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香烟店女老板之死

香烟店女老板之死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12-13 阅读:
  丁涛接到助手小林打来的电话时,正懒懒地躺在床上,看电视中播放本市青年企业家黄宗成和他妻子苏瑶,在加拿大签下大宗订单的专题报道。今天是他难得休息的日子,没想到他管辖的城南小区今天早上发生一起中毒事件,一名妇女身亡,怀疑是有人恶意投毒。
  
  死者是一爿香烟店女老板,名叫郑思琴,是个三十出头的时髦女人。她是在路边小摊吃了一份鸡蛋饼后发现中毒症状的,等送到医院,已经回天乏术。经法医鉴定,郑思琴的呕吐物中含有“四亚甲基二砜四氨”,即“毒鼠强”,但她吃剩的鸡蛋饼卷油条中并没有毒。
  
  案情有些复杂,丁涛带着助手小林去郑思琴家中取证,意外地发现她家在高级住宅区,价值不菲。郑思琴和丈夫阿江经营一爿小香烟店,一年的收入有限。哪来这么多的钱呢?
  
  阿江告诉丁涛,郑思琴有个姐姐在国外,每个月都会寄来五万元,不过这位姐姐从没回过国,所以他也不认识。就在这时,有警员打来电话说,化验后发现郑思琴随身携带的口红中含有“四亚甲基二砜四氨”成份。这毒是用一支很细的针筒打进去的,所以口红的头上没有毒,只有用了一段时间后,才会接触到毒药。这样看来,下毒的人非常了解郑思琴的生活习惯。
  
  郑思琴的丈夫阿江最值得怀疑。可据调查,夫妻俩平时恩爱有加,结婚几年了,也没怎么红过脸。而这口红,据阿江说是三天前,一个叫什么萍姐的小姐妹拉郑思琴去逛街,回来后就用上了。
  
  “萍姐?”丁涛觉得有了突破口,“那你认识这个萍姐吗?”阿江摇头说:“我只知道她有这么一位小姐妹,她们互相之间从不串门,有时会相约出去逛街。我曾经问过她这位萍姐是谁,她说是小时候的玩伴,至于萍姐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当务之急还得设法先寻找到那位萍姐,可名字中带“萍”字的女人也太多了,简直是大海捞针。就在警方一筹莫展时,城北小区又发生了一起“毒鼠强”中毒事件。中毒者也是一位三四十岁的妇女,名叫王乐萍。一听到“王乐萍”三个字,丁涛的心中猛然一震,这位王乐萍会不会就是那位“萍姐”呢?
  
  王乐萍和丈夫刘中没有正当职业,两人都是麻将一族。这一天,王乐萍和往常一样,睡到中午才起床,拿了袋牛奶就去麻将场。谁知她刚坐到麻将桌前,就突然摔倒,然后浑身抽搐,没送到医院就一命呜呼。
  
  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毒鼠强”竟然下在王乐萍的养颜口服液中。这盒养颜口服液共有十支,王乐萍每天起床后服用一支,已经服用了四天,吃剩的空瓶还放在盒子里,不过只在其中的一个空瓶中检出了“毒鼠强”残留。在这个空瓶的塑料瓶塞上,有一个很不明显的小针眼,想必是有人用很细的注射器,把毒液注入瓶中。王乐萍刚好在今天服用了这支口服液。
  
  有机会接触到口服液的,必定是王乐萍身边的人。王乐萍的丈夫刘中值得重点怀疑。但他们夫妇兴趣相投,虽然没啥工作,天天搓麻将,两口子还算恩爱,而且,如果是刘中下的毒,那他完全可以在事发后,把那个有毒的小空瓶,甚至整盒口服液处理掉,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又让丁涛想到了郑思琴的案件。同样是用注射器下毒,两起投毒案的作案手段非常相似,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呢?如果凶手是同一个人,那凶手必定同时和郑思琴、王乐萍都很亲密。刘中说,王乐萍除了麻将桌上认识的朋友,也没有其他的朋友,只有一个叫“小琴”的人,两人偶尔会通个电话,但他从没见过小琴。三天前的晚上,小琴打电话约王乐萍出去逛街,回来时带回了这盒口服液。那这个“小琴”会不会就是郑思琴呢?
  
  刘中的话和阿江的话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而更让丁涛感到惊讶的是,王乐萍的家境竟然和郑思琴的家境也十分相似,同样是宽敞的豪华住宅,而王乐萍夫妻却没有正当职业,他们夫妇哪来这么多的钱呢?
  
  刘中解释道:“她有个姐姐在国外,每月会给我们五万元。”一听这话,丁涛大吃一惊,连忙问他那位姐姐在哪个国家,怎么和她联系,有没有她的资料,刘中说:“乐萍她不让我多问,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姐姐。”丁涛又问他认不认识一位叫“郑思琴”的女人,他想了想说:“不认识,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小琴?”
  
  丁涛让他拿出一些王乐萍的相片来看看,在这些相片中,丁涛果然发现一张在郑思琴家见过的、一模一样的相片。相片已经发黄,应该是十多年前拍的,相片上共有三人,其中两人是郑思琴和王乐萍,另一人不知道会不会就是那位国外的姐姐呢?从相片上看,三人非常亲密,那她们又为什么不相互联络呢?特别是郑思琴和王乐萍,两人住在同一个城市,为什么从不互相串门?而且都不想让自己的丈夫知道,她们是在隐瞒些什么吗?
  
  丁涛突然问刘中:“你老婆以前在宾馆、娱乐城工作过吗?”刘中说:“我不知道,她从来不说过去的事。”
  
  丁涛想了想,对助手小林说:“你马上去工商部门请求帮助,从他们的内部网上查一下,大概十年前,在哪个城市有朝阳娱乐城,而且是开在机场附近的?”
  
  看小林一脸的问号,丁涛接着说:“你看相片上的背景是朝阳娱乐城,这很有可能是她们以前工作过的地方;你再看,在相片上的天空中有一架飞机,这架飞机的比例明显比较大了,那就说明飞机飞得比较低,不是刚起飞就是正在降落,所以说朝阳娱乐城应该就在机场附近。”
  
  果然如丁涛所料,这家朝阳娱乐城就在深圳机场附近,经营者是位姓安的老板。只是这家娱乐城早在十年前被指控从事色情违法服务,被当地工商部门取缔了,业主安老板还因此吃了三年官司。
  
  丁涛让小林带了相片前往深圳,设法找到那位安老板。如果郑思琴和王乐萍在朝阳娱乐城工作过,那安老板应该还会记得,或许还能知道相片上的另一人是谁。
  
  只可惜等小林赶到深圳,找到安老板的家后才知道,安老板刑满释放后,不久又染上毒瘾,早在三年前就毒发身亡了。
  
  线索再次中断。丁涛决定从国外那位姐姐的身上下手。他要了郑思琴和王乐萍两家的银行账号,去银行查询。发现每月汇给这两家的款项,都是从加拿大的一家国际银行汇过来的。账号的开户名是“SUYAO”。
  
  “苏瑶”!一听到这个名字,丁涛猛然想起,几天前,在电视新闻中看到过青年企业家黄宗成和他妻子苏瑶,签下加拿大大宗订单的报道。这个苏瑶会不会就是那个“苏瑶”呢?黄宗成的妻子,确实有每月给郑思琴、王乐萍每人五万元的实力,而且她经常飞往加拿大,应该持有加拿大的银行账号。
  
  丁涛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苏瑶一眼,印像不深。那张相片是十年前拍的,相片上的每个人都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无法确认相片上的另一个人是不是苏瑶。
  
  如果苏瑶就是那位给郑思琴、王乐萍汇钱的姐姐,那她为什么要给她们钱呢?而且她明明是在国内,又为什么要假称在国外呢?如果她是凶手,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
  
  丁涛决定去拜访黄宗成和苏瑶夫妇,一探虚实。丁涛说明来意后,问苏瑶:“请问你认识郑思琴和王乐萍吗?”苏瑶一愣,随后很有修养地微微一笑,说:“有点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不安,但还是被丁涛捕捉到了。他注视着苏瑶,拿出那张相片试探:“这是你们三人十年前的合影,难道你忘了吗?”
  
  • 上一篇: 一千两银票
  • 下一篇: 幽灵巴士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