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博弈故事> 天不藏奸中篇故事

天不藏奸中篇故事

来源: 小西文摘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2-16 阅读:
  一
  春秋末年,群雄四起,列国纷争,小国更迭。宇文梁成经过十几年的拼杀,终于建立成国,坐上了国君的位置,成为一个新的诸侯。天下大定,百业待兴,可宇文梁成却突然得了怪病。
  这病来得毫无征兆,一夜之间,宇文梁成头顶、眉心、太阳、胸口、足底五处突然出现了五个红点,初时痒,继而痛,紧接着便像长矛刺心一样剧痛难忍,而宇文梁成也开始头晕目眩,精神萎靡,心神不定,似乎大去之日已近。宫里的御医都快把头皮挠烂了,对此病却一筹莫展,好不容易开了一剂药方,宇文梁成服下后沉沉睡去,众人这才暂时轻舒一口气,继续研究病情。
  “啊!”突然,熟睡的宇文梁成惊叫一声,从床榻上滚落下来。
  “大王!”贴身太监宋顺急忙和众人跑过去,扶起宇文梁成,“大王,您怎么了?”
  宇文梁成两眼发直,通体是汗:“刚才,我做了一个梦,一位神人告诉我此病叫双煞夺魂,找出那暗藏的夺命双煞,自然不治而愈。”
  “大王,”宋顺一惊,“难道……是有人敢暗算大王?”
  宇文梁成没有回答,他一摆手:“来呀,把我的寝榻移开,掘地三尺!”
  宋顺一愣:“大王,宫中尤其是寝宫,不宜随便移动,更不宜动土呀!”
  “可寡人刚才也梦见榻下有人刀刺于我!”宇文梁成狠狠盯着宋顺,“挖!”
  大王一声令下,宋顺指挥众太监,移开卧榻,挥锹弄镐,向下挖去。
  “大王!”突然,一个小太监惊叫起来,“这儿有个木匣!”
  “拿出来!”一直坐在一旁的宇文梁成眼睛一亮。
  宋顺急忙接过木匣,低头弯腰送到宇文梁成的面前,慢慢打开匣子,一个木雕人像出现在众人面前。木人身上写着朱砂符,头顶、眉心、太阳、胸口和足底五处,全钉着索魂钉,而木人的后背上,清清楚楚写着一行生辰八字。
  “这是寡人的生辰八字呀!”宇文梁成久久盯着木偶,“使用这木煞咒术,真是想要致寡人于死地呀!”
  “大王恕罪,老奴罪该万死!”宋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你有什么罪呀?”
  “大王,老奴一直负责大王的饮食起居,在寝宫之内却藏有这恶咒木煞,老奴万死之罪!”
  “是呀,木匣是怎么埋到我的榻下的呢?”宇文梁成眉头皱成了疙瘩,“宣上官宰相进宫!”
  上官宰相名叫上官弘野,打宇文梁成起兵的时候就跟着他,是他的智囊,足智多谋,深得宇文梁成信赖。听到大王宣旨入宫,上官弘野很快便走进寝宫,磕头跪拜。
  “上官宰相,寡人梦遇神人,经神人点化,方知寡人之病乃是有人用夺命双煞相害。刚才掘开寝榻,发现一枚恶咒木煞。此事就交与爱卿,望爱卿速速查出加害寡人之人,并查出另一枚木煞的下落。”
  “臣领命!”上官弘野磕头领命,“大王,您的气色好像好了许多呀!”
  “是呀,寡人觉得头不那么沉了,身上也不那么疼了,如果再找到那枚木煞,寡人的病定可痊愈。上官爱卿,你代寡人全权查办此案,不管查到谁涉及到谁,一概可先拿后问!一定查清问明,为朝廷除奸!”宇文梁成说着,目光狠狠射向了宋顺。
  而此时的宋顺早已瘫成一团。
  不管宋顺瘫也好,不瘫也罢,他是最受人怀疑的对象。上官弘野也把第一个询问对象锁定在了他的身上。可不管上官弘野如何审问、诱导甚至到动用大刑,宋顺仿佛是封嘴的铜人,一言不发。眼看天光微明,而宇文梁成已经催过了五次,上官弘野眉头紧皱,看了看宋顺:“宋公公,事已至此,你就是咬碎钢牙也无用,本相听说,宋公公的父母、兄嫂以及侄儿数十口就在河间居住,宋公公不想他们也和你一样吧?”
  宋顺浑身一颤:“上官大人,且莫害我家人!”
  “只要你说出实情,本相定可向大王求情,饶你全家。”
  “可……”宋顺犹豫半天,“上官大人,实不相瞒,那木煞的确是老奴亲手埋在大王的榻下,可若我说出实情,全家人必遭横祸……”
  “宋公公,其实大王和本相都清楚你背后必有人指使,你若不说出实情,大王会放过你的家人吗?如果你说出实情,大王则可能饶恕你的全家,本相也可去求大王!”
  “多谢上官大人。老奴求大王饶过老奴家人,并保护老奴家人的安全。”
  上官弘野立即去向宇文梁成禀报,宇文梁成当即答应宋顺的要求,并火速派人赶往河间,把宋顺的家人全接到王城入住。
  “多谢大王,多谢上官大人!”宋顺泪流满面,“此木煞是三天前老奴埋下,送木煞并让老奴埋木煞之人乃是——大司马……”
  “噗!”突然,一道寒光从檐外射进,一枚透骨镖正中宋顺咽喉,宋顺闷吭一声,栽倒在地。
  “有刺客!”上官弘野大吼一声,左右人等拨刀出鞘,冲出门去。
  只见大殿屋顶上,一个黑影迅速一闪,狸猫一样,蹿房越脊,飞身而去,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官弘野急忙返回大堂,一把扶起宋顺,只见透骨镖深深钉在他的咽喉,一镖致命。
  上官弘野轻轻放下宋顺的尸体,眉头皱成了“一”字:“大司马?!”
  二
  成国大司马复姓皇甫,名叫皇甫雄飞,是一员有名的战将。皇甫雄飞原不是宇文梁成手下的将领,而是姚国的一名将军,后来姚国被宇文梁成所灭,皇甫雄飞便投降了成国。自从投靠宇文梁成后,皇甫雄飞深得重用,他南征北战,攻城拨寨,为宇文梁成打天下立下了赫赫战功,和大将军公孙毕成同为成国开国两尊。成国定国后,宇文梁成封皇甫雄飞为大司马,负责军事。皇甫雄飞也经常出入王宫,和宇文梁成商讨天下大事。皇甫雄飞一向行事谨慎,做事常常少留痕迹,而朝臣中也有人私下议论他对大王对他的封赏心有不满,可想不到他竟会作出这暗中咒君的忤逆行径。
  由于涉及大司马,事关重大,上官弘野立即拜见了宇文梁成。宇文梁成听完他的叙述,沉默了许久才悄悄开口:“我一向待皇甫不薄,我不相信他会负我。可事已至此,你要认真查访,如若真是他暗中害我,削其权,拘其身,让其在狱中怡养天年。不过,那个刺客多半为其所派,你查访既要迅速又要当心!”
  “多谢大王!”上官弘野谢过宇文梁成,深深思考起来。虽然诸多事项都指向了皇甫雄飞,可并无实据,况且他依然是大司马,直接把他拿来审问,既不合官法,又容易激起意外。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上官弘野亲自登门过府,既查看他是否有所准备或行动,又可旁敲侧击探听一些事情,必要时可在他府直接询问。因此上官弘野建议宇文梁成先暗中节制皇甫雄飞的兵权,防他突变,然后带上几个精挑细选的干将扮作随从,神情自若地去了大司马府。
  大司马府一切如故,没有如临大敌的气氛,也没有事情败露的慌张,更没有暗藏伏兵的杀机,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平和。大司马皇甫雄飞亲自迎出府门外,手挽手把上官弘野请进府内。
  分宾主落座。寒暄已毕,皇甫雄飞面带微笑:“上官大人日理万机,今日怎么有空儿来我这儿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指教雄飞?”
  上官弘野摇摇头:“听说大司马最近心情不佳,贵体欠安,故而前来探望。”
  皇甫雄飞长叹一声:“唉,天下已定,国泰民安,没仗打了,我们这拿惯了刀枪的手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这三闲两闲就闲出病来了。”
  “真是马上将军本色!”上官弘野挑起大拇指,“如今我成国专心于民生社稷,军士们暂时无用武之地,大司马何不趁这机会回家乡探望探望?对了,大司马的家乡是河间吧?”
  皇甫雄飞点点头:“不错,是河间,可一日为将就要为国操戈一生,不知何时再起战事,所以我不敢回家探望呀。”
  “果然赤胆忠心,国之栋梁。”上官弘野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宫里专门负责大王起居住行的宋公公,他家乡似乎也在河间吧?”
  “对,我们是同乡,三天前我进宫的时候还见过宋公公。”
  上官弘野看着皇甫雄飞:“大司马乃好交好为之人,宋公公既是宫内红人,又是大司马的同乡,大司马不会空手相会吧?”
  “宰相果然明察秋毫!”皇甫雄飞竖起大拇指,“实不相瞒,我真的送了宋公公一样礼物。”
  “是一个木制人偶吧?”上官弘野目光像电一样盯住了皇甫雄飞,突然间问起来。
  “人偶?”皇甫雄飞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稍稍变了一变,继而摆摆手:“宰相真会开玩笑,我送他什么人偶哟。怎么,我送宋公公什么礼物,难道犯了国法不成?”
  “皇甫雄飞!你不要再遮遮掩掩了,宋顺已经什么都说了,你就如实说了吧!”
  “我说什么?难道我送他一支百年人参也犯王法?我知道,私交大王身边太监,有违宫中规矩,可我和宋顺是同乡,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七年前,我是姚国将军,而他是姚王身边太监,那次姚王嫌我出兵不利,准备降罪于我,幸亏宋顺苦苦求情,我才免于一死。后来我们一起降于大王,可我一直念他救我之恩,前些日子听说他身体不好,所以送了他那支百年人参。上官大人如若不信,可去问宋顺,我也可以和他对质。”
  “大司马很聪明,你知道死人嘴里是问不出东西来的!”
  “什么?宋顺死了?”皇甫雄飞“蹭”地一下站起来,面前的茶杯被碰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大司马!”随着一声轻呼,一个术士模样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已至正午,我们要一同施法驱魔了。”
  皇甫雄飞看了一眼上官弘野,又看了看术士:“缓些时候再做吧。”
  • 上一篇: 怪盗的高招
  • 下一篇: 浪漫的窃贼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