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博弈故事> 门柱上的楹联

门柱上的楹联

来源: 小西摘录(故事会) 作者: 张茂忠 时间: 2015-10-20 阅读:
  门柱上的楹联
  清末民初,柳林古镇出了一位棋坛高手,此人姓葛名青,自小受祖父点拨,下得 一手好棋,不到四十岁,棋艺已炉火纯青’方圆百里竟没有一个对手能与他抗衡。
  这一来,慕名前来找他拜师的人越来越多,葛青索性办起一家“天地棋院”。开 业那天,棋院里张灯结彩,煞是热闹,大门外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鼓乐声中,只 见葛青的两个弟子揭去门楣上的红纱绸,“天地棋院”四个雄浑有力的大字顿时展露 在众人眼前;又有两名弟子将一副木制楹联挂在大门两侧的柱子上,那上面写的是: 神机惊四海,妙策盖九州。众人见了,喝彩声一片。
  捧场助威的人群中,有一个瘦小的年轻后生,看着这场面,他歪着头不时发出一 声轻蔑的冷笑。
  旁边有人碰碰他,说:“你别不信,葛院主棋艺十分了得,听说十几年来还未曾 败过一局!”
  年轻后生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葛院主算得是一方豪杰,可‘ 惊四海、盖九州夕之说,口气也太大了些吧?”
  话不投机,两个人顶撞起来。
  争吵声惊动了葛青,葛青走过来问明情由后,不由打量起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后 生来,好半天才不屑地问:“你是什么人?”
  后生答:“在下侯六,本乡农民。”
  葛青瞥他一眼:“这么说,阁下是专程来找茬的?”
  侯六一听,反唇道:“难道对夸海口的人不随声附和,就算找茬?”
  一句话,噎得葛青差点喘不上气儿来。他心里直冒火,训斥道:“狂夫!你有什 么本事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侯六回道:“不敢谈本事。不过下棋么,我也会两手,不至于到走别腿马、飞压 眼象的地步。”这几句话,等于是向葛青下了战表。
  葛青岂能容忍,他决定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年轻人,所以略一沉思后便开口道: “杀一盘可以,但输赢总得有个说法吧?”
  侯六说:“我若输了,立马给你磕头赔罪,可若是你这个‘惊四海、盖九州,的 院主输了呢?”
  葛青一拍胸脯,爽气地说:“那这棋院就是你的了!”
  于是当下,两个人就在棋院门前摆下棋桌,各显神通地厮杀起来。屏风马、当头 炮、过河卒、巧出车……居然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不过葛青已经看到侯六明显走了几步闲棋,他自觉稳操胜券,心里一阵得意。微 笑之余,他也有些后悔:与如此稚嫩之辈较量,岂不有损自己声誉?
  可就在这时,他突见侯六走了一着怪棋,弃自己将要暴露的老帅于不顾,却马跳 连环来夺杀无用的边卒,他不禁心中起疑。又接连走了几步,方才发现刚才侯六走的 那几步闲棋,其实是设下了一个极隐蔽的陷阱——两马一炮一象,把他葛青的一杆大
  车牢牢咬死在了营垒之中。葛青头上的冷汗立马流了下来!
  这时,侯六开口、说话了:“哎,我这象,我这马,不爱吃草料,偏愿啃硬玩意 儿,葛馆主,多谢你施舍啦!”
  站在一旁观战的葛青的几名弟子见如此局面,挽袖擦拳地就要上来动粗,被葛青 喝住了。葛青起身离桌,双拳一抱,对侯六说:“我说话算数,这天地棋院归你了! ”说罢,转身就走。
  一晃三年过去了,春风得意的侯六成了天地棋院的馆主,他每日里忙着迎宾送客 ,应酬往来。自从战胜葛青之后,四邻八乡的人都把他奉为棋霸,他天天沉醉在众人 的奉承之中。
  这一天,侯六正在檐前欣赏金丝鸟,忽听下人来报,说是有客来访。及至书房一 见,他心里不免一沉:来客竟是三年不闻音讯的葛青。看上去,葛青黑了、瘦了,络 腮胡子多日未刮,人更显憔悴。
  葛青向侯六一抱拳:“侯馆主,别来一向可好?”
  “好……好……”侯六心中打鼓:他来干什么?报一输之仇么?
  葛青道:“在下离去之后日日反思,深悔昔日井蛙观天、骄纵孟浪之举。寻师学 艺三年,今特来登门领教。”
  果然是来寻仇的!侯六当即摆下棋盘,两人双双坐下。
  葛青道:“三年前,我败于侯馆主高招之下,那盘棋尚未下完,今日,咱就接着 那残局下吧。”
  侯六以为葛青这是玩笑话,可葛青却把当年那局棋谱迅速地摆了出来,而且这等 于棋局未开,先就让了他侯六一杆大车,侯六愣住了。
  数招过后,侯六觉得不对劲了:吃掉车后由劣势转为全盘优势的棋局,在葛青双 卒并进、车马逼宫之下,又发生了无可挽回的逆转。侯六硬撑了没几下就垂下头来, 他心里直后悔自己这几年疏于棋艺,让大好光阴白白虚度过去了。
  这时,葛青离座抱拳站了起来,对侯六说:“承让,承让,侯馆主,既然在下侥 幸胜出,能否答应我提一要求?”
  侯六很痛快,说:“当然,这天地棋院本就是你的,应当物归原主。”
  葛青摇摇头:“侯馆主误会了,在下并非为此而来。”
  侯六一听,十分惊讶:难道他还有更苛刻的条件?
  只听葛青叹道:“你本来棋艺不凡,只可惜犯了同我一样的错误。不过,只要你 从此能洗心革面、奋发向上,日后棋艺一定不可估量。此馆交与你手,可说是物遇其 主,我一百个放心。”说罢,抱拳又是一礼,随后转身就走。
  侯六追至门外喊道:“葛大师,你还没提要求呀?”
  葛青回头指指门柱上的楹联:“好好看看那里吧!”
  侯六回身一看,门柱上那楹联已各添二字,变成了:但求神机惊四海,力争妙策 盖九州。
  两位棋坛高手的较量,表面上看比的是棋力,但从深处看,比的却是如何做人。 葛青先败后胜,侯六先胜后败,要想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除了永无止境地追求外, 很难有其他选择。
  (张茂忠)
  • 上一篇: 老戏新编
  • 下一篇: 神算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