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晚清四大谴责小说 > 孽海花

前言

冷时峻撰,上海古籍出版社增订本《孽海花》,1990年10月第1版,全一册
在中国近代小说史上,《孽海花》有着突出的历史地位。她刚一问世,便曾获得巨大声誉,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
作为一部有着强烈观实意义与进步政治倾向的小说, 《孽海花》为我们全面展观了一幅晚清社会生活的历史画卷。举凡宫庭混乱,政治窳败,官场黑暗,统治者惧外媚外等, 无不一一触及。尤可注目者,作者不只暴露了晚清社会的昏天黑地, 其笔端还出现了民主革命的志士仁人为推翻请zheng府而奔走吁号不惜饮弹喋血的形象,于内忧外患、国势危殆中显出方生未死。新旧交替的亮色*,诫如阿英 先生所论: 《孽海花》的诞生“不仅昭示了晚清社会的必然崩溃“, 同时也传达了“革命必然成功的信号”。亦正因为如此,“《孽海花》在晚清小说当中, 实不愧为一部杰作,所表现之思怒,其进步与激烈,超越了当时一切被目为第一流的作品而上之,即李伯元、吴趼人,亦不得不屈居其下”。
《孽海花》在艺术上也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首先,由于作者具有深厚的文学素养、故行文典雅,讲求辞藻,明征暗引,多经推敲,曾为鲁迅所称许。其次,书中人物描写颇见功力, 很有技巧。 因为作者十分熟悉当时的封建文人与官僚士大夫,所以,一般名士、政客、学者等在他笔下一个个形象生动,栩栩如生,描摹刻画得入本三分,为我国小说史的画廊 增添了不少活灵活观的“斗方名士”的肖像。再次,《孽海花》的结构颇具匠心,全书采用以线贯珠法,即通过金J(影射现实生活中的同治戊辰科状元、兵部左侍 郎、后奉命出使德国的洪钧)和傅彩云(影射名妓赛金花)这两个人物未展开故事,串联相关的人与事,范此“烘托出大事的背景”,使人们从中能对整个晚清社 会,特别是对封建知识分子、士大夫阶层的精神状态、生活形态等获得较为完整而又鲜明具体的印象。这种谋篇格局与表现手法虽脱胎借鉴于《儒林外史》一类小 说,却又有超越其上的地方。所以,作者当年反驳胡适目其为“二流小说”时,曾予分析比较道;
“但他说我的结构和《儒林外史》等一样,这句话,我却不敢承认。只为虽然同是联缀多数短篇成长篇的方式,然组织法彼此截然不同。譬如穿珠, 《儒林外史》等是直穿的,拿着一根线,穿一颗算一颗,一直穿到底,是一根珠链。我是蟠曲回旋着穿的,时收时放,东西交错,不离中心,是一朵珠花。譬如植物 学里说的花序,《儒林外史》等是上升花序或下降花序,从头开去,谢了一朵,再开一朵,开到末一朵为止。我是伞形花序,从中心干部一层一层的推展出各种形象 来,互相连结,开成一朵球一般的大花。《儒林外史》等是谈话式,谈乙事不管甲事,就谈到丙事,又把乙事丢了,可以随便进止; 我是波澜有起伏,前后有照应,有擒纵,有顺逆, 不过不是整个不可分的组织,却又不能说它没有复杂的结构。”
应该说,这种反驳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孽海花》的缺陷或不足亦很明显,比如,作者无论是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或对晚清zheng府fu败无能的揭露, 都欠深刻,书中出现的民主革命者的形象也很单薄,其对封建统治集国内部的矛盾和斗争的认识也甚肤浅。此外,全书在结构上亦存在先天不足的毛病,“长线贯 珠”的样式, 使一些并无内在联系的人与事勉强凑合在一起,有损于文学形象的完整。而书中所表现的“辞气浮露,笔无藏锋,甚且过甚其辞”处,也早经鲁迅先生批评指出,于 此不复赘述。
《孽海花》的作者是曾朴,但前六回的原著者却是金天羽。天羽(1874~1947)初名懋基,又名天翮,字松岑,号鹤望。江苏吴江人。一九○三年在上 海参加爱国学社,与邹容、章太炎、蔡元培等共主推翻清zheng府,从事著译,鼓吹资产阶级革命。后遭清zheng府逼迫,潜居故里,授徒讲学。著有《天 放楼文集》、《天 放楼诗集》等。曾朴(1872~1935),初字大朴,后改孟朴,又字小木、 籀斋, 号铭珊,笔名东亚病夫。光绪十七年(1891)举人, 捐内阁中书。戊戌新政期间,旅居沪上,与谭嗣同、林旭、唐才常、杨深秀等时相过从,政变失败后,回常熟故里研究法国文学。一九○八年八月,偕徐念慈等在沪 创办小说林社。清末,入两江总督端方幕, 捐纳候补知府分发浙江。入民国,出任江苏省财政厅长、政务厅长。革命军北伐,去职归里,复卜居沪滨,创设真美善书店, 专门从事文学活动。后病故于常熟虚H园红楼。
金天羽始作《孽海花》是在一九○三年, 主旨原在于“述赛金花一生历史”,并触及时事。六回以后由曾朴续著, 他们先商定了一个六十回的写作计划,“借用主人公做全书的线索,尽量容纳近三十年来的历史,避去正面,专把些有趣的琐闻逸事,来烘托出大事的背景,格局比 较的廓大”。于是, 曾朴进将原稿“一面点窜涂改,一面进行不息,三个月功夫,一气呵成了二十回”(曾朴《修改后要说的几句话》)。但小说林正式出书,已在一九○五年; 年后时Y时续,直至第三十五回刊出,已是一入三○年四月,前后历时达二十七年。 由于作者“病体孱弱”,最终仍末完成六十回的原写作计划。值得指出的是,前六回经曾朴“点窜涂改”, 思想性*有所削弱,但由于作者痛恨清zheng府的fu败无能, 同情并支持革命党人的活动,所以修改过的《孽海花》, 仍然闪耀着进步思想的光芒。
解放后,《孽海花》曾经出版过三次, 但都是采用当年真美善书店均三十回本。其后,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即今上海古籍出版书)出版了增订本,增加了后五回,使《孽海花》成为完壁。本书即据这个 增订本予以重排。这次重排, 除改正书中个别错讹外,还将一些过于冗长的段落,重新适当划分成若干小段, 以便利阅读。
冷 时 峻
一九九一年五月五日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