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血泊上的钥匙(3)

血泊上的钥匙(3)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11 阅读:

  5。男朋友
  “哲铭,我问你,警方有在东溪的咖啡里查到安眠药吗?在李思晴那杯里呢?”勿言漫无目的地和张哲铭走在大街上,一根又一根地抽着香烟。
  “只有李思晴的咖啡中有,东溪的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勿言有点恐怖,张哲铭觉得有些压抑。
  “是吗,通过唾液鉴定了吗?”勿言没回头,好像压低了声音。
  “确定了,那确实是他的咖啡。你看出东溪的问题了吗?解决了钥匙的问题,或者密室的问题了吗?”
  “东溪的问题?你果然是怀疑他,对吧?呵呵,没错,密室我已经解决了,只是还差最后一块拼图,她留下的最后的拼图。带我去见见她吧。
  “对了,现场的指纹是否都检查了?不,不仅仅是现场,包括现场之外的一切,我们现在要找的那双手,它应该还被留在那里……”
  李思晴很美,可惜的是现在的她已经面目全非,右手手腕上有凌厉的刀伤,很多很多,分不清是自己划的还是别人划的。
  身体上可以称得上是遍体鳞伤,一片紫一片乌,甚至连胸口都有两道勒痕。
  “下手真狠啊,难怪会干出这样的事。”勿言静静地看着她,忽然说,“看在你那么喜欢喝咖啡的份上,你的忙我帮了。”
  说着他看向了张哲铭:“张警官,请帮我买两瓶酒,一瓶常温、一瓶冰的。我们庆祝一下。对了,你是不是第一个到现场的警察啊?”勿言转过身,期待地看着张哲铭,带着一丝紧张。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张哲铭不明所以地问道。
  “没事了。”勿言转过头一声长叹。
  傍晚的咖啡店里。
  店里人很少,只有在角落的位置上坐着三个大男人。
  “你们有话快说,我还有事,没空陪你们浪费时间。”东溪愤愤地坐回到沙发上。
  “这么说吧,东溪先生,我们是特地来向你解释一下,接下来警方为什么会逮捕你这件事的。”勿言平静地看着东溪,仿佛看不见对方眼中的怒火一般,“现在让我解释一下这起‘自杀’事件吧。”
  “等等,你在胡说什么!为什么逮捕我?你是什么人?一开始我就觉得你有问题了。你真的是警察吗?”
  东溪站了起来,质问着勿言,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就像我说的那样,你将被逮捕,被绳之以法,因为你谋杀了你的女友。
  “至于我是不是警察这不重要,但你身边的那位可是货真价实的警察啊,祝你在监狱过得愉快,东溪先生。
  “现在,就让我解释一下你是如何杀害的李小姐,并且布置成了密室杀人。”
  6。密室杀人
  勿言将奶茶喝完,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东溪,眼神变得有些阴沉。张哲铭站到东溪的身后,一言不发。
  “首先,说说动机吧,她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然而你并不在意这个孩子,甚至可以说是希望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个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李思晴执意要生下来,那么你的动机就已经成立了,我说得没错吧,东先生,你的确是拥有杀人动机,这点你无法否认。”
  勿言静静地说着,并没有去看东溪。
  “对,我是有动机,但是有动机就一定会去杀人吗?实话实说,我已经打算离开这个女人了,等她打掉了孩子之后,我就准备和她分手,我为什么要杀了她?
  “难道就为了一个孩子?再说我是怎么杀她的,她死在卫生间里,尸体是靠在门上的,我真没在杀了她后离開卫生间,并且制造出密室。如果你再继续污蔑下去,我就会告你诽谤。”
  东溪有些恼羞成怒,说完之后转身看着张哲铭:“让开,你没有权利拦着我,否则我把你和他一块儿告了。”
  “东先生,你是想袭击警察吗?”张哲铭一动不动,眼神中透出一股警告的意味。
  “东先生,少安毋躁,接下来我们就来讲讲你杀人的手法吧。”
  东溪站了一会儿,不得已又坐了下来。
  “你在她的咖啡中加了安眠药,这一点警方已经查证,而且她体内也确实有安眠药成分。你把她弄昏之后,就把她抱到了卫生间,然后把她靠在门的内侧,开始割腕,割了很多刀,很多刀……”
  东溪在一旁大吼大叫:“你混蛋!你瞎说!”
  勿言背过身去,说道:“好吧,接下来就说说你的手法吧,首先你把死者带到卫生间里,然后你从摔坏的音响里取下电磁铁,用电线将电池黏上电磁铁,这样它就变成一个可以调节磁力大小的‘手’了。
  “接下来你将死者紧倚着门放躺之后,利用电磁铁将死者的胸衣扣与门固定住,这样你开关门就会将死者的尸体一起带动。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的密室。
  “之后你人出了门,通过门缝将李小姐的手腕划伤,在血液漫延之前将门关上,然后在外面上锁。这样就完成了密室,东先生,我的推理是否说得过去。”
  “一派胡言!”东溪站起来大吼道,“那女人死后,门是锁上的,这是个密室,我如何把钥匙放进去?难道是那女人放的?就算你的方法确实可行,那钥匙怎么解释,我又为什么把它放在室内。”
  “东先生,我想你误会了,那门在外面也可以锁,钥匙在这里的作用并不大,你提前把钥匙放室内不就好了,现在关键的一点就是钥匙是什么时候放在室内的,那钥匙真的是在死者死后才在室内的吗?
  “再说钥匙就算不在室内,对你的谋杀不会产生很大影响吧,你之所以让它出现在密室内的意义,恐怕是为了防止警方破坏你的密室吧,如果警方从卫生间进入现场,那么你的尸体位置密室就不存在。所以你当时还睡着了,不是吗?
  “如果警方闯进来,那么门口的血迹还可以形成第二密室,基于门在死者死亡时一定是关上的这一事实,那么钥匙一定不是一个死人放在那里的,那么就是凶手放在现场的,但是凶手是如何将钥匙放在现场的?它就会成为在没有证据证明你犯罪时推翻警察对你怀疑的重要疑点,甚至是律师为你辩护的重要疑点。
  “所以说这个血泊上的钥匙是必须的。但是如果这一手法也被我破解了呢?”
  勿言笑呵呵地说着,看着东溪惊恐的眼神,平静地继续说道:“很简单啊,把钥匙吸在另一块电磁铁上,等你完成密室之后再把电磁铁拿开,钥匙就成了所谓的奇迹了,不是吗?”
  东溪愣愣地看着勿言,突然间大叫道:“我根本没杀人,我当时真的睡着了!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在卫生间的门口散落的零件中找到了电磁铁,还有电线和那四块新电池上发现了你的指纹,虽然有一块电池的电量彻底耗尽了,但是三块电池串联,并且多在电磁铁上缠几圈电圈所产生的磁力完全大于尸体与地面间的静摩擦力,可以固定住死者。
  “对了,我们也在死者身体上发现了被胸衣勒到的痕迹,这些你要如何解释?别说那是你摔坏的,警方检查到的指纹可是相当完整。但你说你真的睡着了吗?谁能证明?
  “在你家中,除了李小姐的咖啡里面,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安眠药,你的咖啡是你从咖啡店买回来的,之后把咖啡放到冰箱里的都是你,冰箱在电脑的旁边,你一直没发现有人动过它。
  “并且,警方检测过你的咖啡杯中根本没有安眠药,你凭什么说你睡着了?你还是跟法官去解释你如何睡着了吧。”
  勿言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店,留下一脸颓丧的东溪和正准备掏出手铐的张哲铭。
  • 上一篇: 绑票
  • 下一篇: 大宝再见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