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圣诞爆炸案

圣诞爆炸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2-07 阅读:
  平安夜晚上,小城发生了一起爆炸案。布隆警长接到报警,迅速赶到了案发现场。
  爆炸案发生在一户普通人家,受伤女子叫琳达,她在打开一个铁质礼盒时,发生了爆炸。经勘查,爆炸物被有意安在了礼盒中的巧克力蛋糕里。
  布隆警长问围观群众:“谁报的案?”报案人回答:“我!我是她家邻居。”布隆警长又问:“她家还有什么人?”“男主人叫爱迪特,已经护送太太去医院了。”
  布隆警长点点头,对助手霍克说:“我们走,去医院。”
  医院急救室内,琳达正在接受抢救。一个脑袋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双手抱头,坐在急救室门外。他看到警察,马上站起了身:“警官先生,我是爱迪特,我要报案。”这时,助手霍克嚷道:“天啊,老战友!我们都在第三十九步兵师服过役。”“对!太巧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爱迪特惊讶地说。
  既然是霍克的熟人,布隆警长的态度和气多了:“说说吧,怎么回事?”“我在地产公司当司机,我老板叫邱克。今天下午,他给了我一个礼盒,让我晚上八点十五分送到索菲亚家。”布隆警长问:“索菲亚是谁?”“索菲亚是老板的情人。因为邱克今晚要回自己家,去不了她那儿,所以让我把这个礼盒给她送过去。我今天下班早,就把礼盒先带回了家。我出门给车加油时,礼盒就爆炸了……”爱迪特声音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爱迪特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医生看到爱迪特,遗憾地摇摇头。护士推出来一个人,身体上覆盖着白色的被单。“琳达!琳达!”爱迪特绝望地嘶吼道。
  布隆警长下达了命令:“马上通知警署,拘传邱克!”
  警察到达邱克家时,他已经逃走了。保姆说,邱克去了机场。警察又赶到机场,恰巧飞机晚点,邱克束手就擒。
  经过审讯,邱克对他在圣诞礼盒中安装炸弹的事实供认不讳。邱克坦白道:“我和索菲亚在一起很久了。最近一段时间,这女人胃口越来越大,给再多钱她都不满意。上周,索菲亚和我摊牌,她给我两条路选择,要么离婚娶她,要么给她巨额赔偿,这两点我都无法接受。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过分,她偷偷搜集了许多我生意上的把柄,要是被她捅出去,我的公司就完了。我一时气昏了头,决定炸死她。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死的却是爱迪特的太太!”
  布隆警长说:“还是说说你作案的具体情况吧!”
  邱克相当配合:“事已至此,我就全告诉你们。只要打开铁盒盖子,炸弹便立即爆炸,而且威力相当大。下午,我把炸弹礼盒交给爱迪特。我一再嘱咐爱迪特,一定要在八点十五分亲自交到索菲亚手里。因为八点十分城里会燃放圣诞烟花,这时发生爆炸不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另外,我预订的航班是八点起飞,我的计划是在爆炸发生前离开这里。”
  “你和索菲亚的关系,爱迪特早就知道?”布隆警长问。
  邱克点点头:“他是我司机,我有事情也不瞒着他。”
  “看来你很信任爱迪特。”
  “是的!爱迪特是军人出身,做事非常严谨,不该说的话,他从来不说……”
  霍克补充道:“我们也调查过索菲亚了,如邱克所说,她确实对邱克提出了那两点过分的要求,但索菲亚做梦也没想到,邱克要害死她,她听了之后情绪很激动。”
  接着,霍克又说:“署长刚才打来电话,询问爆炸案的进展情况,市民对这案子都很关注。警署要在明天一早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通报情况。好在这案子简单,几个小时就被咱们给破了。”
  布隆警长摇摇头:“先不要给署长回话,事情没这么简单。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爱迪特为什么要将这个礼盒拿回家?”
  霍克疑惑地说:“我问了爱迪特,他说从公司出来时间还早,所以先回了家,他家离索菲亚家不远,加上平安夜看烟火的人比较多,开车不便,他准备加完油,然后步行给索菲亚送过去。”
  “我看了一下,爱迪特家到索菲亚家步行要二十分钟,而炸弹是七点五十分爆炸的,爱迪特去加油还没回到家。这与邱克所说爱迪特一贯严谨的风格不太符合。”布隆警长突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爱迪特在陆军时具体做什么?”
  霍克答道:“他是扫雷部队的一名排爆兵!”说到这,霍克似有所悟,“你的意思是说,爱迪特已经发觉铁盒里是一枚炸弹?”
  布隆警长说:“我只是怀疑,但没有任何的证据。”
  霍克说:“那我们该怎么办?新闻发布会明早举行,署长让我们凌晨三点前说明情况。”
  “我去找署长说。”布隆警长转身走了。
  第二天,新闻发布会如期举行。
  爱迪特在电视机前密切关注着这次新闻发布会,听到警方的说辞,他悬着的心放下了。爱迪特拿起手机拨通了索菲亚的电话:“亲爱的,你觉得我做得怎么样?”
  索菲亚冷冰冰地说:“什么怎么样?”
  “昨天下午,邱克给我那个铁盒时,我就觉得不对劲。靠着排爆兵的敏感,我把铁盒轻轻撬开一看,发现里面竟装了一枚炸弹,触发器就连在盖子上。我觉得这真是天赐良机,就把铁盒原样装好,带回了家。那会儿,我太太正在厨房里做饭,于是我把铁盒放在我家电话旁的柜子上,之后我就开车走了。七点五十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太太,铁盒里是我送她的圣Q礼物,接着,我就听到听筒那边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索菲亚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太太死了,邱克被抓了,这下,咱俩可以拿着邱克给你的那笔赔偿金,远走高飞了!”
  “你的想法也太可笑了,我跟你有什么关系?”索菲亚轻蔑地说。
  “你这女人好无情啊!要不是我帮你,你能掌握邱克那么多违法信息?没有这些东西,你又怎么得到邱克的赔偿金?而且,要是没有我,你昨天晚上就被炸死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话,咱们早就两清了,你不要再打电话骚扰我了。”索菲亚说罢,挂断了电话。
  爱迪特怒火中烧,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准备去找索菲亚理论。他刚走出公寓大门,早已在此布控的警察便冲了过来……
  回警署的路上,霍克问布隆警长:“你怎么知道索菲亚是突破口?”
  布隆满意地说:“我一直琢磨,索菲亚怎么会掌握邱克那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料定,这些料都来自看似嘴严的爱迪特,他和索菲亚关系不一般。这女人绝不会和爱迪特有什么真感情,爱迪特不过是被她利用了。爆炸案发生后,我们在新闻发布会上谎称已控制了嫌疑人,爱迪特果然放松了警惕。有了这段电话录音,就不愁给爱迪特定罪了!”
  • 上一篇: 布鞋疑云
  • 下一篇: 毒蝇纸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