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现代名著 >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秋风之约:便引诗情到碧霄 (1)

秋风之约:便引诗情到碧霄

我们的生命可以穿越秋光去成长。我们再来跟着一个人走过秋天,这个人就是刘禹锡——疏狂不羁的刘郎。他笔下的《秋风引》说:“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一首五绝,写出了那个风雨飘摇时节的悲秋。孤客之心,不等秋风摇落,自己敏一感的心已自悲情,所以他说,这样的秋风秋叶响起了动静,他比谁都先听见。

这颗敏一感的心,可以用一份轻一盈在清秋中欣赏美景,他的《望洞庭》写得流利清恬,天真宁静。“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浩荡的洞庭,为什么在他眼中如此风平一浪一静呢?心静了,才看得见“潭面无风镜未磨”,像一片明镜。如此宁静的地方,“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远远看过去,湖面如白银盘,小小的山包一皮,就像小小的青螺。其实,人心和世相永远是一种相对的关系,人心小了就会觉得世界纷扰庞大,压在心上不堪重负;人心大了,赏世上的山水,不过就是一个一精一致的小小景观而已。

秋风涤荡中,心终于走到了真正自我的境界,这就是刘禹锡最广为传唱的《秋词二首》。第一首,他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自古而今,一提到秋天,大家都觉得寂寞萧瑟,可他就是要说秋天比春天还好。“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你没有看见眼前的仙鹤吗?它引着你的诗情一路排云直上,直指碧空云霄啊!我们形容秋天,都会说秋高气爽、天高云淡,你不觉得秋天的天特别高吗?这样的高空,如果没有诗情,人心怎么能够得着?而有了这样的诗心,人又怎能不一爱一秋天?

第二首他还要说:“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夜来风霜,对太多人来讲是不堪承受的,但在他看来,山明水净,有秋霜,又何妨?远远地看,那几棵不同的树上,深红浅黄的树叶夹杂在一起,跌宕起伏,参差铺展出一层层趣味,酿就一片次第老去的秋光。“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一色 嗾人狂。”秋天多好啊,他甚至有点不喜欢春天。春天有时候撩一动得人春一心乱动,人心中有多少感伤、多少欲一望,都被春天招惹出来,,这不是让人发狂吗?秋天多好,清风入怀,涤荡了喧嚣,他感到诗情离他更近了。从古至今,那么多人在清秋时节,不堪上楼,但是刘禹锡走上去,独一爱一清秋入骨,甚至觉得春一色 不敌秋风,这是因为他心中对清秋的寥落之美有一份真正的懂得。

人在老病之时,如果再听秋风,没有几个人心情能够舒畅开阔。但是刘禹锡真是了不起,他甚至和秋风成了相约的老朋友。尽管病了,老了,但是听见秋风来,他还是深情款款,专门写了一首诗,叫《始闻秋风》。“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去年黄菊凋败,初冬渐近的时候,我依依不舍地和你告别了;现在你听,深秋蝉鸣,我知道你又回来了,我的生命跟你有约呀!“五夜飕飗枕前觉,一年颜状镜中来”,诗人喃喃向老友感慨:夜半惊动我的风声,依旧那么劲疾爽一利,而我的衰老镜中自知啊。然而秋风不能吹老的还有壮心,颈联笔锋陡然一转:“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思念边塞秋草的骏马抖动开拳曲的毛,鸷雕也睁开睡眼,盼顾万里青云。这一“动”一“开”,诗人豪气跃然纸上。在这首诗的最后,刘禹锡对秋风说:“天地肃清堪四望,为君扶病上高台。”天地之间,一片清澈,他愿意抱病为秋风登上高台,翘首四望,不负秋风之约。这就是一个人在秋风中所经历的生命成长。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