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感动世间> “死”前九秒,在世界之巅遭遇雪崩

“死”前九秒,在世界之巅遭遇雪崩

来源: 小西文摘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2-10 阅读:
“死”前九秒,在世界之巅遭遇雪崩
  2015年2月18日除夕夜,世界第十高峰安纳普尔纳峰的东侧谷地发生大型雪崩,五名中国徒步爱好者被深埋其中,最后成功自救。
  近日,年仅23岁的女孩王回忆了自己被埋在雪中的惊魂一刻。从出发时兴奋、被埋雪中无限悔恨到最终获救后对生命的敬畏,她以这样无畏的方式仓促迎来了自己的成长——
  安纳普尔纳峰是尼泊尔境内一条享誉全球的徒步线路。今年的除夕夜,我选择在安纳普尔纳大本营徒步路线(ABC线路)上度过。其实我的雪山徒步经历几乎为零,之前只在国内尝试过徒步雨崩(位于云南如诗如画的徒步线路)。但做决定时,我丝毫没有意识到会面临怎样的困境和危险。
  在安纳普尔纳峰下,我认识了队长、队长的多年死党汪爷、90后淘宝店店主阿威和美女老师玲珑,因为都是中国人,我们立刻结伴同行。
  殊不知意外往往发生得猝不及防,连尖叫的时间都没给你留下。那天下着大雪,我们走在前往大本营的峡谷中,山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只听见队长大叫了声“躲到石头后面去”。而下一秒钟,塌方像是撕裂了天空的口子,漫天白雪如洪水般倾泻。
  雪崩过后的冲击气浪更恐怖,直接可把人一下弹飞。我立刻被卷入雪中,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力拉扯着我不断翻滚。冰雪一层层厚重地砸下来,冰碴磨破了我的脸,我被僵硬密实的冰雪活埋,感觉上方仍有力量在一层一层压下来,埋在雪下仍听得到余雪一层层洒下来的沙沙声。
  绝望中,我试图活动手指松松手旁的雪,却发现一切僵硬得使任何施力都是徒劳。那时我知道,可能我们五个人都被深埋在茫茫雪海中。我在想,我要死在异国的除夕夜了。爸妈,我真的对不起你们。死在除夕,每一年过年都是我的忌日,以后他们要怎么过年。
  记得在腊月二十七晚上,我发了条朋友圈,带着兴奋宣布我们要挑战无向导无背夫大冬天五日走完ABC的举动。妈妈立刻微信我:“宝宝,你不知道路途如何,怎么就这样做出决定?妈妈同意你去,不是同意你去冒险,去疯狂,去做愚蠢的事……”为让妈妈安心,我骗了她。告诉她我们找了向导,但其实没有。
  想到这些,我在雪中早已泣不成声。
  因为没勇气面对死亡,我选择了自我放弃,渐渐进入昏迷状态。生命倒计时一秒、两秒、三秒……当在模糊意识中感到有人在摇晃我的左手时,我被冰雪覆盖的口鼻竟努力发出了声音:“我在做梦吗?有人在救我吗?我死了吗?我还活着吗?”天啊,我还活着!
  从左手到左臂,再到左耳……等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终于能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在冰冷中我已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手足残废、器官坏死的念头划过,但这一切都不重要,这一切都没有活着重要。第九秒,我拥抱了第一个看见的人——是队长。队长和汪爷在我面前,他们还活着,他们救了我。
  尽管浑身发抖的我已经神志不清了,但接下来的场景我永远记得。在我脱险后,队长与汪爷转身营救附近的玲珑,因为玲珑的一只鞋露在外面。此时,现场已经有一些其他国家来的徒步者停了下来,拼了命地帮着忙。在没有工具又担心登山杖会伤到人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只能用双手的力量刨开厚重密实的积雪。
  挖玲珑用的时间是最久的。由于玲珑被埋时是向下趴着,登山包的重量完全压迫着她的胸腔,让她很难喘过气来,挖出来时,她的脸庞已经发紫发黑。我们屏息等待着,默默祈祷。慢慢地,她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而后,我们四个抱在一起号啕大哭。
  我们还有一位兄弟,下落不明。雪崩区域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二次雪崩,稍大点的说话声,都有可能再次成为死亡的导火索。但没有人害怕或选择离开。
  雪越下越大。
  “如果找不到阿威,我们就永远留在这里。”所以阿威,我不敢想象,如果汪爷最终没有找到你,情况会是怎样。几百平方米的雪崩范围,汪爷幸运地发现了阿威在被埋之前奋力丢出的背包的背带,正是这个极小的线索,我们才确定了他被埋的最终范围。阿威最终还是被救出来了,真好。
  这是一个拥有着圆满结局的故事。在危急时刻成功选择了唯一逃生手段的队长,因为一块足够大的石头而幸免于难。他挖出了半个身体在雪中的汪爷,并且使得我们所有人成功获救,仅有些冻伤与擦伤。有时候生与死可能就只有这么短短的一段距离,换一个位置也许死去的就是我。
  雪崩发生后,我并没有选择继续前往终点——安纳普尔纳大本营,尽管我和它仅有不到三个小时的徒步距离。但我知道,雪山已经给予了我无限敬畏生命、热爱生命的力量。因为我们都活着,便已足够。
  在匆忙奔回休息站的路上,我遇见了一些登山客,他们看见我们惊慌失措很奇怪,而我却在不停地哭着劝他们:“不要走了,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生命比任何冒险更可贵!”在那一刻,我才体会到,世上没有非走不可的路,没有非攀不可的山峰,没有非达不可的目标。而当我历经了劫后余生,重新走出无信号的深山区域时,我收到了几百条微信。在红包群疯狂轰炸手机时,我看到妈妈大年初一早上发来的“新年快乐,你啊,就是想不起妈妈……”时,我一边哭一边颤抖。
  • 上一篇: 奇怪的捐赠新传说
  • 下一篇: 那悲伤藏得那么好,不愿被看见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