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撩起衬衫就挣钱

撩起衬衫就挣钱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5-03-18 阅读:
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可好人一生不一定平安。就说柳村的六根吧,说他是大好人,一点不为过。村里盖学校,他第一个捐款;老刘家的闺女上大学没学费,他给送过钱;王大妈的儿子不孝顺,扔下一个病妈妈外出打工一年不照面,六根就当妈妈一样照顾着。可是,尽管六根做了那么多的好人好事,命运却偏偏跟他开玩笑。
大前年跟人在外搞建筑时,脚手架上掉下来一块砖,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六根头上,脑袋开了一个大口子,留下了一个两寸长的伤疤,让人看了都头皮发麻。头上的伤疤刚好,肚子里却莫名其妙地长了个大瘤子,前年在医院里开了刀,取出了一个5斤重的大肉瘤;可瘤子刚刚割完,去年胃里又出现了问题,在医院呆了一个月,胃被切除了一小块。
两次手术伤了元气,六根骨瘦如柴了。
这天,他去省城医院复查胃切除术后恢复的情况,坐上了开往县城的班车。车主为了多挣钱,见人就停,车里座位早就满员了,还有好几个站着的。六根是后来上车的,甭说,就更没座位了,只好站在车中间。六根旁边站着一位弯腰驼背的老太太,随着车东摇西晃的,老太太差点摔倒。六根见老太太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头发染成红色的小伙子,就说:“你给老太太让个座位,做点好事。”那小伙子连眼皮也没抬,装作没听见,六根也就没了办法。
过一会儿,下车的人少上车的人多,车里挤得更加密不透风,热得六根汗水顺着脸颊直往下滴。六根实在忍不住了,便撩起衬衫擦汗,边擦边说:“真他妈热,刚出来就赶上了大热天。”谁知,六根擦过汗以后,情况出现了变化,那个红头发小伙子主动站起来对六根说:“大哥,你坐我的座位,我让给你。”
六根问:“那你呢?”
红头发小伙子说:“只要大哥有座位,我没事儿。”小伙子说完便让出了座位。六根见小伙子是真心让座,就对老太太说:“您岁数大,您坐。”老太太面露惊恐的神色说:“这是人家让给你的座,我不坐。你坐。”六根使劲一按老太太的肩膀说:“您就坐下吧。”
小伙子伸出了大拇指:“大哥,你真够意思,一看就知道是在江湖上闯出来的英雄好汉!”六根看看自己汗淌得跟落汤鸡似的,便嘲弄说:“我这个样子,还在江湖上闯荡过?兄弟你太抬举我了。”小伙子马上说:“大哥,你是真人不露相,露相的不是真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六根刚想问小伙子,怎么就一眼看出了他是江湖闯出来的?红头发小伙子从衣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六根说:“大哥,一回生,二回熟,以后还请大哥关照。”六根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六根说:“我跟你素不相识,我干吗收你钱呀?”红头发也笑了说:“大哥,我也是刚上道,以后还要好好孝敬大哥。”一直到红头发小伙子下车了,六根还蒙在鼓里呢。当六根第二次擦汗时,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站起身来,把座位空出来自己跑到远离六根的地方去了。六根以为中年人要下车了,可这人一直到终点站才下了车。
六根纳闷:我一个不老不小的男人,倒让他给我让了座,他年龄明显比我大不少,真是不好意思啦。后来想想,六根便哑然失笑了。大概那红头发是把自己当成小偷小摸了,可六根瞅瞅自己,怎么看也不像小偷小摸的模样啊!
到了县城要下车了,六根手里掐着那张票子,对老太太说:“老太太,这钱给你吧。”老太太冷着脸说:“不是好道来的钱,我哪能要哇?一看就不是好人。”六根心里琢磨:这老太太说的是什么意思?谁不是好人?是那个红头发,还是自己?
在县城呆了小半天,晚上坐火车往省城去,火车是慢车,似乎比班车还挤。六根纳闷:这人咋就这么多呀?
火车比班车还热。因为身子虚,六根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流,六根只好不停地撩起衬衫擦汗,每撩一次,便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来。令六根奇怪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他附近的乘客,都悄悄离开了。他正纳闷呢,过来几个小青年,贼眉鼠眼的,在他头上扫来扫去。他一看这几个人不像什么好东西,就想躲开他们。可是,这几个家伙却前后左右把他围了起来。六根六神无主,心咚咚咚乱跳个不停,随即,那汗就出来了,六根情不自禁撩起衬衫擦起汗来。擦了几下,等他揉揉眼睛看时,这几个人却不见了。
六根在车上坐了一会儿,夜越来越深,车厢里的嘈杂声越来越小。乘客们有的昏昏欲睡,有的横七竖八地鼾声如雷。六根这时有点内急,便起身去了火车上的厕所,可都有人用。六根就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找没人用的厕所,走了三节车厢后,终于遇到了一个空闲的,六根赶紧进去方便。出来后,在一节车厢的座位上,那几个人正鬼鬼祟祟地把手伸向熟睡旅客的身上。一个比六根还瘦的家伙见六根过来了,忙停下手中的“活”,对六根说:“大哥,刚才忘了,我们初次见面,咋也得给你见面礼啊。来,兄弟们,上供!”几个人每人都掏出了一百块钱,一齐递给六根说:“大哥,别嫌少,给您买盒烟抽。”六根说:“我们不亲不熟的,我收你们钱算啥事啊?”瘦子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出门在外,全靠哥们互相帮忙。”六根还要推辞,那瘦子敛过钱来,装进六根裤袋里说:“等发大财了还少不了您的。”
六根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们把他真的当成“黑道”上的人了。可是,六根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小偷小摸行为,而且他对小偷小摸恨之入骨。上次去省城医院做手术,在火车上就被小偷给掏包了。多亏他把大部分钱缝在了贴身的内裤里,才不至于“全军覆没”。现在,这些人当着他的面行窃,他岂能无动于衷?不过,如果跟他们硬来,就他这样的身子骨,不吃大亏才怪,既然他们把自己当成了老大,何不将计就计,也唬他们一把?
想到这里,六根便说:“你们到哪一站呀?”瘦子立即答:“大哥,你知道的,干咱这一行的,永远没有站点。”六根拉长了声音说:“我看,这回就应该有个站点了。”瘦子一听,忙说:“大哥,你说咋着就咋着,马上就有站,我们这就下车。”六根笑笑:“好,咱后会有期!”
时间不长,火车停了下来,瘦子他们急匆匆下了火车。又过了不久,列车隆隆隆驶进了终点站。就在这时,一位身材高大的乘警来到六根身边,说:“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六根刚想说什么,其他几位乘警立即冲上前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六根给抓起来了。六根惊问:“你们为什么抓我?”乘警答:“等一会儿下了车你就明白了。”
火车停稳后,乘警们把六根押下车,车下正有几位公安人员等候。六根想解释什么,还没等他说话呢,就被公安人员推上了警车。到了公安局,进了审讯室,六根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六根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伙窃贼,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异地作案团伙,他们早就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列车所经途中当地的公安部门和铁路公安部门联手缉拿这伙犯罪分子。自打他们一上火车,他们的一言一行就掌控在列车乘警和火车安装的摄像镜头里。为了不至于伤害火车上的乘客,决定让几个人下车后再实施抓捕。恰巧,六根的出现,让早已制定好的计划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这几个人如果不下车,在这个车站,乘警也要采取超常措施把他们“撵”下车,可乘警还没来得及“撵”他们,却被六根给“撵”下了车。
本来,根据铁路公安局掌握的情况,这伙人里面根本没有六根。可在审讯他们时,他们交代了在火车上遇到了“更大更厉害的大哥”,列车乘警根据火车上的监控录像,发现六根就是那个所谓的“大哥”,便把他严密控制起来。
那伙人是根据什么把六根当作“行内大哥”的?说起来令人滑稽可笑,那个盗窃团伙的头目瘦子说:本来我们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只不过他头上那条明显的伤疤让我们暗中觉得他来头不小。当他撩起衬衫时,露出了肚子上两道三寸多长的刀口来,更让我们相信他绝对是一个“身经百炼”的主儿。你们想想,有这样伤疤的人,一定是进过“局子”,蹲过“监狱”,打过死架,玩过性命,白刀子进来红刀子出去。他不是老大谁是老大?到这时六根才明白:在班车上,怨不得那个红毛对他恭恭敬敬的,原来是把他当成刚从局子里出来的了。
后来,六根拿出了随身所带的病历,讲了那三处伤疤的来历,弄得公安人员也哭笑不得,连忙给他赔礼道歉,立刻开车把他送往医院。
  • 上一篇: 我和按摩小姐有个约会
  • 下一篇: 退伍士兵当保安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