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金鸡失踪之谜

金鸡失踪之谜

来源: 未知 作者: 智慧之树 时间: 2019-03-15 阅读:
  1。新娘遭抢
  清朝康熙年间,皖西舒城西门外,一条南溪河绕城而过,溪边翠竹丛生,郁郁葱葱,有一个偌大土墩矗立其中,巍峨壮观。墩子上有只金鸡,雄立其上,傲视四野,远远望去,令人叹为观止,抚掌叫绝,实为舒城城西一道迷人景观。更绝的是,这个金鸡墩有个传说,说这金鸡是太上老君饲养的,吃金丹长大,从天宫飞到凡间。因此这金鸡有灵,可保舒城这地方人杰地灵。这些年来,舒城地方富饶,人才辈出,人们都说全是因为金鸡庇佑。因此,金鸡墩犹如神坛,人们对金鸡顶礼膜拜,视为神物。
  在金鸡墩下住着一户孙姓人家,孙家有个年轻后生,名叫孙大吉。孙大吉的父母就他这么一个孩子,从小让他读书识字,刚过弱冠之年,就考取了秀才。此时有人登门说媒,要将一个胡姓人家的闺女嫁与他为妻。胡家在城里做豆腐为业,胡家妻子素有“豆腐西施”之称,她的闺女胡佳佳更是花容月貌,远近闻名。孙家好不欢喜,只等着娶过胡佳佳,便一心读书,将来求取更大的功名。
  良辰吉日到了,孙大吉披红戴绿,骑着高头大马去迎亲,向岳父岳母叩头后,迎娶新娘返家。一路唢呐高奏,鼓乐喧天,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只盼着将喜轿抬到洞房,拜堂成亲。
  这一路要经过猪头尖。猪头尖上啸聚了一伙强人,号称有百十号人,为首的外号黑虎,黑虎手下有一个“军师”,是个落魄秀才,外号黑豹,诡计多端。县衙林知县派官兵连年攻打猪头尖,向周边百姓,尤其是富户人家摊饷派捐,但每次攻打猪头尖,虽然声势浩大,却总是被这伙强人轻松击退,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孙大吉知这一路凶险,本来想绕道而行,可媒婆说绕道而行,需枉走许多路程,恐耽误了拜堂的时辰。何况盗亦有道,天下强人素来标榜五不抢、五不夺。这五不抢即喜车丧车不抢;僧侣、道人、尼姑不抢;鳏寡孤独不抢;摆渡的不抢;背包行医的不抢。这五不夺即娶姑娘送媳妇的不夺;送葬起坟的不夺;和尚道士不夺;妓女不夺;医生不夺。猪头尖这伙强盗,虽然臭名昭著,但谅不会对迎亲队伍过不去。
  孙大吉想想媒婆说得对,便挥挥手让队伍赶路。这猪头尖,形如猪头,高耸入云,十分险恶,抬头往上看,不觉胆寒,加上山风呼啸,树林摇摆,令人毛骨悚然。此时迎亲队伍的吹打声更是嘹亮,似乎是给自己壮胆。整个迎亲队伍不觉加快步伐。正走着,忽然哗啦一下从山道两旁冒出一队人马,不打一话就猛扑了上来。大家措手不及,个个呆若木鸡,等回过神来,只见大花轿倾倒在路旁,里面没了新娘胡佳佳。
  倒是媒婆反应过来,哭丧着脸,跌跌撞撞地跑到孙大吉马前,声嘶力竭地叫道:“黑虎抢了新娘了。这挨千刀的!”
  孙大吉脑袋“嗡”的一下,天旋地转,嘴中泛着白沫,从马上一头栽下来,不省人事。
  2。金鸡飞了
  孙大吉昏昏沉沉睡了两日。这天微曦初露,天方放晓,父母劝孙大吉趁着万物安静,人声未动之际,到金鸡墩下,给金鸡磕头,乞求金鸡祈福,让胡佳佳能够平安回来。孙大吉虽然不大相信这一套,但别无良策,只好听从父母嘱咐,来到金鸡墩下。他正要给金鸡磕头,却发现金鸡墩秃兀兀的,不见金鸡。孙大吉以为自己这两日昏昏沉沉的,一时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看,金鸡墩上果然没了金鸡。孙大吉还是不放心,又揉了揉眼睛,定了定心神,再仔细看,千真万确,金鸡墩上的金鸡真的不翼而飞了!
  “金鸡不见了,金鸡飞跑了!”孙大吉脱口叫起来,这一声喊,划破了半边天空,打破了凌晨的寧静,连竹林里栖息的鸟都惊飞一片。
  孙大吉的父母远远地看着儿子向金鸡祈福,不想却听到这么一声喊,连忙跑了过去,抬头细看,便也跟着孙大吉喊叫:“金鸡墩上的金鸡不见了,金鸡飞走了!”
  这事儿可不小,人们纷纷从床上爬起来,跑到金鸡墩下,不一会儿就聚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大家相互打听着,扯着嗓门嘶喊着:“金鸡不见了,金鸡飞跑了!”
  没了金鸡,金鸡墩全没了往日壮观的妙境,怎么看都不习惯,怎么看都感心颤。金鸡飞了,舒城这地方没金鸡庇佑,还会像以前那样人杰地灵吗?
  孙大吉忽然一拍脑门,爬到金鸡墩半腰,对大家喊道:“这金鸡不可能是自己飞走的,八九不离十是猪头尖强人黑虎趁夜掠走的。他们连娶亲的队伍都抢,没过门的新娘都夺,还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有种的跟我走,拿上家伙,去猪头尖抢回金鸡!”
  有人小声嘀咕:“猪头尖强人不是好惹的,连官兵三番五次攻打,都打不下来,我们老百姓能奈他何,别把他惹急了,收不了场!”有人十分同情孙大吉遭遇,又见金鸡遭劫,大声附和孙大吉:“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咱们老百姓同心协力,还怕他百十个强人!”
  一时间,群情激奋,许多人挥着拳头,要跟孙大吉一起去猪头尖找黑虎算账。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个道士。这道士拱手施礼,半眯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无上太乙度厄天尊,您老慈悲,金鸡是上苍赐予本地一灵物,无价之宝。可现在却不幸为奸人所窃,天理难容。尔等凡夫俗子,只会妄加猜测,凭一时意气,冤枉好人。贫道实看不过眼,特来给你们这些俗人指点迷津。贫道凭一双慧眼,便可看出金鸡现落于何方。”
  这道士说着,装模作样,煞有介事地手搭凉棚,四顾瞻看一番,然后哈哈哈发出朗朗的笑声:“贫道已知金鸡现居何处了,尔等跟我去讨回金鸡吧。”
  这道士说得玄乎,一副高深莫测的神秘样子,孙大吉对他将信将疑,但道士的口气那么肯定,有人见了跟着就走,许多人也跟了过去。孙大吉不由自主也跟了过去。那道士神情庄重,带着人七绕八转,走过几个村落,竟然在洪家大屋停下了。
  这洪家大屋可了不得。主人洪老将军原是明朝大将,带着几万明军对抗清军,清军死伤无数,却不能前进半步。最后清军想了个办法,派人与洪老将军谈判。洪老将军见清军源源不绝,而自己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眼看是支撑不了多日。洪老将军为了保全百姓和手下兵卒性命,顶着降将的骂名,解散军队,解甲归田。清人将他遣至舒城这个偏僻的地方,给了块土地,让他过自己的日子,无力再横刀跃马,反抗清人,同时也好笼络人心。随着清人横扫天下,势如破竹,洪老将军知道大明气数已尽,心灰意冷,老老实实做个田头翁。周边百姓也都十分敬重洪老将军。
  这道士难道疯了,怎么把大伙儿领到这儿?孙大吉暗暗吃惊,但还是忍不住琢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道士将大伙儿带到这儿,说不定有玄机。别人没有这个胆量觊觎金鸡这个灵物,这姓洪的是这儿的大户,就说不准了;加上他背景特别,说不定要用这金鸡干啥大事,用它号召天下,也未为可知。
  孙大吉这么一乱琢磨,就向大伙儿抱了抱拳:“各位乡邻,金鸡被劫是大事儿,既然这位道仙将我们领到这儿,我们就问问洪老将军。”
  孙大吉这么一说,众人七嘴八舌,发出一阵阵的喧嚣声,正要往洪家大屋里冲。忽然,洪家大屋的大门打开了,洪老将军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手握大砍刀,白髯飘飘,勒马奔了出来。
  3。谁是窃贼
  洪老将军虽然六十有余,但说话声如洪钟,对着大伙嚷道:“你们是跟我一起去剿猪头尖强人的吗?”
  洪老将军因为恼官兵剿猪头尖强人不力,一怒之下,纠集一班人马去攻打猪头尖,他将洪家大屋的儿孙、仆人、家丁,以及亲邻好友组织起来,已操练许多日子。洪老将军此事犯了大禁。康熙皇帝令他不可再披甲擁兵,为了笼络他,又御赐他一把铁鞭,不受州县府衙节制。现在为了剿灭猪头尖强人,洪老将军置皇帝的禁令于不顾。林知县曾亲自登门,严词警告,洪老将军根本不买账,还将林知县呵斥一顿。林知县无可奈何,只好灰溜溜地离去。孙大吉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近来又忙于自己的婚事,但还是听闻洪老将军招兵买马,准备攻打猪头尖一事儿。
  孙大吉默默念道:洪老将军见一干人聚了过来,骑着马横着刀,声称要去攻打猪头尖,难道他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故意打岔,佯装不知金鸡失踪吗?孙大吉稳了稳自己,款步上前,向洪老将军深深施了一礼,毕恭毕敬却又绵中藏针地道:“洪老将军,昨夜金鸡墩上的金鸡失踪了,这位道仙说金鸡在你院中,是真是假,能否让大家看看,以解心头之惑。”
  洪老将军也许岁数大了,孙大吉文绉绉地说了半晌,他还没弄清咋回事儿。不知谁喊叫一声:“跟他啰唆什么,冲进去搜他个措手不及,免得他跟咱们拖延,好将金鸡藏起来!”有人早耐不住性子了,也有人向对洪老将军敬重有加,此刻也不给洪老将军情面,跟着众人一窝蜂地往洪家大屋冲。不多大会儿,有人搜出了一个金鸡。孙大吉见这金鸡粗糙朴拙,黯淡无光,全不像在金鸡墩上美丽壮观,熠熠生辉。
  孙大吉心中疑惑,再找那道士时,道士已经不见了。众人交头接耳地说:“这道士能掐会算,肯定是个得道仙人。这会儿他遁形了!”不知谁猛然又叫了一声:“拿下这老匹夫,押他见官,看他还有何话说。”洪老将军见从他的院中搜出金鸡,却十分坦然,朗声说道:“老夫是个光明磊落的爽快人,这金鸡肯定是哪个小人栽赃于我。”他扬起手中的大砍刀,不偏不倚,拍在那金鸡上,金鸡“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随即,他高擎着手中的大砍刀,大声喊道:“猪头尖强人猖獗,官兵屡次攻打不下,我已操练人马多日,今天就去攻打猪头尖,有愿意的就跟我走。”
  大院中一支队伍跟着洪老将军,排开众人,浩浩荡荡地走出洪家大屋。没走多远,迎面转过几个衙役和一顶官轿挡在路中心。林知县从轿子上下来,虎视眈眈地瞪着洪老将军,寸步不让的样子。
  原来,林知县得到金鸡墩上金鸡被窃的消息,不敢怠慢,带着差役火速赶到金鸡墩,听说一个道士领着人去了洪家大屋,便折向这儿,正好将洪老将军堵住。林知县嘿嘿嘿怪笑着,阴声怪气地说:“洪老将军,你声称去攻打猪头尖,猪头尖是那么好打的吗?你窃了金鸡墩上的金鸡,人证物证俱在,你想金蝉脱壳,逃之夭夭吗?左右给我拿下!”
  洪老将军一甩白色长髯,鼻子里哼了一声,从腰间抽出他那柄御赐铁鞭来,向林知县扬了扬:“识得这铁鞭吗?谁敢挡我,小心我砸碎他的狗头!”
  林知县一错愣,洪老将军已带着洪家大屋的人马,冲了过去。林知县眼睁睁看着洪老将军领兵走远,无可奈何,拾起那落在地上的金鸡,灰头土脸地回县衙。
  孙大吉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起胡佳佳尚在猪头尖黑虎手中,心中盘算:我何不跟着洪老将军的人马过去,如果他真是去攻打猪头尖,我或可得到胡佳佳的一点儿消息;如果洪老将军能救出胡佳佳,就更是万幸。不管如何,总比守在家中吁声叹气,或者求神拜菩萨要好。孙大吉不敢耽搁,回家骑了那头毛驴,就向猪头尖奔去。
  • 上一篇: 塔中坟
  • 下一篇: 无影炸弹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