带确实有人来过,方向也是河谷上游。
  
  两人到达河谷上游的一小片盆地时,已是中午时分。原本是牧民扎营的地方,眼下寂静得毫无人烟。蓝飞指着一处篝火烬堆说:“看来牧人已经离开这儿很久了,这些篝火搭砌简单,可能是岩薇他们留下的。”潘文廷瘫坐在地上,鼻尖挂着一段清涕。“蓝飞,你真的是为找回岩薇才到这里来的?”潘文廷突然抬头望向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蓝飞立住脚步。
  
  “岩薇说,你跟她是发小,但自从特种兵退伍以后,你就做了高价私人雇佣兵,做打手甚至护送走私的文物、军火……这一趟原以为你的开价会让我倾家荡产,但你却一分钱不要就答应来了,你是不是……”潘文廷目光中闪烁着戒备。蓝飞看在眼里,反问道:“为了遗迹中的文物?”
  
  潘文廷沉下脸来,却不作声。
  
  就在这时,两人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阵轰响。潘文廷顿时起身惊呼:“雪崩?”蓝飞回头望去,果然沿着河谷以上的高处雪峰中段,有一处白花云团纷飞。
  
  “昆仑山一带积雪都在山峰深隙,极少有冰川作用的……”蓝飞脑中一转,难道山上有人用炸药?就在这时,天空中扬扬飘下一些细小粉末,是雪花。蓝飞隐隐感觉脚下不对,急忙俯身把耳贴在地面岩石上倾听。潘文廷抱着旅行包站起来:“怎、怎么了?”
  
  蓝飞凝神听了一会儿,突然惊得起了身:“快!山体有地震,冰川和松动的雪容易循着这条山道下来!”蓝飞连拽带拖地将潘文廷带到数十米外的岩体下方,从背包中拿出绳索捆缚在一方岩石尖端,然后绕到自己腰间,还在观望的潘文廷发出惊叫:“来、来了……”
  
  “还看什么!”蓝飞干脆将绳索环个圈,抛到潘文廷身上,绳索一收紧,把他拖到岩下。说时迟那时快,脚下持续增强的震感以及“轰隆”翻滚的声响顷刻扑来,眼前顿时被煞白的颜色充满……
  
  震响中蓝飞的背部紧紧贴着岩壁,突然,手中绳索一紧,潘文廷似乎被雪流带着走了。蓝飞的脸皮有点擦伤,身上厚实的冲锋衣也被撕裂出一条巨大的口子,幸运的是手脚没因雪流冲击受到损伤,他从雪中奋力挣脱出来,再去刨出潘文廷。还好他只是掩埋在一米左右的雪下,失去意识但还有呼吸。
  
  “蓝、蓝飞……”潘文廷醒过来了。
  
  “你还能走吗?”蓝飞用力把他拽出来。
  
  “一条腿……没知觉了……”潘文廷咬牙将双脚分别从雪里拔出来,在拔右脚时疼得龇牙咧嘴,只见那脚踝与脚掌已完全掉了个儿。
  
  “拿你的卫星电话,给救援站发救援信号吧。”蓝飞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儿?”潘文廷急了。
  
  “你要保持神秘不说,我也懒得问,其实来之前,我已经查过这一带考古科考队入山的内部记录。虽然没有明确的指向,我也多少能猜到几分。”蓝飞索性将损坏的冲锋衣脱去,露出里面轻便的一身靴裤和特殊质地的防水外衣,他最后丢给潘文廷的话是,“如果岩薇就在上面,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
  《山海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在来昆仑山之前,蓝飞确实查过相关资料。只是他从不相信这类上古神话,按照科学考据,这些记载的内容,描述的是上古一些原始部落,所以山中留有许多废弃遗址和古老文明痕迹,也再正常不过。
  
  凭经验目测,下到那雪峰中段,至少还有二百多米的距离,蓝飞将笨重的行装安放到隐蔽的石头下,然后用带钩的绳索甩上高处石块,借着绳索弹性在几块石间一路跳跃攀上石崖。
  
  这一段冻岩上,冰流渐厚,冷风挟着雪片“呼呼”地拍脸。接着,坡度猛地又平缓起来,上面竟又有一小片山地,山地一侧有大小几个岩洞。他一眼扫过,其中一个洞口也有跟下面相似的篝火余烬,而且袅袅似有残烟,蓝飞赶紧过去查看,然而一到洞前,就听迎面“咻”的一声——
  
  “弩箭?”蓝飞不及多想,低身就地一滚,从靴间拔出短刀,藏身在一侧较浅的洞口内侧,数秒后屏息慢慢探出头去,那洞里也有个人影晃动了一下,但并没现身。
  
  蓝飞正想进一步试探,头顶高空中却传来一声拖长惨烈的兽吼。蓝飞举目望去,只见一个巨大黑色的物体正从上方山崖随着雪粉冰碴一路翻滚下坠,并且不断撞断压平上方陡坡的荆棘灌木,“呼啦啦”朝这方落下。
  
  为躲避飞石,蓝飞想尽量贴到山洞里去,不承想后退几步,脚下就碰到一个异样的物体,低头看去,不由得心里“咯噔”一惊——竟是一具面目插满弩箭、鲜血淋漓的尸体!
  
  蓝飞定睛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厚实的冲锋衣和登山靴,身边没有行李,从倒下姿势推测,应是被追赶然后躲藏此处再被人发现,并以器械发射正面数支弩箭致死的。从伤口以及血渍冻凝发黑的程度,以及皮肤上的尸斑可以判断,此人死去至少四到五天时间。
  
  洞外的动静这时已停。
  
  蓝飞将护身短刀攥在手里,往外挪出几步。空气中逐渐弥漫起刺激的浓骚臭味,确实是一头黑熊,半边脑袋已磕得稀烂,肚皮也因下坠时被嶙峋石头的胡乱切割而破开了……突然,蓝飞发现黑熊的腿也失掉了一截,但不像是摔断的,因为创口还冒着微微乌烟,还有骨头爆裂以及烧灼后的焦煳皮肉颜色,十有八九是炸药造成的!
  
  起初的推测没错,的确有人在冰川上点燃了炸药。
  
  蓝飞从藏身处往隔壁山洞看去,恰好那边山洞也伸出了半个头,两只惶恐的大眼正朝这边窥探。蓝飞立即将刀藏回靴间,朝那人抬起双手:“我是山下护林救援队的,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
  
  那边是一张憔悴得几乎失去人样的年轻女性的脸,但不是岩薇。她颤抖着将弓弩朝向蓝飞所在的位置,说:“你、你别过来……”
  
  蓝飞连忙再将双手举高:“我真的是来救援你们的!”
  
  “骗人!”女子咬牙切齿地发出一声低吼,“你们这些强盗!”
  
  “强盗?你先冷静……”蓝飞想了想,“你认不认识岩薇?我是岩薇的朋友,叫蓝飞,她要在,你叫她跟我说话?”
  
  “岩薇……”对方话到一半,突然没了声响,蓝飞再望去,却见那人已脱力般萎顿在洞口。
  
  蓝飞走近俯身查看,这女子穿着防水登山服,面如金纸,且呼吸短促,性命堪忧,蓝飞赶紧拿出两颗随身携带的红景天浓缩丸,塞入女子口中:“哎,你醒醒!你知道岩薇去哪儿了?”
  
  好半晌,女子才微微睁眼,嘴唇颤抖,声音却细如蚊呐,蓝飞将耳贴近:“薇……被他们带、带走……是去找仙、仙宫……”说罢又一连串咳喘,再接不上气。
  
  “你在这儿等着,很快会有救援,我去找岩薇!”蓝飞将女子拖入洞内避风处,把身上剩下的红景天丸连一把雪噙在口中,慢慢吞下,思路逐渐清晰,应该不止岩薇,这一行科考调研人员幸存的,估计都被另外来到的人劫持上了山。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对面楼里的秘密
  • 下一篇: 鹦鹉怎么说[新传说]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