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证据

证据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6-11-18 阅读:
  1。羊遇上狼
  苏文奇是一所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应聘到了建豪集团。凭着努力,他很快得到了董事长刘建豪的赏识。刘建豪的助理杨松暴病身亡后,虽然比苏文奇有资历的人比比皆是,可不知道为什么,刘建豪竟把这个位子给了他。
  这天晚上,刘建豪要宴请一位重要客人,于是早早地带着苏文奇准备赶赴酒店。他们刚出公司大门,就见从一辆车里跳下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咬牙切齿地说:“姓刘的,终于让我等到你了,我爸爸的死,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说法?”
  这人叫袁本群,是兴达公司老板袁江的儿子。七天前袁江跳楼自杀,留下遗书说建豪公司用欺诈手段,吞掉了他所有资产,他受不了这种打击,所以才走上绝路。事情发生后,刘建豪被请去协助调查,但没有查出建豪集团违法的证据。在外地发展的袁本群回来后,数次来找他算账,都被人拦在门外,今天他终于堵到了刘建豪。
  刘建豪面无表情地说:“公安局已经有结论了,你爸爸的死跟我无关,你还想要什么说法?”
  “不是你骗光了他的毕生心血,他怎么会自杀?”袁本群愤怒地叫道,“你不得好死!”
  刘建豪突然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你爸那老糊涂确实是我逼死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要杀了你。”袁本群狂吼一声挥拳就打,刘建豪后退一步,把手一挥,后面两个保安冲上去对袁本群一顿痛打。刘建豪哈哈大笑着上了车,苏文奇想劝阻却又不敢,只好跟着刘建豪扬长而去。
  当晚酒宴一直到深夜,刘建豪大醉。送走客人后,苏文奇扶着他向停车处走去。突然一阵马达轰鸣声响起,一辆面包车发疯似的向两人冲来。苏文奇叫了声:“刘总快跑!”可刘建豪酒喝得太多反应迟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苏文奇用力将刘建豪推开,自己也扑在了地上,只觉得左肘部一阵剧痛,被水泥地面撞断了肘骨。
  面包车撞空后,猛地刹车后急转,显然是想掉头回来继续撞死他们,可是由于转向太猛,车身侧翻在地,滑行了一段后撞上了花坛。
  苏文奇惊魂未定地爬起来,叫道:“刘总,你没事吧?”
  刘建豪顿时清醒了,他爬起来破口大骂:“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两人来到面包车前,只见面包车车窗尽碎,里面一片狼藉,司机脑骨塌陷了一大块,人已昏迷,虽然满脸是血,但两人仍一眼认出,正是袁江的儿子袁本群。
  苏文奇艰难地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叫120,刘建豪却一把将他的手机打落,恶狠狠地说:“想杀我?老子先送你上西天。”说着俯身过去揪住袁本群的头发。
  苏文奇吓了一跳,语无伦次地说:“你这是杀人,是犯法啊,刘总你喝多了,可不能这么做啊!咱们还是报警吧!”
  “窝囊废,白跟了我这么久。”刘建豪上前揪着袁本群的脑袋,对着方向盘狠撞了两下,然后直起腰来说,“你不是要报警吗?现在可以打电话了。”苏文奇哆哆嗦嗦地问:“你……你杀了他?”
  “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死于车祸。”刘总捡起苏文奇的手机,报警后继续说道,“就算你说是我杀的都没人信,因为你没有证据。”
  苏文奇战战兢兢地说:“刘总,我就是个小人物,只想活得好一点,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刘建豪哈哈大笑着说:“我知道你是胆小鬼,给你八个胆子你也不敢说,否则我怎么让你知道我那么多秘密?我能提拔你,也能毁了你,如果你真敢背叛我,我保证你的下场很惨,就像小杨一样。”
  苏文奇的脑袋“嗡”的一声,刘建豪的前任助理叫杨松,公司里的一些元老都叫他小杨,当时小杨猝死,大家都认为是心脏病突发造成的,可是听刘建豪的意思,竟然是被他杀死的!苏文奇终于做出了今天晚上他最正确的反应,茫然道:“小郎?哪个小郎?”
  刘建豪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失言,咳嗽了一声,说:“我……的那条狗,像狼一样聪明凶狠,所以我叫它小狼,有一天居然咬了我一口,被我用棍子打死了。”
  这时110赶到了,刘建豪添油加醋地把袁本群企图撞死他的经过说了,随后带苏文奇去了医院。
  2。微信之祸
  这一夜苏文奇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在他成为刘建豪的助理后,接触到了许多令人胆战心惊的内幕,使他感觉如临深渊。他也曾想过离开,但刘建豪给了他地位金钱,他实在舍不得离开。可今天刘建豪在亢奋之下说的那些话,让他突然醒悟到,刘建豪之所以让他当助理,是因为他没有任何势力,他敢稍有异动,可能就会像小杨一样死于意外。
  出于刘建豪的授意,他曾在几份不该签字的文件上签过字,当时以为只要乖乖听话就不会有事,可今天他终于意识到,继续跟在刘建豪身边,就算受得了良心的折磨,迟早也会有牢狱之灾或杀身之祸。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找个机会离开刘建豪,到一个刘建豪找不到的地方,从此隐姓埋名地生活。直到曙色微现,他才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感觉有人碰他,猛地睁眼,只见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他失声叫道:“胡总?”
  眼前这人叫胡小波,当年赏识并重用刘建豪,当刘建豪羽翼丰满后露出豺狼本色,夺了胡小波的公司。胡小波只好另起炉灶重新创业,刘建豪却处处找他的麻烦。胡小波对刘建豪恨之入骨,放出话来不扳倒刘建豪誓不罢休。苏文奇虽然钦佩胡小波为人,但毕竟是敌非友,这种时候他来干什么?
  “小点声。”虽然这是间单人病房,胡小波还是小心地看了看门,然后才低声说,“文奇,我听验尸的人说,袁本群的脑袋被多次撞击致死,是刘建豪下的手吧?”
  苏文奇大吃一惊,赶紧说:“胡总你可别瞎说,那车翻了之后又撞上了花坛,他脑袋不知道在车里撞了多少下,跟刘总有什么关系?”
  “文奇,我关注你不是一两天了,你心好,跟刘建豪那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要不我也不会来找你。别以为你帮了他,他就会领情,如果人是他杀的,他早晚有一天会干掉你这个证人。”胡小波激动地说,“我胡小波言出必践,你把事实说出来,我全力帮你,只要能扳倒他,我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你。”
  苏文奇心里乱成一团,哪怕是为了可怜的袁家父子,他也想鼓起勇气主持正义。可是想起刘建豪通天的势力,他就不寒而栗,况且他没有证据能证明这点,只凭空口白牙的指认,能奈何得了刘建豪吗?
  他说:“胡总,袁本群的死真跟刘总无关,您就别在我这儿费工夫了。”
  “我知道你是怕扳不倒他,所以不敢作证。”胡小波盯着苏文奇的眼睛,“他拿下大牙湾那块地时,据说很多事情都是你出头办的,你们买通评估公司低估大牙湾市值、行贿主管人员暗箱操作、做虚假账目骗取国家补贴款……我手头有一点材料,但不够,只要你把更多的证据给我,再加上这次的事,他再有通天的关系都救不了他,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苏文奇涩然一笑,正因为他知道这些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才签了那几个不该签的字,作为投名状换取刘建豪的信任。证据他有,但如果交出去却扳不倒刘建豪,自己就死定了。想到这里,他摇头说:“胡总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助理,接触不到高层的事,我真帮不了你。”
  这时外面传来医生和病人的说话声,胡小波不敢久留,叹了口气说:“你是在与虎谋皮,错过了这个机会,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好自为之吧。”
  十多天后,苏文奇在一个晚上悄悄离开了。他辗转来到一个偏远的小县城,换了名字,租了间铺面开了一家早餐店,并认识了一个叫高敏的女孩。
  高敏也不是本地人,因为才高中学历,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于是来到这个小地方。她每天早晨都来苏文奇的店里吃早餐,两人认识后不久就很自然地相恋了。
  这天下午,吃饭的客人走得差不多了,苏文奇开始打扫卫生,正忙着,高敏来了,一见他,便捂着嘴“咯咯”笑出声来。
  苏文奇不知高敏在笑什么,高敏拿出手机,调出一段视频递过去,说:“看看你,一点不注意形象,被人传网上去了吧?”
  画面上,苏文奇仰躺在收银台后面的老板椅上,闭着双眼张大了嘴酣睡,鼾声婉转起伏,竟然打出了吹口哨的效果,憨傻之态展露无遗。苏文奇心里一惊,一把抓住高敏的手,问:“这是哪儿来的?”
  “你抓疼我了。”高敏急忙甩开他的手,不快地说,“不过一段视频,你怎么反应这么大?这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
  每天吃早饭的客人走后,苏文奇都会躺在椅子上睡一会儿,任何来店里的人都有可能把他的睡态录下来,想追究是谁干的,已经不大可能了。苏文奇也玩微信,当然知道朋友圈的传播速度有多快,或许现在刘建豪已经看到视频,开始寻找自己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3。故人来访
  苏文奇立即关店,带着高敏回到家,对她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小地方生活吗?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了,我以前得罪了一个人,我一直在躲着他。这段微信传网上后,那人随时都有可能找到这儿来,我只能离开,我们分手吧。”
  高敏脸色大变,好半天才说:“你仇家是什么样的人?你为什么得罪了他?”
  苏文奇叹了口气:“能说的我都说了,其他的你就别问了,这也是为你好,如果有人找到你头上,你只要实话实说就行,估计他们不会难为你的。”
  “你……你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苏文奇茫然地说:“我也问过自己这问题,答案是没有,但做过一些错事、坏事,最不该的是,我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却对一个不该死的人见死不救。”
  高敏看着他,悲哀地说:“我相信你不是坏人,也相信你做坏事是因为身不由己。我把你当成我的全部,你走了我还怎么活啊?”
  苏文奇眼睛一下子就湿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高敏泪水扑簌簌掉了下来,说:“我跟你一起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苏文奇趴着猫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来人竟然是胡小波。
  胡小波哈哈大笑:“文奇老弟,你让我找得好苦呀。”
  苏文奇苦笑着说:“胡总,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是从那段视频找到的线索吗?”
  “视频里有你店铺的营业执照,有了上面的地址,再找你家很容易。”胡小波说,“网络时代,一个人想藏起来太难了!”
  苏文奇叹了口气,说:“胡总,有什么话回头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个地方。”
  胡小波胸有成竹地说:“我知道你担心刘建豪找来,不过你放心,来之前我打听过了,他现在人在国外,就算知道了你的消息,也不可能这么快找来。对了,还没请教,这位女士是?”
  “我女友高敏。”苏文奇简单介绍,“高敏,这是胡小波胡总。”
  高敏跟胡小波握了握手,笑着说:“不打扰你们,你们聊,我上会儿网。”
  见高敏戴上耳机摆弄电脑,胡小波说道:“当年你不辞而别离开刘建豪,是怕他找你麻烦吧?”
  苏文奇勉强笑道:“医院里你对我说的那番话,对我触动挺大,我这种性格的确不适合跟着刘总,又怕他不让我走,所以只好不辞而别,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救了刘总一命,他怎么会找我麻烦?”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胡小波毫不客气地说,“我可是听说刘建豪四处找你,甚至还悬了赏,要不是你能威胁到他,他至于这么在意你吗?我也不瞒你说,这一年多刘建豪处处对我赶尽杀绝,我公司快维持不下去了,只有扳倒他我才能翻过身来,还是那句话,你帮我,我给你一半公司股份。”
  苏文奇赶紧再度否认,说帮不了胡小波。胡小波说:“刘建豪疑心病极重,大牙湾那件事,除了你他没让其他人插手,你怎么可能没证据?难道你不想回到原来的生活吗?”
  苏文奇有些心动,可就算他交出证据,胡小波真有能力把刘建豪送进监狱吗?他说:“让你失望了,胡总,要是能帮你我绝对帮,可我真没有你要的东西。”
  胡小波彻底失望了,只好扔下一张名片,说:“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随便你吧。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打我电话,不过你这么逃下去不是办法,总有一天刘建豪会找到你的。”
  胡小波走后,苏文奇正要收拾东西,高敏却拦住了他,说:“文奇,我觉得胡总说得也有道理,你有证据的话就帮帮他吧,如果他能扳倒刘建豪,以后咱们就不用东躲西藏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扳不倒刘建豪?”
  苏文奇沉默半晌,一声叹息:“可惜,我没有证据,怎么帮?”
  “如果没有证据,你为什么犹豫了一下?”高敏半信半疑地说,“你不用那么怕刘建豪,咱们不能提心吊胆地过一辈子啊!”
  苏文奇苦笑,高敏哪里知道刘建豪是多么可怕的人?自己一旦交出证据,又扳不倒他的话,他必然天涯海角追杀自己,那时候自己才真正死定了。倒不如像现在一样,自己握着证据以作筹码,他反倒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苏文奇决心已定,只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推门准备离开,谁知却撞在一个人身上。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苏,这么匆忙,是在躲我吗?”
  苏文奇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猛地抬头,眼前之人正是刘建豪。
  4。严刑逼供
  刘建豪一脚将苏文奇踹进屋里,高敏尖叫一声,抱住苏文奇,冲着刘建豪怒目而视。刘建豪慢慢踱进屋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啧啧叹道:“看你这房子破的,这是人呆的地方吗?小苏你就是个贱骨头,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多好,偏要自己找罪受。”
  苏文奇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惨笑着说:“刘总,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
  “你就是我心头的一根刺,不把你拔掉,我吃不香睡不好。”刘建豪狞笑着说,“所以一有你的消息,我就火烧屁股似的追来了。”
  苏文奇慢慢站起身来,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刀,指着刘建豪,哆哆嗦嗦地说:“我不怕你,你要敢过来,我就跟你拼了。”
  刘建豪哈哈大笑,伸手入怀取出柄枪来,指着苏文奇说:“多日不见,胆子变大了,来吧,我看你怎么跟我拼?”
  苏文奇本来就不多的勇气立刻烟消云散,一松手扔掉匕首,苦笑着说:“刘总,我哪敢跟你动手啊?误会,不过是个误会。”
  “知道是误会,就别动什么歪心眼。你这破楼里没几家住户,杀了你都不会有人知道。交出你手上的证据,今天我饶你不死。”
  苏文奇知道,一旦交出证据,就连最后的护身符都失去了,反倒是不交的话,还能有一线生机。于是,他当下苦着脸说:“刘总,您说什么证据?我不懂?”
  “办理大牙湾那块地的时候,就是因为我觉得你没胆子算计我,不敢留什么证据,所以才让你从头跟到尾。看来我是小瞧你了,心里没鬼你躲我干吗?”刘建豪上前一顿拳脚,打得苏文奇满地乱滚,鼻子里也流出血来。高敏哭叫道:“文奇跟我说过这件事,他是真没有证据,如果有的话早就给你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如果没有证据,那我就更放心了。”刘建豪狞笑着,捡起苏文奇的匕首在他脖子上比画着,“不过你让老子担惊受怕了这么久,不杀你难出我这口恶气。”
  苏文奇吓得魂飞魄散,叫道:“我有证据,证据在我朋友手里,一旦我出了事,这份东西就会交到警察手里,刘总,你别胡来啊。”
  刘建豪沉默了片刻,扯下床单将他双手反绑,然后扯住高敏,将她推到敞开的窗前,只要他一松手,高敏就会摔下去,刘建豪喝道:“好小子,你真有种,我给你两条路,一是她掉下六楼摔死,二是叫你朋友交出证据,自己选吧。”高敏吓得尖叫,喊道:“文奇救我,快把证据给他吧……”
  苏文奇见状,只好说出,证据藏在家乡郊区舅舅家装杂物棚子的房梁上。刘建豪放了高敏,打电话让手下去取证据。苏文奇恳求道:“刘总,我拿那些证据,只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护身符,决没有害你的意思。现在你拿回证据,我们对你再没什么威胁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跟小杨比起来,你就是个软骨头。”刘建豪笑嘻嘻地说,“那小子不但宁死不交证据,而且一句话都没求过我,因为他知道,求我也免不了一死,你怎么就不明白这点呢?”
  原来,杨松的确是死在刘建豪手里的,苏文奇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说:“我该死我承认,可我女朋友是无辜的,你放过她好吗?”
  “你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还指望我放过她?”刘建豪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他,“放她出去举报我?”
  这时刘建豪的手下打来电话,通话后,刘建豪笑嘻嘻地说:“证据已经拿到了,我这就把你家值钱的东西都拿走,然后再杀掉你俩,等警方发现你们的尸体后,会得出结论,有人入室抢劫杀人灭口,当然,这个凶手他们永远没机会抓到,你看我这情节设计得如何?”
  刘建豪四处打量,然后骂道:“你家怎么穷成这样?除了电脑,还有值钱的玩意吗?”他蹲下身拽出电脑主机箱,正要拔数据线,可就在这时,被扯动鼠标后的电脑屏幕从休眠中苏醒,只见QQ聊天的视频里,正是这间屋子里的情景。
  不光刘建豪,连苏文奇都呆住了,高敏却哈哈大笑起来:“刘建豪,这才是老天的安排,我本来想借着今天的特殊场合,从文奇嘴里套出你犯罪的证据,没想到你自投罗网,你拿枪逼供我们的东西都传到我朋友那儿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刘建豪大怒,抓起显示屏狠狠摔在地上,然后上前揪住高敏的头发,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算计我?”
  5。阴差阳错
  高敏也不隐瞒,缓缓说出了她的事情。原来,她是袁本群的女朋友。当年袁本群回来找刘建豪算账时,她因为焦虑上火动了胎气,所以没能跟他一起回来。当听到袁本群的死讯后,她受不了打击流了产,从那之后,她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只有一个:复仇。
  她身体刚好一些,便赶回去祭奠男友,结果在袁本群的墓前看到了苏文奇。她躲在一边,听他诉说他的内疚、无奈和痛苦,还有他准备离开的打算。她决定把他当成备用计划,暗中跟着他到了那个偏远县城,确定他将在县城定居后,就又返回去建豪集团应聘,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搜集刘建豪的犯罪证据。可因为她的学历太低,试了几次都没能进入建豪集团,这时候她听说刘建豪在四处寻找苏文奇,她怀疑苏文奇可能有刘建豪的犯罪证据,于是决定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苏文奇睡觉那段视频是她单独传给胡小波的,刚才趁胡小波跟苏文奇谈话时,她打开视频摄录,并在胡小波离开后试探苏文奇,虽然没能拿到证据,但阴差阳错地将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都同步传给了她朋友。
  刘建豪听完这些脸色大变,问道:“胡小波也来了?他现在在哪儿?”高敏恨恨地说:“苏文奇死活不肯交出证据,他没办法只好回去了。”
  “幸好这家伙是个被良心束缚了手脚的呆子,要是有我这手段,现在我就有麻烦了。”刘建豪松了口气说,“如果是你单独发给胡小波的,那么微信没理由扩散,我的手下是从哪里看到的?据他们说,朋友圈里到处都是这段视频。”
  高敏讥笑道:“你居然还有心思关心微信的事,我劝你还是想想刚才的视频吧,想想怎么跟法官解释这些事情吧。”
  “跟法官解释?有什么解释的?我不过是打了苏文奇几下,威胁了你们几句,不过那都是开玩笑啊!”刘建豪大笑起来,“最多再加上非法持枪,我一个身家过亿的老板,这么一段录像能奈我何?”
  “可你刚才承认了杨松是你杀的,这点你怎么解释?”
  “吹牛嘛,吓唬人嘛。”刘建豪不屑地说,“我还说我杀过别人呢,有证据吗?”
  高敏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理,她死死盯着刘建豪,眼里现出决然之色,突然猛地向窗子冲去,但刘建豪早有防备,一把抱住她,将她远远拖离窗户:“事到如今,我还想不到你会做什么吗?如果你死了,刚才那些视频可以证明我是凶手,但我不给你这个机会。我这就把你们送去医院治伤,只要有人看见了你,你再死就跟我无关了。”
  “如果我死了呢?”
  刘建豪愕然转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文奇站到了窗前,身子后仰,随时都有可能摔下去。刘建豪大惊,叫道:“小苏,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苏文奇脸上现出悲凉之色,自嘲地说:“当年你杀袁本群时,我就应该检举你,但我不敢;胡小波找我的时候,我又放弃了。这一次,我不愿意再当懦夫了!”
  刘建豪拼命地挥手:“别别别,小苏你听我说……”
  “我敌人鄙视我也就算了,可连女朋友都瞧不起我,我用性命爱着的人,居然是为了算计我才来到我身边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苏文奇惨笑,“不过我不怪你,高敏,就当这是我最后帮你一次吧。”
  “文奇不要。”高敏大叫一声,脸色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她想冲上前去救他,却又怕他就此翻出窗外。就在这要命的时刻,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刘建豪一怔之下,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自救机会,说:“快,快去开门。”
  只要来人能证明苏文奇是自己跳下去的,他刘建豪就不用担负杀人的罪名了,他只希望高敏和苏文奇别想到这点。果然,高敏迎接救星一样慌忙打开门锁,一个人走了进来,却正是去而复返的胡小波。胡小波见此情景,一下子惊呆了。
  刘建豪暗叫不妙,胡小波对他恨之入骨,绝对不会帮他作证的,现在唯一的生机,是不让苏文奇跳下去。趁所有人都失神的瞬间,他猛地向苏文奇扑过去,苏文奇本能地一躲,刘建豪扑了个空,正想再上前抓住他,却只听得胡小波一声怒吼:“王八蛋,还想杀人——”
  胡小波像一颗炮弹一般冲过来,撞在刘建豪身上,刘建豪翻出窗外,一阵惨叫之后接着“扑通”一声,外面再无半点声息。
  胡小波探头向外看了看,转过头来心有余悸地说:“我说过他会杀了你,要不是我来得及时,现在躺在楼下的就是你了。”
  苏文奇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本来我是要走的,可我儿子来电话,说在我微信里转发的那段视频现在很火,我这才知道,我儿子玩我手机时看到了视频,觉得好玩给转发出去了。我怕这王八蛋找上门来,就想来看看你们走没走……”
  苏文奇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胡总,其实刚才刘建豪不是想杀我,他是怕我自杀,想把我拉回来。”胡小波愣了,脸上慢慢失去了血色:“你是说,我……”
  “你一点也不用担心。”高敏胸有成竹地说,“就刚才那种情况,任何一个法官也不会判你故意杀人,因为你的初衷是救人,放心吧,我们都能为你作证。”
  这时,有人在楼下惊叫:“有人跳楼了,快报警啊……”
  • 上一篇: 帮你卸座山[新传说]
  • 下一篇: 致命一锤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