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凶案,没有案发现场(2)

凶案,没有案发现场(2)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0-21 阅读:

可是,尽管家人一致反对,但罗晓慧却似乎中了邪,恳求父母同意她与曹宇谈恋爱。她说曹宇是个有着很强的事业心和一定经济实力的小老板,自己和曹宇在一起很开心,希望父母不要干涉她的恋爱自由。面对女儿如此的态度,罗晓慧的父母也只得随她去了。
虽然由于激愤和焦急的缘故,罗晓慧父母的叙述显得有点凌乱,但民警还是从中捕捉到了“27岁、未婚、热恋”这几个关键词。而曹字是个41岁的已婚男子,那几个关键词与其完全不沾边,难道是曹宇对警方刻意隐瞒了真实情况?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第二天上午,警方决定再次传唤曹宇。也许为了表示配合警方调查的诚意和自己的无辜,曹字来得特别快,仅仅用了10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派出所,一跨进大门便嚷道:“我真是被这个女人搞得烦死了,你们警察还想问什么事情,就一下子问个清楚吧,不要老是要我到派出所来,弄得我搓点麻将也不太平。”
“你和罗晓慧究竟是不是在谈恋爱?”面对民警的询问,曹宇依旧断然否认,满脸委屈:“警察,我和她真的就是一般朋友关系,纯粹是出于大家都是做墙纸生意的,而想帮助她渡过难关而已。”他说,罗晓慧失踪后,其父亲曾经打电话给他,说是女儿的手机一直打不通,请他到位于川沙中市街的罗晓慧的租住处看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2月22日晚上,他赶到那里一看,已是人去楼空。当时,我还在心里责怪,这种女人真少见,房子是我替她出钱租借的,居然连声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就在民警对曹宇进行询问的同时,另_二路民警也在进行外围调查。经查,2012年2月,罗晓慧的身份证确有购买前往苏州的动车车票记录。同年11月19日,罗晓慧又购买了到云南的火车票。这样的行程记录,和罗晓慧在QQ上与其妹妹聊天时所说的完全一致。而且,民警将曹宇在笔录上的签字和罗晓慧寄给家人的土特产包裹单上的签字进行比对后,发现两者也并非是同一人的笔迹。把这些线索予以综合,也就表明罗晓慧的失踪的确和曹宇无关。
“就这样,你回去吧。”对曹宇的第二次传唤,警方依然是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只得放人。
“谢谢警察,你们如果还有需要我配合的,我一定随叫随到。”望着曹宇那如释重负的神情和笃悠悠离去的背影,民警们似乎有点胸闷。其实,他们的心里仍有无法释怀的三个疑点:一是罗晓慧称手机被偷没钱买新的,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始终只是通过QQ聊天和其家人保持联系,但为什么其家人想通过QQ的视频、音频,看看她的样子、听听她的声音却被无情拒绝?二是罗晓慧在苏州给其父母邮寄土特产居然还要向其妹妹询问家里的住址,难道她连自己老家在哪里也不知道了吗?三是之前和罗晓慧打得火热的曹宇,仅仅是因为罗晓慧手机被偷,并要他买个新手机就突然中断了两人的关系,这显然不合常理。
张江派出所的领导觉得,眼下他们要做的也许不仅是简单的替老百姓寻人做好事,在这起失踪案的背后,一定还有隐情。于是,他们立即决定将此案移交给分局刑侦二支队作进一步侦查。
4
派出所将一起普通的失踪案件移交到刑侦支队立案侦查,那就意味着该案已经升格至刑事案件。支队领导把案卷反复翻阅了几遍后,同样感到这是一起疑点与难点互为交织的棘手案子。因为不像其他的刑案,均有案发现场,侦查员可以通过对现场的勘查来排查线索,此案却没有案发现场,这就颇让侦查员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面对难题,侦查员认为,案子还得围绕曹宇来调查,先从外围的走访、排查来寻找突破曹宇心理防线的线索。于是,侦查员首先来到当初为曹宇介绍出租房的房产中介公司。一位业务员清晰地记得,当时曹宇指着身边的一个年轻女性说,这是他的女朋友,要求在川沙地区租间房子。侦查员把曹宇和罗晓慧的照片给那业务员看后,该业务员一眼就认了出来。随后,出租房的房东也对侦查员说,曹宇和罗晓慧经常居住在这里,两人关系亲密,一看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房产中介公司业务员和房东的反映,表明曹宇显然在他与罗晓慧的关系上说了谎,这说明他心中有鬼。
另据曹字的妻子说,曹宇在2012年4月至8月,经常到苏州去接生意。侦查员掐指一算,这一时间、地点正好和罗晓慧频频通过QQ和其妹妹联系的时间、地点相吻合。罗晓慧的妹妹告诉侦查员,同年7月30日下午,罗晓慧在QQ上与她聊天结束下线不到一分钟,曹宇便出现在QQ上,上网的地址都是在苏州。
种种迹象表明,曹宇似乎和罗晓慧的失踪有瓜葛,但随之又有一个疑问让侦查员颇为费解。罗晓慧是在2012年2月失踪的,但为什么过了整整一年,直到2013年2月19日,家属才到公安局报案寻人?
罗晓慧的妹妹回答了侦查员的疑问。原来就在2012年3月初,其家人联系不上罗晓慧的一个星期后,她的父亲准备向警方报案之际,其妹妹突然收到罗晓慧从QQ上发来的留言,说她已经和曹宇分手了,如今已经离开上海这个令她伤感的城市,去苏州工作了,希望家人不用为她操心。她的手机被偷掉了,以后就通过QQ和家人联系。此后,罗晓慧的妹妹每隔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会收到其从QQ上发出的向家人报平安的信息,而且罗晓慧的父母还时常收到其从苏州邮寄的土特产。
这样一来,家人那颗悬着的心也就逐渐放了下来。在这期间,罗晓慧的妹妹反复提醒姐姐一定要打个电话回家,她虽然答应了,但却始终没有打过,并且拒绝和妹妹在QQ上视频、音频聊天。2012年11月,罗晓慧的妹妹收到罗晓慧发来的QQ信息,说是公司即将放假,她准备独自到云南去旅游。她妹妹劝说她,独自一人去不安全,还是先回老家看看父母,然后两人结伴去云南。罗晓慧没有听从妹妹的劝说,还是要独自前往云南。可是,罗晓慧这一去就再也没有音信了,和家人彻底失去了联系。与此同时,侦查员了解到,罗晓慧从苏州邮寄给父母的土特产包裹上的落款地址根本就不存在。罗晓慧的身份证虽然购买过去云南的火车票,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去过云南。侦查员结合罗晓慧妹妹提供的情况,再次对案情进行分析后,一连串的问号顿时出现:
自己老家的地址,怎么会不知道?
寄给父母的土特产包裹上,为什么要留下虚假地址?
购买了去云南的火车票,为什么又没去?
曹宇所说的他和罗晓慧分手的日期和罗晓慧失踪的日期都是在2012年2月22日,这难道是偶然的巧合吗?
此时,一个大胆的假设在侦查员的脑海闪现:躲在QQ背后和罗晓慧妹妹聊天的那个人,也许根本就不是罗晓慧。此人极有可能就是曹宇,因为只有他才是见到罗晓慧最后一面的,这个曹宇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5
2013年2月21日晚上7点,侦查员对曹宇进行了第三次传唤。虽然地点从派出所的接待室换成了刑侦支队的讯问室,但第三次见到警察的曹宇,依然表现得镇定自若,甚至比前两次还要落落大方。刚落座,他便微笑道:“警察,你们还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
“你和罗晓慧究竟是什么关系?”
让侦查员颇感意外的是,和前两次在派出所陈述的不同,这次曹宇竟然爽快地承认了自己与罗晓慧的恋情:“她是我的情人,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前两次在派出所之所以没有向你们说实话,是因为害怕这段婚外情曝光后,引起家庭矛盾。现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我知道肯定是瞒不住了。对不起,我错了,如今我们早已分手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接下来,面对侦查员的提问,曹宇始终闭眼沉默,不说一句话,只是偶尔动动眼珠。
  • 上一篇: 大明盗墓第一案
  • 下一篇: 中秋命案之谜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