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名家散文> 夜游叠溪——莫言

夜游叠溪——莫言

来源: 未知 作者: 莫言 时间: 2014-02-25 阅读:
  刺骨的寒风已经慢慢的飘过,经历了一整个寒冬的草地,猛地又钻出了几撮绿意。是啊!又一年了,2011年了,春去犹有春来时,燕子走了又再来了。蓦然回首心已去,岁月如梭永不回,沧海桑田逐波逝,唯有山人游叠溪。
   
   一路的走来,只求心安理得,不求什么高薪贵差,我始终坚守我的信念———诚信。
   
   2010年的秋天,我考上了保山学院,在这里开始了我人生的又一起点,也是我大学生活的起点。终于第一学期结束了,我和我们班的同学找到了推销娃哈哈饮料的临促工作,写了留校申请,我也莫名的和家里说好春节不回家了,被系上安排在看台那里住。
   
   可是事实总与计划反着来。我从家里出来时是含着泪离开的,我离开了家就失去了很多的东西。我失去了与家人的天伦之乐(我知道我爸妈没有我在家肯定很孤独,看见别人的儿子他们肯定会想起我),也失去了与朋友一起组织春节联欢晚会的机会,失去了村里人对我的认可,在施甸还差点失去了生命,想着这些痛心的事情,不禁一个人走出了宿舍。
   
   一个人跨着一个小包,手里拿着总是没有电的手机,慢慢地走着,路旁蝈蝈的鸣叫没有打破我的沉寂。街道上没有人影,连一辆车也没有,静的害怕。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了工作,当初有很好的待遇我没有去,现在几份工作都没有了,的确很心痛,我没有脸和家里说起我的情况。我就没有钱用了,但我已经用了太多家里的钱,我是出来打工的怎能在向家里要钱呢?心里在要与不要之间斗争,我已经走到了叠溪旁了。我恨这黑暗的社会,我恨虚伪的人,恨欺骗我的人,恨我自己。有时我觉得我真的觉得我没有用处,在这里,我没有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也不会被人看的起。想当年在职高,学生会主席,几样班委都是我当的,多少人想奉承我,巴结我,何等风光,移动任经理,怎样荣耀,可如今的落寞,真让人寒心,我知道我被世人被社会抛弃了。
   
   一个人静静地在溪边走了好远好远,看见一条小鱼跃出了水面,跳到了溪边的泥塘里,它在冰凉的水面挣扎着,跳跃着,它想回去叠溪里,想回家。因为泥塘的水很快就会干涸,它会死去的,我想帮它,可猛回头才发现原来我就是那条鱼。是啊!大过年的,人家在家里一家团聚,而我一个人漂泊异乡,流落叠溪,我又何尝不想回家啊?叠溪旁的树木落叶一片,加上杂草的衰败多么难看啊,是的,管理的人都已经回家过年了,没有人来修理它了。
   
   想起大年初一那天,有人叫我去他家吃饭,我说都是过年,都是吃饭,人家大鱼大肉,合家团聚,而我孤楼寡人,独自吃面,那天我没有去他家。看着叠溪旁的草地上的小径两旁空荡荡的凳子,觉得好失落,亲戚朋友没有发来问候,觉得世间真的没有人会读懂我,可能我太复杂了吧,有时竟然我都不懂自己。叠溪旁的樱桃花已经凋零,树枝上也长出了嫩叶了,可我却一直走不出伤感的阴影,也许我是林黛玉转胎吧,变得比女生还多愁善感。我不知道是我看错了社会,还是社会欺骗了我,总是让我生活在悲伤的角落,望着那一排排明亮的路灯孤零零的立在街道旁,没有人来欣赏它们,灯光与雾气相触散出一股冰凉的气息,还有几只小虫子飞绕在灯上。想想可笑,我等到月亮被乌云遮住我才醒来,原来已经夜深了,我竟然在这里呆了好久。
   
   我又默默地沿着街道走,身后有几只狗在叫,不知为何,叫得很凄凉。也许狗也看不起我了吧,但或许它是在同情我呢?
   
   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肚子很饿,从包里掏出一块钱买来的几片饼干嚼着,口干舌燥嚼着也无味。一发怒,连包带都被弄断啦,真的好想哭一场,大哭一场。我索性把整个包扔了,一个人在街道上疯跑疯叫,来发泄内心的不平。终于跑累了,炮不动了,心也到了终点站。
   
   推开宿舍门,开起灯,跳到床上躺着。想起鲁迅的小说,原来这是吃人的社会。要成功,这条路是自己经过千百次才走出来的;要生存就得不停追逐梦想,我决定我不在做华老栓样的人物,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 上一篇: 孟石山上的山茶花——莫言
  • 下一篇: 月光下的沉思——莫言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