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文苑> “精”与“粗”

“精”与“粗”

来源: 读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15 阅读:
  诗人木心曾说:“过多的才华是一种病,害死很多人。差点儿害死李白。”“诗仙”李白不但会写诗、舞剑,更喜欢喝酒、下棋与抚琴。更有趣的是,他一度以樽约夯嶙龉伲獠恢庵钟胧蚀醋骱廖薰叵档纳萃畹阋怂男悦
  
  胡适才高八斗,可是,他也吃亏在满身才气、卓尔不群上。因为他太博学,爱好太广泛,又不知节制,处处用心,啥都想弄,最后精力分散了,什么也没弄完:《白话文学史》写了一半,《中国哲学史大纲》写了一半,《水经注》研究搞了一半……
  
  与胡适同时代的作家梁实秋,虽也多才多艺,但却能有所不为,敢于舍弃。他一生专攻文学,心无旁骛。最终,他的随笔写成气候,《雅舍小品》风靡一时。此外,他坚持不懈,花四十年时间完成了《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计有剧本37册,诗3册。这样的文学成就,奠定了他散文家、批评家、翻译家的地位。
  
  清代文学家姚鼐号称“桐城派三祖”之一,想不到,这样的人物也差点被“害死”。多亏他及时回头,才转危为安。
  
  据姚鼐《惜抱轩集·诗后集》记载,一日,浙江嘉定王鸣盛对朋友戴震说:“我以前很怕姚鼐,如今不怕他了。”戴震问道:“这是为什么呢?”王鸣盛解释道:“彼好多能,见人一长辄思并之。夫专力则精,杂学则粗,故不足畏也。”
  
  后来,戴震把这话告诉了姚鼐,姚鼐醍醐灌顶,他马上放弃多种爱好,聚精会神写作,全力专攻古文。经过数十年的钻研,终成桐城派散文之集大成者。
  
  “专力则精,杂学则粗。”严格地说,过多才华不是病,而涉猎太广,过多地在多领域显示才华,处处都想拔尖逞能,才属于不治之症。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苏东坡集诗词家、书法家、文赋家、美食家、佛学家于一身,达·芬奇也是博学多才的巨人,他们都在多个领域里大放异彩,广有建树,但这属于小概率事件。还是记住“专力则精,杂学则粗”这句话吧,别让过多才华害了你。
  • 上一篇: 感叹时光
  • 下一篇: 一片秋声入心来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