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故乡的秋

故乡的秋

来源: 作者: 阳春三月 时间: 2015-09-08 阅读:
故乡的秋

文/阳春三月

   说起故乡,记忆里最深的是故乡的秋!
   不要说一望无际的稻田,也不要说烟波浩渺的湖荡,只说说故乡的河汊,说说故乡的山吧。
   天,蓝的像绸缎子一般。几朵白云,几羽飞鹜,剩下的就是蓝。
     偶尔会有雁群飞过,清唳而响亮。
     河汊的水清而浅,阳光照在沙子上,鱼群的影子也照在沙子上。岸边的柳树,根部都露出来了,田鸡(一种水鸟)们悠闲的在湿漉漉的柳荫下散步,水蛏们快乐的在泥沙里爬来爬去,蚌壳小心翼翼的在沙窠里吐着气泡,一切安详而平和。柳枝上也许会停着几只翠鸟,一动也不动的盯着清粼的水面。故乡的水,温馨而祥和。
   当晚霞布满西天,河汊波光粼粼。渔舟从远处云霞中滑来,芦花在黄昏里羞涩,几茎残荷守着几羽水禽。霞光水色,映着墟烟落木。再加上成群在水面上盘旋的飞鸟——好一幅醉人的水乡秋色画啊!
     月,悄然爬上屋檐。雾气在河池里展开。柳树,樟树,苦楝树的影子若有若无,影影倬倬。看不清菖蒲的脸,也看不清用青石条铺的石桥,只有各种虫子的鸣叫依然清晰。茭白的清香,荸荠的清香,还有菱角的清香融化在一起。此时,若有大雁飞过,飞向浓浓的月色里,总能在静谧的河荡引起不少骚动。徽式的村落,也许会有几点昏黄的光,诉说着温馨和快乐。
     最迷人的是故乡的山。
   原生态的茂竹修林里,既有高大的红豆杉,柞树,栗树,绿松,也有低矮的灌木。竹篱蒿草,壅塞了山谷曲溪。藤蔓荆棘挂在树上,匍匐在草丛里,各色大小不一的野果到处都是。野鸡在草窠里飞起,野兔在林子里奔突。运气好,还可以看到成群的野猪。当然,也许还有獐麂或狍子。这些都是山林之灵,稍有动静,就溜之大吉。
    山之美,除了其富饶的物产,更有迷人的色彩,流动的水韵。
     看,香叶红了,枫叶红了。栗子树叶色彩斑斓,而香樟树叶子却还是那么青绿。远看故乡的山,烟云缥缈,青峰若隐若现,杂色的丛林里藏着碧瓦红墙的寺庙,青瓦土筑的木屋,还有蜿蜒盘旋的石路。
     试想想,在晨曦里,寺庙钟声伴着竹林里的雀噪。大片的云雾从山口滚出来,再弥散开来。鸟成群结队的从林子里飞出,追云逐雾。炊烟也在山峦上升起,整片山地渐渐明亮。也不知哪片山峦是霞,哪片山峦是红叶——一切都像是在大染缸染过一样。
   湿漉漉的各色野果子挂在树上,藤蔓上,灌木丛里,草丛里。成串成片,红的,紫的,蓝的,绿的,就像撒满的珠宝。想想吧,那清香的果子味道吧。每每想起,口中就有那股香甜味儿。
   若是黄昏来临,飞鸟云集,层峦尽染。故乡的山却如睡美人一般,酣甜而静谧。云飞雾收,墟烟袅袅。涧谷幽幽,盘路隐隐。枫林晚唱,牧牛哞哞。当此时,落叶纷纷,遍山都是。山醉了,林醉了,人也醉了。
    密林深处,是一悬飞瀑。没有了夏日的狂暴,如温顺的小女子一般,娇羞羞的飘散下来。潭绿的如翡翠,迎接着散落的水珠。
    蜿蜒曲折的溪,在丛山峻岭里回旋,轻盈而快乐。
    假如,有一轮月光,溪流流过松林,漫过岩石。叶子先是跟着飘,然后就沉在溪底。心与水融化在一起,忘记了她曾经的奔腾,留下的只有远离尘嚣的温馨。
   故乡的秋啊,流连的何止是远在他乡的游子啊。还有那高天的鸿雁,飘逸的白云,以及缠绵的色彩。
    秋天到了,心在南国!
  • 上一篇: 秋暴
  • 下一篇: 碎梦闻香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