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古窑火蟋

古窑火蟋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10-01 阅读:
  1。封窑诡计
  越州有两样好东西,一个是瓷器精美,另外一个就是善斗的蟋蟀。刘斌是越州的知县,他每年都得派人,抓来大量的蟋蟀,送到京城,可是越州的蟋蟀到了京城,它和那些嗜斗的蟋蟀比起来,只能算是中游的水平。刘斌想要讨好京城的权贵,进而调迁升官,看样子是得不到蟋蟀的“帮忙”了。
  这天,刘知县来到大黑山下的卢家古窑前,他盯着那熊熊的窑火,说:“我大宋国泰民安,才能有如此兴旺的窑火,才能出产如此瑰丽的好瓷器!”
  今年是京城吏部天官的母亲六十大寿,刘知县找到烧制瓷器最精美的卢家,请卢窑主为他烧制一座百童闹寿的屏风。今日就是寿屏出窑之日,刘知县一大早,领着来师爷早早地等在了卢家古窑的外面。
  巳牌时分,卢窑主下令停火,随后窑炉的伙计们架起了巨大的风箱,开始往热窑里鼓风,一个时辰后,窑炉里的温度不再炙热,卢窑主大声叫道:“神窑造化生,名瓷器物成。兜率老君火,百年千岁红!”
  卢窑主诵罢了开窑的歌诀,他手下的伙计,手拿大镐,扒开炉口,然后披着淋湿的棉衣,就开始往外运窑内的窑钵,窑钵一一打开后,一尊百童闹寿的屏风就出现在了刘知县的面前。
  这尊屏风高有六尺,长有一丈,由十多块瓷屏拼对而成,此屏风的背景是延年的松鹤,鹤舞松荫下,一百名形态各异的垂髫童子,正在打闹嬉耍。这尊屏风景物鲜活,人物栩栩如生,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瓷器。刘知县一边点头,一边围着屏风转圈,当他转到屏风后面的时候,突然大喝一声:“这是怎么一回事?”
  卢窑主跑到屏风后面一看,只见屏风最下面写着一首小诗——唯仁至千秋,室宗传百代。晨昏且吟咏,唯君可万年。卢窑主记得,烧窑之前,他曾经对屏风进行过仔细的检查,屏风背后,别说小诗,连个疵点都没有,现在怎么出现了这首不伦不类的歪诗?卢窑主提心吊胆地将这首歪诗念了几遍,说:“刘大人,这首诗虽然平仄不对,但观之也无有什么不妥吧?”
  刘知县眉毛紧蹙,问道:“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卢窑主为免节外生枝,他只得点了点头,将写诗的事情应承了下来。刘知县对身后的来师爷一摆手,说:“既然卢窑主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就告诉他一下,这首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来师爷名叫来福,他生得尖嘴猴腮,一双黄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当他一说这首诗的不妥之处,卢窑主被吓得身体摇晃,他“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这首诗的第二个字连在一起念,就是“仁宗昏君”!卢窑主竟敢题诗妄言当今天子是昏君,这可是祸灭九族的大罪。卢窑主一个劲地喊冤,刘知县将手一摆说:“你有没有冤屈,还是跟我到公堂上说去吧!”
  烧制百童闹寿屏风的工匠趁着卢窑主不备,用入窑沾火就变色的白釉在屏风上题写反诗,这都是来师爷的主意。卢窑主是越州第一富商,刘知县早就想动他。卢窑主入狱后,他为了不被砍头,只得变卖了家产,用七八万两白银作为代价,这才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
  百童闹寿的屏风被砸成齑粉后,家道败落的卢窑主被放出了监狱,当他得知家中已经妻离子散,当晚便在自家的古窑前吊死了。现在卢家那座古窑的窑门上贴着封条,门口的空地上草长及腰,这座昔日甚为红火的古窑,也就成了蟋蟀等等草虫的藏身之地!
  2。火蟋威猛
  刘县令在来师爷的授意下,他用这七八万两的银子,买来了一个洮河府知府的职位。刘斌官升知府后,他的远房侄子齐鼐就干上了越州县的县令。
  刘斌当了三年知府,这天,他将来师爷找到了自己的书房,低声说:“我们之间的约定你没有忘记吧?”
  来师爷黄眼珠子一转,他嘿嘿笑道:“没有忘记,绝对没有忘记!”
  来师爷当初做刘斌师爷的时候,曾经对他做过保证,只要刘斌听他的话,他可以一年之内,让刘斌由知县当成知府,三年之后,他就有法子让刘斌升任道台大人。
  刘斌升任道台,想用银子铺路,必须有三五十万两白银不可。可是对于他这样一没后台,二没实力的官员,想要贪墨这笔巨款,实在是难上加难,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很有可能这笔升官铺路的银子没弄够,他就被朝廷先给免职了。
  刘知府这三年来确实是夹着尾巴当官,还意外地博得了一个清官的好名声。
  来师爷凑到刘斌的耳边说:“刘知府,想当道台大人好办,今天晚上,我们坐车去一趟越州县!”
  刘知府也不明白去越州县干什么,来师爷对他连连摆手,让他不要问,反正到地方就知道了。
  傍晚的时候,来师爷亲自赶车,载着刘知府上路,两个人在半夜时分,就来到了越州县衙的门外。齐县令一听自己的叔叔驾到,他急忙披着衣服,一路小跑迎了出来。
  来师爷告诉齐知县,让他身穿便装,上车和他们去一趟大黑山。齐知县虽然一肚子狐疑,但他瞧着刘知府莫测高深的脸色,急忙上了马车,直奔荒废了三年的卢家古窑而去。
  三人坐车到了地方,来师爷找到了一把旧铁镐,就开始扒古窑的窑门。齐知县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狐疑,他低声问:“来师爷,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来师爷扒开了封窑的土砖,他用手往黑漆漆的窑口一指说:“你听,这里面有什么动静!”
  古窑中里尽是此起彼伏的蟋蟀叫声。刘知府侧耳听着窑洞中洪亮的蟋蟀的喧鸣,他突然惊喜地道:“好蟋蟀,真的是好蟋蟀呀!”
  卢家古窑,窑火百年不断,窑火的滔滔热力,尽皆散入窑砖,窑砖中的燥气极旺,一旦越州的蟋蟀住进了这样的地方,那就会受尽纯阳之气的孵育,通体变成油泼火燎的金黄之色。这样的火蟀,威猛无比,极其善斗!
  齐知县为求表现,他当即和来师爷一起入窑,不大一会,他们便抓来了十几只硕大的火蟋。来师爷看着蟋蟀罐子里的火蟋,他自信地说:“刘知府,将这些得之不易的火蟋送到京城,你就等着升官的好消息吧!”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千里追凶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