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失踪的新娘

失踪的新娘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5-11-23 阅读:
1.媳妇突然没了

八十年代初期,鲁北地区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时候当地有个风俗,谁家头一年娶了媳妇,全村人都要叫到家里吃顿饭,抢不着的便觉得很没面子。因此媳妇娶进门的头几个月,是最忙碌的。

这一年的年底,李家庄的李二宝新娶了媳妇凤霞,凤霞比李二宝大三岁, “女大三抱金砖”,这桩婚姻正般配。转眼到春节,村里就开始轮着开始叫媳妇了。

今年村里新娶进了几个媳妇,村里的乡亲便把她们叫到家里,凤霞打过了年就没怎么在家待过,每天都被乡亲们叫来叫去的,并且还挨开了号。

叫到初四,村里的大拴家和全贵家都到家里挨开了号,都想先把李二宝媳妇叫到家里。两个人争了半天,终于定下了,初五这天全贵家早上把凤霞叫去,到中午大拴再接媳妇到他家。

到晚上十点凤霞才回家,说人家家里盛情挽留,她就多待了一会儿。

两个人回到屋里,话说不了几句,二宝就抱住凤霞,想和她亲热。说实话,凤霞都娶进门来快两个月了,二宝还没正式和媳妇亲热过呢。每次凤霞都是躲躲闪闪地说出各种理由。或是搂着二宝,讲她童年时候的事,讲着讲着二宝就睡着了。

这一次,凤霞同样躲开了,二宝这回却不依不饶,非要和她亲热,凤霞就劝他说:“我今天不舒服,来那个了。”凤霞说的“那个”指的是月 经。二宝就说:“前几天你就说来那个了,才几天呀又来了。你一定是要骗我,今天我偏要……”二宝说着就上。凤霞却又制止了:“二宝,我是你老婆,以后咱日 子长着呢,你急什么呀。今天我真是身子不舒服。”

二宝怕伤了夫妻的和气,强压欲火,倒在床上就睡。

凤霞歉意地伸出手来抚摸。二宝被抚摸得头痒痒的,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二宝这一觉睡得很香,后来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二宝睁开眼睛,天还不明,就问了一声:“谁呀?”

外面没应声的,凤霞却一下子坐起来,说:“有人来叫我了,我得快走。”

二宝也没多想,这段时间,有人为了早抢到媳妇,天不明就来叫,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这一定是全贵家不放心,早早地来叫媳妇了。凤霞很快就从床上起来,临走还对二宝说:“我走了,你可保重呀。”二宝正在困头上,也没多想。等凤霞走了他又睡了过去。

可二宝这一觉还没睡安稳,又有人敲门。这时天已微明,二宝只好从床上抬起头来,向外面喊了一声:“谁呀?”

外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我,二宝,你媳妇还没起吗?”

二宝一听声音是全贵媳妇,她不是刚把人接走了吗,怎么又来敲门呀。

二宝开门一看,门外的正是全贵媳妇。二宝就说:“嫂子,你刚才不是把凤霞接去了吗?怎么又来接人呀,这玩笑可开不得呀?”

全贵媳妇却一脸认真,说:“我这不才来接你媳妇吗,你媳妇呢?”

二宝才说媳妇被人接走了。全贵媳妇就问是谁?二宝直说不知道。

这事就奇怪了,是谁先把人接走了?

二宝也没当回事,现在村里都抢着叫媳妇,凤霞还不知叫谁叫了去了呢?邻村邻院的,谁叫去不好呀。或许就是大拴家想抢个头号呢。

二宝又睡了一觉,从床上起来再匆匆吃口饭,已经是大晌午了。又有人来叫他喝酒,二宝就去了。

哪想,二宝这一喝就喝醉了,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等二宝睡过一觉再睁开眼睛,天完全黑了下来。凭他的直觉,已经是深夜了。二宝伸手往床另一边一摸,还是空空的——凤霞竟然一夜没回来。

二宝在床上就琢磨着有些不对劲了,哪有叫媳妇叫一天的。难道有人害怕抢不着媳妇,留凤霞过夜了。

第二天早上,二宝不敢再睡懒觉,起来就问爹娘,凤霞昨天来家了吗?父母却说,昨天一天都没见着人,还认为凤霞走娘家了呢?二宝就出去找凤霞。

二宝先到全贵家,问凤霞在那里没有。

全贵媳妇就说:“我说二宝呀,你可真会藏媳妇。明明说好的,可俺等了一天,莫非是嫌俺家里穷,脏了你家的门庭吗?”

二宝觉得她不像是玩笑,按村里的风俗,叫不着媳妇的都觉得叫人家瞧不起,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二宝也无心争辩了,先找到人才是正事呀。

二宝又到大拴家问,大拴家几乎和全贵家一样的说辞,看来他家也没接到人。

二宝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媳妇凤霞一定是出事了。

二宝这下沉不住气了,立即风风火火地到处打听,几乎挨门挨户地都问了,却没一家说是接到他媳妇的。二宝急得连晌饭都没吃,又急急火火地跑到几里外的凤霞娘家。二宝见岳父岳母围在桌前吃饭,唯独没有凤霞。二宝心里呼拉一下子,凤霞肯定是没来。

接下来,二宝便开始到处找凤霞,凡是凤霞可能去的地方,二宝都去找了,她所有的亲戚以及以前的同学,都去了。后来二宝一个人跑不过来,又召集当家的人,和他一起去找。可找了三天,愣是连凤霞的一点影子也没找到。

再往后,人们就往坏处想开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大家都到野外去找,看河里有没有人。那时候的河水都封了,跟镜子一样,哪有人呀。只有一条河里看见一个窟窿,好像有人掉去过一只脚。

最后又有人想到,凤霞是不是跟着人私奔了,可问遍了十里八乡,大过年的根本就没有外出的男人,凤霞又没出过远门,怎么会私奔了呢?

种种可能都想到了,但都落空了。二宝家这下真没办法了。这时候,凤霞的娘家却来要人了。

2.女婿成了干儿

二宝的媳妇突然不见的事,早就当奇闻被传出去了。二宝交不出人来,凤霞娘家就不干了,并且凤霞的爹娘就她这一个女儿,他们就指望这个女儿了,人好端端地就没了,他们能不心急吗?

这事越闹越大,就报了案,当地派出所介入调查,把二宝叫过去问情况。二宝都如实说了。

公安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头绪,这个案子就悬起来了。可二宝家却不得安宁,凤霞的娘家三天两头地来找,闹着要找她女儿,二宝家交不出人来,就得由着人家闹。闹得二宝什么都干不到心里去。

但日子还是得过呀,最后经人调解,两家达成一致,让二宝做了凤霞爹娘的干儿子,负责给凤霞的爹娘养老送终。凤霞的爹娘没了后顾之忧,也不来闹了,这件事才算平息了下来。

这样,二宝便一个人挑起了两个家,做完了家里的事,还要到凤霞爹娘家,看他家里需要什么活。

凤霞的爹娘被二宝伺候的很好,家里外头从来没为难过,他们也渐渐对二宝有了好感,把他当成自家人了。

可二宝却老是高兴不起来,他心里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凤霞不明不白地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底到哪里去了呢?他真想出去找凤霞,就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人找到,可家里还有这两头子老人,自己走不开呀。

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凤霞仍然一点音信也没有,二宝还是家里凤霞家两下里跑。凤霞的爹娘已经把他当家里人了,见他还是一个人生活,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

这一天,二宝到凤霞爹娘家干活,准备走的时候却被他们喊住了。

凤霞娘对二宝说:“二宝呀,凤霞也走了好几年了,你光这么等着也不是个事呀,我看你也该找个媳妇,成桩亲事了。”

这些年来,倒是有几个给二宝提亲的,可他家不敢答应,凤霞还不知在哪里,他再结了婚,一来良心上过不去,二来岂不伤了凤霞爹娘的心。可现在凤霞的爹娘却提出来了。

二宝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支吾了半天才说:“爹娘,还是等等凤霞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来了。”

凤霞爹却说:“不用等了,都好几年了,你这个做男人的,心也尽到了。你既然是我家的儿子,做爹娘的就要给你娶一个媳妇,这些年来我们老两口子也攒下了些钱,正好给你办这桩亲事。”

既然凤霞的爹娘都发了话,二宝也不好说别的了。

几天后,凤霞爹娘果真就给二宝找了个媳妇,是一个叫海峡的女人。

凤霞的爹娘给二宝订下婚事,并且还一手操办了他婚事,把婚事还办得很隆重。光酒席就摆了几十桌,家具也添了不少,就跟爹娘给儿子娶媳妇一个样。

丈母娘给女婿另娶媳妇,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这件事就在十里八乡的传为了美谈。

二宝有了媳妇海峡,两家走得更频繁了,并且有了海峡的分担,二宝也轻快了不少。他又想起以前的媳妇凤霞,心里便打算着,出去找凤霞。现在有海峡了,他不用担心家里的事,他一定把心里那个疙瘩解开,要不他一辈子都不安心。

可到哪去找凤霞呢?凤霞走的时候连点线索也没有,这么大个中国,漫无目的地找下去,就是到死也找不到呀。

这一天,二宝在凤霞家干着活,突然有一个邮递员进了门,说是来了一张汇款单。让凤霞爹拿印章。二宝低头干着活,就问了一句哪里来的。邮 递员回了句:河北衡水。一会儿,凤霞爹急匆匆拿来了印章,邮递员盖了章,把汇款单交给凤霞爹,还顺便说了句:“大爷,每月都有人给你汇款,是你孩子在外面 工作吗?”凤霞爹却有些慌张地说:“是,一个亲戚。”

等邮递员走后,二宝就琢磨开了。这几年来他往凤霞家跑,她家的情况二宝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凤霞家就这老两口与凤霞三个人,既没自家人, 外面也没什么亲戚。怎么又来了汇款了?如果有亲戚,这好几年了,也该来凤霞家一次了。二宝越想越觉得可疑。他又想起了刚才邮递员说的话,如果他有孩子在外 面的话,那就只有凤霞了,也就只有孩子才能每月给爹娘汇款呀。二宝越发觉得那个汇款的就是凤霞。

3.不远千里找人

二宝不好意思去跟凤霞爹要那张汇款单,但他知道了一个大致的地方,就是河北衡水。他就打定了主意,到衡水去一趟,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二宝又跟媳妇海峡商量,海峡也同意他去。就这样,二宝便以出去干活的名义,坐火车去了衡水,家里就全交给媳妇海峡了。

等二宝到了衡水才傻了眼,衡水大了去了,要找一个人,比大海里捞针都难。并且他只知道凤霞的名字,别的一概都不知道。二宝在衡水转了几天,腿都转麻了,也没见到凤霞。他就有点后悔出来的太鲁莽了。

二宝找了半个月,身上一点盘缠也没有了。他就想到他家祖传磨菜刀的手艺,何不以这个来糊口呢?

于是,二宝就在衡水干起了磨菜刀的活,没想到这一干,竟然带来了好运,他手艺好很多人都来找他,每天他都从早晨到傍晚忙得不可开交。二 宝算了算,每天在外面磨菜刀,要挣一百块钱左右,比在家里种地可强了。二宝每月赚了钱,除了生活费都汇到家里让海峡过日子。他每天骑着三轮车到处去转,留 心打听凤霞,半年来他转遍了整个城市,也进了不知多少门了,就是没见到凤霞,二宝便怀疑,难道判断错了,凤霞不在这里?

这一天,二宝去了郊外一个比较边远的城镇,回来天已经黑下来了,他蹬着三轮车,觉得肚子有些饿,就算计着先吃点饭。他看到路边有个小饭 店,里面亮着灯,便把车停下来走进去。这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点,饭店里很冷清,只有一个和二宝年龄相仿的老板。二宝进去要了一个菜和几个馒头,就坐下来吃 起来。

几个馒头不长时间就吃进去了,二宝拿出钱来跟老板算账,老板进里屋找钱,里屋却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孩子他爹,这时候还有吃饭的呀?”

老板说:“一个路过的。”

二宝正要准备走,可一听到那个声音就愣在了那里。那个声音虽然他已经几年没听到了,但他却一直没忘记。

二宝什么也不顾了,一抬腿就闯进里屋。老板见二宝突然闯进来,吓了一跳。二宝就看到在床边的灯下,有一个女人正在打毛衣。二宝只看到一个侧影,但这个侧影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他张口喊了一声:“凤霞!”

正在专心打毛衣的女人,听到声音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二宝。

二宝和女人相互对视着,那个女人就是他苦苦寻找了几年的凤霞。虽然几年过去了,凤霞的长相却一点也没变。

二宝问凤霞:“凤霞,你怎么在这里?”

凤霞有些局促,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老板更不知是怎么回事了。一时间,大家都僵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儿,凤霞才说:“二宝,你不是找媳妇了吗?不在家好好过日子,出来干什么呢?”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车祸之后
  • 下一篇: 老爹的坟头冒青烟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