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幕后真凶[中篇故事]

幕后真凶[中篇故事]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6-04-04 阅读:
  一、老爸怎么瘫倒了
  
  一大早,于志飞正要出门,却见老爸瘫倒在门前,无力地呻吟。
  
  “爸!你怎么了?”于志飞赶忙俯下身问。
  
  一脸痛苦的老于告诉儿子:今早一醒来就觉得四肢乏力,眼睛模糊看不清东西,上厕所还跌了一跤。
  
  志飞赶紧问:“你是不是昨晚酒喝多了?”
  
  昨天,老于回来后天色已晚,儿子于志飞还没到家。他把饭做好,习惯性地摸出酒瓶这才发现没酒了。于是,老于就步行了几公里,来到刘大兰的批发店。其实近处也有烟酒店,可老于信不过。进了店门,才发现刘大兰不在,柜台里坐着一个半大小子。老于也没多问,就要了几瓶平日喝惯了的白酒。半大小子打量他一下,收了钱,打开一个箱子,包了几瓶给他。
  
  老于回到家,乐滋滋地喝上了。这时,于志飞回来了。老于招呼他:“志飞,来陪爸喝两杯。”于志飞笑着说:“爸,你自己喝吧,我晚上还得赶稿呢。”老于就不再勉强儿子,小酒喝得“吱吱”响,跟神仙似的。吃过饭,于志飞就回自己的房间写稿子了,老于也晕晕乎乎地睡了。
  
  一夜过去,怎么就这样了呢?志飞很纳闷,只见老于摇摇头:“平常也喝这么多,从来没事。志飞,爸八成是病了。”
  
  “爸,你等着,我去叫出租车,咱们马上去医院。”
  
  经过检查,医生立即决定让老于住院治疗。老于血液中的甲醇含量严重超标,肝转氨酶指数比正常人高出数十倍,是严重的甲醇中毒,十分危险!
  
  原来老于昨晚喝的酒不仅是假酒,而且是用工业酒精勾兑的毒酒!
  
  于志飞大惊失色,心里像刀割一样痛。
  
  于志飞早年丧母,和老爸相依为命,自从他来到这座南方城市工作后,老爸难忍寂寞,也来到这里打工,在一个私营化工企业干力气活。于志飞理解老爸,所以也未加阻拦。他和父亲租住在一幢楼上,为的是爷儿俩每天都能见上一面,相互也有个照应。老于一辈子没有其他嗜好,就爱喝两口,酒不要好的,专要那种既便宜度数又高的,酒都是在同乡刘大兰的批发店里买。有时老于顾不上,于志飞也去替老爸买几瓶。老于跟前有儿子,嘴里有酒喝,别提多滋润。
  
  可现在,老爸竟被假酒祸害了!
  
  于志飞给报社打电话请了假,在医院陪护老于。待老于病情稳定后,于志飞便着急地询问老爸买酒的详细经过。老于也纳闷,为什么自己平日在刘大兰的批发店买酒从未出过问题,偏偏这次喝到了假酒?于志飞判断,刘大兰的进货来源肯定有问题!
  
  假酒是什么人供货呢?
  
  于志飞凝眉沉思,在病房里踱了会儿步,忽然对老于说:“爸,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得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写一个深度报道。”
  
  于志飞应聘在一家在当地很有影响的晚报当记者。他一向嫉恶如仇,在几起涉黑案件的报道中深入探查,好几次险些丢了性命,腹部至今还留有罪犯刺伤他的刀疤,被报社同仁誉为“拼命三郎”、“编外公安”,也因此,他在全市老百姓心目中是个有口皆碑的名人。
  
  没想到老于一听就直摇头:“志飞,这事儿就算了,大兰是咱们的老乡,在羊都扎下根也不容易,你要把这事搞大了,那大兰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呀?”
  
  于志飞说:“一旦假酒成批流入市场,还会有多少人受害啊!这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老于急了,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劝道:“志飞,你听爸的,就算你不看大兰的面子,那你麻叔的面子总得看吧?他可是咱的恩人啊。”
  
  刘大兰是麻叔的女儿。于志飞不语了。当初于志飞和老爸来到羊都时,举目无亲,是麻叔给了他们很多关照,就连老爸的工作也是麻叔帮忙安置的。麻叔多年前背井离乡来羊都闯荡,扛包拉车捡破烂……什么苦都吃过,如今开了个废品收购部,当上了并不富有的破烂王。于志飞对麻叔当然心存感激。
  
  于志飞陷入了矛盾之中,正举棋不定时,刘大兰和麻叔带着礼物赶来了。刘大兰坐在老于的床头,愧疚地说:“于叔,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住你。那天卖给你酒的是我侄子,刚来羊都,不认识你。”
  
  “大兰姐,那些假酒是从哪儿进的?”于志飞抓紧时机开口就问。
  
  刘大兰苦着脸说:“志飞兄弟,前几天有个蹬着三轮车送酒的,价格很低,我就进了两箱,哪知道他是什么人呀。哎,都怪我,还不是为赚几个小钱,让你爸受这份罪。”
  
  一直沉默的麻叔气愤地指着刘大兰,说:“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咱再怎么着也不能挣祸害人的钱!你赶快把剩下的假酒销毁,还有,老于的医药费你出!”看麻叔动了气,老于忙劝:“麻哥,大兰也是无意的,你就别怪她了。”
  
  于志飞看到这场面,也劝麻叔不要生气。刘大兰对于志飞说:“志飞,姐知道你为人耿直,爱打抱不平,看在姐的薄面上,这事你就别曝光了。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到了这个份上,于志飞也没话说了,点点头道:“大兰姐,这事就算了,不过,一定要吸取教训啊。”
  
  刘大兰说:“那是,那是,我回去就把剩下的假酒摔了。”
  
  刘大兰和麻叔便告辞了。直到离开时,麻叔的脸还阴得能拧出水来。
  
  一周后,老于出院了。本来这件风波就算过去了,可不久后又有几个人因喝假酒住进了医院,而且有一个因中毒过重而死亡。
  
  于志飞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他的良知不允许他不插手此事!老于却不支持于志飞查这件事:“孩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前你被坏人捅过刀子,爸老是为你提心吊胆。如今这假酒的事,政府会查的,你就别掺和了,免得老爸再为你揪心。”
  
  于志飞坚决地说:“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政府自然要管,我也绝不能睁只眼闭只眼,我一个记者的良心会不安的!”
  
  于志飞的脑子里充斥着种种设想。
  
  那么,造假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二、什么人在造假
  
  甲醇,别名木醇或木酒精,无色透明液体,经口摄入0。3-1g便可致人死亡。用甲醇勾兑白酒,成本微乎其微,因此制假者才铤而走险牟取暴利。这里过去也发生过多次假酒案,但都是以次充好,对人体的危害不大,而这次用工业酒精勾兑的假酒,在羊都尚属首次。
  
  于志飞走访了工商局:“过去查到过制假者吗?”
  
  工商局负责人摇摇头,说,本地出租屋云集,造假者狡兔三窟,基本都是小作坊生产,地点极为隐蔽,有时刚摸到线索,赶到时却已是人去楼空。而一些生产销售工业酒精的企业,没有按规定建立危险化学品的销售登记制度,没有留下购买者的详细联系资料,从而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目前首先要进行市场大检查,同时会同其他部门尽力查询假酒来源。于志飞说:“那好,我也要做一个假酒事件追踪的栏目,希望我们互通信息,早日查清此事,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
  
  从工商局出来,于志飞便去了医院。他发现,所有甲醇中毒者均为外地来的农民工,收入微薄。其中一个40来岁的四川农民来羊都至今没有找到固定工作,只能偶尔帮人家打零工挣点钱,本来生活就没有着落,没想到又被假酒喝倒了。他的妻子坐在一旁,又黑又瘦,不停地抹眼泪。于志飞心头一阵颤栗,从口袋中掏出500元钱递给了女人。
  
  于志飞心中一直担心,这些假酒会不会出自刘大兰的批发店,他不愿意出现这个事实。但采访一遍后,都与刘大兰无关,这些假酒都是农民工在一些小店购买的。于志飞这才松了口气,没有了老乡的掣肘,他更可以放开地探查了。
  
  按照受害者提供的线索,于志飞分别来到了经销假酒的小店。这些小店都在居民区里,有的甚至没有牌照,目前都已被工商局查封。于志飞焦急地探问他们的进货渠道,回答如出一辙:有人蹬着三轮送货,来源不明。
  
  究竟是什么人在送假酒?又是什么人在制造假酒?这些假酒为什么只卖给外地务工人员,而不向本地人出售呢?
  于志飞一边在街头踯躅,一边理着自己的思路,他忽然作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断:假酒卖给农民工,一是他们购买力低,图便宜而不问质量;二是因为城乡二元结构体制产生的贫富不均、文化程度不同决定着消费者占有资源的不同,包括维权意识、话语权等等,从而决定着他们享受执法部门的服务也不同。而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的权益如何保障?
  
  接下来该怎么做,于志飞一点头绪也没有。他决定到刘大兰的批发店走一趟,看能否挖掘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刘大兰正在打电话,见于志飞来就把电话挂了。刘大兰说:“志飞,你可很少有空到姐这儿坐坐啊,是不是还怀疑我卖假酒?”说着,就拉着于志飞到批发店后面的一个放垃圾的地方,指着地上的一堆破碎的玻璃瓶说:“你看,剩下的假酒都被我摔碎了。”
  
  “好,大兰姐,今天我来,是想听听你对假酒案的看法。”
  
  “听说最近又出了事儿,说实话,那些造假酒的真是丧尽天良。志飞,姐跟你一样恨,我还差点受连累呢。”
  
  于志飞接着问她是否还记得当初送酒者的模样、口音,刘大兰想了想,说,模样记不清了,但口音是本地的。于志飞问:“你确定是本地口音?”刘大兰肯定地说:“没错,绝对是本地人!”
  
  于志飞暗忖,看来是本地人造假,专门坑害外地农民工,敲骨吸髓般地赚他们的血汗钱。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假酒不售给本地人。于志飞觉得这是条重要线索,便向工商局作了汇报。临走时,刘大兰拿了几瓶酒给他,让他给老爸捎回去。于志飞拒绝了。刘大兰说:“怎么?你还怕这也是假酒?”于志飞笑道:“这倒不是,出了这个事,正好可以劝我爸戒酒。”说着,便告辞了。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鹦鹉怎么说[新传说]
  • 下一篇: 缘于你懂得爱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