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走马灯

走马灯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2-10 阅读:
  民国年间,河北屯留镇的夏氏宫灯名气很大,许多豪门大户的宅第都以能挂上夏氏宫灯为荣。在清朝,夏氏宫灯是专门给皇宫制作宫廷灯具的,因为用料讲究、工艺繁巧,所以纯手工制作的夏氏宫灯,不能大批量生产。
  夏氏宫灯的工艺传承人夏无思是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制作出的宫灯十分精巧,其中尤以走马灯最为精美绝伦,只是他为人不善言谈、不喜交际。
  夏氏宫灯制作坊的老掌柜死后,夏无思责无旁贷地接管了作坊。由于夏无思做人过于低调,往往连正常的商业洽谈都不参加,甚至一连几个月都不巡视自家作坊。作坊里的几十号工人,上至账房先生,下到打杂的,看少掌柜只管自己制灯笼,不管日常经营,乐得旷工早退、营私舞弊,把作坊里的好东西偷摸回家里。不多长时间,作坊的经营就显出了衰败的景象。
  那年,太行山上的大土匪老北风过五十寿诞,指名要一千盏夏氏宫灯。夏无思接了订单后,一检查作坊里的备料,顿时傻眼了,父亲生前囤积的紫檀、楠木、黄花梨等上佳木材,眼下连点儿下脚料都没有了,只有他个人的工作室里有些存货。要知道夏氏宫灯之所以享有美誉,有一半是材质贵重的原因。屯留镇在太行山下,山上的老北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退单一定会惹怒他,说不定还会招来杀身大祸。
  夏无思一筹莫展地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一个人——尹雪豹。尹雪豹不是一个商人,说准确点儿,尹雪豹是屯留镇的一个豪强地主,但不是恶霸。尹雪豹的爷爷是清末光绪朝的武状元,在屯留镇广置田产。尹雪豹不仅继承了祖产,还继承了祖父剽悍的武风和侠义精神,是屯留镇上的一杆正义之旗。
  夏无思找到尹雪豹,说想借一千块大洋买材料。尹雪豹听后,说:“一千块大洋不是个小数目,整个屯留镇都知道夏老弟不善经营,我担心借出去的钱会打了水漂。”
  夏无思红着脸,说:“订单已接,交了工后,就能钱货两清,我接了钱就连本带利还你。”
  尹雪豹问道:“你拿什么抵押?”
  夏无思说:“夏氏宫灯制作坊。”
  尹雪豹说:“我对你的作坊不感兴趣,再说你那作坊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夏无思闻言,气得转身便要离开。
  尹雪豹突然笑了:“慢着,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一千块大洋白送你。”
  夏无思站住,疑惑地看着尹雪豹。
  尹雪豹说:“给我制作一盏夏氏走马灯。”
  夏无思没想到尹雪豹的要求如此简单:“我会为你做出最有夏氏风格的走马灯,另外,事成之后,我会将一千块大洋不少分毫地奉还。”
  夏无思从尹雪豹那儿拿到一千块大洋后,购料进货,督促工人忙忙碌碌赶制一千盏寿灯。夜以继日地工作了十天后,一千盏制作精良的宫灯终于全部做了出来。夏无思长出一口气,准备第二天把一千盏灯笼交工。不知是人为还是天意,夜里,存放宫灯的库房,突然起火,而且越烧越大。左邻右舍纷纷起来帮夏家灭火,防止火势蔓延,半个屯留镇都被惊扰了。尹雪豹家离夏氏宫灯制作坊不远,也带了人来灭火。
  等大火被扑灭,一千盏宫灯全被烧毁了。夏无思呆呆地看着宫灯残骸,说不出一句话,只觉胸中气血撼荡,身子摇摇欲坠。突然,一只大手牢牢托扶住他的臂肘:“夏老弟,火烧去的只是身外物,庆幸的是人没事啊!”说这话的正是尹雪豹。
  夏无思把目光从宫灯的残骸上移开,转盯住尹雪豹,只是盯着,仍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尹雪豹叹口气:“老北风那儿,我去给你摆平,一千块大洋,我说过白送,你只要得闲给我做一盏走马灯,我就欢喜不尽了。”
  夏氏走马灯是夏家的招牌灯笼,制作工艺秘而不宣,只有夏无思掌握着这门绝技。走马灯由雕刻精致的黄花梨木做支架,再由薄透如蝉翅的大鱼鳔蒙箍,两层十六面。每一个屏面上绘有一匹昂首奔驰的骏马,外层灯罩上的八匹马马头向左,里层灯罩上的八匹马马头向右。点上蜡烛后,里层屏面受热右转,外层屏面则向左转,看上去两队骏马由里向外奔出,络绎不绝、声势浩大,仿佛有千万匹之多。
  一千盏宫灯被毁,血本无归,补做也没时间,夏无思自知无力偿还尹雪豹的一千块大洋,只有倾尽心血给尹雪豹制作一盏独一无二的走马灯。夏无思振作精神,把自己关起来,雕刻灯架、打磨鳔面、精绘马匹、布置机关,一时间忘记了外面混乱的世道。
  尹雪豹说要替夏无思摆平老北风,还真当了一回事,他派人拿了礼品,去跟老北风说情,希望免了夏家做灯的差事。老北风听了十分生气,说三天后没有寿灯交来,就要马踏屯留镇。尹雪豹知道老北风是以寿灯为借口,看中他尹家财产是真,就算没有寿灯这档子事,老北风迟早也会打劫尹家的。
  夏氏宫灯制作坊的工人听说老北风要马踏屯留镇,谁也不想惹祸上身,他们把夏家能拿的东西捎带了个干净,便逃走了。
  尹雪豹听说后,长叹一口气,亲自去夏家,把夏无思接到尹宅保护了起来。夏无思还是老样子,一遇事就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无助地看着尹雪豹。尹雪豹拿软弱的夏无思没有办法,说:“你接着做走马灯,在我这儿没人敢打扰你。”
  尹雪豹说完便离开了夏无思的房间。突然,一个背着步枪的家丁走上前来,不满地说:“都要打起来了,姓夏的还做什么灯笼!”
  尹雪豹淡淡地说:“不让他做灯笼,让他干什么?”
  老北风的人马说来就来了,呼啦啦一大群,骑马端枪地包围住了尹家,要钱要粮,数目巨大,明摆着往死里逼尹雪豹,不给就要硬攻强打。幸亏尹家的先辈将大宅院建造成了防御型、射击孔、角楼什么的都有,持枪的家丁四下一布置,老北风的那帮乌合之众还真不容易攻破。
  • 上一篇: 乱世红颜泪
  • 下一篇: 鬼脸王捕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