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妻子的证词

妻子的证词

来源: 未知 作者: iloveu 时间: 2019-03-08 阅读:
  本篇改编自日本推理小说家佐野洋的同名小说。
  不在场证明
  最近,江里子的丈夫被指控殺人,江里子则要作为证人出庭。
  出事之前,两人的关系已日渐疏远,丈夫平日里并不多看江里子一眼,另有所爱之后,便认真考虑起同江里子离婚的事。
  可是,江里子的丈夫却因为谋杀情人田代夏子的罪名,站到了被告席上。江里子的证词,将会是他的救命稻草。
  六月十三日那天,田代夏子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公寓里。警方在现场发现了江里子丈夫的很多脚印和指纹,田代夏子的邻居也证实,曾经多次看到两人一起进出,关系异常亲密。
  警方判断的案发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到十点。江里子的丈夫宣称,这个时间段里自己正在家中看书,这只有江里子能够证明。可现在,江里子居然作为检方证人上了法庭,这听上去有些奇怪。江里子是唯一能证明丈夫不在案发现场的人,照理应该申请做被告一方的证人。
  江里子生于学者之家,是家中长女,她还有一个妹妹乃里子。十年前,江里子同她父亲的高足,也就是现在的丈夫,结了婚。
  出庭这天,江里子从法庭门口走向证人席时,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丈夫一眼。她站在证人席上后,显得从容、镇定。
  庭审开始,检察官先问道:“请问,案发当天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你丈夫一直都在家里吗?”
  “是的,他从八点十分进了书房,一直待到十二点。九点半的时候,我去给他送过咖啡,他就待在书房里。”
  “请你详细谈一下当时的情景。”
  “我先在门外说了声‘咖啡来了’,这也是平常的习惯,于是他说:‘放在那里吧。’我便拉开门,把茶盘里的咖啡放在屋里,然后关上门就走了。”
  “被告没有回头看你吗?”
  “没有,”江里子坚定地否定道,“这种时候,我丈夫是非常冷淡的,一年也难得回头看我一眼。”江里子的这番答话,使得旁听席上的人议论纷纷。
  这时,审判长插了一句:“你看到的那个背影,有没有可能不是你丈夫?”
  “哪能呢?”江里子忍住笑说,“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年,我不会看错的。”
  检察官的询问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就轮到八尾反诘了。
  八尾是被告江里子丈夫的辩护人,他首先询问了两人的夫妻关系如何,江里子不加掩饰,说他们关系很不好,已经提过好几次离婚了。而她丈夫和田代夏子的情人关系,则是妹妹乃里子告诉她的。乃里子与田代夏子是同学关系,两人很要好,江里子丈夫与田代夏子之所以能走到一起,还是乃里子介绍他们认识的。
  最后,八尾问:“你现在是否还爱你的丈夫?”
  江里子说:“我认为杀害田代夏子的绝不会是我丈夫,因为他当时不在现场,这我比谁都清楚。不过,等事情结束后,我准备同他离婚。”
  “难怪呢——”八尾满意地点点头,“方才你瞧都没瞧你丈夫一眼。我的反诘完了。”八尾知道两人夫妻关系紧张,让江里子来证实,其实是八尾在法庭上的战术。只有这样,审判长才不会认为江里子是为了帮丈夫脱罪而说谎。
  第二个证人
  除了江里子,检方还有一位证人。这人叫古谷清一,他同江里子的丈夫一样,也是江里子父亲的学生,目前在一所大学当教授。
  古谷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不过他的证词,却将江里子的丈夫打入了万丈深渊。
  古谷作证说,案发当天上午,江里子打电话给他,说有事要和他商量,两人约好晚上九点在赤坂的一家餐馆见面。他们边吃边聊,有将近两个小时,一直到快十一点时才分开。
  两个人的证词一经比较,谁都会认为,江里子为了救丈夫作了伪证。这个时候,如果她丈夫一味坚持说,是江里子送咖啡到书房去的,别人一定会认为,这是他们事先串通好的。
  这时,审判长催促八尾反诘,八尾慢吞吞地站起来,他思绪很乱,一时也找不到反击证人的良策。过了一会儿,八尾才问道:“案发那天,证人是否也戴着眼镜?”
  古谷回答:“当然戴了。”
  “那么,菜放在餐桌上冒出热气,这种时候,眼镜会不会被蒙上雾气?”
  “偶尔会有吧,但是——”
  还没等古谷说完,八尾就打断了他。八尾是想以视力不好为由,让审判长相信,古谷见到的不是江里子。
  接下来,八尾悄声问江里子的丈夫,江里子同她妹妹乃里子长得是否相像,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是姐妹,总有些像,但也不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八尾怀疑古谷见到的是乃里子,不过这个推理似乎依然是站不住脚的。两人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谈话,对面坐错了人,会没发现?
  八尾并不死心,他打听到乃里子也来旁听了,就坐在旁听席上,于是他指着乃里子,询问古谷:“第一排右边第三个人,证人认识吗?”
  只听古谷毫不迟疑地说:“那是我恩师泽口先生的女儿,也是被告夫人的妹妹。”
  “证人在案发当天实际上见到的,不是那位女士吗?”
  “不是。我同她们姐妹二人十分熟悉,是不可能看错的。”古谷挺着胸脯说。
  八尾反诘结束后,又说自己有个请求,然后走到审判长席旁,小声同审判长谈着什么。审判长和检察官商讨了一会儿,最终同意了八尾的请求。
  姐妹的阴谋
  接下来,审判长宣布道:“本院按职权规定,要对证人进行调查。泽口乃里子,请到这里来。”
  乃里子当即站了起来,法警走过去,将她带到证人席上。走到证人席之前,她望了被告,也就是她的姐夫一眼,那眼神异常冰冷。
  乃里子作了证人宣誓,结束后,审判长问:“令姐同古谷的证词相互对立,你有什么看法?”
  “家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乃里子很镇定,同她姐姐江里子一样,语调抑扬顿挫,沉静地回答问题。不仅语调,就连音色也同她姐姐十分相似。若是闭上眼睛,甚至会错以为听到的是江里子的声音。
  这时,八尾举手说:“审判长,请允许我来询问,可以吗?”
  “请吧。”审判长同意了。
  “首先谈一下我的推理,请证人注意听。令姐作证说,案发当天晚上,她和丈夫都一直待在家里。但是,古谷證人则说,他同令姐一起吃了晚饭。在这种情况下,假如双方都没有说谎,那么,去见古谷证人的,岂不就不是令姐,而是她的替身?那么这个替身能是谁呢?恐怕只有你这做妹妹的了。这是我的判断,怎么样?去见古谷证人的,难道不是你吗?”
  “不是我。”乃里子否定道。
  “证人你可是宣誓过的哟!你敢肯定吗?”八尾的语气显得很不客气。
  “当然,我没有去见过古谷先生。”
  接着,八尾又问乃里子案发当晚在做什么,就是这一简单的问题,却让乃里子惊慌失措起来。八尾抓住这一点,一再询问,乃里子始终吞吞吐吐……
  趁这空隙,江里子的丈夫悄声叫住八尾,说了一件田代夏子生前的事。
  说话间,乃里子才开口说:“那天的事,我想不起来了。”
  “你同被害人不是很要好吗?那天是她被害的日子,你怎么会不记得了呢?”八尾故意问。
  “确实是忘记了。”
  “审判长,为了帮助证人回忆,请允许我稍稍提示一下——”
  八尾请示过审判长之后,离开辩护人席。他走到乃里子身旁,问道:“让我来告诉你吧。首先,案发当晚,你在被告,也就是令姐的家里。九点半的时候,是你端着咖啡,送到被告房间里的。你同令姐的声音非常相似,所以,你说‘咖啡来了’这句话,被错听成是令姐说的,完全有可能。”
  乃里子无言以对,她两手抓住证人席的桌子边,使人觉得她是勉强支撑在那里的。
  这时,八尾继续说:“后来又怎样了呢?你送完咖啡,立即出去,坐上出租车,去了田代夏子的公寓。据说你同田代夏子的关系颇为亲密,曾是同性恋人。其实,田代夏子是受你引诱的,这是她亲口告诉被告的。”
  乃里子仍旧一声不响,她摇着头,两手把耳朵捂了起来,默认了一切……
  原来,江里子憎恨田代夏子抢走了自己的丈夫,而乃里子,也恨田代夏子变了心。为此,姐妹二人便打算杀了她,同时嫁祸给江里子的丈夫。江里子证明丈夫不在案发现场,但又从另一方面使这一证词不能成立。这样一来,她丈夫也就无计可施了……
  • 上一篇: 上帝的旨意
  • 下一篇: 复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