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藏宝图

藏宝图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10-05 阅读:
  酒后狂言
  小西最擅长的是什么?
  江湖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刀、快刀、杀人不沾血的快刀。
  但小西自己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自己最擅长的是:偷、偷心、偷江湖美女的心。
  小西说的不假。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是他这个情场浪子看上的江湖美女,十有八九逃不出他的魔爪。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喝多了的小西一时头脑发热,突然站起来宣布一件事:他要在十天之内,偷到凌雪的芳心。当时在场的人都当小西讲的是醉言,因为谁都觉得这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这道理就像太阳不会从西边升起那么简单。
  凌雪是何人?
  江湖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凌雪是天下最美丽最幸福最快乐的人。
  凌雪是名满江湖的凌峰凌侯爷的掌上明珠,而且是江湖第一武林世家磨剑庄少庄主司马杰的未婚妻。
  什么东西可以比小西的刀更快?是妇人的闲言碎语和江湖名人的说话。小西的酒后狂言,像长了翅膀般飞快传遍了江湖。凌侯爷听闻,只淡淡一笑;司马杰听闻,鼻子“哼”了一下;凌雪本人听闻,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像事不关己。
  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时,小西已经到了侯爷府,因为小西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凌侯爷在江湖上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武林盟主也要对他俯首听命。凌侯爷武功高强,而且富可敌国,府上的八百门客,都是江湖上的奇人异士。
  小西虽然是个江湖浪子,却也是江湖上名气冲天的人物,所以凌侯爷亲自将他迎进府中,设宴为他洗尘接风。
  酒宴上,小西终于见到了凌雪,果然美艳如花,冰清玉洁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当然,小西也见到了貌若潘安才艺双绝的司马杰,连小西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凌雪与司马杰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小西并没有自惭形秽,他在宴席上谈笑风生,口若悬河地说着江湖趣事,引得酒宴上笑声不绝;就连有冰美人之称的凌雪,也禁不住掩口而笑了。
  酒宴结束后,威严的凌侯爷拍着小西的肩膀,说:“小西,我知道你是为小女而来的,不管你能否成功,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侯爷府的下人将小西领往贵宾房。踏着青石砖穿过后花园时,小西看见司马杰拉住凌雪的手,在荷花池边赏花,在夕阳的余晖下,两人真像一对神仙眷侣。
  小西自嘲一笑,跟着下人到了贵宾房。能够住上侯爷府贵宾房的人只有三个,除了小西外,还有云龙道长和一个瞎子。
  云龙道长的大名小西听过,他数年前已经退隐江湖,没想到竟然在侯爷府里;而那个整天坐着如一块石头般的瞎子,小西却不知是何来头?
  调虎离山
  贵宾房环境优美,十分清静,是居住的最佳之所。可是小西却一点也不习惯,到了掌灯时分,小西走出贵宾房,走到普通门客居住的大屋,与那些江湖人喝酒赌钱。
  赌到三更,小西输光了银两,他的赌运历来都不佳。小西正感恼火之际,忽然听到警报声响起,有人跑进来叫道:“魔教大批高手袭击侯爷府,大家快去杀敌。”
  门客们纷纷执了兵器,赶去杀敌,小西当然不会落后。赶到正屋时,果然看见有近百穿黑衣的魔教杀手攻进侯爷府。
  小西与门客们扑向魔教杀手,交战时小西见识到凌侯爷和司马杰的武功,两人的武功都不在自己之下。才半个时辰,魔教杀手被打得溃不成军,纷纷逃之夭夭。凌侯爷正在得意,忽然凌雪的贴身丫环翠红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侯爷,小姐……小姐不见了。”
  凌侯爷大惊,问:“怎么回事?”
  翠红说:“当时小姐和我听到打斗声,正站在窗口往外看,忽然房里的烛光闪动,我回头一看,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接着我后脑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醒来时,发现不见了小姐,急忙跑过来告诉侯爷。”
  凌侯爷二话不说,拔脚就往凌雪的闺楼跑去,小西和司马杰也跟了上去。
  一进入凌雪的闺楼,小西立即闻到一股清香,这香味来自桌上花瓶插着的那支红荷花。小西看见桌面有半片花瓣,他拿起来一看,说:“凌侯爷,劫走凌小姐的人是用剑的高手,你看这半片花瓣,是被剑气所断。”
  凌侯爷拿来一看,脸色大变,说:“云龙一剑!劫走我女儿的人难道是云龙道长?”
  赶到云龙道长住的贵宾房时,果然已是人去房空。
  司马杰满面焦虑地说:“我们中了魔教的调虎离山之计了。魔教派杀手攻击侯爷府,目的是引开我们,让云龙道长劫走雪儿。”
  小西看着忧心忡忡的凌侯爷,说:“侯爷无需太担心,凌小姐的性命无忧。魔教劫走凌小姐,目的是威胁侯爷,他们不会伤害凌小姐的。”
  凌侯爷点点头,觉得小西言之有理,心头稍安。他说:“云龙道人劫走雪儿,应该走得不远,你们两人快领人去追赶,救雪儿回来。”
  舍身相救
  凌侯爷派出府中十名精英,跟随小西、司马杰去营救凌雪。司马杰带了一名随从出发,他的随从叫成高,绰号“风刀”,意思他的刀法如风,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名气之人。
  凌雪确实是被云龙道长劫走。当时她看见突然闯进闺房的云龙道长,还以为是父亲派来保护她安全的人,待云龙道长凌空一掌拍晕翠红时,她才知道事情不妙,急忙拔刀护身;但凌雪又怎是云龙道长的对手?云龙道长只一剑便磕飞她的刀,并点了她的穴,将她抱起往窗外飞身出去。远离凌侯府,云龙道长将凌雪放在一辆马车上,挥鞭而去。
  三天后,云龙道长将凌雪劫至魔鬼谷,穿过山谷,便是江湖人闻之色变的魔教总部。恰在此时,小西等营救凌雪的人马也赶到了,司马杰大声叫道:“雪妹别怕,我来救你了。”
  凌雪喜出望外,她知道未婚夫武功高强,一定可以把自己救回去的。
  云龙道长却没有丝毫惊慌,他停车把凌雪提下来,脸带笑容,不惊不慌地走进谷中的一片丛林里。他在怀里取出一只小瓶,倒出两粒红色的药丸,自己吞服一粒,另一粒让凌雪服下。
  侯爷府的高手们立功心切,纷纷追进丛林。只可惜,他们有的疯狂乱叫、有的身体往泥沼中下沉,惨叫声渐渐变弱,最后都没了声息。
  小西、司马杰和成高站在丛林外,都不禁骇然变色。司马杰忧愁地说:“此处便是魔鬼谷中的断魂林,林中布满吞人的泥沼,还有令人致命的毒障气,是通往魔教必经之路,这就是我们武林人永远消灭不了魔教的原因。”
  小西看着司马杰,问:“司马少侠,现在我们有什么办法救凌小姐?”
  司马杰沉思一会,无奈的摇摇头,说:“毫无办法。”
  小西忽然一笑,说:“没有办法也要去救人。”说完,他义无反顾地冲进丛林里。
  司马杰犹豫不决,成高说:“少主,你纵然进入断魂林,不但救不了凌雪,反而枉送性命;你是我们司马王朝唯一的希望,只要留得青山在,我们回去再想办法。小西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死不足惜,他进入断魂林,必死无疑;但少主身份尊贵,不能轻易以身犯险,我们回去吧!反正魔教的人也不会伤凌雪的性命。”
  司马杰叹口气,终于与成高掉头回去了。
  凌雪在丛林中,双眼透过枝叶,看见司马杰离去,她心里的失望感是没法形容的。小西的舍命相救,却是凌雪做梦也没想到的。所幸小西没有踏上泥沼,他拔刀在手,慢慢迫近云龙道长。
  云龙道长心里虽然惊诧,但他知道自己胜数在握,因为有吞人的泥沼和杀人的毒气相助,小西便必败无疑。他笑着说:“小西真不愧是情场浪子,为了美女,连命都不要了。”
  小西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向云龙道长迫近。
  云龙道长见状,得意地大笑起来,说:“小西,为了不吸进毒障气,你闭着呼吸,如何与我交手?”
  小西已经出招了,刀快而密地砍向云龙道长,他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对手击倒,这样才能换取一线生机。
  云龙道长看穿小西的心思,他不是笨蛋,所以他运用轻功与小西游战。忽然小西一声惊叫,原来他踏上了泥沼,身子在慢慢往下沉,他正要使轻功跃出泥沼。云龙道长大喜,说:“小西,等我送你一程吧!”说罢他凌空将剑刺向小西。
  小西举刀相迎,就在刀剑相交的一刹那,小西的身子不但没有下沉,反而凌空飞起,左手一掌击中云龙道长的胸部。
  云龙道长飞出三丈外,重重地跌落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喘息着说:“小西……”
  小西笑了,说:“一年前我捉到一名魔教弟子,他为了活命,画了一张断魂林泥沼标记的地形图给我;刚才我在一块烂泥上使出千斤坠内功,将自己双足陷入烂泥中,诱你上当。还有,两年前我身中奇毒,神医阎王敌为我解毒后,从此我便有百毒不侵之躯,这里的毒障气对我一点作用都没有。”
  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荷亭决战
  小西解开凌雪的穴,说:“凌小姐,我们走吧!”
  凌雪看着小西,才发觉他虽然没有司马杰那么俊朗,但却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她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禁心里一荡,红着脸跟在小西身后。
  小西说:“凌小姐,这片丛林布满泥沼,你跟在我身后走,千万别乱跑。”
  凌雪说:“小西,你可以不叫我凌小姐吗?叫我……雪儿吧!”
  小西有点意外,轻声叫道:“雪儿。”
  凌雪“嗯”了一声,过一会又说:“小西,你可以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出这片丛林吗?”
  小西停了脚步,他惊喜地转过身子,看着脸色通红的凌雪,二话不说便拉住了她宛若无骨的纤纤玉手。
  终于走出了断魂林,但凌雪却觉得这丛林实在太小了,她紧握小西的手不放,说:“小西,回到家我不但要将这一切都告诉爹爹,而且还要和司马杰解除婚约。”
  小西轻轻把凌雪拥进怀中……
  当小西和凌雪牵着手走进侯爷府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小西知道,不用两天,他偷到凌雪芳心的消息,将会传遍整个江湖。
  凌侯爷看到平安归来的宝贝女儿,开怀大笑起来。凌雪将司马杰贪生怕死、小西舍命相救的事告诉了爹爹,并说自己已经爱上了小西,请爹爹解除与司马家的婚约。
  当晚,凌侯爷在荷塘上的荷亭设宴,只请了小西一个人。
  六月十五的月亮早早升起,照得池水银光闪闪,阵阵凉风带来荷花的清香。
  凌侯爷的心情很好,与小西对饮三杯后,说:“小西,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我决定将雪儿嫁给你。这不是因为你救了她,而是因为她真心爱上你了。”
  小西没有露出半点喜色,他脸色奇特,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叹口气说:“侯爷,我不能和雪儿成亲。”
  凌侯爷十分惊愕地看着小西。
  小西说:“当初我酒后狂言说要得到凌雪,只不过是想混入贵府而找的一个借口,目的是要刺杀侯爷你。但我发觉自己真的爱上了凌雪,所以放弃了利用凌雪来达到目的。”
  凌侯爷又惊又怒,说:“原来云龙道长劫走雪儿,是你们的阴谋。小西,你为什么要杀我?”
  小西说:“刺杀你并非我本意,但皇命难违。”小西说完,从怀里取出一面皇上赐予的金牌。
  凌侯爷脸色大变,说:“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皇上竟然要杀我?”
  小西说:“朝中大臣参你私藏宝库、招兵买马、统领江湖、企图谋反。”
  凌侯爷忽然大笑起来,说:“小西,你现在说出了真相,你还有机会杀我吗?而且我知道了皇上要杀我,难道不怕我真的谋反吗?”
  小西沉默不语。
  凌侯爷喝了一杯酒,把空杯扔进池中,说:“既然皇上要迫我谋反,我别无选择。来吧!小西你将会是第一个为皇上送死的人。”
  小西拔刀在手,攻了上去。
  凌候爷赤手空拳迎战,三十回合过后,小西已露败迹。但令小西没想到的是,凌侯爷突然停了手,被小西一刀砍破了胸腹。凌侯爷魁伟的身子摇摇欲坠,他坐在了椅子上,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涌出。
  小西惊问:“侯爷,你为什么要送死?”
  凌侯爷凄然一笑,说:“君要臣死,臣怎能不死?小西,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雪儿……”
  小西看着他期待的眼睛,说:“侯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雪儿的。”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古窑火蟋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