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被肢解的女人

被肢解的女人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1-06 阅读:
  轨道边的女人肢体
  铁路警察、护路大队的小姜凌晨巡逻时,发现编组站外的轨道边有一个黑黑的长长的装满东西的软袋子,拉开拉链,发现里边装的是一个女人的四肢,忙报告铁路公安处。
  铁路公安处王副处长带着法医赶到现场。女子四肢里的血液已经流尽,肢体像一张纸那样的惨白。很显然,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女子四肢修长,皮肤细腻、丰满,生前应该是一个长相很不错且生活优裕的年轻女人。
  女子肢体从何而来?是从过往的列车上抛下?或是有人从附近弄来,放到铁轨上,想让列车碾压,毁尸灭迹?或是使的障眼法,转移破案视线?另外,女子的头颅和其它部位在什么地方?是被抛在了附近,或是在列车上,或是在其他什么地方?如在列车上,是货运列车或是客运列车?这一切,就像一个谜。
  小姜的同事们也都赶到了现场。他们一共是六个人,三班倒,24小时巡视,保护着从火车站到编组站六公里长的铁路线。
  刚下班冲过澡,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小赵老大不乐意:“他妈的,这罪犯选的好地点、时间,怎么打了铁路上的主意了!”
  小赵天生有些胆小,虽当过兵,但发现尸体还是有些怵。以后巡逻走到这里,尤其是后半夜,可就害怕了。
  这些年,列车经过几次大提速后,铁路两旁几乎全被封闭起来。外人不好进来,铁路上也就安全、安静,事故减少了许多,但……这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小姜是护路小队长,他对这个案子也感到有些蹊跷。铁路两旁被封闭后,抛女子肢体处这一大段,仅有一个供他们工作人员出入的小门。这个小门,平时锁得紧紧的,只有他们几个和上级领导有钥匙。尸体如果不是从列车上抛下,那么罪犯是怎么把尸体从外边弄进来的?当然,铁路两旁虽然被封闭,也只是相对、象征性的。有些地方的墙上盘了铁丝网,有些特殊的地方则无法盘。即使是盘了铁丝网,真要想进来,办法也是很多的。
  想到这里,小姜带着人开始从抛女子肢体处的前后左右方圆一公里处两边的封闭处勘查。墙上的铁丝网都环绕得好好的。现代技术,铁丝网的制作也有了很大的改观。圆环状,一圈一圈绕。增加了宽度,要想越过去,就有了困难;同时,网线上卡满了尖锐的钢刺,要想摸一摸,就有些不方便和令人发憷。
  没有破绽,在编组站口外,他们停下了脚步。编组站里,不是他们的辖区。而编组站由于十分庞大、宽阔,里边的进出口较多,且还有一条小街道。街道里虽住的全是机关和铁路工作人员,但外人进出也是很方便的。如果有人把女子肢体从编组站里弄进来,这就奇怪了。
  小姜几个把这个情况向上作了汇报。
  铁路警方通过调度,排查了发现女子肢体前的多次过往列车。运行列车方面经过现场勘验,初步认定女子肢体不是从列车上抛下的。
  不是从列车上抛下的,那么,有人从外边把肢体弄进来,就有可能了。小姜他们提供的线索很重要,铁路警方于是只得和市里公安局联系。铁道部被撤销后,铁路上的许多机构都划归到了地方。由于特殊需要,铁路警方没划归地方,而是被上边直管。不过,现在要办的许多案子,则要和当地警方配合。
  铁道旁的小区血迹
  雷清警官接到铁路警方的通报后,带着助手小王勘查了现场,并且和护路队的几个人做了沟通。
  铁路这一块,以前像是个独立王国,它有公检法司,它有医院学校,几乎不和外界打交道;在辖地,遇到同级政府,铁路上是甩也不甩。记得以前有个城市曾和铁路局闹过不愉快,铁路局不听市政府的。无奈,省府出面,才把问题解决。相对独立,虽近在咫尺,但地方警方对铁路方面的事情则知道不多。这有点像梵蒂冈大公国,虽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市中心,虽只有0.44平方公里,但它是个独立的国家,它决定什么事情,外边无法干涉。
  小姜几个把案子及铁路方面的一些事情和周围的环境都给雷警官说了说。小姜很热情,他很想和地方上的警方人员交朋友。铁道部撤销后,铁路上的许多光环已不存在。铁路警方虽还相对独立,由上边直接管,薪水也是上边直接划拨,但福利待遇则和地方警方无法相比拟,尤其像他们护路这样协警性质的。你比如前段小姜考驾照,地方警务人员考驾都是特别照顾、特别安排的,而他得自己到社会上的驾校考。唉呀,几十个人抓辆车,一天摸不了两把方向盘;考驾那天,天气热得像下火,他没睡好觉,头晕得眼前冒金星,汗水顺脸流,考试出来,差点栽倒。和地方上的警务人员交朋友,路子就会相对宽点,他是这样想的。
  由于小姜几个人介绍得细致,调查起来就相对地顺利了许多。紧挨案发现场外的地方是一个铁路小区,叫平和家园。平和家园以前住的都是铁路职工家属,随着房产市场的火爆,有人也在这里建了几栋新房。但房子则不是太好卖,原因很简单,离铁路太近,火车的轰隆声,吵得人无法安宁。小区新房加旧房,参差不齐,不伦不类,也就失去了美感;加之外人一住进来,打破了原来单一的格局,话不投机,睦邻不睦,有门路的铁路职工们,便相继搬离了出去。这里的老房子都还算是公房,一没人住,没有生气,没人修整,房子便毁坏得很厉害,已经有点破烂不堪。
  有一栋房子,住户很少,最把边、紧挨铁路的那个门洞,连一户人家也没住。不过,雷警官和小王上到二楼的时候,发现有个屋门像是新安不久的,干干净净。他们不由驻了足。小王上前敲敲门,里边没有应声。小王趴门上听了听,里边没一点动静。正要离开,他突然闻到一点什么味道,忙喊雷警官。
  雷警官正在楼梯口往远处观察围墙外边铁路上的环境,听到小王喊,忙也走了过来。
  确实有一股味道,他们仔细闻了闻,便蹲下来,查看门底角有没有什么空隙。门底边上有些已经干涸的粘糊糊的东西,仔细嗅嗅,味道正是从这些东西里发出的。
  什么味道?两人感到稀奇,于是喊来小区负责的,让他们帮着把屋门弄开了。
  屋里收拾得很干净,有床,有桌椅,有被褥,像是一个临时休息的地方。雷警官问谁在这里住?小区负责人说不知道。这里现在人住得很杂,又没有门卫保安,加之临时住进来的人很多,所以不好查找。
  雷警官和小王开始在屋里搜寻。屋子像是刻意收拾得很干净,这有点令人生疑。不过几个屋子搜寻遍,并没发现什么破绽。他俩有点失望,正要离开,看到了门口的那点已经干涸的痕迹。
  雷警官再次蹲下来,设法把那点痕迹抠出来,装到了一个塑料袋子里。
  那是一点血迹,经过化验,和案发女肢体上的血型一样。案子有些明了。初步断定,这里可能是第一案发现场。
  帝门别墅局长弄娇
  付东流局长把东西装好在车子后备箱后,笑了笑,他妈的,这“路虎”越野车后边还真能装东西,这么多。他正要发动车子,甚佳会所老张打来电话,说那女孩儿到了,让他接走。
  付局长一听心花怒放,这个女孩儿刚到会所没几天,一再声称自己还是个处女。女孩儿容貌姣好,瓜子脸,尖下颚,白脸蛋,白净得比纯白种人的肌肤还白。女孩的眼睛会说话,会瞄你,无论站在她的前后左右,都会发觉他在看你,在给你调情。那天在会所,付局长一看到这个女孩儿就乐了。不过,女孩儿说自己是卖艺不卖身,又加上刚来,不便勉强,付局长才不得不收住心猿意马。他对着老张骂道:“什么他妈的卖艺不卖身,还是处女,你看她那吊膀眼,看她那描眉画眼的样子,看她那身艳丽无比的装束,不知和多少男人睡过!”老张说:“我们会所检验过,确实,她还是个处女。”“确实还是处女?”付局长愣了一愣,喃喃道:“这样的女孩儿还是处女,别是做过手术吧。我得亲自检验检验。”
  付东流局长开着车,绕到甚佳会所门口,把女孩儿接走,来到一处别墅里。
  这幢别墅在北郊别墅群堆里,不好找,付局长给房产公司的老赵打着电话,询问着,左转右拐,半天才摸到了别墅前。
  这幢别墅是老赵专门给他留的。帝门别墅区坐落在极优雅的环境里,紧挨帝河,不远处是帝山,有山有水,优雅舒适。这块地原本是要建大帝公园的,后别墅群堆的人不愿意,说太张扬,公园建成后,什么人都可以来,不但会破坏这里的安静,而且普通人看到这里人们的优雅、奢侈生活后,会产生很坏的社会影响。于是,这块地最后只得拍卖了。老赵得到这块地,付东流局长从中帮了大忙。帝门别墅区建好,被有钱人抢购一空。吃水不忘挖井人,老赵忍疼留下了这套别墅,送给了付局长。他算了一笔帐,这套别墅价值上千万元,但不敌人家付局长给他省的十分之一。咱得有点良心。
  老赵心疼他的房子,但付局长并没领他的情,他把房子钥匙递给付局长,付局长连问他别墅的名字都没问。这都快一年了,付局长要泡这个女孩儿,才想起来这套房子。也难怪,付局长的房产多得数不清,他一点也不稀罕房子。他把别人送的房子,许多都过户到了亲戚朋友名下。这套房子他还没打算给谁,所以一直悬着。这一悬,反倒帮了他一个大忙,差点免受极刑之苦。
  付局长载着女孩儿,把车开进别墅,一停车,就迫不及待地把女孩儿摸着抱着弄进了别墅。别墅早已装修好,老赵甚至把各类家私也已给他置买好。所以,付局长和女孩儿一进屋里,便开始颠鸾倒凤。女孩儿确实像是处女。付局长兴致大增。当然,兴致过后,久经沙场的副局长还是会品味出那是假的。但此时,真假已经不重要了。假的真处女已经满足了付局长的欲望。嘿嘿,医院真他娘会想办法,假的比真的弄得还好!这是第几次破处?唉唉,真的假的实在是数不清了。
  付局长一满足,一高兴,就想送人东西。他想把这别墅送给女孩儿。他给女孩儿说了,女孩儿乐得心花都要开了。她以为这是“破处”收到的效果,于是,非常感激为她做手术的医生。当时,医生说给她做得窄点会有好处,想不到是真的。
  不过天亮后,付局长还没来得及把钥匙给她,秘书打来电话,说局里车子在外边等着,要他到省府开会。没办法,付局长只得先把一张信用卡给那女孩儿,要她从后门先走,房子的事随后再说。
  女孩儿虽觉遗憾,不过出门后,到银行过了一下卡子,上面竟存有十万元。过一夜十万?还真有此事!前段媒体上曝料,说谁和谁住一晚,得花几十万。她听后直想笑,要真那样,这钱就不是钱了,甚至连废纸都不如。看来,这有权的人,钱真是多得没处放了!
  没有得到别墅,女孩儿有点遗憾。不过看着手里的银行卡,仍乐得心花怒放。
  发廊男报案寻女友
  成美发廊老板肖东后向警方报案,他的一个店员、也算同居女友,出外多天未归。
  雷清警官和助手小王接到报案,心头一振。近段少女失踪案连发几起;铁路上这凶杀案又正找线索,那么,这一切有关联吗?
  肖东后的女友叫于尔优,一个多月前两人吵了几句嘴,晚上出去,再没回来上班;打手机一直是忙音。肖东后说了情况后,雷警官问他女友是否晚上经常出去?出去干什么?肖东后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女友是去甚佳会所。她是每周末两天都要去。
  雷警官和小王来到甚佳会所询问。负责人老张说,于尔优那晚根本没来,不信可以问会所的值班人员。
  确实,于尔优那晚没来签到。这是一个大型的挺正规的高档会所,会所内不论正式的、临时的人员,上班后一律打卡按指纹。
  雷警官问肖东后,于而优是否很早晚上都去在会所上班。肖东后说不是。他的发廊近段生意不好,她才临时晚上去会所赚外快。
  这么说,于尔优只是会所的临时人员。雷警官看了于而优的照片。这女子长得漂亮,两腿修长,皮肤白皙,有一股韩国女人的范儿。看了照片,雷警官和小王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这女子怕与铁路上的那个案子还真有点关系。
  甚佳会所老张听说于而优失踪,心里也咯噔了一下。那晚于而优没有进会所打卡,而是在门外直接被付东流局长带走,这也让她和会所脱了干系,他向警方隐瞒了真相,随后便觉有些不安,于是待雷警官和小王一走,便连忙掏出手机,给付东流打电话。
  付东流手机一直关机。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老张突然有一股不祥的感觉。近段市里少女连续失踪,而且大都是卖淫女子,警方于是开始对全市歌厅、会所调查。现在这于而优究竟去哪里了呢?老张知道付东流的脾气,直爽、说一不二。他想干哪个女人,就一定要干上。那么,于而优是否没随他的意,他于是就杀人灭口了。老张不敢再往下想。
  雷警官在肖东后住处找到了于尔优的一些毛发,经过化验,其血型与铁路上女子肢体和平和家园屋子里的血迹的血型一样,失踪人于尔优很可能就是被害者。
  • 上一篇: 意外收入
  • 下一篇: 新婚夜的凶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