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捕蝉

捕蝉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8-06 阅读:
  大雨滂沱。一个魁梧的大汉在泥泞的山林中搜寻着。
  “别躲了,我看见你啦。”壮汉盯着前面的草丛大喊,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壮汉提起脚慢慢向草丛里趟去。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声,却没能逃过那壮汉的耳朵。他蓦然回身,见一棵树上的枝叶在雨中耸动。壮汉冷笑,向那棵树走去。树忽然倒下,壮汉毫不慌乱,提脚陡然踹出,树“咔”地折断,壮汉却发现拴在树上的一根细绳。绳的另一端延伸到他身后。“糟糕,中计啦!”不待他回身,身后的草丛中刀光突现。壮汉大叫一声,看来已然中招,身子向前一扑,似要跌倒,却用双手在地上一撑倒立起来,双脚顺势上扬,连环后蹬。随着“砰砰”两下撞击声,在他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踉跄现身,手中一柄闪亮的钢刀扯起一条血线跟雨水搅在一起。黑衣人退出十几步,滚倒于草丛中,随着一阵的响声蛇一般地消失。
  壮汉也没有追赶,而是摊开手,望着掌心那一片从伤口上抹下的血迹。暗道:“好险,差点丢了性命。幸亏我眼明手快,才逃过此劫,不过还是受了点皮外伤。”
  ……
  一个中年人在山顶上那座残破的龙王庙前冒雨伫立良久,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墙上贴着的纸。纸的右端浓墨重笔写下三个大字——通缉令。接着是一行痛诉罪状的文字,文字过后照理应该是一张丑恶的嘴脸,可那纸张却在这关键之处被生生扯下一半,只留下残缺的半个面孔。中年人看了半晌,伸手把剩下的那半张通缉令也扯了下来,嘴里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连这种荒郊野地也贴上了告示。”
  他走进庙里,靠在墙角歇息。
  过了一会儿。
  “谁?”正在打瞌睡的中年人恍惚之中感觉到有人站在他面前,本能地起身拔刀,向前面那团模糊的人影斩去。刀锋在距来人不到半寸之处被中年人硬性收回,因为对方根本就不知道闪避。那是个身材结实的青年人,看外表像是一个地道的庄户人,赤着一双肥厚的脚丫子,憨实的圆脸上满是迷惑,一双眼珠迟缓地转动着,在那柄刀上溜了好一阵才忽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强、强盗啊!”然后笨拙地后退,抱起神龛前面的一块大石,轻松举过头顶,充满敌意地注视着中年人。
  “我不是强盗,是抓强盗的。”中年人还刀入鞘,对那青年挥手道:“抱歉,让你受惊了。我是个捕快,叫魏立,正在找一个坏蛋,就是这上面的人,你看看认不认得?”魏立把那半张通缉令递过去。青年接过来颠弄着,比不出个正反面:“是什么?我不认得字。”魏立把纸正过来指给那青年看:“这是张通缉令,上面画着一个大恶人,是十三省悬赏缉拿的要犯……”
  “只有半个脸……还留着密密的大胡子,这怎么认得出呢?”
  “我在庙外墙上见到的就只剩这一半了。其实就算是整张也没用,这贼人会易容术,这上面画的也未必是他本来面目。不过有些标记是无法掩盖的,比如他脸上的这条刀疤。”魏立指着通缉令上面颊位置斜拉的一条粗线,“他有个诨号叫‘金蝉大盗’,是说他擅长金蝉脱壳,好些高手出马围捕,都给他逃掉了。听说他最近常在附近出没,我便追踪而来,本来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却在这深山老林里把人给跟丢了。我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刚才差点把你当成了他,幸好你不会武功。他的武功很厉害,我们暗中交过几次手,我都略逊一筹。出了这山区,进入平原,就很难再留住他了。我想在这里把他捉拿归案,不过需要帮手,你能不能帮我?”
  “当然愿意,可我脑子笨,做事毛手毛脚,总帮倒忙,村里人都叫我傻柱。前两天我还因为抢救一只落水小猪被洗澡的李大婶骂做流氓。”
  “傻柱,你一直举着石头跟我说话不累吗?”
  “哦,”傻柱这才把石头放回地上,“我倒没觉得。”
  魏立兴趣十足地观察着傻柱的举动:“你虽然不会武功,倒是满有力气的。”一说起这个话题,傻柱立刻来了精神,侃侃而谈:“我是天生神力,就你这块头儿我一只手就能举起来,跟举只牛犊子差不多。”说罢就伸手欲试。“不必了。”魏立忙闪开。
  “真的,不信我举件别的东西给你看。”傻柱意犹未尽,四下寻觅,看见墙角一只落满灰尘的铜鼎,便走过去,双臂紧紧抱着鼎臂,连续运了好几次力,果真把那重逾数百斤的巨鼎抱离了地面,却无法举起来,直憋得满脸涨红也无济于事,终于泄了劲,把铜鼎又放下。“我不是吹牛,再试一遍应该能行的。”傻柱在手心唾了一口吐沫,又去抱那只鼎。
  魏立望着他摇摇头,心道:光靠这笨家伙看来有点难度,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别的帮手。
  帮手来了!
  “吓死我了。救命,有条狼追我!”一个年轻女子惊慌地冲进庙来。
  傻柱埋怨道:“都怪你!我差点就把这鼎举起来,给你这么一叫,又白费劲了。”又举目向庙外望去,忍不住哈哈大笑:“哪里有什么狼啊,分明是条野狗嘛,瞧把你吓成这副样子。”
  女子把一个包袱搁在地上,不好意思道:“我天生胆小。今天走亲戚迷了路来到这荒山上,看什么都吓人。”
  “妹子,你不用怕。我是个捕快,正在追捕一个要犯,想请你帮个忙……”魏立把对傻柱说的内容又跟那女子复述了一遍。
  “啥?有坏蛋,我可不在这里呆着,太危险啦。”女子脸色大变,面露惧色,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便要逃走,却听魏立道:“他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盗。或许,你一出门就能碰见他。以他的个性,见到你这种有姿色的女人准会把你先那个了然后再这个。”魏立竖起手掌对着那女子的脖子比画几下,吓得她缩紧脖子,脸色苍白,却再也不敢迈出庙门一步。
  魏立接着道:“天色渐晚,外面下着大雨,附近又没有人家,我看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寻到这里避雨。我们只有合三人之力制住他,否则,谁都难逃他的毒手。我身上有一种极厉害的迷药,只要能骗他服上一星半点,准保他动弹不得。你们谁身上带吃的了?”
  “我这包里揣了十几张面饼,是带给亲戚家的。”女子打开了包袱……
  神像前两支蜡烛被点燃。
  一道闪电,映出庙门口一个铁塔般的身影。
  那人拖泥带水地踏进庙内,那张遍布胡须,留有刀疤的面孔,在摇曳的烛火映衬之下显得异常狰狞,一双炯亮眼睛射出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庙里先前驻留的三个人。
  傻柱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只鼎上,丝毫没有留意来人。魏立神色泰然,似是无意中抬头一望,冲那个不速之客友善地点点头。惟有那女子被疤脸汉的目光刺得一哆嗦,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魏立咳了一声,示意那女子稳住情绪。
  疤脸汉子没理睬他们,选了靠门口的一块空地坐下,一声不吭,默默凝视着雨景。
  破庙里的气氛一下子沉寂起来,只听得到庙外淅沥的雨声和庙内傻柱吃力的喘息声。
  除了埋头搬鼎的傻柱,其余人似乎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郁闷感。
  魏立率先打破僵局:“妹子,时候不早了,我都饿了。把咱带的干粮拿出来吃了吧。”
  女子神色紧张地把包袱卸下来,从里面拿出一个面饼递给魏立。魏立对不远的疤脸汉道:“这位大哥,你也吃点吧。这雨看样子还得下些时候。先垫垫肚子好有气力抵御风寒。”又对女子道:“妹子,给大哥也送张饼去。”
  女子应着,取了一张饼,缓慢地挪动步子,不情愿地来到疤脸汉跟前,胆怯地望着他的脸,颤抖着声音道:“大、大哥……吃、吃吧。”由于过度紧张,双手剧烈抖动,饼都掉在了地上。
  魏立赶过来拣起地上的饼,笑道:“我这妹子没见过世面,见到生人就说不出话来,还把饼都弄脏了,我去给你换一张。”
  疤脸汉子一抬手,冷冷道:“不必了,我不想吃东西。”
  魏立转过身,对那女子使了个眼色,两人返回。
  行动失败,那女子却长舒了一口气,表情也轻松了许多。魏立瞪了那女子一眼,示意她坐下。
  又瞥了一眼疤脸汉子,发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这个细微的动作让魏立增强了几分信心。
  “他在咽口水!”魏立心道:“哼,看你能忍多久。”便又招呼傻柱:“兄弟,吃饭了,别费力气啦。”
  “哦。”傻柱答应着凑到两人跟前,眼睛却不住地往那鼎上瞄,不甘心地嘀咕着:“吃饱了饭我一定能举起它。”
  傻柱随手抓起一个面饼,刚咬了一口,一抬眼,一下子看见坐在地上的疤脸汉,不由眼神一滞,死死盯住那张带有明显特征的脸,然后举起手,指着那疤脸汉,大声嚷嚷起来:“他!那大胡子……”魏立忙接过话来:“吃饭的时候别讲话。”傻柱却没留意魏立的脸色,仍然说:“还有他脸上的……”“吃吧。”魏立推着他手里的饼强行塞到他嘴里,阻止他继续说话,边对疤脸汉解释着:“我这个弟弟脑子有毛病,总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傻柱执意要讲,无奈嘴里被饼塞着,只能发出“呜呜”含混的声音,只好把嘴里的饼快速吞咽下去,腾出嘴来继续说:“你那张纸呢,拿出来看看。”
  却不防那疤脸汉突然起身,一把从傻柱手里夺过剩下的多半张饼大口吞咽起来,看来他是真的饿急了。
  傻柱也被疤脸汉突如其来的举动搞懵了,呆了片刻才道:“他抢我的饼!”
  疤脸汉身子蓦地剧烈抖动起来,用手指在喉咙里抠着,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魏立冷笑道:“我还以为有多刚强,没想到也是个贪吃的家伙,到底还是着了我的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怀疑这个傻老弟。迷药不在饼上,在我手里,是我往他嘴里塞饼的时候抹在了他的饼上,可笑你还以为他咬过的饼是安全的。”魏立幸灾乐祸地看着摇摇欲坠的疤脸汉,“呛”地拔出刀来,喝道:“受死吧!”
  疤脸汉凭着残存的一点气力,拖过傻柱来勒住脖子挡在身前,左遮右拦,阻截着魏立的攻势。魏立也不着急进攻,只是用刀势迫着疤脸汉往后退,直把他逼得脊背靠到那只铜鼎上,再也无路可退。傻柱奋力一扭,从疤脸汉手里挣脱出来,闪到旁边。魏立看准时机,立刻出刀,向疤脸汉双脚斩去。疤脸汉身子一纵,避开刀锋,跳到大鼎里。魏立感到有些意外:想不到他中了迷药,动作还这么灵巧。正要挥刀再砍,此时却出现了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的场面。站在鼎旁的傻柱不由自主又去抱那只巨鼎,这次居然鬼使神差地一下子把鼎举了起来,连同站在里面的疤脸汉子一起举到头顶。傻柱兴奋地呼叫着:“我举起来了,我就说吃饱饭准能成功。”“好样的,快把他给我丢下来。”魏立高兴地对傻柱道。
  “好,给你。”傻柱却连鼎带人一起抛了过去直向魏立撞去。
  这次轮到魏立后退了,边退边骂:“笨蛋,想害死我啊。”
  魏立一直退到门前,那鼎已经接近他的胸膛,急得他大仰身,使了个铁板桥的身法,看着那鼎擦身掠过,撞飞门板载着疤脸汉冲出门外,这才挺身而起,还没来得及喘息,却又吃惊地张大了嘴望着门外。
  只见已身在庙外的疤脸汉一个前翻从鼎里脱身而出,半空里双脚齐飞一起踹在蹦起的门板上,门板拖起一条湿淋淋的“雨尾”,“嗖”地快速回射到庙里,迅捷地撞向魏立胸口。
  魏立举刀一格,把门板拨得竖立起来,又听“喀”地一声脆响,门板一裂为二,疤脸汉的一双粗壮的大脚突破门板夹住魏立的脖子把他扭倒在地,死死压住。
  魏立边挣扎边喊:“快来帮忙。”那女子立刻上前相助。却不是帮魏立,而是起手在魏立全身的穴道上一路点下去,直到他不能动弹为止。
  这时,反应比较迟钝的傻柱才姗姗来迟。女子猛回身亮出一把剪刀指向傻柱。
  傻柱惊讶地望着那女子:“你干吗?”“呆子,他们是一伙的。”被制服的魏立恨恨地说。
  傻柱翻弄着眼睛琢磨了好一阵才对女子道:“哦,原来你也是坏人。”
  女子把剪刀挪开,笑道:“没错,我们是一路的,不过不是恶人。真正的恶人是他!”
  “金蝉大盗,这回你逃不掉了吧。”疤脸汉松开脚,审视着歪倒在地上的魏立,“你一定奇怪,我中了你的迷药怎么还有力气反击?谁让你选了我媳妇做下药人呢?”
  女子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疤脸汉,然后对魏立道:“我在你的迷药里掺了百毒不侵的‘脑清散’,你的药性在他身体里只能发作片刻就会被化解。我故意装作胆小怕事的样子不让你怀疑,在给他送饼的时候给他做了暗示。”
  傻柱好像被这突发的变故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都怎么回事呀?到底谁是坏人,我都糊涂了。”
  疤脸汉道:“我们夫妻是武林中专门捉拿通缉犯的赏金猎手,这次的目标就是这个金蝉大盗。”那女子又对傻柱道:“这个家伙实在太善于伪装了,今天又装成捕快欺骗咱们两个,我要不是事先知道底细,怕是也会信了他的谎言。”
  “别听他们的胡说,他才是金蝉大盗呢,快帮我擒住他们!”魏立虽然不能动弹,可嘴里还在不停抗争。
  “你说得有些道理,可是……”傻柱的思路还是停留在女子那番话里,还是将信将疑地问,“那画上的大盗留着大胡子呀。”
  “这种盗贼都是擅长易容,谁知道会装扮成什么样子,或许那通缉令是他故意沾着假胡子被画上来迷惑人的。”
  “那刀疤呢?你怎么解释,这里可就你一个人有刀疤。”魏立仍然试图辩解。
  疤脸汉从容应对:“有个黑衣蒙面人偷袭我,用刀划伤了我的脸,他也中了我两脚跑掉了。你看看这画用的是黑色墨水,惟独这条刀疤是红色的,很显然是他咬破手指蘸血后添上去的。他知道我脸上有伤,就在这画上造了假来达到诬陷我的目的。”“你胡说,今天我根本就没跟任何人交过手。”魏立声嘶力竭地吼着。
  疤脸汉一皱眉,扯下遮在神龛下的一幅布条塞进魏立嘴里:“住嘴,你总是影响我讲话的情绪。”疤脸汉拍打着手上的灰尘,忽然眼睛一亮,伸手从神龛下拽出一样东西,是一套黑衣。疤脸汉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这下看你还怎么抵赖?”魏立面容扭曲着却被塞住了嘴说不出话来。疤脸汉把黑衣举到傻柱面前:“你看看,这就是他跟我交手的证据,衣服上还印着我的鞋印呢。”
  傻柱拍着脑袋道:“怎么这么复杂啊?我越听越糊涂。”
  疤脸汉拍着傻柱的肩膀道:“老乡,江湖上的事本来就是诡异多变的。”
  “本来我脑子就笨,你再跟我讲这么复杂的浆糊事,我更听不懂了。雨停了,我可要回家种地啦。”傻柱带着一脸迷惘,出了庙门向山下走去。
  疤脸汉望着他的背影用嘲弄的语气道:“跟这种没脑子的人怎么说都是白费口舌。娘子,趁现在不下雨,咱们也走吧,押着他到衙门里去领赏。”
  却听女子忽然“咦”了一声:“相公,你看这是什么?”便把一块铜牌递过来,“我在地上拣到的。”疤脸汉接过铜牌仔细打量着,脸色渐变:“这是捕快的腰牌,而且还是个有身份的名捕。我经常跟官府的人打交道,认识这个。我们抓错人了,原来他真是个捕快。”疤脸汉忙解开魏立的穴道,赔着笑脸道:“差爷,刚才多有得罪,恕我们夫妻无礼。”疤脸汉客气地说着软话,毕竟刚才那么粗野地对待官差不是件好事。
  魏立却不责怪他们,而是抓起那套黑衣凑到烛火旁仔细查看,伸手从前襟上捏起一撮黑色短毛在眼前端详,忽似恍然醒悟道:“是胡茬,他剃了胡子!”魏立一把抓起那张通缉告示,对那女子道:“把你的剪刀借我用一下。”魏立接过剪刀,把告示举起来沿着画面人的脸颊快速剪下去。很快就从纸上剪下一块弧状的纸片丢在一边,然后凝视着手中残余部分,忽然大笑了起来。
  夫妻俩不明白他搞的什么名堂,一起凑过去观看,看着画面上没了胡须的逃犯。
  魏立兀自笑个不停:“你们看看这刮了胡子的逃犯像谁?”夫妻面面相觑,眼神中充满迷惑。
  魏立又提醒道:“你我都是尖下巴,这画上的人却是个圆脸。”
  “是傻柱。”
  “没错,我们几个自以为是的精明人全被那个傻子给耍了。跟你在树林里交手的是他,刀疤也是他画上去的。他被你追急了,便剃了胡子,脱掉夜行衣逃到这庙里,趁我打盹的时候把夜行衣藏起来。又装出一副傻憨憨的模样把我们都骗过,就这么轻松地在咱们这些号称神捕、猎手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魏立几乎笑出眼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不到这个故事里逃走的竟是那只蝉。”
  “快追!”那猎手夫妻立刻追出庙门,魏立的笑声在庙里回响着。
  两人追到半山腰,疤脸汉忽然停下脚步,思索着:“不对。”“怎么不对?”“他怎么知道我是在树林里跟金蝉大盗交手呢?”想到这里,疤脸汉使劲一顿足道:“糟糕,我们又上当啦!回去。”
  两人赶回庙时早已不见了魏立的踪影。
  疤脸汉拣起地上通缉令残片拼在一起,伸出手指沿那半张脸的胡子部位一路比画过去在下颚处停下。很明显看得出那张脸被多剪去了一块略尖的下巴,脸型也随之变成了圆形……
  ……
  魏立站在一条渡船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为自己的机智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这两口子是怎么在江湖上混的,连这点末流的技巧都没识破。我不过在剪子底下多拐了个弯,就把一张脸改了形状。现在我剃光了胡子远走高飞,看谁还能认得出我?只是有一件事没弄明白。魏立掏出那块捕快身份的铜牌在手里把玩着:是哪个粗心的官差把这救命的玩意丢在庙里啦?
  “是我的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即,魏立觉得腰带一紧,整个人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举了起来。
  那船夫单手举着魏立,另一只手掀开草帽,露出傻柱那张憨厚的圆脸,笑容可掬地望着他,慢条斯理地说:“这次看你怎么能金蝉脱壳?”
  • 上一篇: 炮楼升天记
  • 下一篇: 快手刘三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