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博弈故事> 赌命

赌命

来源: 小西文摘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2-30 阅读:
  赌命
  克里斯内是圣保罗市的一个大恶棍,没想却被一个叫诺里斯的小伙子拐走了情人 。克里斯内心里愤愤不平,一直想找诺里斯算账,这天在一幢摩天大楼里,他终于逮 住了诺里斯。
  克里斯内嘴里叼着雪茄,右手拨弄着小手枪,诺里斯一看,吓得脸色惨白。
  克里斯内拿出一只黑色购物袋,对诺里斯说:“你把它打开,里面有二万元。”
  诺里斯说:“我不要钱,我不会与你做交易的,我爱玛西亚!”
  玛西亚就是克里斯内以前的情人,现在是诺里斯的妻子。
  克里斯内瞪眼瞧着诺里斯“嘿嘿’’一笑,吐了口烟圈说:“我现在对这个臭女 人毫无兴趣。告诉你,今天我要用这笔钱和你打一个赌。”
  诺里斯没答话。他记得玛西亚曾对他说过。克里斯内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最喜 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这家伙现在肯定是在设圈套让自己钻。
  克里斯内对诺里斯说:“你完全可以拒绝和我打赌,但我必须提醒你,我已经让 人把你的车开到离这儿不远的停车场了,现在你只要走出这幢楼一步,他就会给警察 打电话。过不了多久,警察就会在你的车子里发现六盎司海洛因。小伙子,这可是个坏消息哪!”
  诺里斯一听傻眼了,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克里斯内游戏中的老鼠了。不过表 面上,他还是竭力装出一副镇静的样子。
  克里斯内打量着他,说:“你赌赢了的话,就可以带着这二万元和那个臭女人离 开这里。”
  诺里斯忍不住问:“要是输了呢?”
  克里斯内朝他狠狠地做了个手势:“那就要你的命!”
  诺里斯顿时吓得没了声响。
  停了停,克里斯内眨眨眼睛又说:“当然,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不 过,你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私藏六盎司海洛因,至少可以判四十年刑。那时候你再 见到那个臭女人,嘻嘻,她恐怕早已经当祖母了。”
  诺里斯被克里斯内这么一说,脑子里立刻“轰”的一声炸开了,他哭丧着脸问克 里斯内:“你…那你想怎么赌?”
  克里斯内把诺里斯带到楼顶阳台上,指着楼顶和顶楼房间交接处那条突出的壁檐 ,说:“你就沿着这条壁檐绕大楼走一圈,成了,钱就归你。”
  诺里斯一看,这条壁檐还不足五寸宽,而这幢楼有四十三层高,他头上的冷汗顿 时就“吱吱”地往外冒。这么高的楼,这么窄的壁檐,自己能走得下来吗?况且他不 知道克里斯内事后会不会信守诺言。可有一点他心里更清楚:如果不走,两小时后就 会被请到警察局去。
  实际上,诺里斯此刻根本别无选择,于是他只好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硬着头 皮贴着楼顶墙壁下去。由于壁檐实在太窄,他脚踏在壁檐上,脚后跟只能悬在壁檐外 。
  克里斯内阴阳怪气地说:“恭喜你啊,今晚的风速才二十五里。这里风速最高的 时候,曾经达到过八十五里,不过那样的话,你会觉得整幢楼就像船一样在摇晃。” 他朝诺里斯阴笑道,“好样的,开始吧!”
  诺里斯只感觉站在壁檐上就仿佛贴在万仞峭壁上似的,他试着开始挪动起来。因 为脚后跟是悬空的,这时候他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靠脚尖来支撑,手不得不高举过头, 紧贴在楼墙面上。此时一阵强风吹来,他的身子不由跟着晃了晃,他吓得赶紧转过头 ,将脸也贴在墙面上。
  克里斯内倚着楼顶阳台的栏杆,望着他嘲讽道:“感觉如何,亲爱的诺里斯?”
  诺里斯没睬他,只顾自己凝神屏息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半小时后,他挪到大 楼第一个拐角处,便稍稍跨大一步,两只手紧紧抓住楼角两面侧墙,身子慢慢转了过 去。这时,风从两个方向同时吹来,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纸鸢一样飘动起来,啊,他 差点儿以为自己要掉下去了,最后总算还沉住了气。
  就在这时候,一颗草莓突然掉在诺里斯头上,又一颗草莓打中了他耳朵。他吃了 一惊,抬头望去,原来是克里斯内干的,那恶棍阴笑着对他说:“吃点东西吧,提提 神!”
  诺里斯不睬他,继续朝前挪。第二个拐角处的风似乎并不太大,诺里斯不由暗暗 为自己庆幸,可这时候不知什么东西突然在他脚上啄了一口,他一惊,身体差点失去 平衡。他吓坏了,死命地贴紧墙壁,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鸽子。他突然明白过来, 一定是自己侵犯了鸽子的领地。但是,诺里斯别无他法呀,他只能朝鸽子吼一声:“ 走开!”
  但鸽子对诺里斯的吼叫毫不理会,反而猛扑上来,在他脚上啄了一口又一口,没 一会儿工夫,他那两只脚就被啄得鲜血淋漓。他跑又不能跑,挪又挪不快,只能忍受 着钻心的痛。等到挪过又一个拐角时,他那两只脚已经被鸽子啄得不成样子了。
  到了第四个拐角,也就是最后一个拐角时,诺里斯的两只手已经麻木了,脚被鸽 子啄出的伤口发出阵阵灼烧般的痛,浑身上下衣服也已经被不断渗出的冷汗、热汗给 浸了个透湿。两小时后,当他终于走完壁檐、爬过围栏,就瘫倒在了阳台上。
  这时,一支冰冷的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干得漂亮!”克里斯内狞笑道,“祝 贺你,诺里斯先生。”他一边说,一边把诺里斯拖进了楼顶的一个房间。
  诺里斯咬牙对克里斯内道:“我知道你会赖账,你这个恶棍!你一切都是精心设 计好了的。”
  “完全正确,是设计好的。但我不会赖账,我是个诚实的输家。”克里斯内“嘿 嘿”干笑一声,脸上那得意洋洋的神情,像是一只逮住了耗子的猫。
  突然,一种比站在壁檐上更恐怖的感觉笼罩了诺里斯的全
  身。他惊问道:“你又设下什么圈套了?”
  “没有。”克里斯内说,“海洛因已经从你车里撤走了,车子已经开回了老地方 ,钱就在你面前,你可以拿着它走了。”
  诺里斯迟疑片刻,慢慢走过去,提起钱袋,径直朝门口走去。
  “慢!”克里斯内从背后喊住了他,“诺里斯先生,你赢了三样东西:钱、自由 和那个臭女人。不过这第三样,得劳驾你到停尸房去取了……”
  克里斯内话音未落,诺里斯浑身像遭到雷轰电劈一般,他转过身,颤抖着问:“ 你是说玛西亚她……”
  克里斯内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以为我真会把她拱手让给你?钱可以归你, 但女人不行。嘻嘻,我从来不赖账,现在你可以去把她埋了!”
  诺里斯一听,跌跌撞撞地向克里斯内扑过来:“你……尔这个混蛋!你……”
  克里斯内语气冰冷:“你敢过来,我就开枪!”
  诺里斯哪里听他说话,发疯似的把手里,的钱袋朝克里斯内扔过来,正好击中克 里斯内握枪的手腕。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了,子弹射入了地板,克里斯内愣住了, 没容他反应过来,诺里斯扑上来,从他手里把枪夺了过去。
  克里斯内眼见不妙,赶紧夺门而逃,诺里斯在他身后扣动扳机,子弹从克里斯内 头顶上飞了过去。诺里斯大吼一声:“站住,不许动。再走一步,我就打死你!”
  克里斯内两只脚僵住了,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慌。他狡黠地朝诺里斯挤出一丝笑: “玛西亚没有死,刚才我只不过想……”
  “克里斯内,我虽是个笨蛋,但还不至于笨到这种地步。”诺里斯声音森冷。玛 西亚是他的生命,可现在,他的生命已不复存在。
  此刻,克里斯内又惊又慌,身子不停地抖动,他指着掉在地上的钱袋说:“那点 钱太少了,我可以给你十万、五十万,不,一百万。要不我把银行账户里所有的钱都 给你,怎么样?”
  诺里斯这时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看着克里斯内说:“我不要你的钱,我也想跟你 打个赌。”
  克里斯内的目光从诺里斯手里的枪移到了诺里斯脸上:“打赌?”
  诺里斯点点头:“是的,如果你在壁檐上也绕大楼走一圈,我就让你离开这里。 ”
  克里斯内脸色煞白:“不!”
  “那好,我不客气了!”诺里斯说着,举起了枪。
  “不,”克里斯内哭丧着脸,“别这样,我……好吧。”
  于是,诺里斯就用手枪逼着克里斯内来到阳台上。站定了一会儿,诺里斯嘲笑克 里斯内说:“你在发抖,这样在壁檐上是站不稳的。”
  克里斯内绝望地叫道:“我给你二百万,马上给,是现金。”
  诺里斯冷冷一笑:“一千万也不行。我也是那句话:如果你能在壁檐上走一圈, 我就放你走。我也绝不食言。”
  可谁知这时候,克里斯内已经吓得要瘫软在地上了,他呻吟着说:“求你了,你 就发发慈悲吧!”
  诺里斯不理睬他:“别磨蹭了,我说话算话。”
  没办法,克里斯内只好把自己的两只脚放到了壁檐上。然而,第一个拐角还没过 ,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克里斯内的身影便从壁檐上消失了……
  (邱海强  改编)
  • 上一篇: 赌徒就是赌徒
  • 下一篇: 怪盗的高招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