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井下深情

井下深情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30 阅读:
  1。出远门
  那年夏天,我第一次出远门,从陕西到山西晋城一个叫白沙的地方去下窑井,做苦力。
  以前我没做过这种活儿,也没见过煤,小三对我说,那只是个粗活,没啥技术含量,只要有点力气就行了。
  小三刚过十八岁就开始下窑井,挣了不少钱,可他总觉得不够。他的对象艾冬梅不想让他去,说是太危险了,要他留在家里要和他成亲。他说:“我还没有把楼房盖起来,我还没有把彩电买回来呢,你就想用一根裤带拴住我啊。”
  艾冬梅一本正经地说:“我又不是图这些才喜欢你的。”
  小三说:“我喜欢你,我才下窑井,我想让你吃好的穿好的。”艾冬梅笑了,脸上有点红,很漂亮。小三说:“你的脸像苹果,我就爱吃苹果,又甜又脆。”
  小三就当着我的面和艾冬梅抒情,他们以为我还不懂人事。
  我说:“小三,要不我们今天不走了,你和嫂子成亲去?”
  小三像是惊醒了一样说:“我们走,再不走。赶不上火车了。”艾冬梅说:“那你早点回来。”
  我看见艾冬梅的眼睛像一口水井映着光,一晃一荡的,我咽了一口唾沫。
  小三终于和艾冬梅把话说完了,小三转身的那一刹那,艾冬梅的眼泪就滚滚地落下了。
  我说:“艾冬梅哭了。”
  小三说:“不管她。”
  我说:“她都哭出声了,小三,你怎么这么心硬啊。”
  小三说:“你以为我想当煤黑仔。下一年窑井尿三年黑水,两块石头夹个人,说不准哪天就成饼子了,还不是想跟她有个好日子过。”
  车过黄河时,我看见它很细很窄,一点也不像书上说的那样壮阔。
  小三呵呵笑,说:“书上说深圳遍地黄金,你为什么不去深圳?”
  我懒得和他抬杠,一路上的景色让人着迷。
  下了火车,再换汽车,终于到了那个叫白沙的地方。
  我看见了高高的井架,看见了井架上面五彩的旗子,看见了黑黑的煤,还有和煤一样黑的同伴。
  矿主看牲口一样地看着我,说:“你的胳膊太细了。”说着就在我的肩上用力一拍,拍得我差点倒了。
  矿主又说:“还有一点力气,留下吧。”
  人家肯要我,我激动得直咽唾沫,这是我的一个毛病。
  小三后来说我笑的样子像是太监见了皇帝,一副奴才嘴脸。我说:“咱凭力气吃饭,又不是当官。”
  小三觉得我太嫩了,说在外面做事情,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才行。我点点头叫他师傅,他立刻摆了师傅的架子:“在井下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里有异常,要学会逃命,井下没有景致。”
  2。下井
  在井下,我们和骡子一起干活,小三做的是技术活儿,打炮,他打完炮就没事了,找个地方躺着,用矿灯照着艾冬梅的照片傻乎乎地笑。
  我和伙伴用铁锨把煤上到架子车上,然后赶着骡子把煤拉到开阔地,倒在矿车上,最后吊车把煤吊到地面上。
  那是个竖井,我们在井下仰着头能看见一块圆圆的天,早上它很亮,慢慢地就淡了,像一个钟表。
  井下是黑暗的,我们头上的矿灯也是昏黄的,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骡子能看见呢?
  小三说,这些骡子下了井就吃住在下面,实在干不了活儿,它才有机会上到地面去。时间一长,它们在下面就都习惯了。
  小三偷偷地对我们说,把食堂的馒头弄些给骡子吃,它力气大一些,跑得快一些,就能多出活儿,多出活儿就能多挣钱。
  小三每次下井时,总要弄些青草给骡子带着,骡子总会舔他的手。他拍拍它的头不说话,任它舔。
  我看见骡子的眼睛大大的,很温情,像艾冬梅。不想这个感觉小三也有,小三说骡子舔他的手跟艾冬梅亲他差不多哩。说完他哈哈大笑,笑得两排白牙像是镶在一张黑脸上。
  小三有时睡好了,会帮帮我,那准是他想求我给艾冬梅写情书。
  我本来不会写情书的,可小三一定要我写,写了几回就写好了。
  有一天,小三一脸认真地说,我在信上写他那次亲了她抱了她,其实他没有亲她也没抱她,他问我这样写有啥好处?
  我说,我以为你亲了她嘛。
  我看见小三咽了一口唾沫,像是骡子回忆它没下井之前吃的青草的味道。
  小三有时会跟我说一说艾冬梅,好像不说他心里难受一樣。
  他说,艾冬梅做了绣花枕头,是鸳鸯戏水;说艾冬梅给他唱山歌,唱得可好听了;说艾冬梅的胸衣小了,他想着给她买一个大号的,可是他不敢买,怕人家说他是流氓……
  小三絮絮叨叨地说,像个饶舌的妇人,但我一点也不嫌烦,我觉得他的这些话多少还是有些营养的。
  3。事故
  秋天的时候,我们去了一趟晋城,小三在那里给艾冬梅买了一件红艳艳的羊毛衫,我给他壮胆,一起去商场的内衣区,在那里给艾冬梅买了一件内衣,在那里还闹了一个笑话。
  售货员问他买多大的,他红着脸说不知道。售货员说不知道那来买什么呢!他看了一眼售货员说:“跟你差不多的。”
  售货员涨红着脸,但最终没有发作,可能她看出来我们不像坏人。
  然后,我们到邮局寄了回去。小三在里面夹了一封信,这次是他自己写的,只有一句话:我的心,你晓得;你的心,我晓得。
  我说这话好,胜过千言万语。他呵呵笑,很幸福。
  事情来得很突然,那天早上,我们一起吃了饭,小三说他先下井去,把煤放下来,免得我们等活儿。
  事情就是在他一个人在井下时发生的,瓦斯爆炸,他被烧得面目全非,被救上来时,我已经认不出他了。
  我们把昏迷的他送去了医院,矿主像孙子一样求我们保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的矿就得报废。他说,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把小三治好。
  两天后,小三醒过来,他依然不能说话,我喊他的名字,他的眼睛动了动,他的听力是好的。
  一个月之后,他能开口说话了,可他的声音变了,虽然大夫为他的脸植了皮,可我面前的小三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小三了。
  小三说,艾冬梅一定认不出他了,她一定不会嫁给他了,他太丑了。
  小三对矿长说,他只要十万元的赔偿。矿长想和他讲价钱。他说,井下发生了瓦斯爆炸。
  矿长知道这句话的厉害,马上答应给他钱,矿长让他写了个条子,大意是就此了结,不再反悔,他写了。
  几个小时之后,矿长给了一张写着他名字的存折。他们一手交存折,一手交字条。
  4。结局
  小三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可以下床了,小三说:“这样的矿留着还会害死别人的,我要去矿务局。”
  我陪他去了矿务局,小三说了那天井下发生的一切。
  几天之后,一群人来了,他们下井检查了,说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得炸掉這个窑井。
  他们说干就干,矿主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折腾着。在拉倒井架之前,小三说下面还有几头骡子。
  矿主灰着脸说:“窑都没了要那些骡子干什么?”
  小三说那都是命。
  小三最后一次下到井下,他给每一头骡子眼睛上蒙了黑布,他怕光伤了它们的眼睛。
  他做这些时,所有的人的眼睛和骡子的眼睛都是湿润的。每一头骡子都用舌头舔着他的手。
  冬天来临时,我和小三一起回家了,离家越近小三越胆怯。
  最后,他让我先回去。他说他得先到艾冬梅那个村子看看她,要是她认不出他,他这辈子就准备打光棍了。
  我没有回家,我悄悄地跟在他后面,我希望艾冬梅一眼就认出了他。我怕如果艾冬梅没有认出他,他会想不开。
  他站在艾冬梅的门前,他喊她的名字。
  艾冬梅出来了,她就穿着他寄回的红毛衣。他喊:“艾冬梅!”
  她看着他,显然她没有认出他。
  他又喊:“艾冬梅!”
  她看着他,美丽的眼睛看着他说:“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你的。”
  他再喊:“艾冬梅!”
  艾冬梅突然扑到他的面前,她解开了他的衣服,她失声地喊起来:“小三,你怎么成了这样?”
  原来小三穿着她一针一针织出来的毛衣。
  两个人紧紧地搂着,直到艾冬梅的父母出来了也没有松开。
  我站在那里直流眼泪,我是一个多余的人,然后我朝回走,我想告诉我们全村子的人,准备喝小三的喜酒吧。
  • 上一篇: “属镂宝剑”传奇
  • 下一篇: 资江上的守庙人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