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诈尸迷案(3)

诈尸迷案(3)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8-18 阅读:

  三、分头调查
  专案组随即开始行动。七名刑警分成四拨,每拨带上一至三名公安局招收的协防队员(相当于现在的志愿者、辅警,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后来都转为正式民警)作为助手,分别对上述四个方面进行调查。
  刑警奚有贵、张景春与协防队员小杨去了哈医大附属医院,分别走访了病区医务人员、住院病友、门卫以及被窃白大褂的门诊内科。据病区下半夜值班的医生说,案子发生时,他在医生值班室小憩(医院规定,夜班医生在没有医务需要处理的时候,是可以躺一会儿打个瞌睡的),直到听见外面的惊叫声方才醒来。当天白天他在家休息,不清楚是否有可疑人员在医院里盘桓。
  值班护士小李说,她在案子发生前倒是坐在护士站翻阅报纸的(护士值夜班时不能睡觉)。病区走廊两头有门,夜间西侧那道门关闭上锁,只留东侧那道门。凶手只能从东侧门潜入,而设在走廊中间的护士站则是凶手去蒋何为病房的必经之路。小李看完报纸后,去了趟西侧那头儿的厕所,从厕所出来,案子已经发生了。她的确看见有个穿黑衣服的背影从东侧门离开,不过,当时没意识到那正是凶手。她所描述的黑衣人的身材、个头儿与门卫看见的疑似凶手相符。凶手是趁小李离开护士站的短暂机会潜入病房下的手,由此推断,凶手应该比较了解医务人员夜间值班的情况。
  那么,白大褂是什么时候窃取的呢?刑警奚有贵从内科那个被凶手窃用白大褂的钟姓医生那里得知,他在下午五点半下班时,脱下白大褂挂在挂钩上,之后直到次日上午办公室才有医生来上班,这段时间内科夜间门诊值班的医生在急诊部上班,办公室里没人。刑警询问门卫时问到了黑衣人潜入医院的时间,门卫说没有留意,但可以肯定应该是在晚上八点之前潜入医院的,因为八点时他把大门关上了,所有进出医院的人员只能从紧挨门卫室的那道小门通行,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冬天的时候,穿黑衣的人比较多,但此时已是5月,人们大多换上了浅色的衣服,如果有一个黑衣人从他眼前晃过去,他应该留下印象。
  在接下来的走访中,上述推断得到了印证。从门诊大楼到内科住院部须经过外科、骨科和结核病科的住院病区,骨科病区的住院病人黄彩凤反映,昨晚三时许,她因牙痛无法入睡,由其丈夫陪着走出病区在外面散步,与一个身穿白大褂、但翻开的衣领部位露出黑色上装的男子劈面相遇。黄彩凤是裁缝,对服装比较敏感,从那人所穿黑色服装的衣领判断,应该是黑色隐格凡立丁上装,大约七八成新。巧得很,黄彩凤的丈夫老周是中学美术老师,系美术专科学校毕业生,业余时间创作的美术作品经常见诸报端。有这样的功底,描述他人外貌时便毫不费力,他告诉刑警,昨晚见到的那个黑衣人三十岁上下,身高约在一米七五左右,稍瘦,有着一张狭长的马脸,五官端正,微微上翘的两条浓眉,鼻梁很高,稍稍有些鹰钩,耳垂似比普通人略薄些许;齐膝的白大褂下面露出深蓝色的劳动布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栗色皮鞋。奚有贵便请老周抽空把其所描述的这个形象画出来,老周自是没有二话。
  刑警张景春与协防队员小杨走访昨天下午在医院内科病区上班的几位医务人员时也有收获。哈医大实习医生小萧反映,昨天下午“醉死”患者入院后,病区的其他几位医生都去其病房了,他因誊抄一份院部办公室急需的数据表格还待在办公室里。其间,曾有一个二十五六岁说一口本地话的妇女出现在门口,询问刚才送来的那个死而复生的酒鬼病人住在哪个病房。小萧见其手里提着一个包裹,以为是来送东西的病人家属,就随口告诉了她。
  张景春是今晨发生命案后来医院勘查现场的刑警之一,与死者之妻胡飞儿进行过谈话,还做了一份笔录。他记得胡飞儿说过,她是和几个亲友一起,乘一辆马车把蒋何为送进医院的,其中一个男性亲戚陪着待了一阵儿,天黑后她见蒋何为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就叫那亲戚回去了。整个儿过程中,只有她一个女性家属,也并无其他亲友来过医院。于是,这个青年妇女就被张景春作为前来打听蒋何为住院情况的同案疑犯记录在工作手册上。
  负责调查凶手逃离路线的那一路刑警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刑警王仲秋、曹正昌和协防队员施万利先找了医院门卫老刘,其实之前奚有贵、张景春已经询问过老刘,他也提供不出更多的情况。那就只有寻找案发前后可能路过医院的路人或周围住户进行调查了。好在协防队员施万利之前曾在这边的管段派出所干过一段时间,对医院周边比较熟悉,三人走访了附近上百户人家,还根据居民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凌晨时会路过医院的清洁工和上早班的人员进行了解。可是,毕竟是凌晨三点多,在那个时间段经过医院并且恰好看见凶手的几率实在是太低了。这样,这一路调查就没有任何收获。
  调查死者亲朋好友的工作量比较大,由两名刑警、三个协防队员负责,其中之一就是南岗分局刑侦队指导员、专案组长莫逸君。三十六岁的老莫是哈尔滨本地人,伪满时就已加入中共,从事地下工作,后来暴露了身份,转移到了抗联部队。中间因负伤离开部队,在地方上养伤两年多,直到哈尔滨解放后才归队。这于其仕途自然有影响,否则,凭他的资历,当个分局长应该没有问题。老莫人很聪明,具有学啥像啥的特长,战争年代从事的是情报工作,归队后组织上就把他分派到公安战线发挥作用。
  专案组开会筛出四个调查方向进行分工时,莫逸君考虑到第三个方向的工作量最大,而且最为复杂,决定自己带队调查。当下就点了年轻刑警刘玺,又叫了三个协防队员,五个人直奔蒋家。
  蒋家这边原已撤掉的灵堂已经重新设置,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足有上百人。@于铺开调查倒是好事,莫逸君问明来宾与亡者的关系后,把在场所有人分成家属、亲戚、邻居、同行、其他朋友这五类,逐个进行谈话。
  哈尔滨解放后,人民生活水平逐渐得到改善和提高,修建房屋的市民显著增加,瓦工木工的活儿也逐年吃香,关内的瓦木工也有来哈尔滨打工挣钱的。如此,像蒋何为这样的能工巧匠的活儿更是多得忙不过来。蒋何为是个头脑活络的匠人,早在年前他就意识到,随着共产党军队不断打胜仗,关内的解放区范围必将迅速扩大,直至整个儿中国都成为解放区(以他的水平,当然不可能想到建立新中国这样一个概念)。所以,未来的几年内,原先国统区的劳动人民为改善居住条件,新政府为建设工厂等,建筑工人必定供不应求。届时,那些背井离乡前来东北打工的关内的瓦工木工都会返回自己的家乡,相应的,哈尔滨的建筑工人也会出现一个从暂时短缺到逐渐平衡的过程。这一点,政府肯定考虑到了,已经在有计划地培训建筑工人,政府相关部门开办职业技术学校、技术培训班,鼓励私营营造行多收徒工,并对响应政府号召的私营营造行给予税收上的优惠。
  蒋何为因此想出一个主意,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技术优势,组织一批技术工人,成立一个“瓦木工劳务服务社”,专门向有需求的公私客户提供劳务服务。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好友的赞同,最近正在商讨如何具体实施,据说已经向市里有关部门咨询过,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最近这段时间,蒋何为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扑在这件事上面,活儿虽然还在接,但接活儿后都是召集同行朋友一起去做的。他在和同行朋友喝酒时说,这样做其实就是先搞试验,因为服务社成立后就是这样运转的。可是,大约一周前却出现了反常情形。
  原本,根据客户预约,从5月6日开始,蒋何为应该为香坊区的任氏兄弟进行“三房合一”改建。所谓“三房合一”,并不是三间房子合为一处,而是任氏三兄弟原本已经分家,成为三个小家庭,现在不知怎么,想重新合并为一个大家庭,要请匠人师傅把隔断推倒,重建通道,再打通几个房间。任家是哈尔滨有名的粮商,经济实力比较强,但一向很吝啬。任家老爷子在世时跟蒋何为之父蒋老爷子不但是好友,而且同是烟台老乡,蒋何为跟任氏三兄弟算是世交。三兄弟的老大年前找蒋何为预约工程,因为是世交,所以他开出的工价在他自己看来是比较高的,其实也不过属于市场中等价位。
  蒋何为接下活儿后,原本跟那班同行朋友说好,到时候拉七八个工匠过去,头三天他要到场主持,以便让任家放心,之后他就要去忙组建服务社的事了,为任家改建之事,就由他的同行朋友刘老三代为主持。不曾想,5月4日下午,蒋何为突然跟刘老三说,他另有要紧活儿去干,任宅那边就不去了,务请刘老三多多费心,必须保质保量完成改建工程,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免得他在任氏兄弟面前没面子。刘老三知道任家兄弟的行事风格,经常出尔反尔,还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原本有蒋何为挡在前头还不足为虑,现在蒋何为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他就没退路了,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在刘老三印象中,他跟蒋何为相交十多个年头,两人说好的事儿,老蒋从来没有半道变卦,不知这回他是怎么弄的。说是另有活儿,但又不像以往那样在喝酒时透露给大家。5月4日晚上,刘老三、蒋何为以及另一个姓罗的匠人朋友一起喝酒时,曾主动问过蒋何为这次接了桩啥活儿,蒋何为却故意把话题扯到其他方面去了。于是,刘老三就知道人家是不肯告诉自己。
  那么,从5月5日到10日这段时间,刘老三、老罗等几个去任氏兄弟家干活的匠人是否见到过蒋何为或者听说过他的情况呢?刘老三说,老罗等人应该没见过蒋何为,而他则在蒋“醉死”前一天即5月9日晚上跟蒋见过一面。
  那天,刘老三跟任氏兄弟中的老二弄得有些不开心。任老二负责工程监理,这人在任家三兄弟中最为挑剔,而且是个很不合格的监理,因为对于建房他是外行。外行要管内行,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双方都不爽。刘老三碍于情面,不好意思跟对方争执,就在5月9日晚上来蒋家找蒋何为,想让蒋出面去跟任老二沟通。蒋何为一口答应,可次日他根本没去任家。这也是让刘老三感到不解的。蒋何为向来都是言出必行,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他怎么会食言呢?
  刘老三还提供了一个情况。就在5月9日晚上,说完工程的事,两个人还闲聊了几句。蒋何为提到了东家的伙食,感慨说每天的那顿午餐太丰盛了,要是天天这样吃法儿,只怕胖成弥勒佛×僮呤保挝蚜趵先统黾颐牛媸执右麓锾统鲆话“新生产”香烟塞到他手里。
  “新生产”是沈阳卷烟厂出品的东北地方名烟,1949年5月19日《东北日报》公布的烟酒价格表上,该香烟的专卖价格为十二万元东北流通币,属于高档烟。刘老三不好意思接受,蒋何为硬塞给他,说是东家给的。蒋何为自己不抽烟,但既然东家大方,不要白不要,拿来送朋友也是好的。
  蒋何为家属提供的情况与刘老三的说法吻合。对于自己这次给谁干活儿、干的是什么活儿、待遇如何,蒋何为三缄其口。这个情形跟平时截然不同。据其妻胡飞儿说,以往每次接到活儿,丈夫回家吃饭时都会念叨几句,诸如东家是谁、工价多少、活儿的难易等,有时喝多了酒,还会就某个细节唠叨个没完,听得家人不胜其烦。可是这次,胡飞儿随口问起丈夫到谁家干活儿,丈夫却是不吭声。再问,就不耐烦了,说外面的事儿你一个女人家少过问,做好家里的事儿就是了。如此,胡飞儿也就不好再打听了。
  至于其他亲戚朋友,刑警了解下来,他们也都不知道蒋何为这几天接下了什么活儿。平时本就见面不多,大家各忙各的,这几天又不逢节日,相互之间没什么往来,就更不可能互通什么消息了。
  市局资深刑警、专案组副组长纪森诺和临时配备的两个协防队员老郑、小周负责调查蒋何为临死前所说的“香子”的情况。跟蒋氏全家以及一干亲戚、朋友了解下来,被调查者都一致认为,蒋何为所说的就是他曾经的相好、日本女人香子。
  • 上一篇: 古玩城灏
  • 下一篇: 每天重复的谋杀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