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如意郎君

如意郎君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2-13 阅读:
  得遇良人
  沙织眼看快到四十岁了,婚姻大事还没有着落。有天,母亲说起一家婚介所,口碑非常好,沙织便上网搜索了一下这家婚介所,有些心动,打算去试一试。
  婚介所在一座小山上,需要爬两百多级台阶。沙织来到婚介所门前时,已经气喘吁吁了。迎接沙织的是一位身材发福的中年女子,她叫井上,是婚介所的老板。
  井上根据沙织提供的择偶条件,筛选出几位合适的人选,并给她着重推荐其中一位。沙织的择偶条件是男方大学毕业,有固定工作,年龄42岁以下,至于相貌身高,她不好意思提出什么要求。但是,当看到井上递过来的照片时,沙织惊呆了:那个男人非常帅气,笑容灿烂,身材也很匀称。
  沙织有点疑惑,不相信会遇到这样完美的对象,难道他有什么表面看不出来的缺陷?
  井上介绍道:“这位是杉下圭司,各方面条件都符合你的要求,请不必多虑。杉下先生喜欢你这样身材苗条、长发飘飘的女生,要不要考虑一下?”
  沙织难掩激动地说:“请安排我和他见面!”
  为了三天后的午餐,沙织做了精心准备,出乎她意料的是,杉下真人比照片上更!而且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居然会脸红,沙织很喜欢杉下真诚敦厚的性格。
  第一次见面,双方都很开心。临别时,杉下小心翼翼地约沙织下周开车兜风,沙织愉快地答应了。
  杉下是个非常细心的男人,每次都主动帮沙织开关车门,会在车上播放她喜欢的音乐,为她拍好看的照片……沙织觉得幸福来得太快,有些不真实,她会想:为什么如此优秀的杉下至今仍是单身?
  这天,杉下邀请沙织到自己家作客,沙织终于鼓足勇气问:“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要去婚介所登记?”
  杉下神情有点尴尬:“这个……”
  沙织问道:“难道你是婚介所的托?”
  “当然不是!”杉下从书桌抽屉里找出一张纸,递给沙织,“你看,这是去婚介所登记付款的发票,婚介所的托是不会付款的。我之前没什么恋爱经历,社交圈里女生也比较少,所以就去婚介所登记了。”
  沙织看了看发票,时间是三年前,惊讶地问:“你三年前就登记了?”
  杉下挠挠头说:“对,我相过三次亲。三年中,我跟每一位都认真交往,后来……应该是没有缘分吧。”杉下望向窗外,许久不说话。沙织觉得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沙织还是无法释怀。她认为,没有女人可以拒绝杉下,那么,那三个相亲对象应该是被杉下甩掉的。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被杉下甩掉?思前想后,沙织决定要弄明白这一切,为了抓住杉下,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陷入险境
  几天后,杉下去国外出差了,沙织用杉下给她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在那个抽屉里找到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关于那三个人的详细资料。
  从照片看,那三个人跟沙织都有几分相像。在每个人的资料里,杉下详细记录了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工作地点、兴趣爱好等。沙织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在抽屉里找出一份关于自己的资料,果然,上面记录着自己的生活习惯,比如,每周三和妈妈一起去某餐厅……沙织不记得自己是否告诉过杉下这些,难道他是个跟踪狂?也许,那些女子是受不了他才选择离开的。
  沙织决定找到那三个女子问个清楚。然而,结果让她大吃一惊:
  第一个女子的父亲告诉沙织,女儿两年前遭遇车祸去世了;第二个女子的邻居说,她在一年半之前自杀了;据知情人说,第三个女子一年前在海里溺亡了。
  也就是说,与杉下相过亲的三个女子都死了!沙织脑海里一片混乱。
  晚上,沙织接到杉下的电话。杉下刚出差回来,说要带她去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杉下开车来接了沙织,开上陌生的山路,一路上,除了车灯没有一丝光亮。
  “我们要去哪里呀?”沙织有种不祥的预感。杉下只是紧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仿佛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情。
  沙织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没信号,这样一来也就没法求救了。车子后面有没有其他车呢?沙织回头一看,发现车后座上放着一个纸袋,随着车身摇晃,袋子里的东西隐隐发光,难道是……刀?!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杉下直勾勾地盯着沙织,声音沙哑地问:“你刚刚回头了?”
  沙织紧张地说:“嗯……没看到什么。”
  杉下一边紧紧盯着沙织,一边伸手去取后座上的纸袋。
  沙织瞥见杉下拿出一个银色的亮晶晶的东西,她感到绝望,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杉下冒出一句:“沙织,嫁给我吧!”
  沙织睁开眼,发现杉下正把一只银色礼盒递给自己,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随即惊喜万分。她收下了礼盒,发现车窗外竟是整个城市绚烂的夜景。沙织恍然大悟,原来杉下是想在浪漫的地方求婚啊!
  沙织脱口而出:“我答应你!”
  杉下紧紧抱住了沙织。拥抱过后,沙织打开银色礼盒,里面是一条项链,吊坠上镶有一颗璀璨的钻石。杉下让沙织转过身,把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
  突然之间,项链勒住了沙织的脖子。她一时间无法呼吸,拼了命地甩开杉下。“你在做什么?”沙织流着眼泪,剧烈地咳嗽着。
  “对,对不起!车里太暗了,我没找到锁扣的位置,拉项链的时候不小心勒到你了……”杉下一边惊恐地道歉,一边抚摸着沙织的背。
  冰凉的项链贴在了沙织的皮肤上,沙织突然想起那三个死去的女子,大叫道:“送我回家!”
  “啊?但是……”杉下有些惊恐,还有些不满。
  “我妈知道我和你约会了,快送我回家!”沙织大声地说。
  杉下默默地启动了引擎,将沙织送回了家。
  谁是凶手
  第二天,沙织醒来时已临近中午,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感觉自己差点被杉下杀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她决定去婚介所听听井上的意见,井上肯定知道那三个女子的事情。
  沙织穿了双高跟鞋,在台阶上走到一半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沙织终于狼狈地走到了婚介所,井上连忙把她让进门里,给她脱下已湿透的鞋子,换上毛茸茸的拖鞋。
  “我想问问有关杉下的事。”沙织坐下后,开门见山地说,“他之前的相亲对象都去世了吧,就是您给他介绍的那三个人。”
  井上说:“是的,她们真的很可怜。她们的死确实有点儿不合常理……等等,您在怀疑杉下先生?”
  “对。”沙织老实地答道。
  “沙织小姐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井上微笑着说,“出事后警察进行了周密的调查,她们去世时,杉下都有不容置疑的不在场证明,因此他一点嫌疑都没有。而且,如果他真的有嫌疑,那三位女子的家人能轻易放过他吗?”
  听完井上的解释,沙织突然觉得自己的怀疑非常可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是我想太多了,昨天杉下向我求婚了。”
  “啊!”井上惊叫一声,“真是恭喜你了!对了,请等一下。”
  井上离开了一会儿,然后用托盘端来了一块精美的蛋糕:“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祝福你。”
  沙织吃着蛋糕,随口问:“井上小姐,您结婚了吗?”
  井上笑着回答:“虽然我开着一家婚介所,但我还没结婚,而且我和你同岁。”沙织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井上已经五十多岁了。
  “雨好像小点了。”井上看了看窗外,“你今天还要和杉下约会吧?趁着雨小,赶快过去吧。”
  沙织出门换鞋时,发现高跟鞋里不知何时被井上塞进了吸水的鞋垫,这让沙织感到很温暖。
  为了不错过公交车,沙织深一脚浅一脚地快步走到台阶前。就在此时,有人突然从身后推了她一把。她两百级台阶的顶端滚了下去,视野也不停旋转,她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好像是……
  井上站在台阶顶端,冷漠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沙织。
  杉下第一次来到婚介所时,井上就爱上了他。她不能允许杉下跟其他女子结婚,但又不得不给他介绍相亲对象,因为她害怕杉下不再光顾婚介所。但是,一旦知道杉下向某个女子求婚,井上一定要除掉那个女子。她趁着夜色把第一个女子推到了车来车往的车道上;她谎称要商量婚事,跑到第二个女子家,把她灌醉,然后用毛巾勒住她的脖子;她假装和第三个女子在海水浴场偶遇,在游客稀少的地方把她的头按进海里……
  这次,她趁着取蛋糕的时候,偷偷把沙织的高跟鞋鞋跟弄松了。外面刚下过雨,地上又湿又滑,沙织的鞋底肯定会沾满泥,再加上鞋跟是松的,警方绝对会认定沙织是意外死亡。
  三年来,为了变成杉下喜欢的样子,井上割了双眼皮,在鼻子里垫了硅胶,还削了腮。接下来只要减肥成功……井上暗想,再给他介绍一个女子,在那之前,自己一定要瘦掉四十斤。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恩怨分明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