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文苑
  • 书香女人 发表日期:2017-07-04

    我心目中的女性形象是闻过书香的鼻,吟过唐诗的嘴,看过字画的眼。 这是台湾著名诗人痖弦说过的一句话,在他心目中,美丽的女性应是典雅、娴静,有修养有格调的,浑身上下透着灵气、文气和雅气。 稍有闲暇,泡一壶茶,捧一册书,任由茶和书交融的清幽之味...

  •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约会 发表日期:2017-07-04

    中文系这个标签,在外人眼中或是超凡脱俗、清高自持的象征,或是风流蕴藉、顾世无俦的才气,再不济也至少该当得起饱读诗书这四个大字吧?非也非也,且听我三言两语。 中文系不培养作家 无论是思慕已久还是机缘巧合,每一个第一志愿填报中文系的孩子多少都...

  • 撑伞的人 发表日期:2017-07-04

    如果天是蓝的,就不该有云。如果有云,就不该下雨。如果下雨,就不该撑...

  • 雨天遐思 发表日期:2017-07-04

    南方的雨,大都细腻、缠绵、浪漫、飘渺。 南方的童年,就像清淡的稀饭,偶尔会调皮地加入一小勺盐巴和味精。 南方的女孩,温婉,矜持,有更多的遐想。心思如水一般沉静,梦想像船一样远航! 我生长在南方,但向往着北方。我去到了北方,却眷念着南方。 我...

  • 让情感与水为伴 发表日期:2017-07-04

    感情应该是不加约束的。真正的情感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像原野里自然生长的野草,吮吸着大地的营养,悄悄生长。绿了原野,喜了早起的人们。 但如果不加制止,一味地任由情感之草疯长,最后,是会被拔掉的。齐人高的荒草,最终的命运注定是被拔掉。 情感如树...

  • 时光的此岸彼岸 发表日期:2017-07-04

    静坐窗前,思念在我猝不及防的刹那间,如同潮水般涌来,人生苦短的感慨在心中油然而生。回首漫漫人生路,心中有一道暗影,人生便多了一道光芒。在这不容易的人生里,那些逝去的岁月如流水般溯远,而即将到来的,正在冥冥之中等待着我们勇敢面对。 人生之路...

  • 留一份淳朴在心头 发表日期:2017-07-04

    人生幸福,莫过于内心淳朴。 淳朴是心灵深谷的幽兰,是生命世界的暖春,是人生慈悲的情怀。淳,就是真实、自然、纯洁、善良;朴,就是淡雅、质朴、素简、平和。淳朴,就是清清的心灵,淡淡的喜乐,怀抱着对生活的热爱,任凭俗尘纷扰,我自清风朗月,以生命...

  • 让幸福追上你 发表日期:2017-07-04

    没有人不向往幸福的生活。一旦发现幸福的端倪,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蜂拥而上,展开旷日持久的追逐。当人们被这种追逐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才蓦然发现幸福仍然像海市蜃楼,在那可望而不可即的远处。 这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人们恰恰忘记了,很多时候...

  • 小时光,小花朵 发表日期:2017-07-04

    远山幽蓝,天似毯子挂于北方。 白云从遠山后面,像蘑菇一样,借助雨的力量,迅速生长起来。 泥土大面积散播清香,它掌中的小草,柔嫩清新,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向上拔动。 草丛间,忽走忽停的昆虫,恬然享受着生命中最美妙的时刻。 小河缓缓流向远处,裹着万...

  • 居小镇,享简单 发表日期:2017-07-04

    生命里本有太多趣事山水之趣、鸟虫之趣、交友之趣,而痛快淋漓、直抒胸臆地生活,何尝不是一種趣味?携手爱人,在某个小镇,共享斑驳的黄昏、绵绵的细雨和不绝的钟声,以简单清宁的心滋养灵魂的诗意,盛享灵魂的丰盛。 若水逝、云卷、风驰、电掣,人生只有...

  • 不在梅边,就在柳边 发表日期:2017-07-04

    1新春里,我送给朋友们的新年贺卡,就是丰子恺画作制成的明信片。他的笔下万物有灵,一张张画作简洁美好,春意盎然,令人心生欢喜。 一幅画中,柳丝如烟处,有一座小屋,远远望去,客舍青青柳色新,低矮的竹篱笆围着小院。一双乳燕翩翩飞来,母亲就坐在柳...

  • 趁着春风,远行 发表日期:2017-07-04

    春晓远行,露珠躺在家门前后的草木上,卧睡未醒。 脚步踩在夜露濡湿的路上,晨气微凉。身旁相送的人,是母亲。身后还有一条养了三年的黄犬,脚步轻快地跟着,未解离别事。经过村头的土地庙,躬身两拜,不在家的时日里,愿家人平安,土地丰收。躬身再拜,拜...

  • 与花草为伴的日子 发表日期:2017-07-04

    至简 窗外的芭蕉开得甚欢,雨水打在上面,甚是好看。于是摘下一片,置于桌上。偶来灵感,即兴将白色的康乃馨点缀在叶尾,简约而具有美感。 成长是一个有意思的过程,它在不同阶段赋予我们不同喜好。譬如小时候喜欢绚烂夺目,长大后则喜欢大道至简。当然,...

  • 桥的翅膀 发表日期:2017-07-04

    我曾经听过一出传统京剧,名叫《乌盆记》,讲的是宋代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有一个名叫刘世昌的商人收账回家,途中遭遇大雨,于是借宿在一户姓赵的人家。这家人见财起意,用毒酒毒死刘世昌,将他的尸骨烧成灰,又和在泥里制成乌盆也就是黑色的尿盆。不久后...

  • 重读旧作 发表日期:2017-07-04

    重看我的作品时,我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一个人为什么要成为一个作家呢?这多半是偶然的,不是自己选择的。不像木匠或医生,一个人拜师学木匠手艺,后来就当木匠;读了医科大学,毕业了就当医生。木匠打家具、盖房子,医生给人看病,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事。 作...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