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疯狂的蜜月

疯狂的蜜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3-13 阅读:
  借出差度蜜月,想赶巧却遇险。一对新婚小夫妻,在陌生的海岛遇上了一连串怪事……
  1。蜜月难度
  张海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当翻译。最近,他苦追了八年的女友柳眉,终于和自己结婚了,这让他感到无比幸福,可面对即将到来的蜜月旅行,他却愁眉不展。
  原来,张海出身农村家庭,这次操办婚礼的钱,是他工作几年的积蓄,而原本留作蜜月旅行的钱,却临时给了父母,用来翻修老房子。
  小两口办完婚礼,柳眉高高兴兴地为巴厘岛的蜜月之行做起了准备,张海几次想把情况告诉柳眉,却张不开嘴。柳眉是城市姑娘,长得漂亮,身边追求者很多。人家嫁给自己,什么要求也没提,就说要去岛上度个蜜月,自己都满足不了,还叫男人吗?可钱从哪儿来呢?
  张海忍不住向自己的好友兼同事王明诉苦,这小子是出了名的月光族,找他借钱是指望不上的,但他鬼点子很多。王明沉思片刻,忽然一拍大腿:“兄弟,这事巧了,我有办法!”
  张海好奇地问:“什么办法?”
  王明神秘地说:“有家国企要派人去巴厘岛谈业务,为期十天,对方到咱们公司雇翻译。这活本来是我接了,现在我让给你。”张海半信半疑道:“真的?”
  王明点点头说:“对方要求翻译年轻力壮,还能兼保安,你最合适了。接了这个活,你的机票住宿就都解决了,出差还可以预支差旅费,你老婆的机票钱不就也有着落了?”
  張海还是心存疑虑:“这倒是个办法,不过我是去当翻译,怎么度蜜月啊?”
  王明笑着说:“你放心吧,资料上说去谈业务的是个五十多岁的领导,估计也没啥精力出去玩,办正事能有多长时间?你打个马虎眼,让嫂子先自己玩呗。”
  张海想想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同意了。他用预支的差旅费给老婆订了机票,虽然是同一个航班的,但座位肯定不在一起,因为张海得和客户一起坐商务舱。
  到了出行这天,柳眉高高兴兴地和张海坐车到机场。时间还早,见柳眉在看书,张海趁机给客户打电话,约他在稍远点的位置见面。不一会儿,客户到了,一身西装,体态微胖,地中海发型,红光满面,不怒自威。张海赶紧上前握手道:“赵总,资料我看过了。这次出国是考察引进设备,我一定配合好。”赵总看了看高大健壮的张海,点点头,满意地坐下了。
  张海假装随意走走,悄悄溜达到柳眉身边,柳眉奇怪地问:“那人你认识?”张海早就做好了预案:“以前合作过的客户,他去过巴厘岛很多次,这次碰巧也去公干,我打个招呼,说要去度蜜月,他说可以给我当导游,指点我好玩好吃的东西。”柳眉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丝毫没怀疑。
  上了飞机,因为没能坐到一起,柳眉很不高兴,就让张海换个座位。张海只好对坐在商务舱的赵总说:“赵总,抱歉啊,我有点晕机,想到后面去坐会儿。”
  赵总疑惑地问:“晕机的人不是都喜欢坐前面吗?”张海赔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坐商务舱就晕,坐经济舱就没事,大概这就是穷命吧。”赵总哭笑不得,不过他似乎心事重重的,也没心情管这事,挥挥手让张海走了。
  张海赶紧坐到柳眉身边说:“一会儿下了飞机,你先在机场等一会儿,我去办手续,顺便找酒店,然后回来接你。”柳眉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能一起去?”
  张海说:“那老哥告诉我,巴厘岛的风俗很差,他们一看见来度蜜月的,尤其是中国夫妻,就会拼命地宰人。我先去把价钱谈好,然后咱俩再一起去,他们就只能干瞪眼了。”柳眉总算笑着同意了。
  2。波折重重
  下了飞机,张海带着赵总打了辆出租车,直奔酒店。一路上张海心急如焚,不停地催司机开快点。赵总问他急什么,张海说现在是旅游旺季,他怕酒店客房没有了。
  赵总说:“你们公司不是订好房间了吗?”张海说:“房间是订了,可房号是不确定的,咱们去晚了,最好的海景房就没了。”赵总叹了口气说:“无所谓了,什么房间都行。”
  张海心说:你是无所谓,我可是来度蜜月的。再说,我媳妇还在机场等着呢,如果不赶紧安顿完你,我怎么回去接人?
  到了酒店前台,张海说出公司的名称,对方给了他一张房卡。张海赶紧说:“错了,应该是两套房间。”服务员仔细查看后说:“先生,确实是一套。”
  赵总听不懂他们的话,就问他们在说什么,张海赶紧说:“赵总,真不好意思,一定是公司弄错了,他们只订了一个房间,我这就要求公司加订一间!”不料,赵总摇摇头说:“不用了,是我要求订一间的。”张海汗都下来了:“啊,为什么?”赵总说:“我不会英文,一起住方便。”
  张海心里暗暗叫苦,但也不敢说什么。两人进了房间,张海说:“赵总您先休息一下,睡个午觉。”赵总确实很累,躺下就睡着了。张海火急火燎地跑出去,打车直奔机场。
  接上柳眉后,张海带她直奔酒店。看到酒店旁边有个露天巨幕影院,张海灵机一动,拉着柳眉往电影院去。柳眉奇怪地说:“要看电影吗?”张海笑着说:“对呀,你看过露天的巨幕电影吗?在海滩上,头顶上是星星,看场浪漫的爱情电影,多美啊。”他这么一说,柳眉也来兴趣了。
  张海给柳眉买了吃的,待电影开场,就借口去上厕所,然后赶紧跑回酒店,给公司打电话,说客户要求多订一间房。没想到公司说要跟客户联系确认,张海赶紧说:“还是我去跟他确认吧。”放下电话,张海真没辙了。他的钱如果花在订酒店上,那就什么也玩不了了。
  张海回到客房,想试着说服赵总再多订一间房,偏偏这时赵总醒过来了,要张海马上跟他出去考察。张海暗暗叫苦,只好给柳眉发了个短信,说临时有事,让她自己先看电影。短信刚发过去,柳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张海小声说要去看看有什么旅游景点,就赶紧挂断了。
  赵总给了张海一个地址,两人坐上出租车,张海看着地址问:“这地方像是民宅啊?”赵总说:“我要考察他们民宅的电力设施。他们本来有个翻译,前几天辞职了。一会儿会有人跟我接洽,你记住一点,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是我们谈生意的术语,明白吗?”
  张海一愣:“术语?”赵总点点头说:“就是黑话。”张海懂了:“我爸卖过牛,牛贩子就说黑话,外行听不懂。”赵总高兴地说:“对对,就是这样。”
  到了目的地,赵总打开免提打电话,对方说了一通英文,张海听完翻译道:“对方说风大,今天不见面,明天再联系你。”赵总愣了一会儿说:“这是黑话,意思是设备还没调试好。”
  回到酒店,赵总胡乱吃了晚饭就躺下睡觉,却不停地翻身,看来睡眠质量不好。张海计上心来,他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也像烙饼一样翻身,可赵总始终没说话。天色渐渐黑了,想到还在电影院里的柳眉,张海感到时间紧迫,开始拼命地打呼噜,赵总虽然小声嘟囔什么,但就是不开口。眼看天彻底黑了,张海心急如焚,柳眉的电话不停地打过来,他只能按掉电话,发信息说马上就到。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张海心一横,拿出绝招了。
  张海下了床,两眼发直,先是满地划拉,然后直起身子,满脸遗憾地摇头,再到沙发上划拉,最后到赵总床上划拉起来。赵总越看越瘆人,正想询问,张海用双手捧起了赵总的脑袋,左拧一下,右拧一下,赵总吓得反而不敢出声了。张海回头走到桌子旁,从果盘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慢慢向赵总走去。
  赵总终于吓得叫了起来:“小张,你干什么?”
  张海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看看手里的刀,紧张地说:“赵总,实在对不起啊,我有梦游症,小时候我爸都是把我捆起来睡觉的。有一次我把我爸的脑袋当西瓜,差点切开了。”
  赵总回想起他刚才的动作,一身冷汗道:“妈呀,你这是要割我脑袋啊!”
  張海说:“求求你赵总,千万别跟公司说,否则我饭碗就砸了。只要你不说,我保证忠心耿耿,帮你把事办好!”
  赵总想想也是,还得靠他办事呢。不过在一个房间睡是不敢了,他赶紧打电话给张海的公司:“你们赶紧再开一个房间,费用我出。”
  一听这话,张海高兴得飞奔出房间,赵总在身后喊:“小张,要保证随叫随到啊!”张海边跑边喊:“放心吧,随叫随到!”
  3。危机暗现
  张海跑到前台拿到房卡,把行李交给服务员,让他先送进房间。张海正想出门,提行李的服务员小声说:“我们酒店还有很多特色服务,您看看,随时可以打电话。”说完,还塞给他一个信封。张海无暇顾及,把信封塞进口袋就飞奔到电影院。
  此时已经快半夜了,柳眉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看见张海理都不理。张海拼命地赔礼道歉:“现在海景房可不好抢了,我拼死拼活终于抢到一间。美丽的海景房是圆满蜜月的一半啊,我都快累死了,你却不理解,真是心酸。”柳眉被哄开心了,高兴地去了酒店。
  那确实是一间漂亮的海景房。两人拥抱在一起,柳眉解开张海的上衣,向沙发上一抛,那个信封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哗啦一下掉出好多照片。柳眉捡起照片一看,顿时大怒,全扔在了张海脸上。张海吓了一跳,只见每张照片上都是异域风情的美女,穿着暴露,姿态撩人,并且还标注着身高、体重、三围以及价格。
  张海做梦也没想到,服务员说的特色服务是指这个,他指天发誓,说这是服务员硬塞给自己的。好在柳眉最后还是信他了,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正要亲热,柳眉忽然指着墙角的一盆花说:“那花怎么动了一下?”张海回头一看,是一盆当地常见的花,他不以为然道:“我们度我们的蜜月,你管花干什么?”
  柳眉不听,推开张海,走到花前面仔细看了起来,忽然她惊叫道:“花蕊里有摄像头!”
  此事非同小可,张海立刻拨打了酒店前台电话。他让柳眉躲进卫生间:“你没登记过,被人家发现了,咱们也有错!”柳眉生气地说:“为什么不给我登记?”张海说:“你忘了,他们如果知道我们是来度蜜月的,肯定会狠宰咱们的。”柳眉这才不情愿地进了卫生间。
  大堂经理来到房间,先是诚挚道歉,然后检查摄像头,这是一种针孔摄像头,藏在花蕊里很不起眼。大堂经理说:“这肯定不是酒店行为,您想,如果酒店要装摄像头偷窥顾客,肯定有更隐蔽的方式。这花每天要换的,只有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才有机会这样做。我会立刻查清楚并开除这人,希望您不要报警,这对我们酒店的声誉很不利,请您谅解。”
  大堂经理说着简直要下跪了,张海心里有数,如果他报警,警察就会来查,势必会惊动赵总。赵总要是知道自己是来度蜜月的,肯定会让公司换人,自己的饭碗也保不住了。因此他假装大度地说:“我就给你个面子,不过你们酒店确实该注意,你看看这照片,就是给我送行李的服务员塞给我的!”大堂经理满脸羞愧道:“肯定是他装的摄像头,我马上开除他!”
  一番折腾后,小夫妻总算可以休息了。柳眉嘀咕说:“这蜜月怎么度得跟做贼似的?”张海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张海一大早就带柳眉去吃海鲜。巴厘岛的海鲜很不错,柳眉把昨天晚上的不愉快都忘掉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张海把房卡交给柳眉,让柳眉继续吃,说自己要去找那老哥打听好玩的地方。柳眉边吃边点头,张海赶紧跑去叫赵总起床。
  赵总明显没睡好,脸色发青,眼泡发肿。他随意吃了点早餐后,就不停地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张海开始翻译,对方说今天可以见面,并给了个地址。
  挂了电话,张海奇怪地问:“怎么对方说让你准备好钱呢?”赵总说:“那是货款,买设备不得给人家钱吗?”
  张海说:“您不是来考察的吗?”赵总说:“定金啊,这套设备很稀缺的,不先定下万一影响了工程,损失很大。”张海还是心存疑虑,但没再说什么。
  张海恨不得赶紧把事办完,好回来陪柳眉,他催着赵总赶快出发。赵总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五百美元给张海:“小张啊,一会儿到了客户那里,你要好好表现啊。这是小费,你拿着。”
  张海以前也收到过小费,不过从没有给得这么大方的,他试探着说:“赵总,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尽力。”赵总说:“这群客户脾气不大好,万一发火,你别害怕,要保护好我,不要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啊。”张海心说这是什么客户啊,但嘴上还是满口答应。
  4。绑架惊魂
  很快,两人照着地址,来到了一处民宅。门口有个守门人,满脸横肉,屋内,一个本地的中年人坐在木椅子上,身边还有几个大汉站着。
  中年人用英文说:“你把钱打过来就行了,干吗还专程过来一趟?”张海翻译后,赵总哼了一声:“不亲自来我不放心,钱给你了,货呢?谁能保证都给我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做这一行很久了,一向言而有信。”张海又翻译了。赵总说:“钱我带来了,货给我看看吧。”中年人站起身来进了里屋,赵总也跟着进去了。
  张海在外面跟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好在不一会儿两人就出来了,双方面露微笑,握手致意。回酒店的路上,赵总显得很轻松:“小张,我的事办完了,我打算明天就回国了。我给你公司付的是十天的钱,你可以多玩几天,算我请你的。”
  张海大喜,这可真是心想事成啊,他感激地说:“谢谢赵总,您的考察都还顺利吧。”赵总点点头说:“定金付了,合同也签了,万无一失了,哈哈哈哈。”
  这时,柳眉来电话了,张海赶紧挂断,发了条短信:“马上就回房间了。”谁知,立刻就有一条短信回了过来:“你要是不接电话,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张海纳闷了,这口气不对劲啊,这时电话又打来了,张海接起来,居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说的是英文:“你的女人在我手上,也许你不在乎一个女人的死活,不过我要让你明白,在这个地盘谁才是老大!”
  张海脑子里“嗡”的一声,绑架!他不顾一切地怒吼起来:“你是谁?我警告你,你要敢碰她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对方似乎被他的态度震了一下,几秒后才说:“朋友,都是做生意的,不必这么激动。我不会伤害她,只要你过来聊聊,给你个地址,马上过来。别报警,你明白咱们都是不干净的。”接着,电话那边传来柳眉的声音:“老公救我……”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赵总见到张海接电话的样子,忙问:“怎么了?”此时,张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说:“有人绑架了我媳妇,我要报警!”
  赵总蒙了:“媳妇?是在国内吗?你别着急,在国内我还是认识些人的,可以帮忙,你不要胡乱报警。”张海急得冒火:“不是国内,是在这里!我媳妇在这里让人绑架了!”赵总更蒙了:“你媳妇也跟来了?啥时候的事?”
  张海顾不上隐瞒了,把前因后果一股脑全说了:“现在我什么也不管了,饭碗也不要了,我得救我媳妇,我要报警!”
  赵总一把按住张海的手机:“小张,别急!你现在报警,你媳妇就完了。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媳妇?你在这里有什么仇家吗?”
  张海快急疯了:“我哪有什么仇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呀!”话音未落,手机上收到一个地址,张海一看愣了,赵总虽然英文不好,但也认出来了,这不是刚才去的那个地方吗?
  张海一把揪住了赵总的衣领:“你到底是来谈什么买卖的呀?你这客户也太勤奋了吧,当绑匪还不够赚钱,还要兼职做电气设备?”
  赵总满脸通红道:“小张,你不要激动,我实话告诉你,我不是来搞什么电气设备考察的,我这次是来花钱消灾的。我想他们是误会了,你不要报警,我跟你再去一趟,大不了我再多出些钱,帮你把老婆弄出来就是了。”
  张海冷静下来,松开手说:“好,我不报警,但我要给酒店打个电话,让他们帮我看看房间里的东西丢了没有。”张海拨通酒店前台,用英文说了一通,赵总听不明白,但感觉他语气凝重,知道他心里着急,也不敢再说什么。
  5。惊人真相
  两人让出租车司机掉头,很快又来到了民宅门口,看门的以为他们有什么事没办完,也没拦着。两人冲进去,中年人很诧异:“咱们的账两清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赵总连连摆手说:“不是我的事,是他的事。”张海吼道:“我老婆呢?”中年人更是诧异:“什么老婆?”
  张海掏出手机给中年人看:“这电话是你打的吧!”中年人吃惊地喊了一声,从另一间小屋里走出一个人来,张海一看,就是酒店里给他塞小卡片的服务员啊!
  那人指手画脚地对中年人说:“他说谎,他不是那女人的老公。他的住宿登记上只有一个人,我想安排我们的女人去给他服务,但他不要,自己偷偷带女人进酒店,还毁了我的摄像头。他一定是其他帮派的人,带女人来酒店抢生意的。”
  张海大吼一声:“胡说八道!那就是我老婆,你看看我手机里的照片,结婚证认不认识?”
  中年人拿过张海的手机,看了看,无奈地耸耸肩说:“看来这是个误会,我以为是其他帮派到我这里来抢生意的,所以才绑架了她。”
  赵总连声说道:“既然是误会,那就放人吧。把他逼得报了警,对咱们都没好处啊。”
  中年人笑了笑说:“没错,不能让他报警。”他一摆手,几个大汉上来就捆住了张海。赵总吓得面如土色,中年人说:“我不会抓你的,没必要。你不敢报警,因为你也不干净。但他不同,他们两个人都是清白的,放他们走,他们就会报警,我会很麻烦。”
  赵总听不懂,张海叹了口气说:“他说他不会抓你,因为你不敢报警。你到底什么事不干净啊?把我害成这样,总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赵总低下头说:“小张,是我对不起你啊。我当了一辈子官员,也攒了不少钱,本来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偏偏上次来这里考察时没把握住,中了桃色陷阱,被他们录了像敲诈我。我不放心他们,这才过来,一手交钱,一手销毁录像。”
  张海氣得跳脚:“那你干吗要到我们公司雇翻译啊?”
  赵总说:“他们的翻译被警察抓了,我哪敢带单位里的人来啊,那不就露馅了吗?从其他公司找的翻译好糊弄,万一看穿了,我可以给钱封口。”
  中年人大喝一声道:“你可以走了!记住,你要是敢报警,我有很多办法让你身败名裂!”
  赵总还想做最后的努力:“我再给你点钱,把他们放了吧,再怎么说他也是跟着我来的。”
  中年人冷笑道:“你再不走,也别走了。”赵总猜出了意思,不等张海翻译,转身就跑。
  张海被扔进了小屋里,看见了被绑在椅子上的柳眉,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张海哭了起来:“柳眉,我对不起你,都怪我!”他边哭边把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柳眉也哭了:“我不怪你,他们要把我们怎么样啊?”
  这时中年人走进来,对张海说:“我不想杀人,那样罪太大了。我只想敲诈勒索,而且只针对那些有钱人。但我也不能这样让你们走,总得有点保障才行。这样吧,你们俩现场来一段激情戏,我给你们录像,然后我就放你们走。你要敢报警,我就把这录像发到网上去。”
  柳眉呸了一声:“无耻!”中年人说:“放心,我不看着,我留个摄像头。就把这屋子想象成你们的蜜月套房吧,你要是不发现那盆花,我们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劲。我好不容易安排进酒店的内线,也因为你被开除了,我对你们算很客气了。还是合作一点,反正你们是夫妻,也没啥损失。”
  双方正僵持着,外面忽然一阵混乱,一群警察冲了进来,里面竟然还有中国的武警!很快,屋子里的十几个人都被控制了,武警解开两人的绳子说:“我们是中国大使馆的,接到了酒店的电话,协同当地警方来营救你们。”
  中年男人摇摇头说:“我做梦也没想到你会报警,我当时以为你和我一样,都不干净的。再说,那家伙也不敢让你报警啊。”
  张海说:“其实我不知道在这里该怎么报警,我是请酒店的大堂经理,帮我转接了中国大使馆的电话,向对方求助,并把这里的地址发给了他们。”
  当警察把两人送回酒店时,大堂经理满脸歉意道:“其实我早就发现酒店里有不法分子出没,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对方又有黑帮背景,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这次连累到你们了。为了表示歉意,请你们留下度蜜月,我们酒店会把总统套房免费给你们住十天!”
  张海和柳眉相视一笑,默契地说:“不用了,我们想明白了,只要我们俩平安地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是最好的蜜月。我们现在迫不及待地要回祖国了,那里同样有很多旅游胜地。”
  在回国的飞机上,柳眉说:“那个赵总,你打算怎么办?”张海犹豫着说:“我也有点为难,按理说我应该举报他,可一来我没有证据,二来他人也不算太坏,等蜜月结束再說吧。”
  回国后,两人在国内的旅游胜地度完了蜜月,刚回到家,就看到了新闻,赵总因为贪污和养情妇被双规了。张海看着屏幕上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摇摇头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上一篇:
  • 下一篇: 祖孙乱伦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