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文苑
  • 小鱼的执念 发表日期:2015-12-14

    小鱼看着母亲被捞上去,在船上被活活地划了一刀又一刀,填进辛辣的调料,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徒劳地挣扎,在滚油中死去。人类母亲夹了一口鱼,温柔地喂进儿子的嘴里。 小鱼永远没了妈妈。小鱼知道鱼会被更强大的动物吃掉,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这样死去,却接受不...

  • 涸辙之鲋 发表日期:2015-12-05

    暮生其实并不在意别人讲了什么,反正他本来就不合群。再说闲杂人等,闲言闲语,理他做甚。他这么想着,走到了自家门口。 他从脖子上扯起那根红色的线,将一把铜色的钥匙从领口掏了出来。插进锁孔后,旋转,然后听到金属细碎的撞击声,他愿意听到这种声音,很...

  • 不知疲倦者 发表日期:2015-12-05

    人类的一个大麻烦,在于我们无法拥有说一不二的情感。敌人身上总有点让我们喜欢的地方,我们的爱人则总会有让我们讨厌之处。正是这种纠结不清的情 感催我们变老,让我们皱起眉头,把眼睛周围的纹路日益加深。要是我们能够像仙人一样全心全意地爱或者恨,我们...

  • 张果老 发表日期:2015-12-05

    不成套的东西叫作失群。失群原本是令人惋惜又没辙的事,失群的东西价钱本应大打折扣,到了天津卫的古玩行反倒能多赚钱。怎么,不信? 今儿天好,索七来到估衣街,逛一逛他最喜欢的宜宝轩古玩店。他运气不错,隔着临街的玻璃窗,一眼就瞧见里边木架上立着一排...

  • 白姑娘 发表日期:2015-12-05

    我家乡的小镇上,有一座小小的耶稣堂,还有一座小小的天主堂。乡人自由地去做礼拜或望弥撒,母亲是虔诚的佛教徒,当然两处都不去。但对于天主堂 的白姑娘,母亲却有一分好感,因为她会讲一口地道的家乡土话,每回来都和母亲有说有笑,一边帮母亲剥豆子,择青...

  • 木匠 发表日期:2015-12-05

    多年前,木匠还在昆明的大街小巷出没。木匠们总给我一种来自明朝的感觉,对我来说,明朝就是家具。明式家具的光辉穿越清朝和民国,一直刨花飞溅, 直到我所处的时代才寿终正寝。其实我童年时期看到许多木匠做普通家具,那都是明朝的遗传,因为那种家具朴素、...

  • 军人 发表日期:2015-12-05

    小伙子把信封硬往我手里塞:大夫,请一定让我老婆重新站起来!我当然不会收:医治病人是我的职责,我会尽力的。 手术方案很快确定,我说:手术预期因植入材料的不同,理论上不会有出入。当然你自己有选择权。 小伙子说出去考虑一下,他在打电话:对,大概要8...

  • 城市的气味 发表日期:2015-12-05

    忘记在哪本书上读到的了,说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气味。你去旅游,如果带上灵敏度高、能辨识多种气味的鼻子,就能在看风景之外,多上一重享受,或者 折磨。芥川龙之介的散文《大川河的水》中引了俄罗斯作家麦列日科夫斯基的话:佛罗伦萨特有的气息就是伊利斯(...

  • 分把钱的事儿 发表日期:2015-12-05

    前几天至潍坊,旧地重游,忽然想起了我的一个战友说起的往事。 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基地欲在山东设一个测量团,我这个战友是参与勘查选址的。他们几个人开着两辆北京吉普,风餐露宿,沿渤 海湾一路勘查,来到了潍坊境内。途中歇息的时候,遇见一个十...

  • 飞机上的睡美人 发表日期:2015-12-05

    她真是美丽动人,细嫩的麦色肌肤,绿宝石色的杏眼,长达腰际的黑色直发。她是来自安第斯山的姑娘,同样可以说她是印度尼西亚的古典佳人。她的衣着打扮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猞猁皮外套,碎花真丝衬衫,亚麻布长裤,一双叶子花色流线型皮鞋。当时我正在巴黎戴高...

  •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 发表日期:2015-12-01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那么请相信,她肯定会还你一勺蜜。 那么多那么多的心事,你都放在心底,任凭它们发酵。用回忆的酒花和蜂蜜勾兑,你的心底便有了一坛美酒对你来说,所有的美好都在昨天。 你受了伤,从此闭门不出,你认为看热闹的人很多,送祝福的人...

  • 魅力 发表日期:2015-11-19

    今天是父亲第一次带卡佳上剧院。 父女俩第一个走进了剧场大厅。枝形吊灯、镶着红丝绒的包厢座位、若明若暗地闪动着光泽的大幕,使卡佳那颗隐藏在咖啡色外衣下的幼小心脏似乎一下子停止了跳动。 我们有票吗?她怯生生地问。 有的,父亲说,就在这儿,第一排。...

  • 狼的尊严 发表日期:2015-11-08

    这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很快就化成了空气中的湿润,原野的空气变得寒冷而清新。 小狼越长越大,铁链显得越来越短。敏感的小狼只要稍稍感到铁链与它的身长比例有些失调,就会像受到虐待的烈性囚犯那样疯狂抗议:拼 尽全身力气冲拽铁链、冲拽木桩,要求给它增加...

  • 下 酒 发表日期:2015-11-08

    用什么来下酒?这是一门大学问。花生米最普遍,但是我认为这是最单调和最没有想象力的下酒菜,叫我吃花生,我宁愿白干。 我反对的只是吃现成的花生,偶尔在菜市场看到整颗新鲜的落花生,买上一两斤,用盐、糖、五香和大蒜煮熟剥壳吃,又另当别论。 自制红烧...

  • 安静 发表日期:2015-11-08

    信箱里突然出现一张素雅的讣闻:何年何月何日葬礼在何处举行,地址与我的一样显然是同一栋楼里的人,整栋楼也不过十户人家。可是死者是谁? 我不认识。发讣闻给我的人,也不知道我是谁。在这美丽的公寓住了一年,邻居之间唯一的沟通是楼梯间一声仓促的你好,...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