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文苑
  • 狼的尊严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55次

    这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很快就化成了空气中的湿润,原野的空气变得寒冷而清新。 小狼越长越大,铁链显得越来越短。敏感的小狼只要稍稍感到铁链与它的身长比例有些失调,就会像受到虐待的烈性囚犯那样疯狂抗议:拼 尽全身力气冲拽铁链、冲拽木桩,要求给它增加...

  • 下 酒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76次

    用什么来下酒?这是一门大学问。花生米最普遍,但是我认为这是最单调和最没有想象力的下酒菜,叫我吃花生,我宁愿白干。 我反对的只是吃现成的花生,偶尔在菜市场看到整颗新鲜的落花生,买上一两斤,用盐、糖、五香和大蒜煮熟剥壳吃,又另当别论。 自制红烧...

  • 安静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65次

    信箱里突然出现一张素雅的讣闻:何年何月何日葬礼在何处举行,地址与我的一样显然是同一栋楼里的人,整栋楼也不过十户人家。可是死者是谁? 我不认识。发讣闻给我的人,也不知道我是谁。在这美丽的公寓住了一年,邻居之间唯一的沟通是楼梯间一声仓促的你好,...

  • 人之调和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05次

    20世纪80年代,我疯狂读书,到了90年代就很少读书,现在又开始零零星星地读,但读的不再是文学、哲学,而是中医学。这个中医学也不是治病的中医学,而是跟认知有关的中国古代的知识和学问。确切地说,我读它,是因为我越来越想弄清楚,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 生活就是哲学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18次

    今天清晨起来,阳光柔和,微风拂面。你顺着人行道,往学校或公司的方向走,忽然看见前面一位老太太摔倒。这时你毫不犹豫地趋前扶她起来,还问她受伤没有。 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个问题值得想一想,不要轻易回答因为我觉得应该,或者因为我高兴。 前几天的一个清...

  • 出租车司机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79次

    一个城市繁华喧嚣的程度,大抵可以用出租车的数量来衡量。 听说北京的街道上,每天都奔跑着8万辆出租车(不含无照黑车),如同一个城市每天都被打包,装在出租车上一样。那8万个出租车司机,并不是8万个普通人,他们是8万个移动的远程喇叭和口才上佳的国家政...

  • 脸红 发表日期:2015-11-08 点击:182次

    在二战最艰苦的时期,为节约能源,英国的伦敦、伯明翰等大城市的火车站售票处,都立有一面宣传牌,上面写道:你有必要开始这次旅行吗?很多英国人因此放弃了远行,把省下的车票钱投入设在车站的募捐箱内,用以抗击纳粹。 据说,那些因公务需要或家有急事而不...

  • 花开无语 发表日期:2015-11-04 点击:176次

    1 有的花白天开放,晚上睡觉;有的花白天睡觉,夜里开放。不同的花,睡眠的姿态不同;不同的花,睡眠时间不一样,睡眠时间的长短也不一样。还有的花睡着了,似轻轻打着鼾。花也睡觉吗? 那天,我听到一个小女孩与她妈妈的一段对话:花落了,是花睡了吗?是的...

  • 秋天的心 发表日期:2015-11-04 点击:124次

    秋冥 何家英绘 我喜欢两句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山上的和尚不知道如何计算甲子,只观察自然,看到一片树叶落下,就知道已是秋天了。 现代都市人正好相反,可以说是落叶满天不知秋,世人只会数甲子。对现代人而言,时间就是日历,有时日历犹不...

  • 传家金簪 发表日期:2015-11-04 点击:137次

    很多人都以为来当铺的客人都是经济有困难的人,其实这是错误的。他们中不乏富裕的人,他们上门不一定是要周转,往往是别有所求。 例如我的邻居黄老太太,她家从上一辈开始便累积了不少房产,晚年生活优渥,在地方上小有名气,她的儿子黄先生则在市场里摆了个...

  • 衣茧而行 发表日期:2015-11-04 点击:88次

    行走流年,哭过、笑过;爱过、被爱过;一厢情愿、一败如水;期望、不再期望;绝望、逃出绝望,饱经人世,长出厚重的茧衣,成为衣茧而行的人。 所以,从没有一无所有的人。 日子,一日旧去,一日新来,席卷八荒,穹顶之下,毫无二致。你的锦年,一寸是一寸,...

  • 结婚证 发表日期:2015-10-25 点击:159次

    1955年,她坐火车去兰州领结婚证。 她请的是婚假,临去时,兴冲冲地在单位开了结婚证明。 男朋友姓马,是同系统的同事,学习时认识,和她一见钟情。 说好了,领完证,她就从徐州调到兰州。她原是铁路医院的护士,为了结婚,换个岗位、换个工种也心甘情愿。 男...

  • 花露水 发表日期:2015-10-25 点击:100次

    在我曾经住过的大院里,方家姐妹五个,号称五朵金花,个个长得如花似玉,不仅是她们家的骄傲,也是我们全院的资本。如果有人找我们大院,只要一进胡同口,打听住着五个漂亮姐妹的那个院子在哪儿,所有人都可以告诉你:往前走,靠南边那个黑漆光亮的大门就是...

  • 世界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发表日期:2015-10-25 点击:207次

    别的孩子看电视动画片《铁臂阿童木》,我抱着收音机听电影录音剪辑,尤其喜欢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那些老电影,邱岳峰声音坏坏的,童自荣很帅,乔榛深 沉,刘广宁很纯。那时还没听说过导盲犬,以及任何辅助盲人走路的电子设备,我走在沈阳的街头,拄着盲杖,全凭...

  • 连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 发表日期:2015-10-25 点击:505次

    1958年。那是季柏头一次去南山度夏。那次度夏给季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能是因为他顺利地考上了中学,学校正好组织为期半个月的南山驻营,父亲大概是想奖励他,就让他参加了。小孩子不多,主要是一批年轻干部,男男女女,有吃有喝,无忧无虑,轻松快活。 帐...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