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现代名著 >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秋风之约:便引诗情到碧霄 (2)

刘禹锡也有脆弱的心,也易伤易感,从秋风中的一己之悲,渐渐走到千古兴亡之叹,走到可以玩赏安顿清秋景致,乃至于到盛赞清秋,最后自己年华老去,仍与秋风有约,扶病而上高台。我们可以看一看,秋风也是一种历练,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多么疏朗。

刘禹锡不仅是唐代中晚期才名很盛的大诗人,有“诗豪”之称,还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一团一 的中坚力量之一。从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到宝历二年(公元826年),二十多年中,他政治上一直不得意,因为他为人太耿介,太豪放,总是直言,不懂得遮掩,因此一次一次被贬谪,流放到远方。王叔文政治改革失败,柳宗元、白居易、刘禹锡等人被赶出长安,流散到荒凉偏僻的州府,,身世飘零,这就是著名的“八司马事件”。今天,我们看看这些大名鼎鼎的诗人,经历了政治坎坷,再相逢时,如何感叹身世,如何倾诉情感。刘禹锡见到白居易时说:“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经历了巴山蜀水的凄凉,二十三年来空度岁月,身心被弃置一边,居远身闲,怎么心甘啊?

从他被贬为朗州司马算起,到他与白居易再次相遇,整整二十三年的岁月,这期间他一次一次回到长安,又一次次被赶出长安。每次回长安,他都到玄都观里看桃花。“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喧喧嚷嚷的通衢大道上,车水马龙,大家都说桃花好,大家都看桃花回来了。刘禹锡说什么呢?“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玄都观里桃花再繁盛,也都是我走后才栽起的啊!那些投机取巧的新权贵,不也都是我们这些人被排挤之后才出人头地的吗?

当再次获准回来,再去玄都观,再看桃花,傲骨铮铮的诗人还是不无讥讽地说:“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现在大家到玄都观里,你以为还看得见桃花吗?能看到的不过是荒地上的青苔和菜花而已。你以为那些人也能够担纲朝政吗?不过是像菜花一样滥竽充数而已。“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别说桃花已经没了,就是种桃道士现在又在哪里呢?当年打击革新运动的当权者也所剩无几了,而我前度刘郎,今又重来。读这样的诗,读这样一个人的心,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秋风秋雨凋零不了他的生命。他在秋光蹉跎中完成成长,年华老去,而刘郎气概仍然名垂千古。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