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离奇的失踪案

离奇的失踪案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5-11-23 阅读:
1.名模失踪

美国著名模特玛丽苏·克劳斯,在新泽西野生动物园里,拍摄人与自然的纪录片。

身材火辣的玛丽苏,穿着豹纹低胸装,露出优美的后背,野性十足。但她的情绪极差,导演拍了很久,还是不满意,让大家休息一下。

玛丽苏进了临时搭建的板房,别的模特都在补妆。她满脸疲惫地进了简易的洗手间,不一会儿就发出“啊”的一声。

化妆师在外面问:“宝贝,你怎么了?”

“我的颈上一阵刺痛,还有点头晕。”

“你最近太累,该度假了。”玛丽苏“嗯”了一声,再也没说话。

化妆间里的模特们叽叽喳喳地聊着八卦,只到导演喊开拍,她们才懒洋洋地走了出去。化妆师敲着卫生间的门:“宝贝,开拍了。”可里面没有人应声。

化妆师急了,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大家寻遍化妆间和大象馆,就是没有玛丽苏的身影。有人说大象馆的旧址,有一个神秘的天洞,那里住着一个吸血鬼,最喜欢金发美女。

导演不信吸血鬼的传说,赶快报警。大鼻子警长哈里斯,带着六指助手沃克赶到出事现场。据调查,当时化妆间里有十二个人,都看见玛丽苏进了卫生间,但没有人看见她出来。那玛丽苏就是在卫生间里失踪了。

哈里斯习惯性地摸着大鼻子,进了板房,看着简易的化妆台和镜子,四处乱放的衣裙。抬起头就能看见屋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卫生间与化妆间紧紧相连,却被塑料板隔开,能听见里面的声音,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哈里斯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只有一个马桶,还哗哗地流着水。狭小的卫生间完好无损,根本藏不住一个人,那玛丽苏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

哈里斯围着板房走了几圈,外面完好无损,没有破坏的痕迹。

哈里斯摸着大鼻子,听了化妆师的叙述,对玛丽苏的那一声尖叫产生了浓厚兴趣。又进了卫生间,仔细地望着天花板,发现了一个细小的洞。

哈里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要拆掉板房,找出玛丽苏。板房的屋顶被拆开,在厕所的上方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平台,能容纳三人。

哈里斯惊喜地爬了上去,平台上有一长一短两个沾满泥土的脚印,还有一根细长的金发。平台上的螺丝钉有拧动过的痕迹,那这个平台上藏了两 个人,他们从细小的洞中,射了麻醉针之类的让玛丽苏晕倒。然后拧开天花板的螺丝钉,跳进卫生间,把玛丽苏拉到平台上,再把天花板的螺丝钉拧紧。但他们从什 么地方逃跑,才能不被摄制组的人发现呢?

2.寻找线索

鉴定结果很快出来,印证了哈里斯的想法。那根金发是玛丽苏的,但一长一短两个脚印,不知道是谁的。

哈里斯仔细地察看板房后的螺丝钉,发现有两颗没有拧紧,应该是从这里逃走。可地下怎么没有留下脚印?只有一串串大坑,大象馆的工作人员说这是大象的脚印。

哈里斯大喜,随着大象的脚印往前走,一直到达围墙边。围墙外有一条小路,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沃克敏捷地爬过铁丝网,察看着泥土上的车轮痕迹说:“警长,这里停过一辆车。”哈里斯分析:“这两个人带着玛丽苏从小木屋后跳到大象的背上,到达这里,开车离开。”沃克点头同意。

哈里斯皱紧眉头,使劲地揪着大鼻子:“这件事情肯定和动物园的人有关,他们对这一带才如此熟悉,大象才会听从他们的命令。”

查找脚印的事情就在动物园里展开,发现大象馆里有两个饲养员神秘失踪。他们是赖特兄弟,哥哥比较高,弟弟比较矮。

从脚印的比对上来说,和平台上的两个脚印相符,那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劫匪了。

哈里斯对赖特兄弟可能逃亡的方向布置了警力,沿路盘查。再动用人海战术,想找到他们的蛛丝马迹。可赖特兄弟和玛丽苏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一点线索。

就在哈里斯陷入困境的时候,电视上播放了一条新闻。有一辆黑色小车被追尾,司机一直没有出现。据查这辆小车从九月二日的晚上就停在西尔大街,以后一直没有移动。

哈里斯听到九月二号的晚上,就敏感起来,那正是玛丽苏失踪的日子。哈里斯找到了西尔大街的监控视频,看见黑色小车里走出来一高一矮两个人,提着一个大箱子,消失在监控视频中。哈里斯扯着大鼻子笑了起来,让动物园的人来辨认,这两人正是赖特兄弟。

哈里斯从两人消失的地方查起,那是一条小巷子,里面没有摄像头。哈里斯只能挨家挨户的走访,都没有结果。沃克却在小巷子里乱走,不知道怎么就到了玛丽苏别墅的后门。

玛丽苏的先生汤普森是足球明星,听说案子有了进展,就赶到别墅。汤普森解释,自从玛丽苏失踪,他就住在父母家里。

屋里有微微的灰尘,厨房里的碗筷已经发霉。汤普森的情绪有点激动,絮絮叨叨地说着他和玛丽苏的甜蜜往事,还悄悄地擦掉眼角的泪水。哈里斯内心不安,每次见到汤普森,这个健壮的男人都在落泪,印证了自己的无能。

3.密室

哈里斯对别墅内外进行了一次次勘察,最后停留在地下室里。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鞋架,上面放满各式各样的鞋子。汤普森指着鞋子说:“玛丽苏是一个念旧的人,只要她穿过的鞋子,都舍不得丢掉,就一直放在这里。”

哈里斯对着鞋柜敲了又敲说:“里面有一间密室,对不对?”汤普森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是的,你怎么知道?”

“上面是书房,空间比这里大。”

汤普森佩服地点头,从鞋架上拿开几双鞋,露出一个电子屏幕。汤普森在屏幕上按下自己的手印,输入:我爱玛丽苏。

鞋架就向两边缓缓移动,露出狭小的密室。地下躺着两个人,一高一矮,正是赖特兄弟。可他们脸色发黑,已经死去多时。

密室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玛丽苏。汤普森好像吓傻了,喃喃自语:“亲爱的,你怎么不见了?”

哈里斯仔细地勘察密室,里面很潮湿,粗糙的墙壁,裸露的青砖,两块大石板就铺满地面。一个坚固的保险箱立在角落,已经被打开,里面的贵重物品都装在赖特兄弟的口袋里。

法医鉴定,赖特兄弟中毒而亡,他们的手里都捏着巧克力的包装纸。就是这种巧克力里面含有剧毒,要了他们的命。可他们为什么出现在密室里?为什么吃下巧克力?

就在哈里斯迷惑不解的时候,电子专家在开密室的锁里发现一个秘密。此锁只有玛丽苏和汤普森的手印,加上那几个字,才能开启这把锁。而这把锁从里面不能打开,只是设计了密室的门在五分钟内自动关上。

汤普森解释,这是玛丽苏找朋友设计的密室。说里面能放贵重物品,还能锁住他们的爱情。所以密室的门不能从里面开,寓意他们的爱情牢不可破。汤普森说到这里,已经哽咽,眼泪又流了出来。

从监控视频的时间来看,九月二日的晚上赖特兄弟提着大箱子就进了密室。当时汤普森在警局里接受调查,那就只有玛丽苏能打开密室上的锁。

密室里还有玛丽苏的脚印,那证明她是进了密室的,那她怎么就凭空消失了?难道她在密室门快关上的那一刻逃了出来?

可她失踪十几天了,为何没有出现,难道她遇害了?这一切就像谜团一样,缠绕着哈里斯的心。

4.地下通道

哈里斯为了解开心中的迷惑,调出了玛丽苏失踪后,别墅附近大街的监控视频,慢慢地查看。最后定格在一辆黑色的车子上,沃克看了又看,只有一个穿黑衣的男人下车,没有异样。

哈里斯摸着大鼻子说:“这辆车在九月二号后,在这里出现了三次,你不感觉奇怪吗?”

沃克玩弄着他的第六个小指,心不在焉地说:“他的家在附近,出现十次也正常。”

“那他后来怎么就不来了?”

“这,这,这,”沃克回答不上来。

哈里斯带着疑问,找到停车的地方,这里离汤普森的别墅很远,还有一堵围墙隔着。沃克笑着说:“警长,这里没路,我们回去吧!”

可哈里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堵围墙:“这里没路,他为何每次在这里停车,走到围墙的方向就不见了?”

沃克受到引导说:“只有一种可能,他翻墙进去。”哈里斯哈哈大笑,跳进围墙,里面的青草被踩出了一条小路,直通玛丽苏别墅的后门,里面就是地下室。难道是这个男人带走玛丽苏?可监控录像里只看见他一个人出来,没有带东西。那他去别墅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哈里斯再次进了密室,密室里没有异样,墙还是墙,地下的石板还是石板。

哈里斯对着地下的大石板敲了又敲,沃克说:“警长,这块石板起码有几百斤,没有人能托起来。你看石缝里都有青苔,没有动过的痕迹,可以排除从地下进入密室了。”

哈里斯泄气地走出密室,又回局里看监控视频。看着看着,哈里斯兴奋地跳了起来,指着一个揭开的井盖回放。沃克看了又看:“警长,没什么特别的,不就是几个环卫工人进入下水道。”

哈里斯说:“你看,下去五人,上来六人。”沃克指着他们一样的衣服说:“肯定是从别的下水道进去的。”可哈里斯回放了九月四号那天的监控录像,除了这个井盖没有人下去。

哈里斯到了别墅前的左边大街,揭开那块井盖,跳了进去。下水道很脏,沃克捂住鼻子,拿着手电筒跟在后面。

哈里斯走了不远,就在地下看见一堆玛丽苏的照片。每张照片里,玛丽苏都在笑。离照片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张旧报纸。哈里斯戴着塑料手套,把旧报纸和照片都收集起来。

沃克很兴奋,飞快地往前跑。看见了一个小洞,有挖过的痕迹,又被填上。哈里斯调来专业人员,没花多大工夫,就把填上的洞挖开。哈里斯找来一个千斤顶,才一会儿工夫,上面的石板就被撬开,露出一个小洞。哈里斯攀上去,正是玛丽苏的密室。

沃克也攀上去,扯了扯第六个小指说:“警长,就算玛丽苏从这里逃走,那密室里应该留有痕迹。”

“那只有一个可能,玛丽苏没死,从下水道被人救出。再返回密室,恢复原样离开。”

沃克迷惑不解:“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她没好处呀?还有那些照片怎么解释?石缝里的青苔为何长得那么鲜活,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青苔很好解释,恢复密室的时候从外面移栽。只是那些照片为什么在下水道里?那五个人又是谁?难道这都是玛丽苏设的局?”

5.寻人启事

案件看似明朗,可又陷入绝境中。哈里斯把大鼻子揪红,也不知道玛丽苏为何失踪?

只能把下水道里的那张旧报纸看了又看,最后定格在一张寻人启事上。这是普尔惠集团的老太太,寻找失踪多年的女儿琼丝。哈尔斯看着寻人启事上的照片发呆,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说不出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沃克看哈里斯发呆,笑嘻嘻地拿着一张报纸过来说:“警长,你别看了,普尔惠集团已经找到琼丝了。”沃克说完,把新报纸递给哈里斯。

哈里斯看完报纸,上面说普尔惠集团的老太太得了绝症,在几天前找回女儿琼丝。哈里斯抓起衣服就往外走说:“我们去普尔惠集团。”

沃克不懂,疑惑地望着哈里斯。哈里斯敲了敲沃克的脑门:“你没发现这失踪的琼丝和玛丽苏很像吗?还有琼丝失踪多年,为何突然找到,这太巧合了吧!”

哈里斯到了普尔惠集团,见到了董事长米勒,要见琼丝。米勒爽快答应,把哈里斯带到家中。琼丝神情安然地坐在床前和老太太说着话。

哈里斯紧紧地盯着琼丝看,她黝黑的脸上长满雀斑,连大大的耳朵上都黝黑一片。

沃克失望地拉了拉哈里斯的衣服,哈里斯起身告辞。两人走出别墅,沃克埋怨地说:“警长,你看这琼丝和玛丽苏的面容不同,气质更是天壤之别,你却把她们硬扯在一起,简直太荒唐了。”

哈里斯不说话,回到警局就发呆,然后盯着琼丝和玛丽苏的照片看。有一个细节引起了哈里斯的注意,玛丽苏的手指修长,琼丝的手指很短。可在米勒家中看见的琼丝,手指却很长。

哈里斯突然想到了什么,跳了起来说:“我们马上去找琼丝。”沃克看了看时间说:“警长,现在都凌晨一点了。”

  • 上一篇: 石墨矿疑案
  • 下一篇: 真假日记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