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冰床上的失踪案

冰床上的失踪案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6-01 阅读:
  吏部侍郎赵化熙跟同僚打赌谁的冰床跑得最快,不料乐极生悲,他和拉冰床的家奴失足掉入了冰河……滴水成冰的隆冬腊月,他们还能活命吗?
  一、离奇失踪
  顺治十二年的冬天特别冷,腊八这天,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黄昏还没停。吏部侍郎赵化熙照例跟一帮同僚来到通惠河位于城外的九里泊段,跳上冰床,准备雪夜游乐。
  大家拥着貂裘,坐在豪华的冰床上喝酒谈笑,赌谁的冰床跑得最快,谁的家奴最有力气。
  赵家奴仆谷三英力大过人,拖着冰床跑在最前头,赵化熙回头看着后面的追赶者哈哈大笑:“谷三英,给老爷卖卖力气,回头重重有赏!”
  谷三英高声答应,双肩一用力,冰床猛得向前滑行,其他家奴盯紧了他加紧追赶,可突然之间,像是一脚踩空,只听一声惨呼,谷三英连着身后的冰床和冰床上的赵化熙,倏忽间全都不见了。
  后面的人赶紧呼喝着停下冰床,走到近前一看,一个个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赵化熙消失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大冰窟窿!那窟窿口大概有一个半冰床那么大,窟窿边缘是尖锐的冰碴断面,两三尺厚的冰层下就是暗沉沉的河水。
  众人愣了半晌,才有人惊醒过来,赶紧招呼人跳下河去救赵化熙。可这是滴水成冰的隆冬腊月,跳到冰窟窿里救人,那不是死路一条吗?众人面面相觑。众同僚许下重金雇了住在通惠河边的老船工下水救人。河水冰冷刺骨,老船工下水几分钟就得上岸在火堆旁暖身子,一直折腾到天亮,只捞出了冰床,赵化熙和谷三英影踪不见。
  赵府就像塌了天一样,赵化熙的儿子赵承泽官居大理寺少卿,他强忍悲痛,先查清了谷三英的来历。这谷三英是外地人,有一手驾驭冰床的绝技,两年前雇了来专拖冰床的。他一个人租住在通惠河边的猫眼儿胡同,平日省吃俭用,心地不错,经常照顾街上的疯汉。听说还拿钱给一个青楼女子赎了身,不知为什么却没娶她过门。
  这起奇案让年轻的顺治皇帝龙颜大怒,一边派人打捞,一边指派大理寺卿负责这案子。赵承泽请求亲自办案,说调查方便。顺治犹豫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赵化熙原本是明朝重臣,第一个投降了满清。这次他的失踪案太过离奇,只怕涉及到前朝旧事,此案只怕不简单。
  二、千刀万剐
  通惠河有八十多里长,沿岸的老百姓经常到河里捕鱼。可一到冬天,朝廷就严令禁止了。因为满清的根子在巍巍长白山,皇子贝勒们个个酷爱玩冰床,场地大多选在通惠河上。如果在冰面上凿窟窿捕鱼,玩冰床的时候就会有风险。
  赵承泽在父亲掉下去的那个窟窿边看到了一条封在冰里的小鱼,看来这窟窿就是为了捕鱼凿的,窟窿比冰床还要大,不出事才怪!
  赵承泽立刻下令,在沿岸居民当中悬赏缉捕胆敢抗旨的大胆刁民。很快有村民举报,距案发地十几里远的白庄村有个叫黄五的很可疑。这黄五有一手凿冰的绝技,四五尺厚的冰层,他一炷香的工夫就能凿开一个大洞。
  赵承泽亲自带着獒犬闯进了黄家,獒犬直接扑奔院子的西北角,对着一个雪堆狂吠起来。赵承泽指挥兵丁刨开雪堆,果然出现了一个地窖,窖里堆了不少死鱼。
  黄五拖着流血的腿一瘸一拐跪在赵承泽面前,供认说想过个肥点的年,趁夜黑雪大在通惠河上破冰捕鱼。
  赵承泽命人带黄五来到案发地指认,黄五看着冰窟窿却惊呆了,失声大叫起来:“大人!冤枉啊,我只凿了桌面大的窟窿!这是……另有人动手脚!”
  赵承泽想到尸骨无存的父亲,两眼都红了,哪还容他废话,一挥手,衙役们拖走了黄五。赵承泽报仇心切,立刻上奏皇上,也不必等寻到父亲和谷三英的尸身,请求即刻问斩黄五,以震慑刁民。顺治准奏。
  黄五临刑的前夜,京城大风怒号。天刚蒙蒙亮,菜市口刑场对面的茶馆伙计打开门,立刻惊叫了一声,差点吓昏过去。
  茶馆门前的椽柱上,悬挂着一具尸体!捕快们很快围住了这条街,赵承泽匆匆赶到,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他只看了一眼,差点昏了过去。那不是别人,正是父亲赵化熙。
  赵化熙的遗体一丝不挂,被一挂渔网紧紧捆着,渔网勒得很紧,身上的肥肉都从一个个网眼里突了出来,更残忍的是,从网眼突出来的每一块肉都被刀割开,死者已经是体无完肤。
  围观的百姓惊恐地小声议论:“这不是……千刀万剐吗?”一旁一个疯子却拍手打掌连声喊:“咦?死了!怎么才死?”被衙役们几棍子打跑了。
  赵承泽心如刀绞,也没心思跟疯子理论,他痛哭之后上前验尸,心再次颤抖起来。从伤口判断,父亲是被人施以剐刑以后死去的!他一下想起,父亲曾经在前明做过多年监斩官,凌迟处死了不少罪犯。难道这是因几十年前的宿怨,遭到了凶徒报复?他脑子里忽然现出刚才那疯子的脸,觉得似乎有点面熟,四处一看,疯子早就不见了。
  赵承泽亲手给父亲穿上寿衣,禀明皇上:案子出了新情况,黄五的处斩要延后。已经吃了断头饭的黄五,就这样暂时留下一条小命。
  赵承泽下了朝,有属下禀报,谷三英的房东请求揭去房屋的封条。
  赵承泽打扮成一个生意人的样子,来到谷三英的房东家,说要租房子,房东大婶说要解开封条才能外租。赵承泽说可以等几天,还拿出一锭银子算是定金,那大婶很高兴,赵承泽装作看房子,跟房东闲聊着,有意问起原来的租户谷三英的事,房东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什么来。
  两人聊得正起劲,院子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那房东大婶跑出去呵斥起来:“你这个小混蛋!安心找死是不是?”
  赵承泽跟出去一看,院子里赤脚站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寒冬腊月的却只穿了一条短裤,头上身上都水淋淋的,雪地里放着一只木桶,看来这男孩刚才把木桶里的水都倒在了头上。房东大婶劈头就给了那男孩一巴掌:“你谷叔都没准淹死到哪儿了,你还跟他学!”
  赵承泽心里一凛,急忙问是咋回事,房东告诉他,那谷三英最喜欢大冬天赤身用冷水浇头,然后用雪擦拭身子,坚持两年了,不知道练的是什么功夫。
  赵承泽心下雪亮,有这身功夫的谷三英铁定没死,他立刻回衙门,找人画了谷三英的画像,全力缉拿。
  • 上一篇: 失踪疑云
  • 下一篇: 一桩蹊跷的杀人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