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上帝的旨意

上帝的旨意

来源: 未知 作者: iloveu 时间: 2019-03-10 阅读:
  忘不掉的记忆
  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南段海滨,矗立着一座不起眼的棕褐色小楼,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摩萨德总部。摩萨德全名“情报及特殊使命局”,是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专门从事秘密活动,打击以色列的敌人和居住在海外的前纳粹战犯。
  这天早上,特工蕾切尔·斯坦恩被叫到办公室,局长将一张照片递给她,然后问道:“蕾切尔,你还认识他吗?”
  蕾切尔扫视了一眼照片,浑身一颤,咬牙切齿地回答:“沃德·海森堡?这个刽子手,即使他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他!”
  话说1941年,德军入侵拉脱维亚,沃德·海森堡带领着一支部队包围了蕾切尔·斯坦恩居住的村庄。村民被分成两列,沃德从中间穿过,用手杖随意地清点着人数,奇数的被留下做苦力,偶数的被推入砖窑活活烧死。
  空中淅淅沥沥地飘着雨,但对于熊熊烈火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年仅十岁的蕾切尔望着父母和弟弟被烈火吞没,她流着泪,无助地嘶喊:“谋杀,这是谋杀!看看吧,连上帝都流泪了啊!”
  沃德·海森堡用手杖顶着蕾切尔的下颚,冷笑着说:“上帝流泪?不,就算下雨也救不了你们。所以说,谋杀,这是上帝的旨意。”
  “谋杀,这是上帝的旨意”,刽子手沃德的这句话立刻被大肆宣扬,成了纳粹继续杀戮的宣传口号。二十年过去了,拉脱维亚村民被焚的那一幕永远留在了蕾切尔心里,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疤。
  “我们找到了沃德?”蕾切尔放下照片,记忆从遥远的拉脱维亚回到了现实。
  “是的,他化名大卫·路易斯藏身在异国,还开了一家名为竹海的刺青店。”局长将档案袋递给蕾切尔,继续说,“我们决定派你去执行这项任务,将他就地正法。”
  局长告诉蕾切尔,为了要引发媒体宣传和社会舆论,他希望沃德的真实身份被公布于众,但死亡方式要既不像谋杀,也不像自杀以及自然死亡,最好是事故。同时,局长提醒蕾切尔注意安全,因为一旦行动失败,她有可能被当地警方逮捕并执行死刑。
  蕾切尔接受了任务,但她决定独自完成使命,不让局里安排其他人员参与。局长同意了她的请求。
  看不见的杀机
  “竹海”刺青店位于城市东南角的河畔,沃德用化名隐居在此已经五年之久,他随身携带的黄金珠宝一辈子也花不完,刺青仅是他打发时间的爱好而已。
  傍晚时分,沃德沐浴著金黄色的夕阳漫步在河畔,一个女人驾着独木舟顺流而下。在一个激流拐弯处,独木舟突然失去了平衡,女人一个跟头跌落水中,她拼命挣扎着,眼看就要被无情的河水吞没。
  沃德跳入河中,迅速靠近溺水者,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襟。女人本能地抱住了沃德,沃德一下子失去平衡,和女人一起坠入河中。情急之下,沃德一脚踹开对方,又对着她的太阳穴猛然一击,女人顿时松开双手,昏厥过去。沃德再次抓住女人的衣襟,熟练地游回河边。
  沃德让女人平躺在岸边,俯身做起了人工呼吸。之后,女人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你是上帝吗?谢谢你救我。”
  “是我救了你,但我不是上帝。我叫路易斯,大卫·路易斯。你是谁,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瑞娜,美国‘独身远足俱乐部’的漂流爱好者。”
  “一个非常有名的俱乐部,它的成员遍布世界各地。”
  “是的,我们向往像鱼儿那样自由,所以,我不喜欢别人把我当成一匹马来骑着。”
  沃德一下子反应过来:“对不起,我这就还你自由。”他笑着起身将瑞娜扶起来。瑞娜擦了一把额头的水珠,望着河水懊丧地说道:“真晦气,我的行李全被河水冲走了,今晚怎么宿营呢?”
  沃德说道:“我的寓所就在河岸之上,若不嫌弃,请先到我那里暂住一晚,明天再做打算吧。”
  两人回到竹海寓所后,瑞娜因为着凉发烧了,卧病休养了好几日,沃德一直悉心照料着。这段时间,瑞娜说起自己也有一个竹园,且园艺精湛。沃德很高兴,便请瑞娜帮他打理竹园,瑞娜欣然答应,还亲手移植了一片竹根。因为共同的爱好,两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沃德收藏了一幅中国古代的诗竹画,即把诗句中的文字笔画变形成竹叶,与竹竿相配组成图画。瑞娜一见这画就喜欢上了,她请求沃德将画刺在自己的后背上留念。
  沃德十分乐意,不过要完成这幅复杂的刺青作品需要花些时日,但这正是瑞娜所期望的,因为她可不是什么漂流爱好者,她带着任务而来,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
  猜不到的方式
  “竹海”最高点是一块硕大的石头,站在石头上可以俯瞰整条河流。石头与河床落差数十米,竹子从石头两侧延伸至河床,环抱着一个幽静的深潭。
  一个雨天,沃德来到潭边席地打坐,他打坐的地方离边上茂密的竹林隔了几米远,所以头顶毫无遮挡,任凭雨水浇在身上。瑞娜过来替他撑起伞,嗔怪道:“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这样你会感冒的。”
  沃德睁开眼睛,颤抖着说:“每至雨天,我都感觉全身火辣辣的,仿佛置身于烈火中,周围全是面目狰狞的鬼脸。一位中国游僧教会我打坐,只有这样,我才好受些。”
  “你在向上帝忏悔吗?路易斯,你以前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不是忏悔,是反抗。无论我以前做过什么,我都不后悔!”
  直至风停雨住,沃德才带着瑞娜返回竹海寓所。
  一段时日后,瑞娜种植的竹子已破土发芽,进入地上幼竹生长期,而她背上的刺青画也已完成。于是瑞娜告别沃德,踏上了归途。
  见化名为瑞娜的蕾切尔归来,局长惊讶地问道:“我没有接到沃德死亡的任何消息啊!”
  “沃德·海森堡必死无疑,不过我将他的死亡时间推迟了几天。”蕾切尔神色诡秘,同时又显得很有信心,“我谋杀了他,用了一种人们都猜不到的方式。”
  一个星期后,一场大雨袭击了沃德所在的城市。像往常一样,沃德在潭边那块空地打坐,突然,头顶上的巨石从天而降,将他深深砸入地下。从当地报纸拍摄的照片来看,如同一个铅球将一只癞蛤蟆砸入淤泥之中,一片血肉模糊。石头上用希伯来文镌刻着一行字:“谋杀,这是上帝的旨意!”
  蕾切尔谋杀沃德的真相不为外人所知,直到她因病去世之前,她才道出了谋杀的秘密。
  竹子的成长周期分为地下竹笋期、地上幼竹期、成竹期和衰退期。幼竹期成长速度非常快,遇水即长。当年蕾切尔化名瑞娜,来到沃德身边,洞悉沃德的生活习惯。沃德会在雨天去深潭打坐且位置固定,蕾切尔便事先将河岸的巨石顶起缝隙,在下面偷偷种植了大量竹子,等竹子进入幼竹期遇水疯长时,便会将巨石顶起,使它坠落,从而要了沃德的性命。等天气预报说七天之后有暴雨袭击时,蕾切尔知道时机成熟,便离开了“竹海”。
  特工蕾切尔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她不在死亡现场、没有作案时间,正如她在传记结束语中所言:“谋杀,这是上帝的旨意,而且是以一种猜不到的方式。”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妻子的证词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