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杀手的悲哀

杀手的悲哀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7-21 阅读:
  鲍威尔是一名职业杀手。他得手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因此雇他的人很多。不过,他并非是那种见钱眼开的杀手。在受雇之前,雇主必须向他说明被杀人的种种劣迹和被杀的理由。如果被杀的人没有劣迹,并非属于该杀的人,雇主就是出再多的钱他也是不会干的。
  一天,他接到一个雇主的电话,约他晚上在斯诺维亚咖啡厅见面。
  对于送上门来的买卖,鲍威尔是没有理由拒绝的,他于是按电话中的约定,来到斯诺维亚咖啡厅,走进左侧的包厢。桌前坐着个妙龄女郎,看上去二十出头年纪,头上戴着顶粉红色的金丝帽,靓丽的娇容隐没在帽沿下垂的青纱中。见他进来,她忙站起来同他握了握手,高兴地说:“鲍威尔先生,能请到您十分荣幸。我叫玛丽,请坐下来谈好吗?”她接着拿出一口黑色的小皮箱,在他的面前打开,里面露出一叠叠钞票。玛丽将皮箱推到他的面前,指着箱子说:“这是50万美金,先作为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另外50万,怎么样?”
  鲍威尔道:“能替玛丽小姐效劳,敝人非常高兴。不知玛丽小姐要杀的人是谁?”
  玛丽随手掏出一张照片,指着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人说:“就是他!”
  鲍威尔接过照片一看,是一张远距离照,而且是侧身照,只能模糊地看到那人的半张脸。鲍威尔朝着照片摇了摇头,为难地说:“这张照片距离太远,太模糊了,而且还不是正面照。玛丽小姐是否能提供更清楚一点的照片?”
  玛丽道:“请先生放心,动手的那天,我会直接将目标告诉你的。”
  鲍威尔喝了一口咖啡,又说道:“玛丽小姐,对不起,我想冒昧地问一句,是否能告诉我您要杀他的原因?因为这是我的职业习惯。”
  玛丽秀丽的娇容立刻变得通红。她喝尽了杯子内的咖啡,随后向他说出发生在3年前的一段故事来。
  那是一个阴冷的傍晚,天空飘荡着片片雪花。刚刚下班的玛丽驱车行驶在布里斯托清冷的大街上。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身穿风衣的男子在车前晃了晃,突然栽倒在地上。她顿生恻隐之心,于是赶紧将他扶到车上,并把他送到附近的一家医院。其实这位男子没病,只是由于饥饿和寒冷才昏过去的。得知是她救了他,男子感激不尽。男子告诉她,他叫本格森,在英国一家大公司当业务员。由于一次轻信上当受骗,使公司蒙受了很大损失,他因此被解雇。解雇之后,本格森一直找不到工作,身无分文,因此昏倒在街头,幸亏玛丽救了他。那段时间,玛丽刚刚从故去的父亲那里将她家祖上几代人经营了数十年、资产已达上亿元的莱弗公司接管过来,她正需要人手。见本格森是干业务出身的,玛丽于是将他聘到她的公司来,仍让他干他的老本行。仪表堂堂的本格森以他出色的表现,很快获取了玛丽的芳心。不久,他们结为伉俪,他也很快由一个穷光蛋摇身一变成为莱弗公司的总经理。
  刚开始的时候,本格森干工作还算兢兢业业。几年后,他开始变了,不仅花钱如流水,而且背着玛丽在外面包养情妇。更使她无法容忍的是本格森利用职务之便,将公司的资产大量转移。等她发现,公司只剩下一个空壳。面对这样一個行同狗彘的负心汉,玛丽决定上法庭告发他。作贼心虚的本格森知道在布里斯托呆不下去了,便同他的情妇一起偷偷地来到美国。在离开布里斯托的同时,他还派杀手来刺杀玛丽,以绝后患。不想她命不该绝,一个长相与她相似的姑娘当了替死鬼。事后玛丽才弄清楚他半路上跌倒在雪地里全都是骗局,为的是能接近她,骗取她的信任,从而得到那笔巨额资产。而且在转移资产的过程中,本格森一切做得天衣无缝,法庭认定这只是由于经营不善导致公司亏损,这类案件法庭不予受理……她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潜伏到这里来,并雇请鲍威尔,帮她除掉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听罢玛丽的诉说,鲍威尔不觉义愤填膺,当即道:“玛丽小姐,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替你干得干干净净!”
  3天后的一个傍晚,鲍威尔再次接到玛丽打来的电话,还是同一时间在老地方见面。鲍威尔将精致的小手枪压满子弹,藏在袖口特制的袖包内,当即来到斯诺维亚咖啡厅左侧的包厢内,同样装束的玛丽早等候在那里。二人喝了一会儿咖啡,突然目标出现了。透过包厢外墙的窗户,只见对面的广场边出现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头戴黑礼帽的人。由于距离太远,他在包厢内只能模糊地看见那人的半张脸。看来,玛丽提供的那张照片正是从这里拍摄的。玛丽指着那个人对他说:“就是他,你可以下手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剩余的这50万,等你事成之后再来拿好吗?”
  鲍威尔点了点头,于是当即钻进一辆轿车里,朝目标追了过去。
  不一会儿,轿车已接近目标。就在轿车从那人旁边驶过时,他开了一枪,子弹射穿了那人的脑袋,那人连哼也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他趁混乱之机逃离现场,兜了个圈,很快绕回到斯诺维亚咖啡厅左侧的包厢内。他朝里一看,玛丽早离开了那里,只见桌上放着个小黑皮箱子。他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另外50万美金。
  鲍威尔提着这50万美金高高兴兴地回来。他先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晨,突然电话响了,是警察局打来的,说他的妻子昨晚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开枪打死,要他赶紧到警察局去一趟。他的脑袋不由“嗡”地直响,立刻来到警察局。当他揭开那块盖着尸体的白布时,不由惊得目瞪口呆,只见死者头上戴着顶黑色的礼帽,身上穿着件浅灰色的风衣。这不是昨天被自己打死的那个人吗?怎么会是他的妻子呢?警察局的人告诉鲍威尔,他的妻子是在同一个男人幽会时被人开枪打死的,可能是情杀,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这时,鲍威尔一切都明白过来。什么找负心汉报仇,全都是骗局!他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一天到晚在街上转来转去,他要找雇他的那个女人,替妻子报仇。然而许多天过去,他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女人,却收到一封寄给他妻子的匿名信,信笺上只写着一句话:
  这便是勾引有妇之夫的下场!
  原来,那个女人不仅编织出一套不存在的荒诞故事,就连“玛丽”这个名字也是假的。而自己一天到晚只知道杀人、杀人——然后用拿命换来的钱去讨好妻子以博得她的红颜一笑,而对妻子背着自己红杏出墙却浑然不知!鲍威尔顿时懊悔得瘫倒在地上……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拘魂术
  • 下一篇: 每人要发二十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