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荆园小语

卷六

  遇诡诈人,变化百端,不可测度。吾一以至诚待之,彼术自穷。
  巧人得福固多,得祸亦不少。拙者循理安分,似无大福,然亦不致有大祸。
  处怨易,处恩难。怨只包含便了,受人之恩,何时报称?是以君子不轻受恩也。
  作善岂非好事,然一有好名之心,即招谤祸之道也。
  好便宜者不可与共财,多狐疑者不可与共事。
  凡应人接物,胸中要有分晓,外面须存浑厚。
  君子三戒,亦就概言之耳。若夫少而好得,钻营必力,百行俱怠;老而好色,为害益烈,丑态更多。看来好斗之人甚少,即有斗者,非为色即为得耳,大约多是为得者。
  言动文雅,须要自然。若过作身分,妄自矜庄,反不如本色家常,不招非笑。
  有一善逢人卖弄,有一恶到处遮饰,此是良心不昧处。至于行事反之,何哉?
  翻人书籍,涂人书桌,折人花木,皆极招厌之事。而窃窥人笥箧中字迹,尤为不可。
  隐恶扬善,于他人且然,自己子弟,稍稍失欢,便逢人告诉,又加增饰,使子弟遂有不肖之名,于心忍乎?
  仆婢初来宜严,若一纵则后难管。
  妇女台前看戏,车轿杂于男子中,成何风俗?且优人科诨,无所不至,可令闺中女闻见耶?
  凡慢神亵天之人必有祸,非果天神怒加之祸也。彼于天神且不敬,则远处不放恣,可知固有得祸之理。
  人有轻于称贷,虽重息亦欣然者,非流荡不知事人,即预存不偿之心,断断勿予。
  常有小病则慎疾,常亲小劳则身健。恃壮者一病必危,过懒者久闲愈懦。
  闲中宜看医书,遇有病人,纵不敢立方制药,亦能定众说之是非,胜于茫然不知付诸庸医者矣。
  人生不论贵贱,一日有一日合作之事。若饱食暖衣,无所事事,那得有好结果。
  人品要兼文行。文人无行,固不足取,若村野农夫,尽有朴实者,遂谓之贤焉,可乎。夫子教弟子,亦曰:“则以学文”,盖以行为本,文亦不可少者。
  行一件好事,心中泰然;行一件歹事,衾影抱愧。即此是天堂地狱。
  非望之福,祸必继之,急当恐惧修省,多行善事。若一骄则不可救矣。
  和睦勤俭者家必隆,乖戾骄奢者家必败。此理如操券,断断不爽,且验之甚速。
  花木禽鱼,皆足以陶情适趣,宣滞劳。若贪恋太甚,反多一累。花木择土宜者。远方异种,费财费力,而易坏无庸也。
  赌真市井事,而士大夫往往好之。至近日马吊牌始于南中,渐延都下,穷日累夜,纷然若狂。问之,皆曰:“极有趣”。吾第见废时失事,劳精耗财。每一场毕,冒冒然目昏体惫,不知其趣安在也。
  受谏是难事,每见朋友以过失相规者,当面唯唯,转面即向人曰:“伊道我某事不对,伊道我某事不对,伊不常亦作某事乎?”不思此友面诤,自是好意,我奈何背讦其过以相抵?且既知其所未当矣,我便宜取以为鉴,反又效之,何耶?
  庭联用于警诫,附记于后。
  贫非省事无厅策,老忌多思罢苦吟。
  学古之志未衰,每日必拥书早起;干世之心早绝,无夕不把酒高吟。
  并谢笔墨之缘,扪心更无别事;未遂烟霞之志,闭门聊作深山。
  心戚戚以何为,勉效用时之乐;老冉冉其将至,常防在得之讥。
  就筋力未衰,尚可读书而寡过;幸家门再振,敢望积德以承先。
  到眼都是好人,说甚黄虞叔季;闭户居然净土,那分城郭山林。
  年届知非,第恐童心未改;学期见道,莫言对域难窥。
  义利辨以小心,须严一介;是非起于多口,务谨三缄。
  念于世何功,饱食暖衣,已叨造化深仁,敢云富贵未及;愧在家为长,读书学道,勿玷先人遗训,庶令弟侄可宗。
  器大自有容,何必过分泾渭;语多则易失,总之勿涉雌黄。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