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100 万竞价争夫

100 万竞价争夫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4-09-03 阅读:

为争夺一个男人,妻子庄海玲和情人许萍争相竞价。最终,许萍以100万胜出。谁知,许萍却落得人财两空。许萍不甘心100万打水漂,向庄海玲伸出了报复之手……

为争夺一个男人,妻子情人争相竞价

2013年5月的一天,庄海玲无意中在丈夫刘东岩的手机中发现了一个秘密:丈夫竟然有了情人。

35岁的庄海玲出生在石家庄一个工人家庭,2000年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私企工作。庄海玲与刘东岩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那年,庄海玲25岁。刘东岩比庄海玲大两岁,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老师。

2004年8月,两人步入婚姻殿堂。一年后,庄海玲生下了女儿甜甜。两人享受着家庭的幸福,事业也蒸蒸日上。刘东岩升了副教授,庄海玲也成了公司中层领导。

庄海玲一直对丈夫非常信任,但从2012年夏开始,她对丈夫开始有了一丝怀疑。丈夫比过去忙碌了许多,经常加班、出差,在家吃晚饭的次数越来越少,女儿的家长会也推给她去开,接电话时也经常背着她。庄海玲相信自己和丈夫的感情。可没想到,丈夫手机里的秘密证实了她的怀疑和猜测。

庄海玲真想质问丈夫,但转念一想:“为了这个家,要想办法让丈夫离开那个女人。”于是,庄海玲表面无动于衷,私下却悄悄展开调查。

通过调查,庄海玲得知,丈夫的情人叫许萍,27岁,未婚,原来是学舞蹈的,中专毕业后来到北京,在一家酒店公关部工作。

2012年6月,刘东岩所在的大学在这家酒店举行活动,他认识了许萍,并被漂亮的她迷住了。许萍得知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的刘东岩是大学副教授,对他非常崇拜。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刘东岩经常去许萍的出租屋与她幽会。

庄海玲打电话把许萍约了出来,对许萍说:“你年纪轻轻的,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要做第三者呢?”许萍说:“我和刘东岩是真心相爱,他已经不爱你了。”庄海玲强压着内心的愤怒,说:“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毛病,但我相信我们的感情,我们还有一个女儿,他最终会回到我身边的。到时,你的青春都被耽误了,太不值得了。这样吧,我给你20万,你离开他。”许萍笑了笑:“对不起,我不缺钱。让我离开刘东岩,休想!”说完,站起身走了。

许萍的嚣张令庄海玲肺都要气炸了。冷静下来后,她觉得自己如果这样和许萍竞争,估计是会败下阵来的。怎么才能让许萍离开刘东岩,又让刘东岩对许萍死心呢?庄海玲冥思苦想,许萍那句“我不缺钱”让她突然想起,听说许萍曾被一个香港富商包养过,她挺有钱的。她冒出一个念头:要让许萍人财两空。

于是,庄海玲再次约见许萍,对她说:“我愿意出30万给你,只要你离开刘东岩。30万不是小数目,你不会不动心吧?”许萍说:“如果你觉得刘东岩可以论价拍卖,那我出40万,你和他离婚。”庄海玲故意说:“我出50万。”许萍不示弱地说:“我出60万。”庄海玲说:“我出80万。”许萍一拍桌子:“我出100万。”

庄海玲不再出声,沉默了片刻,说:“你赢了,我在财力上拼不过你,我只希望将来你能永远对他好。”许萍说:“这点你就放心吧。”庄海玲说:“我还有个条件,你3天内把钱交给我,给我写个赠予的字据,我拿到钱后3个工作日和刘东岩离婚。在我和刘东岩离婚之前,你不得和他联系。等我们离了婚,你们爱怎样就怎样。”许萍问:“不联系他可以,但我把钱给你就行了,还写什么字据呢?”庄海玲说:“就是表示你是自愿给我的,别到时你反咬一口,说是我敲诈的。”许萍觉得庄海玲的担心也有道理,便说:“没问题。”

许萍之所以愿意出这么多钱把刘东岩夺过来,是因为她在北京无依无靠。当年她刚到北京时,生活非常艰难,迫于生存的压力,不得不利用自己年轻漂亮的身体,被一个香港富商包养,不仅过上了舒适的生活,每月还有一笔不菲的生活费。几年的包养,让她攒下了100多万。后来,富商把她甩了,她才出来工作。遇到刘东岩后,她觉得他家境殷实,自身条件好,能让她在北京有个家,将来衣食无忧。而且,刘东岩大学副教授的身份更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她知道,刘东岩经常出外讲课,收入很高,如果和他结婚,将来这些钱都会属于自己。所以,拿100万赢得刘东岩,将来自己得到的远远大于100万,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许萍给庄海玲写了张自愿赠予100万的字据,并且把钱划到了庄海玲的银行账户上。
情夫反悔出国躲避,索钱无果情人抓狂

把钱给了庄海玲后,许萍就美滋滋地等着庄海玲和刘东岩离婚,自己和刘东岩结婚了。按照约定,那几天,她没有和刘东岩联系。

3个工作日过去了,许萍没接到刘东岩的电话,她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手机关机了。许萍又给庄海玲打电话,问她和刘东岩离婚了没有,刘东岩的手机为什么关机。庄海玲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向刘东岩提出离婚,可他坚决不同意。”许萍说:“这怎么可能?他过去说过要和你离婚,和我结婚的。”庄海玲说:“他是怎么想的,我就不知道了。”许萍接着问:“那他现在在哪儿?”庄海玲说:“现在放暑假了,他带女儿出国旅游了。”

许萍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觉得庄海玲一定在骗她。她猜测,肯定是庄海玲拿到钱后反悔了,并没有向刘东岩提离婚的事,而是利用旅游的借口把他打发到国外了。许萍越想越心烦,越想越窝火,她一定要找刘东岩问个明白。于是,许萍每天拨打刘东岩的手机,但始终打不通。

半个月后,许萍终于与已经回国的刘东岩联系上了,可刘东岩对她的态度却非常冷淡。许萍约他见面,刘东岩说:“我刚回国,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家里也有一大堆事,我没时间。”许萍约了几次都没成功,生气地说:“如果你不和我见面,我就去你学校,把咱们俩的事都抖落出来。”刘东岩这才同意了。

见面后,许萍扑上去要和刘东岩亲热,被他推开了。许萍问:“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为什么出国不告诉我?为什么不理我?”刘东岩说:“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关系了,我们分手吧。”许萍问:“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刘东岩说:“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

许萍不知刘东岩指的是什么,她觉得有必要跟他说清楚。于是,她问刘东岩:“庄海玲把和我的交易告诉你了吗?”刘东岩说:“告诉了,我这才知道你原来还是个富婆啊,而且,我还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富婆的。”

听了刘东岩的话,许萍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她知道,庄海玲一定是知道了自己被富商包养的事,并且告诉了刘东岩。她试图解释,可刘东岩根本不听。

望着刘东岩决绝的背影,许萍真是欲哭无泪。她想,肯定是庄海玲在刘东岩面前添油加醋,极力诋毁自己,才让刘东岩讨厌自己的。

许萍猜得没错。那天,庄海玲收到100万后,便将银行凭证以及许萍写的赠予字据放到刘东岩面前。刘东岩问她怎么回事,她便向他讲了自己去找许萍,两人怎么竞价抢他,许萍怎么爽快地掏出100万。

刘东岩问:“她怎么可能有100万?”庄海玲说:“她没告诉过你,她曾被一个香港富商包养过几年的事吧?这些钱都是那个富商给她的。”刘东岩愣了,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庄海玲说:“你只看中了她的外表,根本不了解她的人品。”刘东岩低下了头:“算我瞎了眼,对不起。”庄海玲说:“没关系,只要你认识到错误,以后不再犯,我就不追究了。”刘东岩说:“你放心吧,我以后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了。”

过了一会儿,刘东岩问庄海玲:“你为什么真的要她100万,还让她写赠予字据呢?”庄海玲说:“我怕我告诉你她被包养过,你不相信。所以,我要让她真拿出这100万,并写下字据。这样,你才会相信。”刘东岩说:“现在我已经和她分手了,你还是把钱还给她吧。”庄海玲说:“行,这事我来处理,你不要再和她来往就是了。”

庄海玲嘴上答应了丈夫还钱,但心里却并不想还,她觉得这是许萍抢自己老公应该付出的代价。但她没有告诉丈夫,丈夫问起时,她就说已经还了。

许萍不甘心就这样和刘东岩分手,她给刘东岩打电话,刘东岩不接,发短信他也不回。许萍急得去他单位找他,他也避而不见。刘东岩只给她回过一条短信:“一想到你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我就觉得恶心。”

许萍觉得与刘东岩没有任何希望了,也渐渐死了心。她想:“既然人得不到,那就把钱要回来。”许萍去找庄海玲要钱,庄海玲说:“我答应的事情已经做了,我确实向刘东岩提出离婚了。可离婚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他不肯离,我也没办法啊。所以,这钱不能退。”许萍说:“你们没离婚,钱就得还给我。”庄海玲说:“别忘了,我手上有你亲笔写的赠予的字据,这100万是你自愿赠予我的,你就是告到法院,法院也不会支持你的。”

“你,你无赖!”许萍气得指着庄海玲骂了起来。庄海玲冷笑着:“我无赖?是你无耻!你勾引别人的老公。”许萍冲上来给了庄海玲一个耳光,庄海玲也反击着,两个女人撕扯在一起,被周围人拉开了,但两人都受了伤。

许萍越想越觉得憋屈、窝囊,可又没有办法,她抓狂得恨不得把庄海玲杀了。


100万转让费打水漂,情人报复自食其果

许萍不甘心就这样吃哑巴亏,看着庄海玲那得意的样子,想着她和丈夫、女儿享受着天伦之乐,许萍就恨得直咬牙。

2013年8月初的一天,许萍被朋友拉去参加一个聚会。凑巧的是,聚会上她得知有个叫肖海的男人是庄海玲的同事,并且在庄海玲的领导下正在参加一个工程竞标。见肖海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一个计划浮现在许萍的脑海。

那天,许萍故意对肖海表现得很有好感,很快,两人就发生了关系。一天,趁着肖海喝多了,许萍从他的口中套出他们公司的投标标的。

许萍通过打听,得知了这次工程竞标中庄海玲所在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就立即联系了对方的负责人。她称自己叫庄海玲,是公司负责竞标的,有重要的事情想和对方谈。对方正为竞标没有把握而发愁,一听她要谈竞标的事,立即答应了。

见面前,许萍特意将自己化妆打扮了一番。她买了一个和庄海玲一模一样的眼镜戴上,并去美发厅做了一个与庄海玲同样的发型,衣服也换得朴素了一些,使自己看起来老了几岁。

2013年8月20日,许萍与对方公司的张总见了面。许萍对张总说:“我叫庄海玲,我知道你们正与我们公司同时竞标那个工程,我知道竞标的标的。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张总问:“什么交易?”许萍说:“我把标的告诉你们,你们付给我100万。”张总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许萍说:“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我既与公司有矛盾,不准备在公司干了,同时,我家里也急需钱。”看张总有些犹豫,许萍故意站起来要走:“如果你们没有诚意,那就算了。”

张总赶紧把许萍叫住:“你不要误会,我们当然有诚意。来,我们具体谈谈。”许萍重新坐了下来,张总说:“如果你提供的标的不正确,我们投标失败,怎么办?”许萍说:“你们可以先不付我钱,等投标完,证明我提供的是对的,再付给我。”张总说:“成交。”

几天后,投标结果出来了,张总所在的公司果然中标了。许萍得知后,找张总去要钱,张总却耍起了赖:“我们是从别的渠道知道的情报,谁能证明是你提供的呢?”许萍不紧不慢地打开手机,播放了那天两人的录音:“我早就有准备了,你不想我把这个录音交给检察院吧?”张总一下子软了下来,只得于当天把存有100万的银行卡交给了许萍。

拿到钱后,许萍用公用电话给庄海玲所在公司的汪总打了个匿名电话,举报庄海玲将投标标的透露给了张总所在的公司,并且拿了对方100万好处费。汪总正为竞标失败而感到疑惑和生气,听后,立即报了警。

2013年8月29日,庄海玲正在上班,两名警察走到了她的面前:“你是庄海玲吗?”庄海玲说:“是。”警察亮出证件:“你涉嫌泄露商业秘密罪,请配合我们的调查。”庄海玲一头雾水地说:“泄露商业秘密?你们一定搞错了。”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车祸背后的爱恨情仇
  • 下一篇: 拦截“未婚人流妈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