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单身未婚妈妈

单身未婚妈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4-09-29 阅读:

柳子媚是位单身妈妈,有一个9岁的儿子在上小学,她还很年轻,容貌也还姣好,性情温和,真诚善良,在外企工作。

柳子媚是位未婚妈妈,她有过一段传奇的感情经历。她与一个男人热恋两年后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但婚礼当天,男人的妻子前来闹场,柳子媚这才如梦初醒,原来那个男人一直在骗她。婚结不成了,男人也就此失踪。而那时柳子媚已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对此,很多人劝她把孩子打掉,也有人愿意抱养这个孩子,但柳子媚觉得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就勇敢地选择了做未婚妈妈。柳子媚原来是做营销的,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带孩子,她不惜减少收入,转做了文案,但尽管如此,还是常常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儿子已经9岁了,很多事都能自理了,她也有了一些多余的精力,况且34岁也还年轻,于是柳子媚就接受了家人和朋友的劝告,决定去相亲。

这天,柳子媚认真打扮了一番,走进了一家婚介所,谁知刚一进门,就有人招呼她说:“正巧,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和她住在同一个单元的一个男的,她住二楼,男的住五楼,大家都叫他老闵。老闵的妻子前几年生病去世了,他独自带着个女儿。他的女儿比柳子媚的儿子略为小一些,刚上小学。柳子媚红着脸朝老闵笑了笑,就顾自去办理了相关手续。当天晚上,有人摁她家的门铃,柳子媚打开门一看,原来是老闵带着女儿,破天荒上她家串门来了。柳子媚觉得很尴尬,但来的毕竟都是客,只好把他请进了门。老闵让女儿琳琳和柳子媚的儿子小永去玩,自己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柳子媚聊了起来。柳子媚这才知道,其实老闵并不老,只比她大了一岁,是质检局的一名工程师。聊了不久,柳子媚就听出味儿来了。老闵的意思是,既然他也去婚介所征婚,柳子媚也去婚介所征婚,那何不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二人处处对象试试?柳子媚觉得很为难。虽然她也知道,老闵在邻里中的口碑很不错,也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但老闵比较内向,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男人的类型。她喜欢那种热情幽默,凡事勇于担当的男人,她觉得这种男人更能依靠。于是她委婉地向老闵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老闵的脸上写满了失落,似乎也没理由再坐下去了。柳子媚也已经准备送客。可是当老闵喊他女儿回家时,琳琳却在里屋叫道:“爸爸,我和小永哥哥玩得正开心呢,你就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好吗?”

小永也叫道:“妈妈,你让叔叔再坐会儿,我正在教琳琳妹妹下军旗呢。”这一下,二人只得又重新坐下来,但老闵很知趣,只是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再也不表示那种意思了。

几天以后,柳子媚下班回来,发现小永的脸上手上都带着伤,她吃了一惊,赶紧问:“小永,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小永说:“是和别人打架弄的。”柳子媚发现,他说这话时,神色中没有丝毫的羞愧,似乎还充满了骄傲,不由皱了皱眉头说:“你以前从来不打架的,现在怎么也学会打架了?”

小永理直气壮地说:“他们欺侮琳琳妹妹,我是哥哥,当然要保护她了。”

柳子媚说:“可是琳琳并不是你的妹妹啊。”

小永说:“谁说不是?我喜欢她,我就要做她的哥哥。”柳子媚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儿子这么小年纪就已经流露出男子汉本性,做起了护花使者。同时她又想到了自己,谁又是自己的护花使者?不知不觉间她便想到了老闵,或许是受了儿子的影响吧,奇怪的是,现在她觉得老闵也已经不是那么不可接受了。

就在这时,婚介所通知她,已帮她相中了一位她所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士,并安排好了他们约会的时间地点。柳子媚精心打扮后准时赴约。男的名叫夏毅,模样长得不错,谈吐也幽默,正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可是当听了他的自我介绍后,柳子媚却一下子有了自卑感,原来夏毅虽然结过婚,但却没有孩子。众所周知,对再婚的人来说,孩子往往会成为累赘,像夏毅这样无孩一身轻的人是最受青睐的。而她有小永,相比之下条件就差了一截,于是她小心地说:“我有一个9岁的儿子,如果你介意,我不会勉强的。”

夏毅说:“孩子不应该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孩子将来有他自己的一片天地,而我们二人才是要携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你觉得呢?”柳子媚忐忑的心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和夏毅恋爱后,有几次在楼道里碰到老闵,柳子媚不知怎么总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亏欠了他似的。她会红着脸问一句:“老闵,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吗?”

老闵也总是苦笑着摇摇头说:“婚介所倒是介绍过几个,但都对不上眼。”其实他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婚介所介绍的女子,他都会拿她们和柳子媚作比较,觉得没有柳子媚好,他就没了兴趣。当然,他不会把这些告诉柳子媚,柳子媚当然也不会知道。转眼半年过去了,柳子媚和夏毅的恋情也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实质性阶段,这期间有几次她有意将小永也带去约会,想让两个男人之间预先沟通起来。按她的想法,小永从来没见过爸爸,夏毅只要对他好一点,小永应该很快就会接受他的,但使她气馁的是,也不知为什么,小永和他总是熟络不起来。

这天夏毅打来电话,约她见面,说要告诉她一个好消息。柳子媚兴冲冲地赶去了夏毅所说的那家茶楼,连连追问是什么好消息。夏毅说:“有一对富商想要领养一个孩子,我把小永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他们非常满意。如果小永能成为他们的儿子,不仅将开始崭新的生活,将来还是巨额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呢。”他说得兴高采烈,手舞足蹈,柳子媚却突然感觉到很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像不认识似地盯着夏毅说:“你以前说孩子不应该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原来是早就想好了要把他送人。夏毅我告诉你,小永是我的骨肉,如果想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我宁可一辈子都不结婚。”说完这些,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茶楼,到了路上,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料定是夏毅打来还想解释什么,但她的心里已经将这个人判了“死刑”,所以看都不看就把电话摁了。对方不停地打,她就不停地摁。回到家,小永没在,而往日这个时候他早就应该在家的,今天会去了哪里?这时电话又响了,因为担心儿子,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却发现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了小永的声音:“妈妈,你为什么老不接我的电话?我被电动车撞了,现在在医院里,你快过来。”一听说儿子出车祸进了医院,柳子媚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打车到了医院。小永的一只脚上绑着绷带坐在病床上,不过他好像已经没什么痛苦,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薯片。柳子媚稍稍松了口气,但还是急切地问:“小永,你伤在哪里?要不要紧啊?”

小永说:“没事,医生说只是皮外伤,但要留院观察一天,如果没事,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柳子媚说:“哦,是谁送你来医院的?”

小永说:“是琳琳妹妹的爸爸,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也是他的手机。”

柳子媚心头一热,说:“他人呢?”

小永说:“他知道你已经赶来医院,就说有事先走了,临走还给我买了两包薯片呢。”柳子媚知道,老闵是有意在避她。当初她拒绝了他,现在他帮了她,却不想使她感到歉疚。多么体贴的人啊。她突然深切地感到,她需要的正是这样的男人,关键时刻能帮她挑起担子,使她有所依靠。

第二天晚上,柳子媚敲开了老闵的家门。开门的是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子。柳子媚的心沉了下去。女子微笑着问:“你是来找老闵的吧?”

柳子媚慌忙说:“不是不是,对不起我敲错门了。”转身下楼时,她后悔得想哭。曾经有这么个好男人在她的面前,她却没有珍惜,现在想挽回但已经迟了,人家已经有了女人,她只能眼泪往肚里流,默默地祝他幸福。“小永妈。”就在柳子媚走到楼梯的转角处时,老闵叫住了她。老闵走到她身边说,“不好意思,我妹妹来看琳琳,她不认识你……”老闵后面还说了些什么话,她已经听不进了,她只感到仿佛有一缕阳光照进了她的心房,顿时将所有的忧愁和哀怨一扫而尽,还没等老闵说完,她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