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晚清四大谴责小说 > 孽海花

(续)第26回:主妇索书房中飞赤凤 天家脱辐被底卧乌龙

话说珏斋在田庄台大营操场上演习打靶,自己连中五枪,正在唱凯歌、留图画、志得意满的当儿,忽然接到一个廷寄,拆开看时,方知道他被御史参了三款:第一款 逗遛不进,第二滥用军饷,第三虐待兵士。枢廷传谕,着他明白回奏。看完,叹了一口气道:“悠悠之口不谅人,怎能不使英雄短气!”就手递给子升道:“贤弟替 我去办个电奏吧!第一款的理由,我刚才已经说明;第二款大约就指打靶赏号而言;只有第三,适得其反,真叫人无从索解,尽贤弟去斟酌措词就是了。龚尚书和唐 卿处该另办一电,把这里的情形尽量详告。好在唐卿新派了总理衙门大臣,也管得着这些事了,让他们奏对时有个准备。”子升唯唯地答应了。
我且暂不表珏斋在这里的操练军士、预备迎战。再说唐卿那日在龚尚书那里发了珏斋复电,大家散后,正想回家再给珏斋写一封详信报告情形。走到中途,忽见 自己一个亲随骑马迎来,情知家里有事,忙远远地问什么事。那家人道:“金太太派金升来请老爷,说有要事商量,立刻就去。陆大人已在那里候着。”唐卿心里很 觉诧异,吩咐不必回家,拨转马头,径向纱帽胡同而来,进了金宅,只见雯青的嗣子金继元,早在倒厅门口迎候,嘴里说着:“请世伯里面坐,陆姻伯早来了。”唐 卿跨进门来,一见E如就问道:“雯青夫人邀我们什么事?”E如笑道:“左不过那些雯青留下的罪孽罢咧!”道言未了,只听家人喊着太太出来了。毡帘一揭,张 夫人全身缟素地走进来,向钱、陆两人叩了个头,请两人上炕坐,自己靠门坐着,含泪说道:今天请两位伯伯来,并无别事,为的就是彩云。这些原是家务小事,两 位伯伯都是忙人,本来不敢惊动,无奈妾身向来懦弱,继元又是小辈,真弄得没有办法。两位伯伯是雯青的至交,所以特地请过来,替我出个主意。”唐卿道:“嫂 嫂且别说客气话,彩云到底怎样呢?”张夫人道:“彩云的行为脾气,两位是都知道的。自从雯青去世,我早就知道是一件难了的事。在七里,看她倒很悲伤,哭着 时,口口声声说要守,我倒放些心了。谁晓得一终了七,她的原形渐渐显了,常常不告诉我,出去玩耍,后来索性*天天看戏,深更半夜回地来,不干不净的风声又 刮 到我耳边来。我老记着雯青临终托我收管的话,不免说她几句,她就不三不四给我瞎吵。近来越闹越不成话,不客气要求我放她出去了。二位伯伯想,热辣辣不满百 天的新丧,怎么能把死者心爱的人让她出这门呢!不要说旁人背后要议论我,就是我自问良心,如何对得起雯青呢!可是不放她出去,她又闹得你天翻地覆、鸡犬不 宁,真叫我左右为难。”说着,声音都变了哽噎了。E如一听这话,气得跳起来道:“岂有此理!嫂嫂本来太好说话!照这种没天良的行径,你该拿出做太太的身分 来,把家法责打了再和她讲话!”唐卿忙拦住道:“E如,你且不用先怒,这不是蛮干得来的事。嫂嫂请我们来,是要给她想个两全的办法,不是请我们来代行家长 职权的。依我说,……”正要说下去,忽见彩云倏地进了厅来,身穿珠边滚鱼肚白洋纱衫,缕空衬白挖云玄色*明绡裙,梳着个乌光如镜的风凉髻,不戴首饰,也不 涂 脂粉,打扮得越是素靓,越显出丰神绝世,一进门,就站在张夫人身旁朗朗地道:“陆大人说我没天良,其实我正为了天良发现,才一点不装假,老老实实求太太放 我走。我说这句话,仿佛有意和陆大人别扭似的,其实不相干,陆大人千万别多心!老爷一向待我的恩义,我是个人,岂有不知;半路里丢我死了,十多年的情分, 怎么说不悲伤呢!刚才太太说在七里悲伤,愿意守,这都是真话,也是真情。在那时候,我何尝不想给老爷挣口气、图一个好名儿呢!可是天生就我这一副爱热闹、 寻快活的坏脾气,事到临头,自个儿也做不了主。老爷在的时候,我尽管不好,我一颗心,还给老爷的柔情蜜意管束住了不少;现在没人能管我,我自个儿又管不 了,若硬把我留在这里,保不定要闹出不好听的笑话,到那一步田地,我更要对不住老爷了!再者我的手头散漫惯的,从小没学过做人的道理,到了老爷这里,又由 着我的性*儿成千累万地花。如今老爷一死,进款是少了,太太纵然贤惠,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地要?但是我阔绰的手一时缩不回,只怕老爷留下来这点子死产业,供 给 不上我的挥霍,所以我彻底一想,与其装着假幌子糊弄下去,结果还是替老爷伤体面、害子孙,不如直截了当让我走路,好歹死活不干姓金的事,至多我一个人背着 个没天良的罪名,我觉得天良上倒安稳得多呢!趁今天太太、少爷和老爷的好友都在这里,我把心里的话全都说明了,我是斩钉截铁地走定的了。要不然,就请你们 把我弄死,倒也爽快。”彩云这一套话,把满厅的人说得都愣住了。张夫人只顾拿绢子擦着眼泪,却并不惊异,倒把E如气得胡须倒竖,紫胀了脸,一句话都说不 出。唐卿瞧着张夫人的态度,早猜透了几分,怕E如发呆,就向彩云道:“姨娘的话倒很直爽,你既然不愿意守,那是谁也不能强你。不过今天你们太太为你请了我 们来,你既照直说,我们也不能不照直给你说几句话。你要出去是可以的,但是要依我们三件事:第一不能在北京走,得回南后才许走。只为现在满城里传遍你和孙 三儿的事,不管他是谎是真,你在这里一走便坐实了。你要给老爷留面子,这里熟人太多,你不能给他丢这个脸;第二这时候不能去,该满了一年才去。你既然晓得 老爷待你的恩义,这也承认和老爷有多年的情分,这一点短孝,你总得给他戴满了;第三你不肯挥霍老爷留下的遗产,这是你的好心。现在答应你出去,那么除了老 爷从前已经给你的,自然你带去,其余不能再向太太少爷要求什么。这三件,你如依得,我就替你求太太,放你出去。”彩云听着唐卿的话来得厉害,句句和自己的 话针锋相对,暗忖只有答应了再说,便道:“钱大人的话,都是我心里要说的话,不要说三件,再多些我都依。”唐卿回头望着张夫人道:“嫂嫂怎么样?我劝嫂嫂 看她年轻可怜,答应了她罢!”张夫人道:“这也叫做没法,只好如此。”E如道:“答应尽管答应,可是在这一年内,姨娘不能在外胡闹、在家瞎吵,要好好儿守 孝伴灵,伺候太太。”彩云道:“这个请陆大人放心,我再吵闹,好在陆大人会请太太拿家法来责打的。”说着,冷笑一声,一扭身就走出去了。E如看彩云走后, 向唐卿伸伸舌头道:“好厉害的家伙!这种人放在家里,如何得了!我也劝嫂嫂越早打发越好!”张夫人道:“我何尝不知道呢!就怕不清楚的人,反要说我不明大 体。”唐卿道:“好在今天许她走,都是我和E如作的主,谁还能说嫂嫂什么话!就是一年的限期,也不过说说罢了。可是我再有一句要紧话告诉嫂嫂,府上万不能 在京耽搁了。固然中日开战,这种世乱荒荒,雯青的灵柩,该早些回南安葬,再晚下去,只怕海道不通。就是彩云,也该离开北京,免得再闹笑话。”E如也极端赞 成。于是就和张夫人同继元商定了尽十天里出京回南,所有扶柩出城以及轮船定舱等事,都由E如、唐卿两人分别妥托城门上和津海关道成木生招呼,自然十分周 到。
张夫人天天忙着收拾行李,彩云倒也规规矩矩地帮着料理,一步也不曾出门。到了临动身的上一晚,张夫人已经累了一整天,想着明天还要一早上路,一吃完夜 饭,即便进房睡了。睡到中间,忽然想着日里继元的话,雯青有一部《元史补证》的手稿,是他一生的心血,一向搁在彩云房里,叮嘱我去收回放好,省得糟蹋,便 叫一个老妈子向彩云去要。谁知不要倒平安无事,这一要,不多会儿,外边闹得沸反盈天,一片声地喊着:“捉贼,捉贼!”张夫人正想起来,只见彩云身上只穿一 件浅绯色*的小紧身,头发蓬松,两手捧着一包东西,索索地抖个不住,走到床面前,把包递给张夫人道:“太太要的是不是这个?太太自己去瞧罢!啊呀呀!今天 真 把我吓死了!”说着话,和身倒在床前面一张安乐椅里,两手揿住胸口吁吁地喘。张夫人一面打开包看着,一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吓得那样儿!”彩云颤声答 道:“太太打发人来的时候,我已经关上门睡了。在睡梦中听见敲门,知道太太房里的人,爬起来,半天找不到火柴匣子,摸黑儿地去开门。进来的老妈才把话说明 了,我正待点着支洋烛去找,那老妈忽然狂喊一声,吓得我洋烛都掉在地下,眼犄角里仿佛看见一个黑人,向房门外直窜。那老妈就一头追,一头喊捉贼,奔出去 了。我还不敢动,怕还有第二个。按定了神,勉勉强强地找着了,自己送过来。”张夫人包好书,说道:“书倒不差,现在贼捉到了没有呢?”彩云还未回答,那老 妈倒先回来,接口道:“哪里去捉呢?我亲眼看见他在姨太的床背后冲出,挨近我身,我一把揪住他衣襟,被他用力洒脱。我一路追,一路喊,等到更夫打杂的到 来,他早一纵跳上了房,瓦都没响一声,逃得无影无踪了。”张夫人道:“彩云,这贼既然藏在你床背后,你回去看看,走失什么没有?”彩云道声:“啊呀,我真 吓昏了!太太不提,我还在这里写意呢!”说时,慌慌张张地奔回自己房里去。不到三分钟工夫,彩云在那边房里果真大哭大跳起来,喊着她的首饰箱丢了,丢了首 饰箱就是丢了她的命。张夫人只得叫老妈子过去,劝她不要闹,东西已失,夜静更深,闹也无益,等明天动身时候,陆、钱两大人都要来送,托他们报坊追查便了。 彩云也渐渐地安静下去。一宿无话。果然,E如、唐卿都一早来送。张夫人把昨夜的事说了,彩云又说了些恳求报坊追查的话。唐卿笑着答应,并向彩云要了失单。 那时门外卤簿和车马都已齐备,于是仪仗引着雯青的灵柩先行,眷属行李后随,E如、唐卿都一直送到二闸上船才回。张夫人护了灵柩,领了继元、彩云,从北通州 水路到津;到津后,自有津海关道成木生来招待登轮,一路平安回南,不必细说。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