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月光的谎言

月光的谎言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5-11-01 阅读:

老灶台火锅店里热闹非常,本就不大的店面里,几张桌子旁都围坐着不停吃喝的顾客。初秋的夜里,乍暖还寒,几口滚开的铜锅里冒出浓烈的热气,在木框玻璃窗上凝结成一层水雾。街上的路灯正向地面洒下昏暗的黄色光芒,透过玻璃窗上的水雾,向四周辐射开来。

老板站在柜台后,看着拥挤的店堂,表情并不喜悦。

食客们清一色的男性,都是平头,体型粗壮。

5号桌旁,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男子擦擦额头的汗水,起身把一整盘牛肉片倒进锅里,用筷子搅和了几下,又敲敲锅边。他身旁的几个平头男 子纷纷伸出筷子夹肉到各自的盘子里,埋头大吃。其中一个穿套头运动衫的男子吃得心急,刚把滚烫的肉片塞进嘴里就哇哇叫着吐了出来。一桌人都大笑。套头运动 衫也尴尬地笑笑,端起啤酒就喝。刚一抬手,从他的怀里就掉出一样东西。

老板循声望去,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尽管那东西外面包着报纸,但仍能看出是一把砍刀。

套头运动衫弯腰捡起砍刀,又塞进怀里,面不改色地继续吃喝。

老板摇摇头,面色更加难看,心想妈的今天晚上的生意又白做了。

此时,火锅店的门被推开,坐在门口的女服务员本能地起身迎客,刚挪了一下屁股,又坐下了。

一个略秃顶的中年男子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平头年轻男子。年轻男子一进门,立刻在就近的桌子旁坐下,操起筷子在锅里夹起肉片吃起来,边吃边往5号桌这边看着。

秃顶站在原地,头上是细密的汗珠,他有些紧张地环视着拥挤的店内,似乎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没有人看他,也没有人和他说话,似乎秃顶的出现,远没有面前的鱼丸更让人关注。

黑色夹克衫懒洋洋地挥起手里的筷子,喊了一声:“老顾,过来坐。”

秃顶急忙堆起笑容,一边点头, 一边猫着腰向5号桌走过去。走到桌旁,老顾才发现已经没有空闲的凳子,闷头吃喝的平头男子们也丝毫没有让出座位的意思,只好原地站着。

“浩青哥,你找我?”

赵浩青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顾,转头拍拍身边的套头运动衫。后者把嘴里的菠菜咽进去,放下筷子起身离开。

老顾勉强笑了一下,挨着赵浩青坐了下来。

赵浩青又吸了一口烟,转头向柜台处喊了一句:“再来一箱啤酒。”说罢,他伸出筷子在火锅里挑拣着,嘴里说着话,眼睛却不看老顾。

“你那家货运站,我们要了。”

老顾的脸刷地一下白了,似乎担心已久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合作还是收购?”老顾擦擦汗,结结巴巴地说道:“浩青哥,这个……有点太突然了。”

“随便,你怎么理解都行。”赵浩青的注意力一直在火锅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牛皮纸袋,“明天我们去接收,货车都留下。”

老顾小心翼翼地打开纸袋,里面是成捆的百元钞票。他拿出一捆,数了数,脸色突然一变,立刻又查了查捆数。

清点之后,老顾的脸色已经变得灰白,他看看赵浩青,舔了舔嘴唇,仿佛还心存一丝侥幸。

“这是……定金?”

“就这么多。”赵浩青终于面向老顾,“连房带车。”

“你开玩笑吧!”老顾一下子控制不住了,“二十万?我一个月的营业额都不止这个数!”

赵浩青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仿佛根本没听到老顾的话。

“你把要带走的东西收拾一下,明天上午十点我们来收店。”

“浩青哥,买卖不是这么做的!”老顾紧张地看着店外,“这不是小事,我们得坐下来好好谈谈……”

“谁说要跟你做买卖了?”赵浩青打断他,似乎老顾说了一句非常可笑的话。

“我一家老小都靠这个货运站养活呢!”老顾不停地向店外张望,语气软了许多,“二十万……浩青哥,我真的不行……”

“明天上午十点,别忘了。”赵浩青垂下眼皮,“我们准时到。”

这时,火锅店外传来汽车急刹的声音,闪耀的车灯让玻璃窗明亮起来,随即,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

老顾似乎一下子精神起来,语气变得强硬。

“欺负人是吧?”老顾把牛皮纸袋扔在赵浩青面前,“你以为我好欺负?”

店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

为首的年轻人拎着铁管,表情凶狠,看到满满一屋子人后,脸色迅速变得尴尬,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转身退了出去。

老顾急得离座而起,连连叫道:“哎……哎,梁子……”

赵浩青眼皮也不抬,说道:“肖望,去看看。”

陪老顾进来的高大平头男子应了一声,起身走出店外,另外两张桌子旁的人也纷纷起身,转眼间,店内空了一半。

被水汽覆盖的玻璃窗上还贴着“开业大吉”四个红字,在路灯的映衬下,街面上的人在窗户上影影绰绰。很快,这些人影相互纠缠起来,厮打声、喝骂声和惨叫声接连传来。

混乱只持续了几分钟,店外的街面上再次恢复平静。赵浩青一口喝干杯子里的啤酒,拿起牛皮纸袋,拍拍一直在筛糠的老顾。

“走吧,出去看看。”

本就不宽的街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有的还在翻滚呻吟,有的已经毫无声息。肖望站在路边,一只脚踏在那个叫梁子的年轻人脸上,另一只手拎着砍刀,刀尖戳在对方的脖子上。

赵浩青走过去,拍拍肖望的肩膀。肖望把脚从年轻人的脸上撤下,一边摸摸脸上的淤青,一边退到一旁。

“你叫梁子?”赵浩青面无表情地看着不停地喘粗气的年轻人,“梁四海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爸!”年轻人吐出一口血沫,“你们等着吧……”

正在此时,两辆出租车急停在路边,六七个人鱼贯而出,看到眼前的阵势,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选择站在路边观望,只有一个中年人疾冲过来。

老顾看到他,像看到救星一样扑上去。

“四海哥,你快帮我说说。他们……”

梁四海没理会他,径直走到赵浩青面前,低声问道:“浩青,这是干吗?”

“原来老顾的靠山是你。”赵浩青笑笑,“没什么,谢闯想要老顾的货运站,让我找老顾谈谈——不知道那是你儿子,手重了些。”赵浩青向一直坐在地上的年轻人努努嘴,“抱歉了。”

梁四海看看梁子,低声喝道:“泽昊,站起来!”

梁泽昊爬起来,站到父亲身边,一脸的不服气。

梁四海重新面对赵浩青,表情凝重,“浩青,谢哥想扩大地盘,跟我无关。但是你们不能动老顾,我收了他的钱,这事儿就不能不管。”

“这事儿你管不了。”赵浩青点燃一支烟,“带上你的人走吧,各看各伤——我不追究。”

梁四海没有动,而是微侧过头,冲着路边喊道:“你们几个,过来!”

他带来的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慢慢地围拢过来。

赵浩青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两步。肖望立刻挡在他的身前。

这场打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梁四海带来的人已经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了。赵浩青吸完这支烟,把牛皮纸袋塞进满脸惨白的老顾手里。

“明天上午十点。别忘了。”赵浩青指指身后的火锅店,“你找人来,我不怪你,不过,去把账结了。”说罢,他就带着平头男子们,钻进路边的几辆汽车,相继离去。

老顾拿着纸袋,一脸沮丧。看到正在勉强爬起的梁四海,气冲冲地走过去问道:“梁四海,你收了保护费,现在……现在怎么办?”

梁四海无力地挪到路边坐下,一边擦着满头满脸的血,一边说道:“老顾,这事儿我真的管不了。你也看到了,明知打不过,我还是动了手——就是为了给你一个交待。”

老顾无奈地站起身,跺了跺脚,转身走进了火锅店。

肖望最后一个上车。他看看梁四海,最后,从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扔在梁四海的脚下。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不信你戒不了赌
  • 下一篇: 瞳孔背后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