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妖刀

妖刀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1-02 阅读:
  “妖刀”凌风把挑战书送到了“冽焰门”,整个江湖为之一怔,随即沸腾了起来:天下第一的火焰刀终于要出手了。
  “妖刀”凌风是这十年来江湖上最可怕的杀手。他杀人不求财、不求色,只为各式各样的刀谱。起初,他还只是向以刀法见长的各派掌门人挑战,输了让他们交出刀谱。可这些人避而不战了。
  四川“铁剑门”不仅不战,而且还发动全门围攻凌风。凌风一怒之下将铁剑门给血洗了,连妇人和孩子也没放过。至此,凌风完全沦为了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但他武功高绝,且行踪诡秘,这么多年竟有惊无险地活了下来,而且继续收罗各种刀谱,手段也更加变本加厉,或偷或抢,甚至绑架勒索。
  按说,以凌风的武功,江湖上也没有几门刀法他能看上眼。可凌风认为任何一门刀法只要存在,总有其精妙的地方,他要纳百家之所长,创立一门天下第一的刀法。这些年,凌风的武功的确精了不少。其刀意疯狂,刀法怪绝,不同于江湖上任何一门刀法,加之其行事狠辣无比,江湖上称之为“妖刀”。
  凌风知道要成为天下第一刀有一个障碍是绕不开的,那便是“冽焰门”的火焰刀。几年前凌风也隐约听说“冽焰门”的掌门人去世了,接任者是他的大弟子郭兴。今天赴约的果然是他,但却不是一个人,身后一个娉娉婷婷的身影,是雪竹。待他们走近,凌风第一次感到有了一丝慌乱,他低着头,讷讷地说道:“什么也别多说,以刀定胜负。”说着便出刀了。
  郭兴略微一惊,火焰刀也施展开来。火焰刀以凌厉见长,每一刀必是劲力十足,隐约还有山呼海啸之势,刚猛如海浪般逼得凌风有些透不过气来。凌风如一叶扁舟在火焰刀的刀风中翻滚,看似毫无还手之力,总能在郭兴的刀锋逼近时,从容躲开。
  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两大刀法的交锋,果然惊艳绝伦。五十招过后,“妖刀”凌风渐渐占了上风,火焰刀过于刚猛,用得久了必然体力不济,况且凌风对火焰刀又是那么熟悉。
  的确,在“冽焰门”的十年里,凌风练刀近乎疯狂,他是最早将烈焰十八式练到第十七式的人,郭兴只是第二个。可练到十七式后,师父再也不肯教他们了。
  “火焰刀是天下至刚至猛的武功,若不循序渐进加强内功修为,强行练习只会适得其反。”这是师父对他们说的话。
  但凌风并不相信,他认为那只是师父的说辞,若不多留一手,他凭什么维护他天下第一的威名呢?凌风并不着急,他可以等,他不相信师父会将这最后一招带进棺材。可等到最后,师父将它传给了郭兴,而他……
  想到这里,凌风心中顿时一痛,刀气暴涨。妖刀画着各种诡异的弧线如海潮般扑向郭兴,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慢慢地郭兴只能凭本能招架。凌风带着几分戏谑凌辱着天下第一的火焰刀,终于一个牵引,郭d以一个极不优雅的姿势扑倒在地上。
  “凌师兄刀法果然精妙。”郭兴苦笑道。凌风心中一阵快意,恨恨地想:师父把它传给了你又如何呢?今天你不是一样要败在我的刀下?“但这样恐怕也算不得天下第一。”郭兴继续说道。
  “还有谁能胜我?”郭兴一言激起了凌风的怒气,“败在我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你也不例外。”说完,刀锋一振,刺了下去。
  “住手。”雪竹的声音让凌风有了片刻的失神,以至让雪竹轻易就挑开了自己的刀,将郭兴扶了起来。凌风低着头,并不看她,冷冷地说道:“有事吗?”
  “天下第一就那么重要?”雪竹的声音冷得让凌风一颤,“打得过我俩再做你的梦吧!”雪竹并不多言,剑已刺出。
  郭兴也再度出手,这一出手便让凌风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刀形剑意。郭兴的火焰刀凌厉如火,雪竹的寒冰剑冷逸如雪;一阴一阳生生不息,刀光剑影如网般罩住了凌风,这是凌风在“冽焰门”十年从未感受到的。不过十招,郭兴的火焰刀力发千钧,至头顶劈下,凌风本能地举刀相迎,妖刀竟被劈断开来。郭兴的刀在凌风头顶停住时,雪竹的剑也顶在了凌风的胸前。
  “你输了!”雪竹带着挖苦冷冷地说道。
  “输了?”凌风好像自言自语,“输了?不可能!”凌风双眼发红,有如疯狂,“我不可能会输,火焰刀如何胜得了我的妖刀,我才是天下第一。”
  “如果十年前你不走,天下第一肯定是你。”郭兴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凌风保持了一丝理智,“师父不是将烈焰十八式传给了你吗?”
  “可是师父将雪竹,他最宝贝的女儿许给了你。”郭兴一言同时刺痛了雪竹和凌风。
  凌风略一凝滞,仍冷冷地说道:“那又如何?”
  郭兴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成为天下第一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是的。”凌风回答得毫不含糊,“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自己是个小叫花子,谁都可以打我骂我,然后师父将我带了回来,可那些师兄弟还是欺负我,看不起我。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要练成天下第一的刀法,让所有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凌风说这些时,双眼里满是仇恨。
  “这一切让你觉得天下第一比师父重要、比雪竹重要?”郭兴追问。
  “师父?师父不是最终将武功传给了你吗?”凌风回击道。但对于雪竹却无话可说,他知道是自己对不起她。
  “唉,”郭兴无奈地叹道,“少林的金刚掌,丐帮的降龙十八掌都是刚猛无比的武功,为何唯有我们‘冽焰门’的功夫能独霸武林呢?”
  “为何?”
  “因为有了寒冰剑的配合。”郭兴答道,“过于刚猛的武功往往失去灵巧,寒冰剑正是以轻灵的身法和飘逸的剑法见长,正好弥补了这一点。”
  “那……”凌风好像明白了一些。
  “寒冰剑师母传给了雪竹,火焰刀师父传给了我们众弟子,正是这两大绝学撑起了我们‘冽焰门’——冷冽的寒冰剑,凌厉的火焰刀。可江湖上知道这一点的人极少。”郭兴继续说道,“师父将雪竹许了你,其实就是将本门最高的武学传于了你,将来你们配合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可没想到……”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凌风嗫嚅道。雪竹看着凌风满脸悔恨,心里升腾出了一些复仇的快感:“郭师兄,何必多说,我们走。”
  郭兴、雪竹转身走出了十多米,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叫声,凌风将折断的妖刀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阿风!”雪竹惊呼着转身将缓缓倒下的凌风扶住,妖刀齐根没入了凌风的胸膛,血瞬间染红了雪竹的衣裳。凌风气若游丝,挣扎着说道:“雪竹,对不起。”话音未落,便闭上了眼睛。
  “阿风,阿风……”雪竹终于抛开了恩怨大声呼唤起来,可惜凌风再也无法听到了。
  • 上一篇: 恩怨影子盗
  • 下一篇: 废艺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