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破咒

破咒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2-13 阅读:
  李庄位于江南丘陵地区,到处都是起伏的小山包,长满了毛竹。这竹笋鲜嫩味美,很受食客们欢迎,常有贩子进村来买。村民们靠着卖笋贴补家用。村里有个人,名叫李德林,他家地多,长出的笋又多又好,借此发了大财。有了钱,他也就心高气傲起来。
  不过,李德林最近遇到了一件糟心事,他老娘得了重病,请了不少郎中,却没人能治,眼看快不行了。李德林觉得该给老娘准备后事了,就问她还有啥心愿。老娘气息微弱地说:“用老陈家的那棵大树给我做寿材吧。”李德林点点头,应承下来。
  说起老陈家祖坟地里那棵白皮松,也不知长了几百年了,已有数丈高,枝繁叶茂,几个大人也合抱不过来,已成李庄一景。陈泗水是陈家这一代的当家人,李德林就找他商量买树的事。陈泗水一听,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迭声地说:“这棵树不能卖。我们祖上留下了规矩,啥时候都不能卖,而且这树被下了咒呢,买了也不吉利。”
  李德林好说歹说,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陈泗水就是不松口。李德林只好告辞出来,恨恨地想,我就不信买不下这棵树!他信步来到那棵大树下,盯着树干看,忽然眼睛一亮,兴奋地喊道:“天助我也!”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家,骑上毛驴就进了县城。
  第二天一早,一位富商带着一个小伙计来到了大树下,盯着树看了一会儿,忽然得意地笑起来。他唤过小伙计,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小伙计急急忙忙地走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十几个差役簇拥着一顶官轿来了。那富商进到轿子里,换上了官服,大声吩咐道:“给我敲打起来!”差役们赶紧敲起了锣鼓。原来,这位富商模样的人,竟是知县王虎。
  知县这官是王虎花钱买来的,他上任后就想着捞钱了,李德林没少给他银子,两个人自然沆瀣一气了。这回,李德林刚给他报了信儿,他就急不可待地赶了过来。
  这时,村民们听到锣鼓声,都跑出来看热闹。王虎大喊道:“陈泗水呢?快把他抓来!”差役们赶到田里,把陈泗水捆来了。
  陈泗水被押到王虎面前,问道:“大老爷,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抓我?”王虎恶狠狠地说道:“大胆刁民,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带你去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他命差役带着陈泗水来到大树下。王虎指着树干的一处说道:“你看清楚,树上写的啥?”
  陈泗水伸长脖子,凝神看了会儿,可啥都没看出来,疑惑地问:“大老爷,草民眼拙,没看出来,还请大老爷明示。”
  王虎气呼呼地说道:“看看,这是两个字:亡虎。这不是在诅咒本官吗?”经他这一提醒,陈泗水才发现,树干上隐约有这么两个字。他吓得脸色煞白,忙辩解道:“大老爷,这棵大树已长了几百年,树上的花纹也是自然生成,与小民无关,更不是诅咒大老爷啊!”
  王虎怒道:“你说啥也没用了!树是你家的,上面的字明摆着是你在刻意诅咒本官,带走!”差役们押着陈泗水就走。陈泗水扯着嗓子喊:“娃儿他娘,救我呀!”
  陈泗水的老婆六娘真急坏了。可她一个乡下妇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想得出救丈夫的办法?情急之下,她想到李德林见多识广,急忙登门求助。
  一进门,六娘就哭着说道:“大哥,求求你救救孩子他爹吧!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也活不成了!”
  李德林等的就是这话。他想要那棵大树,就得让陈家遭灾。后来他看树干上有个图形,很像“亡虎”二字,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这么个损招。这白皮松每长粗一点,外层的树皮就会有所脱落,新老树皮斑驳相间,再有人一暗示,说啥像啥。而王虎是想借机敲诈一笔银子。
  李德林拍着胸脯,假惺惺地说:“救我兄弟,义不容辞!”但他又掉转话头说,“这事儿犯了官家大忌,不花百十两银子难以摆平。另外,得伐掉那棵大树,让县太爷心里安生。”六娘一听说需要那么多银子,又伤心地哭了,她家没钱啊。
  李德林假意安慰道:“弟妹你先不要哭,把你家那棵大树卖给我,我给你一百两银子,再帮你去求求县太爷,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六娘摆摆手道:“那棵大树不能卖呀。大哥,你有所不知,那棵大树是下了咒的,我哪能害你?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呀!”李德林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六娘就讲开了。
  陈家这棵大树,已不知有几百年了,那个咒也跟着传了几百年。那个咒就是:树倒,财散;树死,村散。
  李德林转着眼珠想了想,不禁开怀大笑:“这树没倒过也没枯过,谁知道那咒灵不灵啊!再说了,我也可以解咒啊。”六娘救夫心切,就说道:“大哥若不怕,那就把大樹买去吧。”李德林拍着胸脯说:“救兄弟的事儿包在我身上了!”买树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李德林请来道士,做了一场法事,然后才请木匠锯了大树,运回家里。他老娘看到大树,十分高兴,病也好了大半,居然爬起身来摸了摸树。李德林大喜,赶忙跑去县城,给王虎送上一笔银子,领出了陈泗水。
  陈泗水听说李德林买下白皮松救出了他,苦笑着说:“我家老祖宗说了:树倒,财散;树死,村散。现在这树倒了,倒不知这咒语是否应验呢。”
  李德林一摆手道:“我已做过法事了,那咒语没用啦!”陈泗水无奈地摇了摇头。
  李德林把大树做成了一副寿材,他老娘看着心里欢喜,病竟然好了。那寿材一时半会儿用不上,就放到了一间闲屋里。
  转眼就到了开春,该卖春笋了,李德林却急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说来也怪,今年他家没来一个贩子,大批的春笋都烂掉了。没赚到钱,反白搭了工钱,李德林快要愁死了。
  李德林骑上毛驴,赶往县城,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转过一个小山包,李德林见一辆牛车上装满了笋,赶车的贩子一边赶牛一边哼着小曲。他听贩子的声音有些耳熟,忙催打毛驴赶到贩子身侧,待看清了贩子正是半熟脸的老曲,就生气地问道:“老曲,你今年咋不到我家去收笋了?害得我家笋都烂掉了!”
  老曲看到是李德林,反倒比他还生气,大声质问道:“我说你家藏哪里去了?我找了十几个村子都没找到!再不收笋,我今年就要喝西北风去啦!”
  李德林蹙眉问道:“你咋会找不到我家了呢?”
  老曲气哼哼地说:“就是没找到呀!一眼看过去,全都是竹林和山包,哪里分得清哪村是哪村呀?你们村叫李庄,我跟人家一打听,县里有十几个李庄,谁知道你住哪一个?我记得你们村西以前有棵特别高的白皮松,老远就能看到,往前照着走就不会错,今年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那么高大的一棵树竟然望不到,真是鬼打墙了!”
  李德林突然明白了,那么高大的一棵白皮松,正是他们村的指路树啊。有了指路树,人家才能找到李庄,才能找到他家去买笋;没了指路树,人家寻不到他家了,就到别的地方去买笋了。他家的笋就算再好,又有什么用?难怪陈家的老祖宗说:树倒,财散;树死,村散。
  李德林一路奔波,寻了许多地方,终于买到了一棵白皮松,回去种在村西的山包上。他对村民们说:“护好这棵树吧。树倒,财散;树死,村散。”
  • 上一篇: 夹饺传功
  • 下一篇: 君子图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