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晚清四大谴责小说 > 孽海花

第9回:遣长途医生试电术 怜香伴爱妾学洋文

却说诸亲友正交头接耳,议论彩云妆饰越礼,忽人丛中夫人盛服走出,却听她说道:“诸位亲长,今日见此举动,看此妆饰,必然诧异,然愿听妾一言:此次雯青出 洋,妾本该随侍同去,无奈妾身体荏弱,不能前往;今日所娶的新人,就是代妾的职分。而且公使夫人是一国观瞻所系,草率不得,所以妾情愿从权,把诰命补服暂 时借她,将来等到复命还朝时,少不得要一概还妾的。诸尊长以为如何?”言次,声音朗朗,大家都同声称赞。于是传齐吹手,预备祭祖。雯青与夫人在前,傅彩云 在后。行礼毕,彩云叩见雯青夫妇,大家送入洞房。雯青这一喜,直喜得心花怒放,意蕊横飞,感激夫人到十二分,自己就从新房出来,应酬外客。那潘胜芝、贝效 亭、谢山芝一班熟人,摆擂台、寻唐僧,翻天覆地的闹起酒来,想要叫局,只碍着雯青如今口衔天语,身膺使旄,只好罢休。雯青陪着畅饮,到漏静更深,方始散 去。雯青进来,自然假意至夫人房中,夫人却早关了门。雯青只得自回新房,与彩云叙旧。久别重逢,绸缪备至,自不消说。
正是芳时易过,倏满假期,便别了夫人,带了彩云,出了苏州城,一径到上海。其时苏沪航路还没有通,不像现在有大东、戴生昌许多公司船,朝来暮往的便 捷。雯青因是钦差大臣,上海道特地派了一只官轮来接,走了一夜,次早就抵埠头。雯青先把家眷安排上岸,自己却与一班接差道县,酬应一番。行辕中又送来几封 京里书札,雯青一一检视,也有亲友寻常通贺的;也有大人先生为人说项的;还有一班名士黎石农、李纯客、袁尚秋诸人寄来送行诗词,清词丽句,觉得美不胜收。 翻到末了一封,却是庄小燕的,雯青连忙拆开,暗想此人的手笔倒要请教。你道雯青为何见了庄小燕姓名,就如此郑重呢?这庄小燕,书中尚未出现过,不得不细表 一番。原来小燕是个广东人,佐杂出身,却学富五车,文倒三峡,而且深通西学,屡次出洋,现在因交涉上的劳绩,保举到了侍郎,声名赫赫,不日又要出使美、 日、比哩!雯青当时拆开一看,却是四首七律道:
诏持龙节度西溟,又捧天书问北庭。
神禹久思穷亥步,孔融真遣案丁零。
遥知蚣鹤ぃ裰菀环⑶唷
直待车书通绝徼,归来扈跸禅云亭。
声华藕藕侍中君,清切承明出入庐。
早擅多闻笺豹尾,亲图异物到邛虚。
功名儿勒黄龙舰,国法新衔赤雀书。
争识威仪迎汉使,吹螺伐鼓出穹闾。
竹枝异域词重谱,敕勒风吹草又低。
候馆花开赤璎珞,周庐瓦复碧琉璃。
异鱼飞出天池北,神马徕从雪岭西。
写入夷坚支乙志,杀青他日试标题。
不嫌夺我凤池头,谭思珠玲佐庙谋。
敕赐重臣双白璧,图开生绢九瀛洲。
茯苓赋有林牙诵,苜蓿花随驿使稠。
接伴中朝人第一,君家景伯旧风流。
雯青看罢,拍案叫绝道:“真不愧白衣名士,我辈愧死了!”遂即收好,交与管家。一面喊伺候上岸。坐着双套马车,沿途还拜各官,并德、俄诸领事,直到回天后宫行辕,已在午牌时候。
早有自己的参赞、翻译、随员等等这一班人齐集着,都要谒见。。手本进去,不一时,就见管家出来传话:“单请匡朝凤匡大人、戴伯孝戴老爷进去,有公事面 谈。其余老爷们,一概明日再见吧。”大家听见这话,就纷纷散了。只剩匡次芳、戴伯孝二人,低着头,跟那管家往里边去。到了客厅,雯青早在等着,见他们进 来,连忙招呼道:“次兄,伯兄,这几日辛苦了!快换了便服,我们好长谈。”次芳等上前见了,早有阿福等几个俊童,上去替他们换衣服。次芳一面换,一面说 走:“这里分内的事,算什么辛苦。”说着,主宾坐了。雯青问起乘坐公司船,次芳道:“正要告诉老前辈,此次出洋,既先到德国,再到俄、奥诸国,自然坐德公 司的船为便。前十数日德领事来招呼,本月廿二日,德公司有船名萨克森的出口,这船极大。船主名质克,晚生都已接头过了。”伯孝道:“卑职和匡参赞商量,替 大人定的是头等舱,匡参赞及黄翻译、塔翻诗等坐二等,其余随员学生都是三等。”雯青道:“我听说外国公司船,十分宽敞,就是二等舱,也比我们招商局船的大 餐间大得多哩。其实就是我也何必一定要坐头等呢!”次芳道:“使臣为一国代表,举动攸关国体,从前使德的刘锡洪、李葆丰,使俄的嵩厚、曾继湛,使德、意、 荷、奥的许镜颐堑那叭温垒头迹砩榭垂砂福际亲返炔眨豢上》讯舜筇濉”次芳说时,戴会计凑近了雯青耳旁,低声道:“好在随员等坐的是 三等,都开报了二等,这里头核算过来差不多,大人乐得舒服体面。”雯青点点头。次芳顺手在靴统里拔出一个折子,递到雯青手里道:“这里开报启程日期的折 子,誊写已好,请老前辈过目后,填上日子,便可拜发了。”雯青看着,忽然面上踌躇了半晌道:“公司船出口是廿二,这天的日子……”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戴伯 孝接口道:“这不用大人费心,卑职出门就是一、二百里,也要拣一个黄道吉日。况大人衔命万里,关着国家的祸福,那有轻率的道理!这日子是大人的同衙门最精 河图学的余笏南检定的,恰好这日有此船出口,也是大人的洪福照临。”雯青道:“原来笏南在这里,他拣的日子是一定好的,不用说了。”看看天色*将晚,次芳 等 就退了出来。当日无话。
次日,雯青不免有宴会拜客等事,又忙了数日,直到廿二日上午,方把诸事打扫完结。午后大家上了萨克森公司船,慢慢地出了吴淞口,口边俄、德各国兵轮, 自然要升旗放炮的致敬。出口后,一路风平浪静,依着欧、亚航路进行。彩云还是初次乘坐船,虽不颠簸,终觉头眩眼花,终日的困卧。雯青没事,便请次芳来谈谈 闲天,有时自己去找他们。经过热闹的香港、新加坡、锡兰诸埠头,雯青自要与本埠的领事绅商交接,彩云也常常上去游玩,不知看见多少新奇的事物,听见了多少 怪异的说话,倒也不觉寂寞。不知不觉,已过了亚丁,入了红海,将近苏彝士河地方。
这日雯青刚与彩云吃过中饭,彩云要去躺着,劝雯青去寻次芳谈天。彩云喊阿福好好伺候着,恰好阿福不在那里,雯青道:“不用叫阿福。”就叫三个小童跟 着,到二等舱来,听见里面人声鼎沸,不知何事。雯青叫一个小童,先上前去探看,只听里面阿福的口声,叫着这小童道:“你们快来看外国人变戏法!”正喊着, 雯青已到门口,向里一望,只见中间一排坐着三个中国人,都垂着头,闭着眼,似乎打盹的样子;一个中年有须的外国人,立在三人前头,矜心作意地凝神注视着; 四面围着许多中西男女,仰着头望,个个面上有惊异之色*。次芳及黄、塔两翻译也在人丛里,看见雯青进来,齐来招呼。次芳道:“老前辈来得正巧,快请看毕叶 发 生的神术!”雯青茫然不解。那个外国人早已抢上几步来,与雯青握着手,回顾次芳及两翻译道:“这便是出使敝国的金大人么?”雯青听这外国人会说中国话,便 问道:“不敢,在下便是金某,没有请教贵姓大名。”黄翻译道:“这位先生叫毕叶士克,是俄国有名的大博士,油画名家,精通医术,还有一样奇怪的法术,能拘 摄魂魄。一经先生施术之后,这人不知不觉,一举一动,都听先生的号令,直到醒来,自己一点也不知道。昨日先生与我们谈起,现在正在这里试验哩!”一面说, 一面就指着那坐的三个人道:“大人,看这三个中国工人,不是同睡去的一样吗?”雯青听了,着实称异。毕叶笑道:“这不是法术,我们西国叫做 Hypnotisme,是意大利人所发明的,乃是电学及心理学里推演出来的,没有什么稀奇。大人,你看他三人齐举左手来。”说完,又把眼光注射三人,那神 情好象法师画符念咒似的,喝一声:“举左手!”只见那三人的左手,如同有线牵的一般,一齐高高竖起。又道:“我叫他右手也举起!”照前一喝,果然三人的右 手,也都跟着他双双并举了。于是满舱喝采拍掌之声,如雷而起。雯青、次芳及翻译随员等,个个伸着舌头,缩不进去。毕叶连忙向众人摇手,叫不许喧闹,又喊 道:“诸君看,彼三人都要仰着头、张着嘴、伸着舌头、拍着手,赞叹我的神技了!”他一般的发了口令,不一时果然三人一齐拍起手来,那神气一如毕叶所说的, 引得大家都大笑起来。次芳道:“昨日先生说,能叫本人把自己隐事,自己招供,这个可以试验么?”毕叶道:“这个试验是极易的。不过未免有伤忠厚,还是不试 的好。”大家都要再试。雯青就向毕叶道:“先生何妨挑一个试试。”毕叶道:“既金公使要试,我就把这个年老的试一试。”说着,就拉出三人中一个四五十岁的 老者,单另坐开。毕叶施术毕,喝着叫他说。稍停一回,这老者忽然垂下头去,嘴里咕噜咕噜地说起来,起先不大清楚,忽听他道:“这个钦差大人的二夫人,我看 见了好不伤心呀!他们都道钦差的二夫人标致,我想我从前那个雪姑娘,何尝不标致呢!我记得因为自己是底下人,不敢做那些。雪姑娘对我说:‘如今就是武则天 娘娘,也要相与两个太监,不曾听见太监为着自己是下人推脱的。听说还有拚着脑袋给朝里的老大们砍掉,讨着娘娘的快活哩!你这没用的东西,这一点就怕么?’ 我因此就依了。如今想来,这种好日子是没有的了。”大家听着这老者的话,愈说愈不像了,恐怕雯青多心,毕叶连忙去收了术,雯青倒毫不在意,笑着对次芳道: “看不出这老头儿,倒是风流浪子。真所谓‘莫道风情老无分,桃花偏照夕红’了。”大家和着笑了。雯青便叫阿福来装旱烟。一个小童回道:“刚才那老者说梦 话的当儿,他就走了。”雯青听了无话。正看毕叶在那里鼓捣那三个人,一会儿,都揩揩眼睛,如梦初觉,大家问他们刚才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毕叶对雯青及众人 道:“这术还可以把各人的灵魂,彼此互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