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古画血仇

古画血仇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1-17 阅读:
  明代某地有一位藩王,性情暴躁残忍,但又喜好书画,在家里设了一个藏珍馆,专收历朝历代名人书画,他有权有势,想要什么自然也就拿得到,因此收了不少极品。
  藏珍馆由一个姓钟的画师主持,这钟画师师法仇十洲,尤工仕女,可惜一个技艺如此高超之人,品德却极其低下,趋炎附势,狐假虎威。
  因为书画需要修补保养,因此藏珍馆每年都要招募各地的画师能手进馆,但藩王性好猜忌,进馆之人,除了得宠的钟画师,别人都得换掉周身衣服,出来后又得把周身衣服换回,以防有人偷龙转凤地把画夹带出去。这一年又值藏珍馆晒书画的日子,藩王召来的画师个个身手不凡,其中有个姓许的中年画师,更是出色。
  待修补到一幅《樗蒲图》时,许画师一撇嘴道:“这画不修也罢。”钟画师问他为什么,许画师说这画是假的。钟画师于是私下把许画师请去喝酒,酒桌上问他原因。
  酒过三巡,许画师的话也多了,就说了出来。这幅《樗蒲图》是六朝人所绘,画上是两个女子正在掷樗蒲,其中一个刚掷下,另一个正在盯着色子看。樗蒲是一种赌戏,汉末开始流行,到六朝时盛极一时。玩法是掷五个色子,以得彩较胜负,彩头有枭、卢、雉、犊、塞五种,卢为最高彩,因此李白有诗说:“呼卢百万终不惜”,这幅画也被称为《呼卢图》。然而六朝以前,樗蒲却是将枭定为最高彩,卢其次,所以真迹中掷彩的女子应该发张口的“枭”音,而不是这幅里的闭口音。
  钟画师惊问道:“你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许画师有几分醉意了,漏出话说真迹其实就在自己手上。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做完了事,许画师拿了酬劳回家,钟画师还给他另封了银子说是额外的奖励。
  许画师刚回到家里,却早有衙役在等着他,要抓他见官。许画师莫明其妙,不知犯了什么事,后来才得知有被捕的盗贼告发自己窝藏贼赃。许画师自然口称冤枉,但那盗贼说得有鼻子有眼,说他们偷盗了一批官府库银,许画师就是同谋。官府一搜,果然从许画师身边搜到了记号还没去掉的库银。
  许画师叫屈说这是给王府做事得的赏银,有王府的钟画师作证。官府不敢怠慢,马上向钟画师取证,但钟画师的回答是付了酬劳不假,但怎会用库银支付?许画师见他矢口否认,大惊失色,说要找王爷为自己做主。有好心的衙役看他还执迷不悟,偷偷跟他说:“你以为这件事是钟画师能做的吗?他想做也拿不出库银来啊。”
  原来钟画师思前想后,担心自己要承担失职之罪,索性先下手为强,向藩王出了这个陷害许画师来谋夺真画的主意。
  许画师这才恍然大悟,对前来探监的儿子说:“我不该多嘴把家藏《樗蒲图》的事说给钟画师听,这人如此阴险,就算把画给他,他也一定会杀我们全家灭口,你快带着画逃走,找机会为我报仇。”
  果然,把许画师关在牢里时,有人便来传话,要许画师把真的《樗蒲图》交出来便没事。到了这时候,许画师索性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最后被判了斩立决。
  钟画师见事情闹到这地步,索性让官府去抄许画师的家,可是到他家一看,门庭空空,许画师的妻儿都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闹了这么一出,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钟画师自知理亏,便向藩王告老还乡。好在他受藩王宠信多年,颇有积蓄,在老家开了个当铺,专收古画。
  过了几年,突然有一天,当铺里的朝奉先生说:“东家,今天收到了一幅古图,你看看。”钟画师看完,大吃一惊,收进来的竟然正是那幅《樗蒲图》。他马上问朝奉是什么人当的?朝奉说来当画的是个衣服破旧的老头儿,本来就不想赎了,当的绝卖,一共当了五两银子。
  钟画师心想多半是许画师的儿子流落江湖,衣食无着,最后也不知死在哪儿,这幅画落在了不识货之人手中,阴差阳错又到了自己手中。钟画师喜不自胜,将这幅古画挂在密室之中,每天看一看。
  过了十来天,突然王府有人来请,说王爷新收到一幅古画,别人吃不准,要请钟先生去看看。
  到了藏珍馆,钟画师见那新主持也要换衣服,心想藩王对自己到底还是信任的。等把画拿出来,钟画师一看就呆住了。因为藩王新得到的竟然也是一幅《樗蒲图》。钟画师本想真迹归了自己,这幅肯定是假的,可是仔细看去,这幅和自己得到的那幅一般无二。藩王问他是不是真的,钟画师点了点头,藩王这才笑道:“我已让不少画师鉴定过,都说是真的。你也说是真的,看来真迹最终还是到了我手上。”
  钟画师心里有鬼,急着想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到家里打开密室一看,那幅画仍然挂在墙上。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家人报说有王府派人来了,钟画师正要出门迎接,哪知王府来人却毫不客气,直闯进来,一见密室中的画,怒道:“果然是你!”当即连画带人,一同带回了王府。
  钟画师到了王府才知道,那天自己前脚刚走,后脚藏珍馆里的《樗蒲图》便失踪了。进出藏珍馆不换衣服的,除了藩王就是钟画师。本来藩王也不相信钟画师竟有这个胆把画偷出去,派人前来查看,结果人赃俱获。钟画师拼命叫屈,说自己这画是当铺收来的,但藩王叫了先前来鉴定过的名画师再次鉴定,那些名画师都说肯定是同一幅。这一下钟画师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抄家不说,自己也被判了个斩立决。
  上法场时,有个人来给钟画师送断头酒,却是藏珍馆那新主持。钟画师心想物伤其类,这新主持和自己根本不熟,倒有这份好心,哪知这新主持冷笑道:“害我一家之仇,今天终于得报。”
  原来这新主持正是许画师那失踪的儿子,他师从父亲,本来画技也已不错了,但一狠心,转而学习装裱。因为《樗蒲图》真迹用的是夹心宣,这种宣纸凭借极高超的手艺可以从中一分为二,重新装裱后,两幅都是真迹。他学了好几年方才学成,再花了两年才谋到了王府藏珍馆管事一职。到了这时,他的计划才正式开始,将真迹一分为二后,一份故意以贱价绝卖给钟画师的当铺,另一份则献给藩王。叫了许多名画师来鉴定,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要让钟画师到时百口莫辩。等确定了王府里的画是真迹后,他便在藏珍馆里将画毁去。藩王设藏珍馆,防的是别人夹带出去,从来没想过有谁会在馆中毁画,当画一失踪,想的自然是被谁偷了。
  这条计策其实与钟画师陷害许画师的计策如出一辙,许画师的儿子如果不是经过这等惨事,也想不出这办法来,可见世道循环,历来如此。
  • 上一篇: 鬼脸王捕蛇
  • 下一篇: 风筑坟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