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古府情仇[长篇故事]

古府情仇[长篇故事]

来源: 小西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6-03-12 阅读:
  一、暗枪惊魂
  王正文决心要杀掉歪石头,因此,这天天未亮,他便拿着枪,选择树阴浓密、无人行走的小路,来到歪石头的住地——聚君堂的后山。
  歪石头的父亲叫铁钩子,他家有九处住宅。除了聚君堂,还有天君堂、地君堂、禧君堂等八座堂。这九堂住宅从白果一直至高峰山下,铁钩子称之为玉龙下凡,仇恨他家的人却说:“什么玉龙下凡,那是兔子拉屎!”
  聚君堂的房子建得密密麻麻,结构奇巧。房子四周是九曲回廊,回廊之上,名诗妙联工工整整,奇雕艳画兼容并蓄;回廊下面,外有溪水,内有水池。九曲回廊两头各有一口池塘,堂内有两处清泉冒出,无论气候怎么干旱,清泉总是源源不断地流出。住房用房全部在九曲回廊之内,九曲回廊有持枪的家丁巡逻。由于建筑庞大而又稠密,外边的人都不知道歪石头住在哪个房间里。
  王正文这是第一次来到聚君堂的后山。他知道聚君堂周围的山是不能来的,谁来了,只要被发现,都得遭受一顿毒打,有的甚至会被打死。
  到聚君堂后山不久,天就亮了。他爬上一棵大樟树,偌大的聚君堂便尽收眼底。只见山下,房连房,树挤树,绿拥绿,晨风一吹,似有一股仙气在来回荡漾。
  聚君堂的中心房原先是歪石头的父亲铁钩子住的。这年正月初一凌晨,聚君堂和往常过年一样,家人、佣人、家丁统统在大厅堂里祭拜祖先,可老不见主人铁钩子出来。烟花放了一阵又一阵,鞭炮响过一轮又一轮,却吵不醒铁钩子。铁钩子不来祭拜,好像这祭拜就无效似的。
  铁钩子的大老婆(下人都称她为大娘)说:“别人都是三十年前睡不醒,三十年后睡不着,可这懒鬼,现在只怕还在梦里。”
  铁钩子的房间,只有大娘可以随意进出,他在睡觉时,其他任何人没经他的同意是不能进去的,否则,格杀勿论。
  等待的时间实在太久,似乎有些不正常,大家就把目光投向大娘。大娘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朝铁钩子的房间走去。没过一会儿,房间里忽然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号叫。
  众人莫名其妙,拥进去一看,只见房内大床上,铁钩子头已不像头,像是被乱刀捅过,鲜血布满了脑袋,血肉模糊不清,已经看不见头上的眼耳鼻口在什么地方,溜光的身子上有好多血迹。床上躺着的三个女人也是一丝不挂,三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壁炉里的炭火仍然烧得很旺。
  大家惊恐万状,赶紧找来铁钩子的儿子歪石头。
  歪石头挤进房间,看到父亲和三个女人的惨象,直皱眉头,赶紧拉过毡子把四人盖住。他通过观察后,并不紧张,似乎冷静得很。他一边吩咐人去把家丁负责人丁心呈叫来,一边嘱咐众人不要吵闹,不要鬼哭狼嚎。
  丁心呈进到房间后,揭开毡子,对死在床上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观察。三个女人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光光的身子,没有伤痕。他认真地看了铁钩子的头,发现铁钩子的头好像被压扁了,便伸手将伤口拉开,仔细地看。看着看着,这满头血糊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
  “鬼呀!”众人被惊得魂飞魄散,撒腿往外跑。有胆大的,跑出去后又跑回来了,大概是想看个究竟。
  丁心呈和歪石头没有跑,他们探铁钩子的手脉,测试他的呼吸和心跳,发现铁钩子确实是死了。
  丁心呈心里有了底,对众人说:“我知道凶手是谁。”说完,他从房间里挤出来,勾着头,弯着腰,看着地面,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从房间里一直寻到九曲回廊,又跨过回廊往山上找,眼睛一直看到山上很远的地方。然后,他返回来,跟大娘和歪石头耳语了一番。
  歪石头点着头,沉吟了片刻,告诉大家:“我爹是被老虎咬死的!十一娘、十二娘、十三娘都是被活活吓死的!你们不要惊慌,不要吵闹,不要哭泣,更不要到处瞎传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铁钩子死后,聚君堂要重新整肃。歪石头协助大娘主政聚君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一项就是将铁钩子的小老婆们发落到各个堂去。这个政策一宣布,小妾们都面面相觑,有的哭,有的抱怨。尤其是被分到禧君堂的十娘,更是愤恨不已。她认为自己最吃亏,因为禧君堂离聚君堂最远,是玉龙下凡的尾巴,又在高山脚下,死冲旮旯里,三里不见炊烟,二里不见人影,自己到了那里,无异于孤魂野鬼。可十娘又不得不走,其他人都走了,她一个人死挺着也没意思。她想,去还是去,等以后再慢慢想办法,但她提出要带王丹丹去。
  王丹丹是十娘从娘家带过来的丫头,本应跟她走,但她怕歪石头不同意,因为歪石头一直在打王丹丹的主意,这在聚君堂已不是什么秘密。
  王丹丹十二三岁时,家里穷,就做了十娘的陪嫁,十娘每月给她一个大洋。王丹丹在聚君堂时,歪石头在她身上用了不少心思。天寒地冻,歪石头将一桶凉水倒在自己门前,不久就结冰了,她想王丹丹经过时就会滑倒,滑倒了他好英雄救美,将她背到自己房里,然后再亲热。谁知王丹丹走进走出,一点儿事没有。十娘一过,就摔倒了。歪石头以为是王丹丹摔倒了,想去把她抱起来,然后借机为她治伤治痛,霸占她,结果却不是王丹丹,而是十娘。
  十娘心有埋怨,正想发作,歪石头却对她百般殷勤,甜言蜜语,她只好作罢。
  歪石头想,王丹丹是钻石脚板,地再滑对她没用,干脆趁她一个人经过时,将一桶快结冰的水往她身上泼去。
  王丹丹走路时眼睛不偏不倚,从来都是低着头看路。那天,歪石头一桶冰水泼到她身上,她猛然一惊,这桶冰水加上路滑,让她摔得狼狈不堪。她很惊恐,天寒地冻的,她马上就直打哆嗦,全身发抖,牙齿打牙齿,咯咯响。歪石头赶紧把她抱起来,只一步就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王丹丹尽管冻得发抖,像还没有长满羽毛的小鸡一样懦弱,但她见歪石头把自己抱到他的房间,还是很气愤地挣扎着,要回自己的房间。
  歪石头表现出很抱歉很痛心的样子,好话说个不停:“别冻坏了,快脱下衣服。”王丹丹牙齿打磕,眼里流着泪,已经说话不清楚了。
  歪石头说:“救命要紧,别霸蛮挣扎了!”说完就来脱她的湿衣服。王丹丹虽已冻僵,但头脑还是清醒的,她死活不让他脱,拼尽全力挣扎。可歪石头力气特别大,他强行把王丹丹的衣服剥光,把她塞到床上,用被子盖着。王丹丹就抱着被子往床下滚,歪石头又把她抱上床。无论怎么反抗,王丹丹这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这事让聚君堂的人知道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聚君堂的人马上当作瘟疫一样提防。大娘最怕儿子和王丹丹结婚,理由之一是门户不当,她认为王丹丹家里穷,若结婚了,会把聚君堂拖穷。最根本的原因是,大娘怕歪石头被十娘控制了,因为王丹丹是十娘的人,大娘认为这是最危险的。从此,大娘就煽动大家歧视王丹丹,不给王丹丹好脸色看。
  铁钩子没死时,十娘对歪石头和王丹丹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歹不说。铁钩子一死,十娘觉得自己没有依靠,便常常宠络王丹丹,鼓励她和歪石头好。
  十娘这样做是有目的的。聚君堂之所以叫聚君堂,是传说聚君堂下面藏有价值连城的宝贝。铁钩子没死时,十娘每天只知道吃饭穿衣,其他的她不管,即使是上床排队轮到她站尾巴,她也没想那么多,对于聚君堂,有没有财宝,她无所谓。铁钩子死了,不说盗版小妾,即使是原版正妻,也不排队了,都散伙了。她又没生个一男半女,铁钩子说她没下一个蛋,连半块血也没有。她现在还只有二十岁,聚君堂也不能住了,被赶到了禧君堂,人虽住在禧君堂,却像是寄人篱下,禧君堂并不能说是她的。
  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想来想去,她觉得还不如一走了之。但她又想,这么净身出户,身无分文,人无半技,以后怎么过日子?如果能拿一点儿钱,然后再逃之夭夭,也比现在活得畅快些。她不愿离开聚君堂,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住在那里,打聚君堂财宝的主意就方便多了。
  这天,大娘要歪石头去收租。歪石头一行来到老英岩边,管家说这是佃户王在富、王正文父子的家。歪石头一看,只是个岩洞而已,外面还有山水滴下来。
  歪石头很好奇,进入洞中,见一个姑娘正坐在那里织麻线,这姑娘是王正文的妹妹王奇荷。
  王奇荷见来了个陌生人,便问歪石头找谁。
  歪石头说:“找你们当家的。”
  王奇荷放下麻线,站起来,说:“我爹娘都不在家。”
  歪石头盯着王奇荷,心里好喜欢。王奇荷穿着年份已久的衣服,不仅衣袖短小,而且烂过很多次,已是补丁加补丁了。
  王奇荷见来人老站着看她,就说:“对不起,我家里凳子也没有。”
  歪石头像是发现了深山里的一朵白莲花,越看越想看,管家和两个家丁一见,都知趣地退出了岩洞。
  歪石头见旁人走了,就走近王奇荷,用手去拉她。王奇荷不知所措,急忙后退,本能地避开。歪石头步步紧逼。王奇荷已经退到岩洞最里边了。歪石头凶猛地将她抱住,王奇荷拼命挣扎,歪石头把她的衣服扯烂了。歪石头一见她的玉体,更不放手,不仅撕烂了她的上衣,还扯下了她的裤子。王奇荷大喊“救命”,并拼尽全力挣扎,结果后脑勺碰在岩石上,一下子就死了。歪石头还以为王奇荷驯服了,依旧在她身上发泄个没完。
  当时,王正文正在野外挖土,他远远望见有一行人往他家的方向走,怀疑有什么事,就赶紧往家里跑。他刚走近家门口,却见岩洞外面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两个手里还拿着枪。他不作声气地往岩洞里走,管家和家丁却拦住了他,不准他进去。
  王正文想到歪石头的父亲铁钩子为了夺取他家的三亩土地,偷偷烧毁了他家的房子,弄得他家破人亡,现在越穷越受人欺负,一种反抗心理油然而生。于是,他大声质问道:“这真是怪事了,难道我自己的家,我也不能进?”他用力把管家和家丁甩开,冲进了岩洞,结果亲眼目睹了歪石头干的好事。
  一见妹妹脑袋上是血,大腿上是血,王正文简直发疯了,他顺手抄起一根棍子,朝着歪石头的身上猛打。
  管家和家丁见状,马上进来将王正文捉住。
  歪石头在这地方,别人见到他连哼都不敢随便哼一声,哪曾挨过打。他一边穿着裤子,一边恶狠狠地说:“用绳子把他捆起来,带回去。”
  • 上一篇: 王怀女巧摆八台阵
  • 下一篇: 家里有高人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