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道教书籍 > 紫清指玄集

09章 必竟恁地歌

我生不信有神仙,亦不知有大罗天。那堪见人说蓬莱,掩面却笑渠风颠。
七返还丹多不实,往往将谓人虚传。世传神仙能飞升,又道不死延万年。
肉既无翅必坠地,人无百岁安可延?满眼且见生死俱,死生生死相循旋。
翠虚真人与我言,他所见识大不然。恐人缘浅赋分薄,自无寿命归黄泉。
人身只有三般物,一精一神与气常保全。其一精一不是交感一精一,乃是玉皇口中涎;
其气即非呼吸气,乃知却是太素烟;其神即非思虑神,可与元始相比肩。
我闻其言我亦怖,且怖且疑且擎拳。但知即日动止间,一物相处常团圆。
此物根蒂乃一精一气,一精一气恐是身中填。岂知此一精一此神气,根于父母末生前。
三者未尝相反离,结为一块大无边。人之生死空自尔,此物湛寂何伤焉。
吾将矍然以自思,老者必不虚其言。是我将有可受业,,渠必以此示言诠。
开禧元年中秋夜,焚香跪地口相传。偶尔行持三两日,天地日月软如绵。
忽然嚼得虚空破,始知钟吕皆参玄。吾之少年早留心,必不至此犹尘缘。
且念八百与三千,云鹤相将来翩翩。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