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名家散文
  • 跟荷花一起开画展 发表日期:2014-02-17

    你的画很拙,廖老师这样分析她:你分明是科班出身(从十四岁就在苦学了)!你应该比别人更容易受某些前辈的影响,可是,你却拒绝所有的影响,维持了你自己。 廖老师说的对,她成功的维持了她自己,但这不意味着她不喜欢前辈画家。相反的,正是因为每一宗每一...

  • 千镜如千湖,千湖各有其鉴照——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这面镜子我留下来很久了,因为是母亲的,只是也不觉得太特别,直到母亲从外国回来,说了一句:这是我结婚的时候人家送的呀!我才吓了一跳,母亲十九岁结婚,这镜子经历多少岁月了?她对着镜子着迷起来。 所谓古董,大援款是这么回事吧,大概背后有一个细心的...

  • 牧歌——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记得初见她的诗和画,本能的有点趑趄犹疑,因为一时决定不了要不要去喜欢。因为她提供的东西太美,美得太纯洁了一点,使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有点不敢置信。通常,在我们不幸的经验里,太美的东西如果不是虚假就是浮滥,但仅仅经过一小段的挣扎,我开始喜欢她诗...

  • 桐花——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4月24日 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可以向他说出这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忧愁。林间洁净清新,山峦守口如瓶,没有人肯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盛放与凋零。 4月25日 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在最起初,仿佛仍是...

  • 有月亮的晚上——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山路上。 两旁的木麻黄长得很高很高,风吹过来,会发出一种使人听了觉得很恍惚的声音,一阵强一阵弱的,有点象海潮。 海就在山下,走过这一段山路,我就可以走到台湾最南端的海滩上。夜很深了,路上寂无一人,可是我并不害怕,因为有月亮...

  • 小卫兵——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幼年时的记忆总有些混乱,大概是因为太早入学的关系,记得是五岁以前,在南京。 只因为姐姐上学了,我在家里没有玩伴,就把我也送进了学校,想着是姊妹一起,可以有个照顾,却没料到分班的时候,我一个人被分到另外一班。 不到五岁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无能...

  • 高吉——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 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 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肯乖乖地回...

  • 野生的百合——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那天,当我们四个有在那条山道上停下来的时候,原来只是想就近观察那一群黑色的飞鸟的,却没想到,下了车以后,却发现在这高高的清凉的山上,竟然四处盛开着野生的百合花! 山很高,很清凉,是黄昏的时刻,湿润的云雾在我们身边游走,带着一种淡淡的芬芳,这...

  • 像少年啦飞驰第《一部分》——韩寒 发表日期:2014-02-17

    43 在实在记不得一个人的模样的时候,很多人只好挂念着这个人的名字。遗憾的是,老枪什么都没有。老枪在暗中给她设计过很多的名字,大多是属于那种委婉动听的,大概是写了琼瑶的东西给刺激的,连婉君都给用上了。老枪现在比较害怕去问那姑娘的名字,怕问出来...

  • 杯中窥人——韩寒 发表日期:2014-02-17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

  • 文学啊文学——韩寒 发表日期:2014-02-17

    这个题目嫌大了。以往老师教导我们时说,写文章切入口要...

  • 一个叫穆伦·席连勃的蒙古女孩——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猛地,她抽出一幅油画,逼在我眼前。 这一幅是我的自画像,我一直没有画完,我有点不敢画下去的感觉,因为我画了一半,才忽然发现画得好象我外婆 而外婆在一张照片里,照片在玻璃框子里,外婆已经死了十三年了,这女子,何竟在画自画像的时候画出了记忆中的...

  • 好大好大的蓝花—— 席慕容 发表日期:2014-02-17

    二岁,住在重庆,那地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金刚玻,记忆就从那里开始。似乎自己的头特别大,老是走不稳,却又爱走,所以总是跌跤,但因长得圆滚倒也没受伤。她常常从山坡上滚下去,家人找不到她的时候就不免要到附近草丛里拨拨看,但这种跌跤对小女孩来说,...

  • 十四岁的画架——[席慕容散文] 发表日期:2014-02-17

    别人提到她总喜欢说她出身于师大艺术系,以及后来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学院,但她自己总不服气,她总记得自己十四岁,背着新画袋和画架,第一次离家,到台北师范的艺术科去读书的那一段、学校原来是为训练小学师资而设的,课程安排当然不能全是画画,...

  • 傻子——韩寒 发表日期:2014-02-16

    --作于1997年 一 村里人都喜欢把房子盖在柳月河旁。那些房子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平房也只能是平房,因为那村子很穷,用石灰粉刷过的人家已经算不错了。更多的只是空把房子盖起来,却没 钱粉刷,一任赤裸的红砖经受着风吹雨打。柳月河里虽然常有一些装载楼板和石...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