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博弈故事> 带血的手

带血的手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0-28 阅读:
  带血的手
  这天早上,杜温克照常开着他的小车,从郊区的家到市中心去上班。谁知小车开 进一条主要街道以后遇上了大塞车,上百辆车子挤在马路中央,慢吞吞地往前挪动, 杜温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朝车窗外东张西望。
  这时,杜温克看见旁边车道上停着一辆红色的小跑车,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年轻漂 亮的金发女人,杜温克不由朝她多看了两眼。可是当他的视线从女人身上移到她的后 排座位时,突然被吓了一跳:那座位上有一条隆起的毯子,毯子底下露出一只手,
  手上有殷红的血流下来。
  毯子下面的人一定受了伤,杜温克于是用力摁喇叭,想引起金发女人的注意,可 那金发女人对他理也不理。
  杜温克又用力朝金发女人挥手,这次金发女人看见他了,可是不仅没有回头,反 而一踩油门开动了车子。正好,她那条车道松动了,车子可以往前开了,可杜温克的 前面有辆大卡车挡着,他只能停在原地。
  就在金发女人的跑车开到快要看不见的时候,杜温克灵机一动,赶紧记下了她的车 牌号。杜温克觉得金发女人一定有问题,说不定是个杀人凶手呢!杜温克当机立断向 公司请假,他决定开车去警察局报案。
  杜温克来到警局,一个叫汉斯的警官接待了他。他听完杜温克介绍的情况,皱着 眉头说:“先生,你确定看见了一只带血的手?”
  杜温克说:“是的,千真万确,一只带血的手。”
  汉斯警官微笑着说:“别这么肯定,你会不会看走眼了呢?比如车窗反光……”
  杜温克坚决地摇头:“警官先生,不可能,我眼睛好得很!”
  汉斯警官说:“那好吧,我会去查那辆车的,你回家等消息吧。”
  杜温克回到家里,守在电话机前等消息,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直到中午,门铃 响了,杜温克忙跑去开门,看见汉斯警官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杜温克忙问:“警官 先生,您找到那辆车了吗?”
  汉斯警官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找到了,我现在就请你去看看那只 手。”
  汉斯警官把杜温克带到市中心的一栋房子前,来开门的正是那辆红色跑车里的那 个金发女人。汉斯警官说:“戴西小姐,这就是到警局来报案的杜温克先生,请您让 他看看您那只带血的手吧!”
  戴西小姐立刻友好地朝杜温克笑了笑,然后把他和汉斯警官领进底楼一个大工作 室。杜温克一看,工作室里有很多木架子,还有很多人体石膏模型,工作台上躺着一 具人体模型,它的一条手臂上沾了一摊红色的油漆。戴西小姐指着这个人体模型
  对杜温克说:“你早上看到的就是它。我和我丈夫就是搞这个的,我们向一些小裁缝 店提供橱窗布置所需的人体模型,这具模型两天前刚漆好,今天早上我把它送到店铺 去,怕把一个光身模型放在车上会引起别人误会,所以就用毯子盖着,可能是开车的 时候毯子滑下来了,露出这只沾了红油漆的手,你乍一看就像在流血……”警官和戴 西小姐道歉。可是汉斯警官却气得把杜温克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下次如果还敢乱报案 的话,就把他抓起来。
  杜温克只好狼狈不堪地离开戴西小姐的家,回去后他连晚饭也懒得吃,倒在床上 就蒙头大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他想忘记白天发生的一切,可是 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老想起那个金发女人和那只留着血的手臂……”难道真的是自己
  看错了吗?
  白天的情景像电影般一幕幕地在汉斯的脑子里回放着,突然他脑海里掠过一道闪 电:早上车里那只带血的手是左手,而在戴西小姐家看到沾着红油漆的模型手是右手 。戴西小姐在骗人,一定是她知道有人发现了车上的秘密,所以回家后故意拿模型手 来掩人耳目,而愚蠢的汉斯警官竟然相信了戴西小姐的谎话。
  想到这里,杜温克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决定赶紧去见汉斯警官。
  刚好在这时,门铃响了,杜温克不假思索地打开房门,却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他 看见一支黑洞洞的枪对着自己,拿枪的不是别人,正是戴西小姐。
  戴西小姐举着枪把杜温克逼进房间。
  杜温克没头没脑问了一句:“那是……那是另一只手?”
  戴西小姐点点头,冷笑着说:“你很聪明,杜温克先生,我知道你会醒悟过来, 所以从电话簿上找到了你家的地址,幸好我来得不算晚。实话告诉你,那条毯子下面 是我丈夫的尸体,今天早上我杀了他。可没想我把尸体转移出城的时候,被你发现了 。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报案了!”
  “你……你想怎么样?”杜温克结结巴巴地问。
  “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杀你,否则会留下痕迹的。你现在乖乖地跟我走,我朋 友正在建房子,你会和我丈夫的尸体一起被埋在那儿的地基下面,永远都不会有人发 现。哈哈哈哈……”戴西小姐举着枪,稳操胜券似的大笑起来。
  “叮咚!”不早不晚,门铃在这时又响了起来,紧接着是很重的敲门声,似乎外 面那个人等不及要冲进来。
  戴西小姐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她犹豫了一下,用枪顶着杜温克的后背 ,低声说:“你去开门,把外面那人支走,不许耍花样。否则,我一枪打死你!”
  杜温克只好无可奈何地在戴西小姐的指挥下走过去把门打开,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次来的竟然是汉斯警官。
  还没等杜温克开口,汉斯警官劈头就朝他骂开了:“你这个混蛋!都怪你报假案 ,害得我被局长训一顿,本来说好的晋升机会也没了,你知道吗,你可把我害惨了… …”汉斯警官骂骂咧咧地边说边对着杜温克当胸就是一拳,把他揍得连连退后好几步 ,最后一头跌倒在墙上。
  几乎是与此同时,汉斯警官看到了戴西小姐,他有些吃惊,随即赔着笑脸说:“ 戴西小姐,你在这里太好了!你可以去控告这家伙诽谤,看我不好好收拾他!”说着 ,他又朝杜温克冲过去,对准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可怜的杜温克被汉斯警官踢倒在地上,骨碌碌滚进了厨房,他又惊又气,连呻吟 的劲儿也没有了。更要命的是,汉斯警官这时还拔出手枪对准了地上的杜温克。
  杜温克哭丧着脸,因为戴西小姐和汉斯警官都把枪对准了。他,看来他今天是必死无疑了。
  这时候,汉斯警官好像还不解气,飞起一脚,又把杜温克踢得远远的,踢到了冰箱背后。
  但是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汉斯警官突然俯下身,倚在门边,用枪瞄准了戴西小姐,嘴里大叫道:“放下枪!杜温克已经安全了,你跑不掉了!”
  戴西小姐这才发觉上当,她想要开枪,可是汉斯警官比她更快,只听“砰”的一声枪响,戴西小姐倒在地上,她手里的枪掉在了一边。
  汉斯警官立刻跑过去捡起她的枪,然后回过头,微笑地看着目瞪口呆的杜温克,问他:“你没事吧?”
  “我……没事。”杜温克踉跄地站起身来,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你……你是怎么知道戴西小姐是凶手的?”
  “这多亏了我妻子。”汉斯警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被你气昏了,回到家,就把这事告诉了我妻子。我妻子倒不关心这个案子,她要我脱下衬衣给她洗,还责怪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衬衣袖口沾了红油漆。我很奇怪:这是哪沾来的呢?想来想去,只有在戴西小姐家看模型时才有可能沾上。可戴西小姐明明说那模型上的油漆是她两天前上的,那样的话,油漆应该早就干了,怎么还会沾到我衬衣上呢?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在说谎,所以立刻赶过来了。刚才在窗外,我看见她用枪指着你,情况危急,为了救你,我只好用这个办法,希望没有踢痛你。”
  “痛!怎么不痛?”杜温克捂着肚子说,“不过比起丢掉性命来,这点痛实在算不了什么!”
  杜温克说到这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徐慧驹)
  • 上一篇: 恶魔归来
  • 下一篇: 智斗绑匪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