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杀手的选择

杀手的选择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01 阅读:
  李形无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杀手,他杀人不讲江湖规矩,而是凭自己的喜好。最近他喜欢上了“怡春园”的美春姑娘,他发誓要为其赎身。不过,为了讨得美春姑娘的欢心,他隐瞒了杀手的身份,暗地里却开始频繁地接一些生意,想攒足够的赎银。
  一天傍晚,李形无路过一座小山,忽然,树林中传来一阵厮杀声,他走过去一瞧,看见几名捕快正在与一帮蒙面大汉杀个不停,旁边停着几辆马车,一看就知是装着值钱的东西,李形无觉得是天赐良机,决定趁双方两败俱伤时再出手,于是,他便在一旁静静地观战。
  少顷,几名捕快已浑身受伤,渐渐招架不住,李形无一声怒吼,闪电般地杀进场中,只一眨眼的工夫,几名强盗便被其斩杀,面对几位弱兵,李形无早已不放在心上,他调笑道:“这两车东西归我了,识相的话你们就赶快滚蛋,我大发慈悲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行!我们就是死也要保护这笔银子。”一名领头的捕快说道。
  “哦,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周捕头,为了你上司贪污的这点赃款,你连性命都不要了,值得吗?”李形无认出领头的是县衙的捕头,继续调笑道。
  “谁说是大人贪污的赃款,这是本县几万灾民的救命钱,你这个强盗真是禽兽不如,今天,除非你杀了我们,否则。休想得到银子。”周捕头怒道。
  李形无一惊,问道:“赈灾银?”他有些不信,沉思片刻后又道:“那本大爷今天就放你们一马,不过,若发现你们欺骗我,我照样会随时取你们的狗命。”
  李形无的决定出乎周捕头的意外,他双手抱拳道:“多谢,还望阁下告知大名,日后定当相报。”
  “哈哈,虽然你是兵我是贼,但是告诉你也无妨,在下就是天下第一杀手李形无。”说罢,加马一鞭,扬长而去。
  三天之后的一个傍晚,李形无如约来到迎宾酒楼,刚进店门,店小二便匆匆地跑出来领着他走进酒楼的一间内室,一人早已在此等候,见到李形无连忙抱拳道:“今日特地为李兄备一份薄酒,聊表谢意。”
  李形无淡淡说道:“周捕头乃官场中人,在此与我一名杀手相会,有点不符常理吧?”
  周捕头笑道:“李兄见笑了,在这里你只是一个食客,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更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何况小弟早就得知李兄非一般的杀手,不然,那天就不会拔刀相助了。”
  “你错了,我现在很需要银子,放你一马,全是看在那些灾民的份上;如果你那天欺骗了我,也许今天你就没有机会坐在这儿了。”
  “那是当然,小弟还得知李兄是为了赎回‘怡春园’的美春姑娘才起夺银之心的。”周捕头说着,轻拍了两下巴掌,这时,从另一问暗室内走出来一名女子。
  李形无一惊:“美春?这是怎么回事?”
  周捕头道:“李兄,我曾经说过要回报你的,又怎敢食言!”
  “你赎回了美春?”李形无十分诧异。
  “哈哈,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周捕头笑道。
  李形无并不在意,连忙举起酒杯,说道:“多谢周捕头,以后只要您有什么难处,尽管吩咐,在下一定鼎力相助。”
  古道,夕阳。一辆马车急驰在一条偏僻的小道上。
  李形无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注视着美春,说:“我隐瞒了杀手的身份,你不会怪我吧。”
  “看你说的。”美春用娇嫩的小手轻轻地捶了捶李形无的肩,温柔地说:“在我心中你哪像是一个杀手,杀手是冷酷无情的,而你不仅有情有义,还有许多人所不具备的良知。所以,我也相信我不会看错人。相公,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的家乡临安呀!到了临安。我带你见识见识西湖的美景,你一定会很喜欢的。”两人正聊着,突然,马一声长嘶,停了下来,一个蒙面人站在了马车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是谁?”李形无跃下马车惊问道。
  “你以为你走得了吗?”黑影冷冷地说道。
  “我已不再做杀手了。”李形无心知对方来意,连忙表明态度。
  “你的好友周捕头因为私自放走你已被关进了死牢,你就忍心置之不理吗?如今到处都在捉拿你,我可以说。没有我的帮助,你根本逃不出一百里。你总不至于连朋友之义与新婚妻子的后半生也不顾吧。”
  想到美春,李形无有了一丝犹豫。沉思片刻后,问道:“你要我杀谁?”
  黑影说道:“你放心,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不仅能保证你躲避追杀,还能让你有足够的钱财过下半辈子。
  “好,我答应你,不过,如果我妻子少了一根头发,我都不会放过你。”
  话毕,李形无返回车上,驾着马车尾随着黑衣人,急速前行。
  一个多时辰后,马车在一座庄园前停了下来,李形无抬头一望,正门牌匾上写着“大义山庄”三个大字,周围漆黑一片,看不清是什么地方,微风一吹,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甚有几分恐怖。
  李形无挽着妻子紧跟在黑衣人身后,进人大院,黑衣人先把美春带到了一个房间,随后又领着李形无来到一座小阁楼前,房间里早已有人在等候,李形无刚迈进门槛,里面就传来一个声音:“李公子一请就到,真是痛快!痛快!”
  “阁下是……”
  “杀手是不应该询问雇主来历的,难道你不记得了。”说话的是一位年轻人。微弱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声色十分严厉。
  “谈谈你的条件吧。”李形无不想再浪费时间,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帮我杀掉俞大猷,我帮你救出你的兄弟,另加足够你享用的钱财,我没有占你便宜吧?”
  “俞总兵?”李形无吃了一惊。
  “不错,我知道这个差事有点困难,不然就不会找你了,我想,李公子号称‘天下第一杀手’,一定不会令我失望,更不会令美春姑娘失望。”
  年轻人看了一眼李形无继续说道:“俞大猷过两天要去沙海巡视,并且是微服私访,应该不会带多少随从,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吧。”
  “好!”李形无淡淡的答道,然后,转身离去。
  李形无走后,黑衣人问道:“公子,俞大猷出行一定会戒备森严,李形无能顺利得手吗?”
  “夏怀你错了,俞大猷是大明朝难得的好官,在他的心里只有国家与人民,且为人低调,不善张扬,他出门是不会带多少人的;同时,我们也要为李形无的行动制造机会,不要以为有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最担心李形无临阵反悔,坏我们的大事,他这个人与一般的杀手不同,难以捉摸。”
  “有他的女人在手,就由不得他了。”那位年轻人笑道,“俞大猷统领的军队英勇善战,只要他一死,军心必然大乱,我们就有机可乘,近期的溃败与长期的海禁已使我们元气大伤,我们太需要一场胜利来振奋士气了。哈哈,杀了俞大猷,就等于断了胡宗宪一条手臂,胡贼诱杀了我父亲,我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李形无回到住处,美春并没有睡,见他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焦急地问道:“他们是一些什么人?想要你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多加小心。”
  “你放心,我不怕,如果他们敢欺负我,我就与他们同归于尽。”美春说着,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
  “那是什么?”李形无问道。
  “七窍追魂丹,只需一粒即可在一个时辰内将人致于死地。”
  “你怎么有这个?要它干什么?”李形无顿生疑问。
  “这是我在‘怡春园’时,我的一个好姐妹给我的,当时是为了防止别人欺负我们,留作自己用的,其实,在‘冶春园’内,大多数姐妹都藏有这个。”
  李形无把妻子搂在怀里,说道:“以后不许你用这个,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话虽这样说,但李形无的心情却十分沉重,俞大猷是抗倭名将,若杀了他,自己将会成为罪人,从此将亡命天涯,美春也会因此受到牵连,跟着自己过逃亡的日子;若不杀他,美春在雇主手中,恐将性命难保,美春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何况作为一个丈夫,不能保护自己的妻子,又有何脸面立足于江湖,想来想去,李形无内心非常矛盾。
  沙海是浙江沿海边的一个小镇,也是一个天然的避风之处,虽然谈不上繁华,但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这里也成了倭寇经常避风与补给之地,倭寇每次上岸、出海,都要在这里洗劫一番。所以,近几年来,沙海已经变成一座满目萧条的小镇,但自从胡宗宪巡按浙江以后,在这里设置了海防,派兵驻守,这里才稍有起色。
  天快黑的时候,俞大猷一行四人到达了沙海,他们打扮成生意人在一家客店住了下来。
  然而,这一切都没能逃脱李形无的眼睛。寂静的夜晚,一轮细月高悬在空中,若隐若现。李形无穿好夜行衣,鬼影似地潜入了客店,很熟悉地来到一间房门前,里面漆黑一片,他用刀轻轻地拨开门栓,借助微弱的月光,摸到床前,刚要挥刀砍下,忽然,房内突然大亮,一张渔网自上而下将其罩住,同时,里屋走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人笑道:“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几名侍卫上前解下李形无的刀,并点了他的穴道,俞大猷走到李形无面前,问道:“我看你不像是倭寇,你是谁?”
  李形无回答道:“我是杀手李形无。”
  “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李形无?我早有耳闻,并听说你向来惩恶扬善,是一位有正义感的杀手,俞某一生以国事为重,虽不敢自称是什么大英雄、大清官,但行事光明磊落,自认为对得起天下百姓,不知李公子为何要杀我?”
  “我……”李形无不知如何启齿。
  “李公子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俞大猷追问道。
  “我妻子遭人挟持,故不得不如此。”
  俞大猷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像你这样的人,若非迫不得已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你走吧。”说罢,俞大猷示意手下收起渔网并解开李形无的穴道。
  “大人,这……他可是杀手啊。”随从惊道。
  俞大猷断然说道:“他不是杀手,真正的杀手是冷酷无情的,而我在他身上,看不到这一点。”
  李形无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向俞大猷投去了感激的一瞥,抱拳遭“谢大人,您多保重。”
  李形无走后,俞大猷立即命令道:“我们连夜赶回驻地,即刻启程。”
  “大人,这又是何故?”随从们不解。
  俞大猷没有回答他们的话,继续说道:“回到驻地后,立即发布我遇刺身亡的消息。多年来,倭寇难以剿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比较分散、隐蔽,当他们得知我死之后,一定会集中各路倭寇联合反扑,这样,我们就可以趁机将他们一举歼灭。”
  “引蛇出洞!”随从终于明白。
  “不错。”俞太猷微笑着点了点头。
  费尽周折,李形无终于找到了“大义山庄”,夜幕降临之时,李形无准确无误地潜入到了软禁妻子的房前,刚要推门进去,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美春,想不到我们会在这儿见面吧。”
  美春惊喜道:“的确没有想到,你不是被关进死牢了吗?什么时候被释放出来的?”
  “哈哈,谁敢关我?那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计谋,请你家相公为我报仇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替我杀了俞大猷,所以,我今天特别高兴。”
  “什么,你和这些人合伙欺骗我家相公,要他杀了俞总兵?”美春十分震惊。
  周捕头点了点头,狠狠地说道:“说得一点也没错,三年前,我父亲曾在俞大猷手下当差,因一时糊涂,为倭寇传递情报,竟被俞大猷以通敌罪处死,可是我父亲提供给倭寇的情报全都毫无价值,也并没有给朝廷带来丝毫损失,干嘛要被处死?如今,李形无已是被朝廷通缉的要犯,你跟着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何况他现在自身难保,根本救不了你。”
  周捕头紧紧地盯着美春,继续说道:“自从那天在树林中他放过我之后,我就知道我报仇的机会来了,虽然,本捕头早就钟情于你了,但为了父仇,不得不忍痛割爱,把你让给了李形无,以此骗取他的信任,利用他帮助我报杀父之仇。”
  “砰”的一声响,李形无踢门而入,骂道:“周捕头,你好狠毒,我算瞎了眼,居然还把你当兄弟。”
  周捕头一惊,迅速抓住了美春,道:“你想怎样?把刀放下。”
  “好、好。”李形无依言放下了手中的刀,又道“周捕头,只要你放了美春,一切都好商量。”
  “我成全你。”说着,周捕头推开美春,迅即将刀架在了李形无的脖子上。
  美春看着眼前钟情于自己的两个男人,平静地对李形无说道:“相公,你杀了俞总兵,成了朝廷钦犯,恕我再不能与你在一起了,周捕头早就钟情于我,与他在一起会更适合我。”
  李形无一听,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话是出自自己深爱的妻子之口,他痛苦地低下了头。周捕头洋洋自得地笑道:“这就对了,我现在就杀了他。”
  周捕头刚要动手,美春急忙叫道:“慢,我与他毕竟夫妻一场,让我敬他一杯酒后,再送他上路吧。”
  “好!好!我们也兄弟一场,我也敬他一杯。”周捕头连忙附和道。
  少顷,美春从室内端来一壶酒,各自斟满一杯后,道:“来,我们痛饮一杯。”
  “听夫人的。”周捕头得意地笑道,随即将酒递给李形无,李形无接过,面无表情,心道:“美春,只要你能幸福,我死而无憾。”举杯一饮而尽。
  “痛快!”周捕头见此,端起酒杯道:“夫人,一起干!”
  美春无言,两人举杯同时将酒喝了下去,完毕,周捕头放下酒杯,对李形无说道:“你可以上路了,到阴间做你的‘天下第一杀手’去吧。”
  “哈哈!”美春一声狂笑道:“周捕头,酒力如何?”
  周捕头见美春神情有些异样,同时,觉得腹中疼痛难忍,道:“你在酒中下了毒?”
  “不错,我在酒中放了十粒‘七窍追魂丹’,我们很快就一并同归于尽了。”美春说着,豆大的汗珠正顺着脸颊不停地流下来,她深情地望着早已瘫倒在地上的李形无,哭道:“相公,你好糊涂,你为什么要杀俞总兵?他可是抗击倭寇的英雄啊,我的家人、族人全部惨死在倭寇的刀下,我对他们恨之入骨,我曾经立下誓言:谁与抗击倭寇的将士为敌,谁就是我的仇人,所以我不能原谅你,否则,我将无脸见我的亲人;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可是你也不能因为我而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美春伏在李形无的身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相公,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在我心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你,因此我也随你一起去阴间过平静的日子,那里没有仇。没有恨……”美春已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美春,俞总兵他、他……”李形无正要说出真相,忽见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便把话头又咽了下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脸上展露出会心的笑容。
  来人正是徐公子与夏怀。只听夏怀说道:“公子,他们争风吃醋同归于尽了,也省了你一桩心事。”
  “这样更好,我可以安心地对付胡宗宪了。”说罢,甩手离去。
  起风了,房内,浓郁的酒香也随风飘出庄外,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预言死亡单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